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忽然之间 第五十章 天空与大地之间,是唐小棠 - 将夜

第六卷忽然之间 第五十章 天空与大地之间,是唐小棠

陈皮皮跪坐在叶苏身边,看着那道白烟,神情微惘,有些痛。 对他来说,叶红鱼的死讯,也意味着很多东西,童年的记忆,观里的生活,就此戛然而止,再没有分享的同伴,同时这意味着,父子反目的悲剧。 “不是终结。” 他沉默片刻,然后说道:“只要活着,一切都有可能,那为何要走?” 说话间,来自西陵神殿的强者已经杀至台前,新教的信徒再如何虔诚,也不可能减慢这些人的步伐,只是徒流鲜血罢了。 陈皮皮站在叶苏身后,开始收拾行囊,他如今是个雪山气海皆废的废物,没有办法参与战斗,却显得很平静,很有信心。 离开临康城后,这样的情形,已经发生了很多次,他们每次都能冲破西陵神殿的阻截,他相信今天也不会例外,哪怕那道白烟已经升起。 因为他相信她能保护师兄离开。 唐小棠站立的位置,在他和叶苏之前。 剑阁弟子正在与那些道门强者厮杀,剑光纵横间,不时有鲜血挥洒。 她只是站在叶苏和陈皮皮身前,没有去别的地方,手持铁棍,遇着有人来,便是一棍砸将过去,伴着雷鸣般的撞击声,敌人喷血震飞。 她不是大丈夫。 但她当关时,同样无人能过。 看着这名穿着单薄的棉衣、明明年纪不小却依然像少女般梳着双马尾的魔宗女子,小渔的眼里流露出强烈的敌意。更多的却是震撼不解。 她对唐小棠的敌意很好理解,她只是不解,千里颠沛流离,新教众人在道门的追杀下艰难度日,真正倚仗的强者就是唐小棠一人,她是如何撑到现在的?她曾经受的那些伤去了何处?那具小小的身躯里究竟有多少力量? 唐小棠确实很疲惫。 离开临康城后的这些天里,她带着众人突破了西陵神殿的四道防线,她遇到了二十一场战斗,她杀死了三百七十一名神殿强者,受了十四次伤——无论战局险或平淡。她都是主将。无论伤势轻或重,她都在流血。 她坚持了下来,没有倒下,带着叶苏和陈皮皮这对雪山气海皆废的师兄弟。越莽莽群山。行千里路。来到了宋国都城。 她已疲惫至极,她摇摇欲坠,但她还是手持铁棍将人打。站在台下,唱着这出漂亮的打戏,无论谁都无法逾越一步。 剑断人飞马蹄乱,几名从斜侧方趁乱突袭高台的宋国骑兵,被唐小棠扫倒在地,伴着沉重地撞击声,连人带马摔倒不起。 小渔挑眉,眼眸骤然明亮,青色道袍在晨光里微飘,手里的道剑,变成一道笔直的线条,刺破晨风与寒意,瞬间来到唐小棠的身前。 修行者的剑,都是飞剑,但她的剑没有离手,腕与肘,也是那道线的一段。 从轲浩然开始,再到柳白,剑道的历史已然改变,真正的剑者,再不肯轻易地让剑离开自己的手,尤其是面对真正强敌的时候。 剑锋冰冷,映着广场地面的残雪,直刺唐小棠的眼睛。 唐小棠没有闭眼,眨都未眨,盯着仿佛带着咸湿海风味道而来的道剑,感受着其间隐藏着的海雨天风意味,沉默挥棍而出。 面对知命境的小渔,她没有留手,娇小的身躯变成灼热的石头,明宗功法榨取体内每一丝的力量,尽数投注到那根铁棍上。 她手里这根铁棍,原本是刀,是魔宗圣物——血色巨刀,在当年长安一战里,余帘用这把刀割断了观主的彩虹,血刀被烧融成了铁棍。 她投身书院,拜余帘为师,成为书院第三代的大师姐,其后这根铁棍,便一直握在她的手中——看着像铁棍,本质上依然是刀,刀意深藏其间,曾在后山绝壁挖天阶,也曾把那张棋盘砸的轰天响,曾于光明祭时,在桃山上杀得西陵神殿骑兵乱作一团,杀的群雄侧目,不敢乱动,也曾在陋巷破屋里切过白菜梆。 此时铁棍再次全力挥出,纵然小渔的道剑携来海雨天风,也骤然被破之,万千雨点挥洒不见,柔韧天风被切成无数碎絮。 道剑微偏,刺中唐小棠的左肩,然后极犀利地上挑。 唐小棠依然稚嫩的清丽面容上,神情不变,铁棍继续前行。 小渔闷哼一声,眼眸里闪过一丝悸意,急速后掠,手里的道剑弯折变形,苍白的脸上布满了不正常的红晕,鲜血在咽喉里蕴积。 只是相遇瞬间,她便告败,受伤。 剑折而未断,恐怖的劲意顺剑身而上,落在小渔的身躯之上,顿时把她击飞,掠过下方的涌涌人群,向着后方坠落。 唐小棠没有收手,脚掌一踏地面,踩碎周遭十七块青砖,身体骤然腾空,如飞石般追杀而去,手里铁棍直袭她的胸膛。 看着这幕画面,很多神官执事,惊的不行,面露恐惧之色,纷纷向小渔落地处涌去,一时间,广场拥挤的人海里竟拱起了数道潮水。 小渔是海的亲女,是观主最亲信的下属,身份地位特殊,人们哪里敢让她受到任何损伤,不知多少道剑凌空飞起,想要拦住唐小棠。 唐小棠神情不变,专注地看着前方飞掠的道门女子,任由那些飞剑斩在自己身上,似乎只是想一棍将对方砸死,一门心思地砸将过去。 嗤嗤嗤嗤,无数声尖锐的利响,在空中响起,只是瞬间,便至少有七道飞剑,落在了她的身上,割破了那件普通的衣裳。 却没有血落下。 身为魔宗圣女,她的身体已被天地元气焠炼的坚若钢铁。 那些道剑再如何锋利。也只能割破她的肌肤,留下些极细而淡的伤口,剑意入体,让她唇角渗血,却无法阻止她的去势。 铁棍举起,成燎天之势。 铁棍落下,便要将小渔生生砸死。 小渔落在地上,脸色苍白,毫无血色,先前涌出的那些红晕。早被当下的危险逼散。但她的眼睛里,却没有太多惧意。 唐小棠神情宁静,似乎也猜到会有别的什么事情将要发生。 果然,有异变发生。 一朵黑色的桃花。忽然在广场的空中盛放。 那朵黑桃并无实质。纯由天地元气凝结而成。美丽至极,却不娇媚,只是一味肃杀。黑色的花瓣里,散发着湮灭一切的味道,显得极其强大。 黑色的桃花出现,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唐小棠的目光,更是尽数落在它的上面,因为它正好盛开在她的眼前。 她并不意外,猛然一棍砸下。 从昨日到今晨,道门表现出来的态度很绝然,随着那道白烟升起,战争正式开始,和平不可能回到人间,道门志在必得。 知命上境的南海少女,加上那些道门强者,还有宋国骑兵,阵势看似强大,但哪里配得上志在必得四字? 唐小棠知道,西陵神殿必然有真正的强者在旁窥视,她甚至猜到那人是谁。只是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天一夜,那个人始终未曾出现,这让她心里的不安越来越强烈,她做出誓杀小渔的姿态,就是要逼出那人来。 所有的专注,其实根本不在小渔身上。 她等的就是那朵黑色桃花绽放的刹那。 轰的一声巨响。 黝黑的铁棍,准确而暴戾地砸在了那朵黑色的桃花上。 无形无质的黑色桃花,应声而散,瞬间化成无主的天地元气,向着广场四周流散而去,如云如蒸汽一般消失不见。 唐小棠脸色微白,一口鲜血喷将出来。 当铁棍砸中黑色桃花的瞬间,她便知道自己错了,所以她败了。 那个人不是隐藏起来,准备最后的一击,那个人现在很强大,强大到不需要等待时机,他只是静静等着,然后出场战胜所有人。 唐小棠落在地上,踩碎青砖,右臂微微颤抖,望向某片院墙。 她的胸膛微微起伏,两根黑色的马尾辫,在身后微微摆荡。 她的脸色很苍白,明显受了重伤。 十余名神官执事,向着唐小棠攻了过去。 小渔疾掠向前,弯折的道剑,骤然重新笔直,再次一剑刺向她的眼睛。 没有人能在如此短的时间里,从如此重的伤势里复原。 这是杀死唐小棠最好的机会。 便在这最危险的时刻,唐小棠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广场上的寒风,被她尽数吸入腹内。 那些空气,在她的肺里迅猛地燃烧。 有些黯淡的眼神,骤然间回复明亮。 那些伤势,似乎瞬间便被治好。 铁棍破风而起,击中小渔手中的剑。 一声清脆的鸣响,那柄道剑终于碎了,铁棍却沉默坚实如前。 小渔闷哼退后,眼中流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 她想不明白,这名魔宗女子的身体究竟是什么材料做的,为什么受了如此重的伤,竟能在如此短的时间里回复如常! 唐小棠挥棍砸死了从侧后方袭来的一名黑衣执事。 她向着那堵院墙走了过去,遇者筋断骨折,无人能挡。 她要去那里,谁都拦不住她。 一路行来,铁棍不知砸死了多少人。 鲜血从天空洒落,滋润大地。 她在天空与大地之间,一个人向前走着,身影很孤单,四周都是敌人,她没有帮手,她只有自己,但那也够了。 她仿佛根本没有受伤,那朵黑色的桃花,再如何恐怖,也没能给她留下任何伤害,似乎人间根本没有谁能够伤到她。 看着这幕画面,道门强者和宋国骑兵们,震撼沉默。 便在此时,远处响起数道凄厉的鸣啸。 噗的一声,一枝弩箭。射进了唐小棠的左胸。 弩箭未能入体,锋利的箭簇刺破了肌肤,不多的血渗出,染红了衣裳。 但这至少意味着什么,或者是种安慰。 本已绝望的神官执事精神一振,心想果然没有不会受伤的人,这个事实,让他们醒过神来,变得极为兴奋。 “她不行了!” “她的魔功失效了!” “杀了她!” 清晨的广场上,到处是神官执事还有宋国骑兵们的喊叫声。人们仿佛疯了一般。唐小棠却是充耳不闻。握着铁棍,继续向那堵院墙走去。 不知又有多少人倒在她的身前,她终于走到那堵院墙之前。 悄无声息地,那堵院墙塌了。砖石悄然落地。如枯叶落在雪面。没有发出任何声音,静寂地令人心悸,就如那道身影。 隆庆站在院墙缺口处。静静地看着她。 远处传来凄厉的声音,大地开始轻微地震动,所有的城门同时被打开,数千名隐藏在城郊山林里的西陵神殿护教骑兵,纵马而入。 唐小棠听到了,也知道了,但她只是看着垮掉的院墙缺口,看着站在那里的那个人,看着他脸上的那道疤,看的异常专注。 她清楚,只要杀死这个人,那么就算有再多的西陵神殿护教骑兵到来,都没有意义,如果杀不死对方,那么就轮到她和她在意的那些人去死。 安静,广场忽然变得很安静。 所有人都看着这边,陈皮皮如此,便是叶苏也看着这里。 然后他看到了院墙后方那堆干柴堆,那些干柴已经堆到了一人多高,密密麻麻地很是整齐,上面那个十字架似是熟练的木匠做的。 陈皮皮的脸色变得有些苍白,叶苏只是沉默,仿佛看见命运。 隆庆走出院墙缺口,看着唐小棠说道:“你比我想象的更强。” 唐小棠看着他,说道:“你比所有人想象的都要更强。” 忽然间,一道明亮的剑光闪过。 一名剑阁弟子认出隆庆,想着剑阁覆灭便是此人的手笔,想着柳亦青便是被此人带着道门强者逼死,热血上涌,悄然便是一剑刺出。 这一剑很决然,带着必死的信念,所以很强大。 隆庆神情不变,右手自胸前拂过,如长安城香坊里那些耍戏法的人一般,手里便多了一朵黑色的桃花,将将迎在那道剑光之前。 这朵黑桃不是天地元气所凝,有真实形质,似是廉价的绢做的。 那柄剑刺入黑色桃花,桃花瓣瓣震落,而那剑,却像是受了风霜的花蕊一般,迅速凋零,剑身上涂满了锈迹,仿佛陈放了数千年。 剑锈而折,那名剑阁弟子的气息骤然衰败,满是愤怒的脸上,多出了很多斑点,仿佛老了很多岁,就此倒地而死。 看着这幕画面,唐小棠的眼睛眯了起来,如柳叶般寒。 她发现隆庆已非当年,邪恶的灰眸功法已然大成,便是不需对视,也能夺取其他修行者的精魄修为,强大到了一种恐怖的境地。 知命巅峰还是什么,对于现在的隆庆来说,没有太多意义。 唐小棠神情凝重,却依然不惧,因为恰好,她也是一个可以无视修行境界区隔的强者,只要不逾五境,她都可以试着战胜对方。 隆庆面无表情说道:“请。” 唐小棠吸气,胸膛高高耸起,她先前一口吸了广场上半数的寒风,此时便将剩下的寒风尽数吸进身躯里,甚至似要把高空的雪云都吸下来。 空气在她的身躯里燃烧,化作无穷无尽的力量。 她微微曲膝。 当年在书院后山,她被余帘逼迫着不停跳瀑布,跳之前,便要曲膝。 她跳了起来。 只不过这一次不是向瀑布下跳去,而是向天空里跳去。 轰的一声,无数块青砖破裂,最中间那几块已然碎成齑粉。 院墙前一片尘土飞扬,好些人被迷了眼睛。 唐小棠消失不见。 没有人知道她去了哪里。 隆庆没有闭眼,待尘砾落地后,抬头望天。 他知道她去了天空之上。 他知道她不会逃走,那么无论跳的再高,总有落回地面的那一刻。 于是,他就站在原地,平静地等着。 他看着天空,翘首,以待。 场间所有人,都随着他的目光向天空望去。 晨光从东面的海上洒过来,雪云是那样的白,偶尔露出的天空是那样的蓝,除此之外,再也看不到什么,没有人影。 片刻后,天空里终于出现了一个小黑点。 那是一个人影。 天空里忽然有尖锐的鸣啸声响起,那声音传到地面上,震破了宋国王宫里的琉璃瓦,哑了道殿里的那口古钟,惊了林里无数的眠鸟。 很多人听到那道鸣啸,痛苦地捂着耳朵蹲了下来。 那道鸣啸是磨擦的声音,是物事与空气高速摩擦的声音,那物事必然极为坚硬,不然在这般恐怖的速度下,早就碎裂不见。 很难想象,那是人的身体。 黑点迅速扩大,那是一道身影。 唐小棠的身影。 就像她兄长曾经做过的那样。 就像她老师曾经做过的那样。 她,从天空里跳了下来。 她举起铁棍,带着一道难以想象的力量,砸向隆庆的头顶。 那道力量,来自天空与大地之间的距离。 没有人能够无视这段距离,也应该没有人能够无视这道力量。 当那道尖锐的鸣啸声到了最大时,唐小棠回到了地面。 她就像颗陨石一般,轰向院墙缺口前的隆庆。 她的皮靴已经开始燃烧,带着火星,在空中拖出十余道细细的火线。 下一刻,天空与大地相遇。 地面扭曲变形,那些青砖像蛛网一般裂开,在隆庆的脚下变成无数细小却威力十足的石砾,伴着凄厉的撕裂声,四处激射。 院墙旁一颗不知名的冬树,瞬间被射成木屑,随风飘舞。 …… …… (这两天努力的感觉真的很好,工作其实是一味良药,我要早些明白这个道理就好了,不过不迟,微博里有人说什么到月底你自然就有存稿什么的,忍不住笑了,这是新读者吧,以前没看过我的书吧?不知道我这一年就没要过月票吧?什么都不知道吧?是在搞笑吧? 在这里推荐一位将夜书友写的小说,书名叫:重生之我叫杨九郎。简介如下: 现代大混混杨九在一次帮派火并中装逼扮忠义,不幸被误中丧命。带着不甘的怨气穿越到北宋初年,正好被杨继业收为第二个义子,名玖,字延德,俗称杨九郎。从此,杨玖开始了一段混混的经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