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忽然之间 第二十五章 谁在拼命以求,谁在当垆卖酒 - 将夜

第六卷忽然之间 第二十五章 谁在拼命以求,谁在当垆卖酒

()酒徒看着满天繁星,沉默良久,眼眸里的情绪淡而不散,如饮美酒无量,误入星海深处,沉醉不知归路,即便知晓也懒回舟。 “或者,那真的很美。” 他看着繁星,眼中忽然流露出几抹悸意,像孩子看到大山那边陌生的世界,充满了畏惧与不安,声音轻颤:“但也很可怕。” 最甜的蜜糖往往就是最毒的砒霜,最美的向往有时候也正是最大的恐慌,zi you很好,但无所依凭很坏,只在每人一念间。 大师兄轻轻叹息一声,知道他已经醒了过来,并且做出了决定。 酒徒回首望向他,神情肃然道:“存在,对我来是最重要的事情,比别的所有都要重要,为之我可以放弃很多。” 大师兄道:“存在与追求并不矛盾。” 酒徒道:“但书院的追求与昊天的意志矛盾。” 大师兄道:“昊天的想法与你我的存在又有什么关系呢?” 酒徒道:“我能存在这么多年,便是因为我绝不会打必输的仗,连你老师都胜不了昊天,我又怎么能呢?” 大师兄沉默了很长时间,忽然道:“那书院呢?” 酒徒微微挑眉。 大师兄静静看着他的眼睛,道:“不与昊天为敌,便要与书院为敌,您没有战胜昊天的自信,就确信能够战胜书院?” 酒徒挑起的双眉,变成夜风里静止的两道笔画。 大师兄道:“策反不成,便要反正。” 酒徒道:“书院能做什么?” 大师兄道:“书院……会拼命。” 当年秋雨里的烂柯寺。书院曾经拼过命,后来在长安城,在青峡,在荒原。书院都曾经拼过命,用自己的命拼敌人的命。书院弟子都是骄傲、甚至可以自恋的人,他们将自己和同门的xing命看的比天还要重,当他们开始拼命时。那必然是到了绝境,他们必然会暴发出来难以想象的光彩。 剑圣柳白、讲经首座、观主,书院面对再如何强大的对,只要开始拼起命来,那么便没有不能战胜的人,或者天。 酒徒和屠夫,会是例外吗? “有趣的是,书院真正能拼命,会拼命的人追不上我。比如林雾。比如君陌。甚至包括宁缺。而能追得上我的,不会拼命。” 酒徒看着他平静道:“书院要和我拼命,你是最好甚至是唯一的选择——你我皆无距。我们走着相同的道路,看着相同的风景。于是才有可能相遇,这是拼命的前提,可是你确信自己真的会拼命吗?” 大师兄道:“任何事情都是可以学习的,我擅长学习。” 酒徒道:“在悬空寺外,我便赞过你进步神速,当时你便比战观主时要强大很多……朝闻道而暮悟道,果然不愧是夫子最疼的弟子,你确实很擅长学习,你比君陌和林雾强,但你真的确认能够学会拼命?” 大师兄叹息道:“拼自己的命简单,拼别人的命困难。” 酒徒道:“这便是昨夜我已经证明了的问题,你学会了打架,继承了木棍,杀过人,但你依然……不会杀人,因为杀人不与杀人同。” 大师兄道:“或者,我可以带着会杀人的人。” “你能带着菩提树万里回书院,却不能带着人千里奔袭,像当ri在悬空寺你带着君陌行走,能走多远?” 酒徒道:“我最怕的其实是这个,如果你真能带着林雾千里奔袭来杀我,那我除了躲回小镇,藏在屠夫身边,还能做什么?” 大师兄微涩道:“你若回小镇,小师弟的箭便到了。” 酒徒神情微变,才知道书院事先已经做过这方面的计算安排,只是实施不成,于是才有今ri的这番谈话。 秋风忽起,树叶上的水珠哗哗落下,他的身影忽然消失不见。 大师兄的神情变得有些愤怒,密集的水点落在棉袄上,仿佛落在沙滩上般,涂出很多湿意,然后迅速消失不见。 雨水落在地面,没能全部渗进山岩泥土,他脚前的地面上积了个浅浅的小水洼,有只蚂蚁正在水洼里拼命挣扎。 他沉默低头看着水洼,轻弹指,有片金黄的树叶无风而来,落到水面上,不多时,那只蚂蚁艰难地爬上树叶边缘,拣回了一条xing命。 水洼微微颤抖,有影覆盖。 酒徒回到了山林间,身影遮住星光,暗沉yin晦。 大师兄抬头看着他,问道:“为什么又要杀人?” 酒徒的长衫上没有新鲜的血水,但确实有人死。 “我过,书院不要对我有杀意,再轻的,再淡的都不行,因为我会感到恐惧,这让我痛苦,那么我便会杀人让你们痛苦,让你们恐惧。” “这次……死的又是谁?” “不知道,应该是个普通人?” 酒徒面无表情道:“或者是唐人,也许是燕人,我只是杀人,并不挑选对象,也许下一次我会杀个荒人。” 大师兄沉默。 酒徒看着他怜悯道:“仁者爱人,你不敢杀人,不愿我杀人,便无法与我拼命,那么你便只能学会接受,书院从今ri开始安静些,待神殿烧死新教的数十万信徒,再廓清唐国周边的世界,再来最后的焚烧吧。” 大师兄盯着他的眼睛,问道:“杀人对你来究竟意味着什么?你已经把自己当成非人的存在,所以没有任何心理障碍,甚至陶醉其中?” “没有心理障碍是真,陶醉则不然。” 酒徒走到崖畔,负望向夜sè下的人间,看着临康城稀疏的灯火平静道:“我不是一个滥杀之人,在我眼中,凡人皆如鸡狗……即便xing情扭曲变态,杀同类大概能有快感,像我这般杀鸡杀鱼又有什么刺激的地方?” 大师兄走到他身旁,负看着夜sè下的人间,看着临康城里的光影,右不知何时已经握住了木棍的另一端,道:“难道一切无可改变。” 黑夜很漫长,消失却仿佛是瞬间的事,只是眨眼功夫,红暖的朝阳便跃出了地面,照亮了秋雨中的山野。 酒徒道:“太阳一定会再次升起,白昼永远不会黑暗,在昊天的世界里,唯有昊天能够永恒,而这是你改变不了的规律。” 大师兄道:“大唐没有认输的习惯,书院也没有,我或者改变不了这个世界的规律,也改变不了你,但至少可以改变自己。” 酒徒的目光落在他握着木棍的右上,道:“想杀我?” 大师兄道:“杀不死你,但可以杀死别的人。” 酒徒皱眉,道:“你所的改变,哪怕是堕落?” 大师兄道:“是的,哪怕是堕落。” 酒徒沉默片刻,问道:“你打算杀谁给我看?” 大师兄道:“我要小镇看看那位当垆卖酒的姑娘,看她是否生的漂亮,问她卖的几年陈酿,你有没有欠她银两。” 酒徒沉默了很长时间,道:“请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