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忽然之间 第五十一章 他不是一个人 - 将夜

第六卷忽然之间 第五十一章 他不是一个人

(昨天把小渔的境界多写了一个字……在原稿里已改,致歉,手滑。) …… …… 地裂,树碎,然后声音才来得及开始传播。 剧烈撞击的声音在空中回荡。 恐怖的轰鸣声,直接将那棵树残余的部分再次碾碎,顺道碾平了残存的院墙,隔得稍近些的人,直接被掀翻至十余丈外,昏迷不醒。 幸亏场间的人们都捂着耳朵,不然他们可能被撞击形成的轰鸣声直接震死,饶是如此,也有很多人被震晕了过去。 至少数万斤的石屑与泥土,被恐怖的撞击震起,抛向天空,瞬间遮住远处的朝阳,黑蒙蒙的一片,完全看不清楚场间的画面。 昏暗一片里,石砾如雨般簌簌落下,打的残叶啪啪作响,碎成絮状,打的院墙里的柴堆有些凌乱,有的落入井中,像是数百只青蛙在跳水。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石雨渐停,烟尘渐敛。 院墙前,多出了一个坑。 青石地面很坚硬,下方是相对松软的泥土,但更深处是更坚硬的花岗岩,此时却出现了一个坑,一个很深的坑。 烟尘渐敛,坑底两个人影渐渐显现。 唐小棠手里握着铁棍,铁棍有些变形。 铁棍的前方,是一只手,一只泛着淡淡灰色,仿佛不是人类的手。 隆庆以手握棍,脸色苍白,眼眸灰暗到了极点。唇角有血渗出,半跪在坑底,看着有些狼狈,但终究没有倒下。 唐小棠的脸色也很苍白,魔宗圣物的铁棍都已变形,她的腕骨更是被直接震碎,右臂不停地颤抖着,似乎下一刻便会握不住。 喀喀声响,隆庆缓缓站了起来,道衫下摆尽碎。满身尘土。 他看着唐小棠说道:“你不应该这么强大。” 唐小棠没有说话。紧紧地抿着双唇,只有这样,才能不让胸腹里积着鲜血喷出来,只有这样才能继续握着铁棍。而不被看出虚弱的真相。 隆庆忽然笑了起来。齿间尽是鲜血。形容看着有些恐怖,如剑般的眉也挑了起来,衬着灰暗的眼眸。很漂亮,也很诡异。 “但你再强大也没有意义。” 隆庆微笑说道:“因为……我更强大,你甚至不可能再找到比我更强大的人,因为,亲爱的小姑娘,我早就不再是一个人。” 他的声音有些微微颤抖,不是因为伤势,而显得有些兴奋,甚至有些疯癫,他觉得自己的身体里,真的有很多道声音在与自己相和。 多年前,他在知守观里炼药修身,窃取天书沙字卷,学了卷中的邪恶功法灰眸,然后他夺了半截道人的毕生修为,重获新生。其后他叛出道门,一路逃亡,一路吸噬道门强者的功法,直至到了东荒深处,又吸噬了左帐王庭诸多强者的精魄,终于修至知命上境,那时他的身体里便有了很多人。 其后,他重新被道门接纳,回到桃山,那时他的境界已经开始如叶红鱼推算的那样不稳,甚至有了崩溃的征兆,当时留给他的选择不多,或者散去功法,从此变成一个普通人,或者继续强行攫取他人的修为,把毒药当成美酒痛饮,终有一天会出问题,但至少可以帮他撑过更多时间。 隆庆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后者,因为他需要强大,因为他曾经在光明与黑暗之间徘徊过太多时间,他已经厌倦了那种日子。 对于他来说,极为幸运的是,当时西陵神殿正领奉着观主的意志,开始整肃道门内部的势力,光明神殿和天谕神殿以及忠于掌教的势力里,不知多少人被关进幽阁,于是那些道门强者,最终都成为了他那双灰眸的牺牲品。 魔宗创饕餮,其后被道门改成灰眸,前后数百年间,只有隆庆将这功法修到极致,因为只有他拥有如此机缘,拥有如此多的“食物”,现在的他境界是知命巅峰,却拥有难以想象的强大修为,成为修行历史上最特殊的存在。 当初在临康城皇宫前,大师兄便看出了隆庆的强大,有些不解,甚至有些惊讶,却没能看出他的强大来自于何处。 隆庆的强大,正如他此时此刻对唐小棠说的那样,因为他……已经不再是一个人,他是很多个人,或者说他已经是一个非人的存在。 唐小棠的脸色变得更加苍白,她比任何人都清楚隆庆的强大,当她从天空里落下,像陨石般落向地面时,哪能想到他竟只凭一只手便挡住了。 天空与大地之间的距离,对于隆庆来说,都已经不算什么了吗? 她皱眉,把铁棍从对方手里抽出,然后再次举起,神情有些痛苦。 她的腕骨已经碎了,但人还站着,那么便能再次战斗。 隆庆静静地看着她,眼眸变得极为幽深,灰暗的颜色就像是乌云占据天空一般占据了整个眼球,道衫下的身体开始散发寂灭的意味。 唐小棠微低着头,马尾已被震散,黑发飞扬在眼前,遮住视线。 她沉默地抵抗着灰眸的吸噬力,幸亏她修行的是魔宗功法,精魄与强大的身体合而为一,不容易被分离,不然已败。 隆庆深深地吸了口气。 先前唐小棠与神殿强者战斗时,曾经深吸两口气,吸尽广场上的寒风。 而此时,随着隆庆的呼吸,院墙后方那棵完好的老槐树开始颤抖起来,经历了几乎整个寒冬依然倔强地没有落下的树叶,悲惨的簌簌落下。 隆庆仿佛变成了一个黑洞,无数天地气息,从城市的四面八方涌来,卷起树叶与残雪。来到断墙前的坑底,进入他的身躯。 不尽数量的天地气息,被他身躯里那些庞杂的灵魂吸引,带着难以想象的恐怖意志,从他的胸间迸发而出,瞬间穿过那件看似单薄的道衫。 他的胸腹间本身就有个洞,宁缺射出来的箭洞,黑色的洞。 一朵约三尺方圆的黑色桃花,在他的胸前出现,幽幽然。漆黑如夜。气息寒冷,仿佛来自最阴森的深渊,带着无穷的怨念。 黑色桃花瓣瓣绽放。 隆庆的右手,在黑色的花瓣间伸出。落向唐小棠。 唐小棠眼眸变得无比明亮。因为她知道到了生死那刻。 她手里的铁棍变了方向。不再击落,而是横于身前,如大江上著名的风景。那片黑色崖石前的铁栏,把滔滔江水的危险拦在人类身前。 隆庆的拳头落在铁棍上。 啪的一声!已经弯折的铁棍再次从中间弯折,弯的更加厉害,形成一道曲线,似乎只要再被孩童吹一口气,便会真正折断。 唐小棠的胸口也出现了一道曲线。 不骄傲,不漂亮。 因为那道曲线是向里的。 她的胸膛瞬间下陷数寸,看着极为恐怖,似乎只要再被贪吃的孩童轻轻摸一摸,胸骨便会全部碎裂,从中断开。 唐小棠的脸色苍白的像是雪,然后迅速生出两团腥红。 她再也无法闭紧双唇,一口浓稠的鲜血喷向空中。 喷着血,她向后飞坠。 娇小的身躯,重重地砸在坑的边壁上,将那些花岗岩和青石砸的再碎几分,然后重重地弹起,在空中翻滚着,最后落在数十丈外的地面。 一声闷响,那里的地面,再次被砸的微微下陷。 脚步声响起,很有节奏。 隆庆从坑底走了出来,出现在众人眼前。 他的脸色有些苍白,唇有些青,身上有些血渍,神情却很平静。 广场上一片死寂。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他的身上,无论是剑阁弟子还是新教信徒,或是西陵神殿方面的神官执事,人们的神情都很震撼,震撼到不敢言语。 看着隆庆的身影,很多人的情绪很复杂。 很多年前,他就是修行界最出名的年轻天才,然而谁也没有想到,在书院二层楼的入院试里,他败在宁缺的手里,从此一败再败,再也不复当年的风采,最终成为了故事里那些最常见的可怜角色,为了活着和复仇徒劳地挣扎着。 哪怕隆庆最后活了下来,境界更胜当年,还成功地回到道门,甚至成为了观主的关门弟子,也已无法引起修行界的关注, 如果是以往,像他这样年轻的知命境,当然很了不起,但现在不一样,因为道门还有叶红鱼,尤其是那场春风化雨,昊天给人间留下了一些礼物,道门多了横木立人,草原上多了位叫阿打的蛮人少年,更何况宁缺始终都在,一直在长安城里看着天下,和这些人相比,他显得那般的普通寻常。 所以隆庆很沉默,很低调,甚至渐渐要被修行界所遗忘,他和横木带着神殿的护教骑兵清剿新教,人们也只注意横木,而不会注意到他。 直到今日,他再次出现在整个修行界面前,出现在宋国都城,一手举起了落向地面的天空,一拳打弯了魔宗的圣物,人们才想起来他曾经荣耀无比的过往,想起他曾经是远胜宁缺的道门天才,才懂得他的强大。 叶苏在这里,这里便是道门清剿新教最关键的地方,隆庆一个人负责这件事情,或者可以说明,他现在在道门里的地位,以及道门对他的信心。 就像他对唐小棠说的那样。 他现在真的很强大。 他的境界很高,他的修为念力磅礴到前无古人的地步,他的身躯里有无比庞杂的强者意识,他可以是魔,也可以是神。 隆庆向着数十丈外走去,神情平静,在人们眼中,却如魔神。 紧接着,人群发出一声惊呼。 因为他们看到了一幕以为不可能发生的画面。 唐小棠,正在试图重新站起来——她双手扶着地面,手指深入泥土。被血汗打湿的头发,在额前无力疲惫地摆荡,身体痛苦地颤抖。 她受了重伤,她疲惫到极点,但她想站起来,她还想战斗。 于是,她重新站了起来。 就像过去这些天的数十场战斗那样,她倒下,然后站起,倒下。再站起。无论倒下多少次,她最后总会站起,仿佛没有人能真正击倒她。 就算强大如魔神的隆庆,也不行。 隆庆神情微异。 他知道唐小棠受了多重的伤。就算她修行的是魔宗功法。身躯坚若钢铁。受了这么重的伤,也不应该能够重新站起。 联想到先前唐小棠在战斗里表现出来的复原能力,联想到她的实力超出道门的推算。他不禁微微蹙眉,开始思考。 当他走到唐小棠身前时,她已不再痛苦地喘息,胸口的伤势好转了很多,只是百步的距离,她便似乎重新拥了战斗的能力。 这不是人类的能力能够做到的事情。 天书沙字卷一直在隆庆身边,上面记载着修行界所有的功法,他很清楚,根本没有一种修行功法,能够做到这样的事情。 这只能是神迹。 “我明白了。” 隆庆看着她,感慨说道:“这是昊天给你的礼物? 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神情有些惘然,有些感怀,因为他的前半生一直在向昊天靠近,无论光明还是黑暗,都在追随。 然而到了今日,他却发现自己离昊天越来越远,相反站在他对面的敌人,道门的敌人却得到了昊天的恩宠,他怎能不惘然。 然而在惘然之后,他开始悲哀,有些自嘲,却也愈发坚定——因为观主要他们做的事情,本身就是在离昊天远去。 唐小棠没有说话,沉默便是承认。 当年在临康城的陋巷里,桑桑说要赐她永生,她没有在意,虽然对方是昊天,她依然以为这是玩笑话,昊天给普通人开的一个玩笑。 当时离现在不过数年时间,还不够时间来证明,她现在是否真的能够永生,但在接连不断的战斗里,发生的某些事情,似乎已经证明了,桑桑当时说的那句话并不是玩笑,而具有真实的力量。 在那些连绵不断的战斗里,她受了很多伤,同时她发现自己的身体与天地元气之间仿佛建立了某种神奇的联系,失去的力量能够得到最快的补充,再重的伤势也能在极短的时间里复原,死亡总喜欢和她擦肩而过。 这或者,就是永生的意思。 当然,虽然神迹在身,她毕竟不是神,只是个普通人,她不可能真正的不死不灭,只是死亡对她来说,变得遥远了很多。 换种方式来理解,她现在变得强大了很多。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她才能一路护送叶苏和陈皮皮这两个雪山气海皆废的可怜人,越过千山万水来到此间,才能一直胜利到此时。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面对着强大如魔神的隆庆,她也有一战之力,虽然被重伤,却没有当场死亡,甚至迅速地回复,能够勉强再战。 “被昊天庇护的感觉……或者很不错。” 隆庆静静看着她,似乎并不在意她正在迅速恢复,说道:“遗憾的是,昊天不能一直庇护你,所以今天你注定会死去。” 唐小棠说道:“至少现在,我还活着。” 隆庆微微一笑,脸上那道伤疤有些扭曲,灰色的眼眸里流露出淡淡的嘲讽意味,说道:“我想,你应该已经发现,你恢复的速度已经不像最开始那般快了。” 唐小棠再次沉默,因为隆庆说的没有错。 这证明了什么?昊天不再庇护她曾经承诺庇护的人们?为什么? “当昊天连自己都无法庇护的时候,又怎么能庇护你们?” 隆庆的声音里有他自己都没有察觉的愉悦感。 唐小棠想了想,说道:“我不在意。” 是的,她不需要在意,她自幼在荒原深处长大,她干净简单,她苦练不辍,在那句赐你永生之前,没有任何奇遇,她没有拾到过任何秘笈,没有吃过通天丸,修行界年轻一代里,她的运气最差,但她还是强大了起来。 有那句话之前,她是她,那么没有那句话,她还是她,她还是那个不知道失败怎么写的穿兽皮的小姑娘,那么何必在意? 她双臂用力,将弯曲的铁棍扳直了些,因为这个动作,她胸口剧痛,咳了两口血,然而她重新握紧铁棍,指向前方。 隆庆看着她,微笑说道:“魔宗中人,果然疯狂。” 欲灭亡,必疯狂,魔宗里出现过很多想要灭亡世界的疯子,唐小棠不是那种人,但她在战斗里经常发疯,比如前些天,比如今天。 唐小棠向前踏了一步,脸色苍白一分。 铁棍破风而起,破风而落,如同那座被昊天遗弃的山脉依然在人间安好,不再被昊庇护的她,依然沉默而坚毅地迎向敌人。 隆庆神情骤敛,道衫在清晨的寒风里猎猎作响,拖出道道残影。 只是瞬间,他便不知道攻击了多少次。 一声沉闷的撞击声响起,广场被切割的很整齐的青石上出现了无数道裂痕,隆庆和唐小棠的人影骤聚骤分,站在两头对望。 隆庆脸色苍白,唇角一道血水缓缓淌下。 唐小棠低着头,不知在想什么,忽然坐倒在地。 隆庆擦去血水,静静看着她。 她疲惫至极,已然脱力,一滴力量都不再有。 隆庆确认她不会再起,转身向着高台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