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忽然之间 第四十七章 血凤鸣桃山(中) - 将夜

第六卷忽然之间 第四十七章 血凤鸣桃山(中)

熊初墨站在神辉之前,无情地扼住那只火凤的咽喉,炽热的道殿里回荡凄厉的鸣啸——那啸声越来越厉,越来越愤怒,越来越痛苦。 火凤愤怒地挣扎! 无数炽白的光浆从它的身体上剥落,落在地面,点燃一片无源的火海,那道肃杀的剑意,隐藏在它的身体里,不停暴发! 熊初墨脸色骤然苍白,神情却依旧漠然,瘦矮的身躯,在那道磅礴力量的加持下,仿佛天神般威严无比,显得那样的强大。 有很多人始终无法理解熊初墨的强大,比如叶红鱼,既然西陵神殿掌教的称谓并不能带给修行者先天强大,那么他的强大来自哪里?这个猥琐恶心的矮子凭什么能够拥有五境之上的境界?就因为他是昊天的一条狗? 有人试图做出解答,但那些答案都是猜测,熊初墨依然站在万丈光幕之后,无比强大,扼住命运和火凤的咽喉,令人觉得不公的继续无敌。 熊初墨的巨掌继续前移,桃山上方的夜穹,随着他的动作,仿佛也向地面靠近了一分,一道难以想象的巨大力量,拍了下来。 火凤一声凄鸣,光羽四散,那道自它身躯内暴射而出的绝世剑意,也无法抵挡夜穹的压力,啪的一声碎作了无数片! 剑意被熊初墨的手掌生生拍碎!无数细碎的剑意,激射而飞,尽数落在了叶红鱼的身上,血红色的裁决神袍上。出现无数裂口,里面隐隐有血水渗出。 这便是恐怖的反噬。 叶红鱼的脸色很苍白,眼眸深处的星辰流失灭亡的过程,骤然加速。 血红色的右袖在天启的力量之前,尽数化作虚无,露出她如玉般的手腕,剑意已然尽灭,但她的手里依然握着剑。 黑发不停飘舞,如狂风下的瀑布。 她看着熊初墨,眼眸无情无绪。没有灵魂。 她的灵魂在燃烧。她的生命在燃烧,她身躯上无数伤口里流出的鲜血在燃烧,她用西陵神术把自己的肉与灵,尽数燃烧成圣洁的神辉。 她要拥抱近处的熊初墨。 与很多年前被羞辱的拥抱不同。她的拥抱没有别的意味。不狂热。不冷酷,只是平静,平静地邀请他一道死亡。 熊初墨看着燃烧的叶红鱼。眼瞳微缩,感觉到其间隐藏的大恐怖。 他的身体颤抖起来,脸色变得更加苍白,一声如雷般的暴喝迸出双唇! “奉天斩!” 他是西陵神殿之主,他的声音便是雷鸣。 深夜的桃山,雷鸣响彻峰巅谷底,震醒大地泥土深处冬眠的生物,惊了夜穹里那些不再挤出雪花的厚云,直至来到夜穹深处不知方位的神国。 夜穹向着地面缓慢地碾压过来。 裁决神殿里那道霸道、不可阻挡的力量,变得更加清晰而直接。 熊初墨的手掌,最终破开了叶红鱼最后残留的剑意,扇开那些圣洁的光焰,落到了她的肩上,实实在在地印了下去! 噗的一声闷响。 叶红鱼的右肩处衣料尽碎,露出的肌肤。 她的肩在炽热的光焰与恐怖的力量里,依然溢着清新的香。 的香肩,在圣洁与恐怖之间,很是诱人。 熊初墨的手掌,落在了这片香肩之上。 瞬息间,他想起很多,回忆起很多,眼神微变,眼瞳更深,如豆,如如豆般的油灯,有些幽幽,有些满足,有些贪,有些叹。 掌落,她便死了。 即便她是叶红鱼,被昊天的力量击实,也必然要死。 唯一令熊初墨有些不解的是,她的眼神还是那般的漠然。 修道如痴,难道真的能痴狂到无视生死? 下一刻,熊初墨才明白叶红鱼为什么如此平静。 因为她不会让他的手掌像当年那样,如此轻易地落在自己的身体上。 她的右肩上绽开一道伤口,就如身躯上别的地方一样,鲜血淋漓,裁决神袍四裂,然而就在血水之下,在伤口深处,有金线闪耀。 这根金线,这些金线,便是她与普通修行者最大的区别——修行界无数强者,她和宁缺是真正的异类,他们是真正的狠人。 她修道如痴,痴者狂也,她没有痴狂到无视生死,但她痴狂到把自己的身体修成了一把剑,那才是她真正的道剑。 裁决神袍裂了。 剑鞘裂了。 她,这把剑,正式出鞘。 金线,美妙地弹起,曼妙地飞舞,轻轻柔柔来到熊初墨的手掌上。 与巨掌相比,那道金线,比秋天最细的稗草还要细柔。 但那是她的本命,比最锋利的剑还要韧,不可断,不可绝。 嗤的一声轻响,熊初墨将要触到她肩头的食指上,多出了一道细细的红线,血水从线里溢出,瞬间便见白骨森然,然后断绝。 熊初墨的食指,如熟透的果实般,落下枝头。 熊初墨的脸色变得异常苍白,眼瞳深处,涌出无尽的痛楚。 他瘦削的脸庞上,涌现出无尽愤怒。 然后,瞬间尽数归为平静。 他面无表情,手掌继续下压。 便是五指尽断,手掌齐腕而落,他也要把叶红鱼拍死! 因为这是最好的机会。 然而,叶红鱼不可能再给他机会。 叶红鱼闭眼。 紧接着,她敛了全部的剑意。 残破的裁决神袍,如枯叶般卷起,裹住她的身躯。 一丝剑意,都不再泄出。 甚至连生机都不复存在。 前一刻,还像是一把剑的她。这一刻,变成了无知无识的顽石。 就像是多年前,魔宗山门外明湖底那些布满青苔的顽石。 那些顽石上刻着两道剑痕。 更多年前,那些剑痕是轲浩然留下的。 后来,有些新的剑痕是她留下的。 现在,她把自己变成了那些石头,身上的伤口,亦和剑痕一般。 她想做什么? 不及思考,更来不及分析。 熊初墨的手掌,终于完全落在了她的肩上。 喀喇一声巨响。她的肩骨尽碎。鲜血狂飙。 熊初墨不解,海不解,不解她为何宁肯重伤,也要承受这一击。 便在这时。神殿那头的中年道人。抬头看了一眼。 …… …… 她就像颗真正的石头。被来自天穹的力量击飞。 力量,决定速度。 她承受了无人承受过的力量,便拥有了难以想象的速度。 除了无距。人世间再没出现过这般快的速度。 她在裁决神殿里飞掠,残破的裁决神袍拖出道道残影,与空气剧烈地摩擦,甚至开始燃烧起来,顽石便变成了陨石,拖出了火尾。 或者,这也是火凤的另一种形态。 从进入裁决神殿后,中年道人便一直低着头,沉默不语。 直至此时,他终于抬起了头。 他抬头看殿内的神辉海洋,看光影之间那道身影,看那颗砸向自己的陨石,看那只沉默而肃杀的火凤,想明白了她要做些什么。 叶红鱼的目标,从一开始就是他。 不是海,也不是熊初墨,就是他。 与海的神术比拼,只是热身。 硬接熊初墨的天启,只是加速。 这两大强者的全力出手,对叶红鱼来说,只是借势。 她不惜身受重伤,也要把自己的状态调到最强,最狂暴的那一瞬。 为什么?就为了杀死自己? 叶红鱼来的太快,中年道人只是抬头看了一眼,她便到了。 火凤燎殿,陨石降世。 即便是观主在场,也无法避开。 中年道人发现,观主还是自己,依然低估了叶红鱼的能力。 年轻的裁决神座,真的是万法皆通的天才,她的神术造诣竟胜过海,她竟把自己的身躯修成了本命道剑,而她最后把自己变成顽石,那更是传说中千年前那位光明大神官领悟出来的块垒阵意! 当今世间,懂得块垒阵意的,只有如今的大河国女王,她又是从哪里学的?中年道人想不明白,但他必须接住对方。 不然,这只火凤便将飞出裁决神殿,破开桃山,得到真正的自由。 这是道门绝对不允许的事情。 中年道人伸出右手,一指点出,动作很迟缓。 火凤来的如此之快,快到前无来者。 他的动作如此缓慢,却抢在了火凤之前。 他的神情凝重,手指也沉重到了极点。 知其,守其,为天下溪。 知守观绝学,天下溪神指。 中年道人的天下溪神指,比起当年的陈皮皮,不知高出多少层次。 一指出,天下皆宁! 裁决神殿里熊熊燃烧的昊天神辉,仿佛被冰冻的火焰,不再摇晃! 那道来自天穹的力量残余,仿佛感受到了指间的意味,也平静了下来! 火凤的焰尾,瞬间敛没! 狂暴的陨石,忽然间露出了真实的面容,那些青苔,何能伤人? 中年道人施出了自己最强大的手段。 他御光明而来,一指点出。 火凤一声鸣啸,有些绝望。 叶红鱼的神情却依然是那般漠然,似乎什么都不在意。 她握剑,然后,出剑。 火凤光羽四散,她根本不理会。 殿内劲气四溢,狂风席卷,火凤骤然散去,只剩下她的本体。 她一剑刺向中年道人。 很普通的一剑,却是最强大的一剑。 如箭中重革,如石落幽潭。 一声响,有回响,念念而响。 中年道人的手指,与她的剑终于在空中相遇。 风骤息,尘渐落,裁决神殿瞬间回复幽静。 数道金线,从叶红鱼的身体里迸出,然后飘落,似真正的枯叶。 她握着虚剑,面无表情站在中年道人身前,裁决神袍半散,卷落在腰间,露出的上半身,血水从完美的曲线间淌落。 此时的她,浑身血污,半裸而立,似很狼狈,实际上是极美。 那是一种神圣的美,圣洁的美,纯洁的美。 但这种美很诱人。 诱人与神圣,其实并不抵触,至少在此时此刻她的身上。 血水从她的身上淌落,落到她的脚下,流进石板里的缝隙中。 那些缝隙渐渐被血水灌满,然后开始发光,就像是一道道的线。 血海里,有光线飘拂,光线起,便是一座樊笼。 中年道人的神情终于变了,因为他,正在樊笼中央。 …… …… (明天似乎可以多写点吧?感觉状态正在快速恢复,哈哈……话说,叶红鱼上半身,浑身是血那个,可以参照一下某些油画,当然,要换成东方女性这种,这要拍电影,应该很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