第六卷忽然之间 第二十一章 传话者(上) - 将夜

第六卷忽然之间 第二十一章 传话者(上)

本就安静的庭前,骤然间变得更加死寂,没有人回答宁缺的问话,只听着啪的一声轻响,一名官员最终还是没能握紧手中的笔,落到了地面积着的雨水里。 在人类的语言里,杀俘是个专门单列出来的词,那代表着历史上最血腥残酷的某些画面,随着蛮荒时代的远去,那些画面变得越来越少见,至于大唐,数百年来除了夏侯曾经做过,更是再也没有发生过这种事情。 即便是以无耻著称的上官扬羽,听着宁缺的这番话,也被震撼的无法言语,有些苍白的脸颊上写满了荒谬和不赞同。 秋雨沙沙落地,异样的沉默仍在持续,沉默啊沉默,让人觉得好生紧张不安,最终还是宁缺自己打破了沉默。 “这么严肃做什么?很难回答?那我自己随便定了。”他望向上官说道:“让诸州先杀三分之一,看看情况如何。” 前些年那场战争里,唐军俘获了三万余名战俘,和谈中因为交换而释放了部分,现在被囚禁在矿山里的战俘人数依然很多,三分之一的数量……矿山会被染成一片血红,那些矿坑里的白骨会堆多高? “杀俘不祥,天将降怒,还请十三先生三思……” 一名官员声音微哑说道。现在大唐朝野没有任何人敢对书院的意见提出质疑,更不要说反对,但在某些事情上,终究还是有人会展现自己的勇敢。 宁缺没有看这名勇敢的官员,而是看着庭院上方那片阴晦的天空。从那片高远的天穹降落的没有愤怒,只有连绵的秋雨。 杀俘不祥于是天降怒火?那天是什么天?俯瞰人间春秋无语的苍天,还是暗中主持天理循环不偏不倚的青天,总之就是昊天罢了。 那么这便是个笑话。 他笑着摇了摇头,没有说什么,也没有收回命令。 上官扬羽声音微涩说道:“我担心执行不下去……” 杀俘这种事情和唐人的三观确实抵触的有些厉害,而且严重不符合唐人的审美情趣,这便是他的担心或者说借口。 宁缺说道:“怎么会执行不下去?” 上官扬羽说道:“事情总是需要人来做的,我怕没有人肯做。” 宁缺笑了笑,说道:“没有人肯做。你来做不就行了?” 上官扬羽是朝中的大学士。有书院和皇族的全力支持,如果他出面强力推动,杀俘这种事情再难做也能做成,只是那个恶名要背多少年? 他叹息说道:“难怪您今天一定要把我带在身边。” 宁缺说道:“能做好这件事情的人不多。有胆量做这件事情的人更少。敢于背这恶名并且心境舒畅来做这事的。便只有你了。” 上官扬羽苦笑说道:“可不敢说心境舒畅,那太变态。” 宁缺皱眉说道:“怎么感觉你这是在骂我?” 上官扬羽叹息道:“您就别光顾着挖坑了,坑底总得放点啥吧?” 宁缺说道:“书院若能一直在。你家十世平安。” 上官扬羽眼睛微亮,想了想后说道:“那便做吧。” 他是堂堂大学士,自然不会亲自拿着刀斧去砍战俘的脑袋,把事情吩咐下去,再向宁缺请示道:“垒人头山还是骨堆?” 杀俘这种事情如果要做,向来走两种极端,或者极隐蔽,以免让敌人知晓,也避免会被记载在史书上受后人唾骂,或者做的极嚣张,故意让敌人知晓,至于史书会上会记载什么,那只能暂时不去理会。 先前他与宁缺讨论过,大唐杀人是杀给西陵神殿看的,是要杀到道门觉得痛不可耐,那么光杀人自然不够,还得让对方看到,让整个世界知道,如此才能帮助对方确认大唐杀人的决心,从而感到恐惧,所以理所当然应该选后者。 先前被杀的数百名修行者和叛国者家眷,以及随后数日里将会死去的成千上万的战俘,应该以怎样的方式展现给人间看? “我们又不是草原上那些原始人……再说了,这么多人头怎么堆?堆在哪里?朱雀大道上还是万雁塔下面?要是有人头滚下来吓着小朋友怎么办?” 宁缺看着他批评道:“太血腥了!太残忍了!” 上官扬羽觉得很无辜,不过想到今天有很多无辜者已经变成死人,所以他决定不做任何辩解,只是神情谦和地听着。 “我知道你的意思——就像我以前听过的那句话,正义不但必须被实现,还得让人看见——杀人也同样如此,确实应该想办法让人看见,让神殿看见,但没必要吓着自家的民众,总有别的方法。” 宁缺望向旁边椅子里那名男子,说道:“我觉着神殿应该会看的非常清楚,一定不会误会我们的意思,你说是不是?” 庭院里杀人的地方,石阶上则是看杀人的地方,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两把太师椅,椅上除了宁缺还有个满头白发的男子。 满头白发依然不见苍老,只是容颜已然不复当年,眉眼间写满了疲惫,正是西陵神殿天谕司大司座程立雪。 听着宁缺的问话,程立雪沉默片刻后说道:“神殿应该会看的非常清楚,只是我很好奇,你究竟清不清楚自己在做些什么。” 他被西陵神殿派驻长安城,全权负责一应事务,看上去似乎权高位重,但事实上所有人都知道他已失势,形同被发配,而且是发配到了最凶险的鬼域。 宁缺说道:“你应该很清楚我在做什么,那么我自己更没有道理不清楚,只是究竟有没有效果,我确实需要你的意见。” 程立雪说道:“我是西陵神殿的人。” 宁缺看着庭院间的秋雨说道:“天谕死了,神座被南海来的渔夫抢了,你也被赶出了桃山,那么你便可以不再是西陵神殿的人。” 程立雪笑了笑,说道:“你想听什么意见?” 宁缺说道:“我想知道,酒徒到底听谁的话。” 程立雪说道:“自然是昊天的话。” 宁缺静静看着他,说道:“如今昊天不在人间,那么谁负责把昊天的话传给酒徒听?以前是天谕神殿,现在又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