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忽然之间 第三十六章 他和她的谈话(下) - 将夜

第六卷忽然之间 第三十六章 他和她的谈话(下)

宁缺想和这个世界谈谈,是想改变这个世界的走势,那么他谈话的对象里,便必然包叶红鱼。 这是很多人不曾宣诸于口,却默然确定的一件事情,因为如今的裁决神座,在还是道痴的时候,便和宁缺相识,这二人曾经誓不两立,但终究没能生死不两立,这二人曾经战斗过,也曾经并肩战斗过,她曾在长安城里雁鸣湖畔住过很长一段时间,那便是同生,也曾在魔宗山门里浴血,那便是共死。 在神殿众人看来,裁决神座就算嫁给宁缺,也算不得什么出奇的事,至于这会如何惊世骇俗,想必不在这两个人的考虑范围之内,因为他们本就是惊世骇俗的人,做的是惊世骇俗的事。 更令道门感到不安的是,如今神殿誓要消灭的新教由叶苏一手建立,而她是叶苏的妹妹。 那么无论是从亲密关系,还是从别的方面考虑,叶红鱼都是书院最天然的盟友,最好的策反对象。 殿内数千名神官执事,看着站在最前方的陈七,猜忖着这名唐人会说些什么,或者说宁缺会说些什么,神情很是复杂,有很多不安,有很多震惊与不解,还有很多担忧。 难道书院真的想策反裁决大神官?难道宁缺要说的话,真与这件事情有关?然而……此时数千双眼睛看着,殿内道门强者云集,那些大逆不道的话怎么说得?裁决神座又如何相应? 想到此节,人们的表情稍微轻松了些。 做为当事人的叶红鱼。她脸上的神情始终没有任何变化,美丽的眉眼冷淡如雪,甚至,连眼睛都没有睁开。 “那家伙……想说些什么呢?” 她闭着眼睛问道,神态很随意。 明明是很重要的事情,隐隐透着极恐怖的意味,在她的朱唇微启间,却变成了一件小事,一句寒喧。 殿内的人们再次望向陈七,想知道他准备说些什么。 被数千道冷漠的目光看着。陈七很紧张。却不仅仅是因为这数千道目光,而是因为接下来他所说的话,将有可能成为自己的墓志铭。 “宁缺他说……” 说到此处,陈七微微停顿。禇由贤恨不得自己昏将过去。 陈七深深吸了口气。望着叶红鱼方向。沉声说出后面半句话。 “他在长安城等你。” …… …… 在长安城等你,等你做什么?虽然可以嫁,但自然不是等你来嫁。那便是等你来降,或者等你来归。 庄严神圣的道殿本就极安静,此时更是变得死寂一片,只有那句话还在金色的光线里飘荡,飘进每个人的耳中。 这是……在劝裁决神座背叛道门?宁缺真的敢这样想,这些唐人居然真的敢在神殿里这样说?他们都疯了吗? 无数双目光落在陈七的身上,目光里充满了震惊不解。 说完这句话,陈七只觉咽喉干的有些生痛,似乎瞬间失去了所有水分,然而事前所有的畏怯都随着那些水消失不见。 “他说破罐子就要破摔!犹豫不符合你的性格!” “他问你为何还不叛?你究竟打算何时叛?” “他说不管你什么时候叛,他一直在长安城等你!” 到了此时,先前或者还有些恍惚,觉得自己听错了的神官执事,终于完全确认了宁缺那些话的用意。 在桃山峰顶最神圣的道殿里,当着数千名最虔诚的昊天信徒,宁缺居然劝裁决大神官叛教! 这是策反?世间有如此荒谬近乎儿戏的策反?或者,这是书院的挑拔反间?可是谁会相信呢? 不对!书院怎么会做如此可笑的事情?面露荒唐之色的神官执事们,忽然想到一个很可怕的推论。 ——宁缺就是要当成千万人的面说这几句话,因为只要让这个世界听到,那么他便达到了自己的目的! 这不是阴谋,也不是阳谋,因为这根本不是谋划,而是直指神殿最根本矛盾的一道锋利的铁刀! 神殿无法解决新教的问题,便无法说服自己继续信任叶红鱼以及她领导的裁决神殿,宁缺做的事情,只是揭开了那层皮,但……他揭的如此狠厉,以至于殿内所有人都感到了一阵生痛! 痛会带来愤怒,神殿里的人海拂起微波,神官执事们愤怒地逼向陈七和禇由贤,如黑潮红浪,滔天而至! 数千名神官执事的意念,集结在一处,拥有难以想象的恐怖威力,陈七噗的一声吐血,脸色变得很是苍白。 这时,叶红鱼终于睁开了双眼。 就在陈七快要撑不住的时候,她的冷冽目光,让他感觉到稍微轻松了些,呼吸到了新鲜的空气。 一道仿佛要毁天灭地的气息,从神殿深处生起,如海洋上的飓风一般,来到禇由贤和陈七身前,真正地扑面而至。 就在此时,叶红鱼起身,站在了这道气息之间。 神殿里的气氛随之一抑,变得异常紧张。 数百名身着黑衣的裁决司执事,从人海里显身,如黑色的泡沫,拦在了那些愤怒的同僚之前。 一道雷鸣般的声音响彻殿内:“叛教者死。” 这道来自掌教大人的声音,平静而充满无可阻挡的神威。 叶红鱼平静,说道:“既然已经开始说了,何妨说完?听故事听到一半总是最痛苦的事情,听听何妨?” 殿内数千名神官执事面面相觑,不知该如何办,难道今日道门真的会分裂,就因为宁缺在千里之外说了那几句话? 掌教大人缓声说道:“大逆之言,听到便是亵渎。” “我只是想听听,宁缺还会说些什么有趣的话,至于亵渎,听完后再把这两人杀死,那么就没有亵渎了。” 叶红鱼平静说道,算是某作解释。 掌教沉默,算是某种接受。 叶红鱼看着陈七,平静说道:“继续。” 陈七想着宁缺说的那几句话,心情变得有些怪异,但此时哪里敢有半点隐瞒,很诚实地复述了出来。 “他说……青春作伴好还乡。” “他说……漫卷诗书喜欲狂。” “他说……我想见你,已经想的快发狂了。” …… …… (祝周末愉快,我好喜欢这章,maoni1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