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忽然之间 第五十三章 我要看见太阳 - 将夜

第六卷忽然之间 第五十三章 我要看见太阳

一片安静,此时此刻,无论昊天会不会发笑,广场上听到这句话的人都陷入了沉思,这话有很多信息,这话莫名地令人沉迷。 叶苏说的这句话,前面是预言,最后却是喜不自胜地感慨,他提到了传说中的永夜,对永夜做出了某种带着希冀的评说,这很令人不解。 永夜是什么?在修行界古老的传说里,那是冥王入侵所带来的大灾难,随着桑桑降世,宁缺背着她逃难,夫子在荒原一剑斩金龙,传说早已被确定是假的,根本就没有冥王,也没有冥界,那么还有永夜吗? 会有永夜,并且有过永夜,如今的人间还活着经历过永夜的人,只不过那与冥王无关,只是昊天在这个世界春耕秋作然后冬歇。 对绝大多数人类来说,漫长的永夜很寒冷,很残酷,对昊天来说,那只是这个世界运行的基本规律,想要这个世界长存不灭,永夜是必须的手段。 新教从本质上来说,是要与昊天争夺信仰,是在毁灭昊天存在的根源,是道门的掘墓者,那么叶苏为什么会期待永夜的到来? “你……的永夜,究竟是什么?”隆庆看着叶苏问道。 叶苏静静看着他,说道:“永夜就是永夜。” 隆庆说道:“永夜就是黑暗。” 叶苏说道:“也只有在永夜里,人们才能真正地睁开双眼,看到昊天一直不让他们看到的画面。那些是真实,我自然为之而喜悦。” 隆庆想了想,说道:“真实是客观,不依心意而变。” 叶苏指向身后地平线上那轮红色的朝阳,说道:“太阳每天都挂在天空里,落下之后又会再升起来,它可是客观的?” 隆庆说道:“太阳自然是客观的。” 叶苏微笑问道:“那你可曾看过它?” 隆庆正准备应答,忽然皱眉不言,细细想来,他才明白这个问题的真义。生活在地面的人们。每天都能看到太阳,但谁真正的看过它? 所有人都看过太阳,起床后在后院随意一瞥,正午时以手遮额眯眼感叹其毒辣。傍晚时坐在亭子里迎着江风看着落日吟诗。 但它是什么样子?清晨和傍晚是红的。正午是白的。它到底是什么颜色?除了明亮的光,上面可有图案?如果没有,又如何形容它? 如果不能形容。何谈看过? 他忽然想起在书院二层楼登山试的梦境里,看到过的那些画面,那些画面里有叶红鱼,有叶苏,也有光明。当他跟随光明横扫人间,甚至连叶红鱼和叶苏都杀死以后,整个世界里便只剩下光明。 就像那轮朝阳一样。 绝对的光明就是绝对的黑暗,当年在幻境里,他便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其后在荒原上,他才把最后的勇气放在北方的黑暗世界里。 那么太阳呢?昊天呢?是的,其实都是一样的道理,太过明亮,太过刺眼,便无法直视,看不到细节,便看不到全部,没有真相——如叶苏所言,只有永夜到来的那一天,太阳熄灭后,才会真正被人类看到吧。 隆庆明白了叶苏这句话的意思,却不明白这段预言有什么意义,他眯着眼睛,看着天边的朝阳,沉默了会儿,然后摇了摇头。 没有意义的事情不需要想太多,他现在要做的事情,是杀死叶苏,至于那段话是圣人的预言还是疯子的胡言乱语,同样没有意义。 “你马上就会死去,就算有那一天,你也看不到太阳究竟长什么模样,同样,听到你这句话的人,也会在随后的日子里死去,他们也很难看到。” 隆庆看着叶苏面无表情说道,随着他的声音一道响起的,还有如雷雨般暴烈的密集蹄声,从城外杀进来的两千名西陵神殿护教骑兵,终于到了广场。 锃锃锃锃锃,无数道刺耳的磨擦声响起,锋利的长刀,被骑兵们握在了手中,雪般的刀面,反映着新教信徒们惶恐不安的面容。 隆庆举起右手,随着他的动作,人群外围的那些骑兵们举起长刀,寒刀如田野里的长草,杂乱却可怕,将要撕裂所有遇着的血肉。 蹄声再起,沉重的战马,直接将前方的人群冲散,沉闷的撞击声里,不知多少新教信徒,骨断肉裂,广场上到处都是惨呼。 鲜血就像洪水一般四处横流,死亡就像随处可见的积雪,信徒们惊恐地四处逃散,那些来到广场的普通民众,也不幸地被拖入这场悲剧。 没有人能阻止惨剧的发生。 叶苏看着这幕画面,举起手臂,想要让人们让开,却没有人能够看到,他张开嘴,想要说些什么,却发不出声音,就算能,也没有人能够听到。 陈皮皮扶着他,脸色苍白至极。 十余名剑阁弟子,已经被冲散,汇入人群之中,与人数远超己方的敌人艰苦地战斗着,就像是与洪流抵抗的礁石,虽然坚强,却哪里能够挽狂澜? 隆庆站在台下,只要向前再走十步,便能来到叶苏身前,但他什么都没有做,只是沉默地看着叶苏,让叶苏沉默地看着这些画面。 今天或者不是新教覆灭的开端,但必然是叶苏的死期,正如宁缺对观主说的那样,隆庆很想看看,叶苏究竟如何成圣。 叶苏站在朝阳里,身周的光线折射,带着神圣的意味,游记最后一笔落下,他便走上了成圣的道路,天地已然变色。 隆庆很想看看,这天地还能如何变色。 便在这时,天地真的变了颜色。 街巷里有积雪,民宅上是乌檐,黑白相衬,再加上那些没有完全凋零的树叶,便是这座城市最基本的三种颜色,广场四周也不例外。 只是昨日到今晨,道门两番屠杀,地面上多了很多血。 然而此时,那些颜色都不见了,白色的残雪,黑色的瓦檐,青黄色的树叶,红色的血污,都变成了单调的黄色,黄沙漫漫。 隆庆神情微变。 因为这次天地变色与叶苏无关——叶苏雪山气海皆废,圣贤之意在于笔端,在于新教的教义,无法影响真实的战斗。 让残雪瓦檐冬树血污尽数变成黄沙的,是另外的一道力量。 …… …… (今天就这些,因为后面写出来的好像有些问题,要认真修一下才行,再就是后面的脉络要再拉一遍,争取拉的更紧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