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忽然之间 第四十三章 希望在人间(下) - 将夜

第六卷忽然之间 第四十三章 希望在人间(下)

都不动,这就是现在书院和道门之间最大的道理。酒徒在小楼里饮酒,目光却落在东方,大师兄更是站在崖畔一直看着东方,二人都清楚彼此的想法,都想去宋国,却都不能成行,因为谁去都会是问题。 不能离开小楼,便只能饮酒或远眺,未免有些无趣,时日久了,总要说些闲话来打发这无趣的时间。 “杀死几千人……宁缺是个很会聊天的人,所以他才能得到与道门对话的资格,让桃山上那些人必须耐心听着,但这里面有个问题。” 酒徒抬臂,用青袖擦拭掉唇畔的酒水,说道:“我能把你留在此处,逼得唐国不敢轻举妄动,那是因为我见过太多生死,对人间无任何爱憎,宁缺不是我和屠夫,没有经历过漫长的时光和无数的生死,他怎么可能对人间无所爱憎?如果他不能让人们相信这一点,如何能够威胁到观主?” 大师兄沉默不语,想起很多年前,在书院后山,他站在老师的身后,看着长安城里那个生而知之的男童,想起老师的判词。 “小师弟……是客人,异乡为客数十载,或者会生出些情义,但若异乡对他并无善意,那么这些情义也会很容易被撕碎。” 他说道:“旁人或者不清楚,观主必然是清楚这一点的,昊天离开人间,小师弟对这个人间自然再无爱憎,观主如何不惧?” 酒徒沉默了很长时间,然后说道:“即便如此。即便他能让道门听他说话,他又能如何?最好的结局不过是争取拖些时间。” 大师兄说道:“能够多争取些时间,已经是很了不起的事情。” 酒徒将酒壶系回腰间,神情漠然说道:“争取些时间,并不能改变大局。人间的大局已定,你应该清楚月亮正在变暗……时间对你们书院是不利的,道门可以等,你们如何能等?还是说那些时间只是用来寻找杀死我和屠夫的方法?” 大师兄转身,看着他平静而诚挚说道:“如何杀死您和屠夫两位前辈,书院已有定案。小师弟争取的时间。自然要用在别处。” 酒徒神情微凝,忽然眉梢微挑,若有所明,说道:“原来是叶苏。” 时间。是最珍贵的事物。只能用在最紧要的事情上。酒徒自认,在当前局势里,只有自己和屠夫的性命最为紧要。既然书院没有把时间放在自己二人身上,那么必然要放在足以改变人间局势的人或事上。 以他的智慧,只需要很短的时间便能判断出,那只能是新教以及叶苏。 如果现在的人间是一盘难解的棋,那个决定死活的棋眼就在宋国,就是叶苏。 宁缺是个很冷酷的人,如果他确认自己解不开这局棋,救不活叶苏这个棋眼,那么他必然会毫不犹豫地把叶苏抛弃,然后试图从中获得最大的利益。 酒徒沉默思考,心想如果自己处于宁缺的位置,大概也会如此选择。 局势很复杂,宋国那处的局势却很简单,道门和书院的强者数量,哪怕是小孩子扳手指都能算清楚,如果道门真的不惜一切代价要杀死叶苏,书院怎么都没有办法阻止,因为叶苏开始就没有选择前往长安接受书院的庇护。 “小师弟和观主对话,就是要叶苏活着。” 大师兄看着酒徒说道:“他相信自己能够说服观主。” 酒徒问道:“那昊天?” 大师兄静静地看着他,缓慢而坚定说道:“昊天……可以没有。” 酒徒看着他的目光,沉默了很长时间,说道:“我不能接受。” 对书院而言,昊天自然可以没有,即便对道门、观主来说,昊天也可以没有,但是对酒徒和屠夫来说,昊天不能没有。 宁缺说服观主,人间回复平静,新教传播,昊天变弱,神国终有一天会覆灭,会被人间所代替,那么他和屠夫到哪里去永恒? 数年前,桑桑来到小镇,在肉铺里与他和屠夫说了一番话,做了承诺,如果她都死了,那些承诺,又还有什么意义? “前辈不需要接受。” 大师兄说道:“小师弟说过,您和屠夫前辈必须接受……如果他能说服观主,那么接下来人间首先要做的事情,便是杀死你们。” 酒徒觉得今日的酒有些烈,不然为何会觉得有些醺醺然?他微讽而笑,说道:“要杀死我们,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面对整个人间,即便是二位前辈,也必须退让。” 大师兄看着他,平静说道:“因为你们不是老师,他就是人间,你们也不是小师叔,虽千万人亦要独往,你们会让开那条道路,你们会藏身在道树的后方,看看人间究竟会如何选择,这,其实就是接受。” 这是直指本心的判定,出自从不撒谎的大师兄之口,更显得极有力量,就像是一把很粗的刀很粗野地砍到酒徒的头上。 酒徒不知道自己有没有痛,只知道自己竟然无言以对。 “所以,现在人间是在看观主的选择。” 大师兄最后说道。 临康城的东方天空上覆着层暗云,便在小楼里话音方落时,便有雪花从那层云里挤落下来,挥挥洒洒,瞬间变得极大。 越过飞舞的雪花,酒徒的目光落在遥远的桃山处,沉默了很长时间,说道:“或者,宁缺真的成功了。” 大师兄望向南方,微笑现于脸上。 酒香随雪风而淡,转瞬即逝。 酒徒从小楼里消失,再也寻找不到踪影。 下一刻,他回到了小镇。 他没有去茶庄,与那位多年来罕有的友人相聚,而是直接去了肉铺,找到相识万年的那位友人,沉默坐下,久未言语。 屠夫见他神情疲惫,眉眼间有尘埃,握着油刀的手不禁一紧。 “出了何事?” 酒徒应道:“不知将会发生何事,所以不安。” 人间不知道将会发生何事,没有人知道宁缺说了些什么话,没有人知道观主会怎么选择,从荒寒的北方到温热的南海,所有人都在沉默而紧张地等待。 未知,终究还是有希望的。 一切落到实处,希望,或者也就会变成绝望。 …… …… (大年三十晚上工作,这感觉真是太奇妙了,电视里放着春晚,我在书桌上码字着,不时抬头看一眼,和家人们交流一下……然后觉得春晚特别好看,甚至觉得是十年来最好看的一届,当然,这绝对不是因为今年的春晚上出现了书院两个字的缘故,群摸诸位朋友,祝大家新年快乐,什么都好。)

上一篇   说个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