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忽然之间 第七十章 天地之间有野马 - 将夜

第六卷忽然之间 第七十章 天地之间有野马

单于走出金帐,看着四周的画面,微黑而英俊的容颜上露出满意的微笑,满意于部属们的平静,更满意于用很多天很多年才营造出来的今天。 在他看来,严重缺少骑兵的镇北军,根本不可能是金帐骑兵的对手,前些天双方之间的战斗进行的那般胶着,一方面是因为镇北军的战斗力确实出乎意料的坚韧,唐国的军械以及修行者发挥了超出想象的威力,而更重要的原因是,金帐骑兵并没有全力出击,更多的是试探以及消耗。 步骑交战,不理会谁有先天的优势,只说心理上,必然是骑兵占优,步卒想要抵挡骑兵的攻势,必然要在体力和精神上付出更多代价。 前些天,金帐骑兵就是在消耗唐军步卒的体力精神,更重要的是逐渐磨去对方的意志与勇气,同时提升己方的士气、坚定必胜的信心。 今天便是决战日。 金帐骑兵将倾其所有攻击,将不留后手攻击,将不留活路攻击,必要将数百年的屈辱还赠给唐人,必要将镇北军的主力完全击溃。 这是很冒险的战法,在单于看来,却是必胜的战法,通过前些天的试探,他非常确定唐人没有隐藏什么手段,那么便堂堂正正地碾压过去吧。 黎明渐渐来临,东方天边的鱼肚白渐要占据十分之一的天穹,熹微晨光落在草原上,落在单于的脸上,让他脸颊的线条显得更加坚硬强大。 他看着南方的原野。看着远方隐隐绰绰的唐营,仿佛看到稍后,金帐的铁骑黑压压如潮水般涌去,整片草原的地面都开始震动。然后就像前些天那样,唐营处各种军械齐发,投石器发出沉闷的声音,营栅前的长矛那样锋利,壕坑里的铁刺那样寒冷,中原修行者的剑光闪烁,阵意不停涌起。天地元气将在天地之间剧烈地变化。然而那些……终将被他的铁骑所淹没。 勒布大将走了过来,看着这位草原历史上最英明的单于、此生最崇敬的男人,声音微颤说道:”今日之后,您就将是整个人间的君王。“ 单于不再微笑。平静如常。因为肯定。所以才能如此平静。他的视线越过南方的唐营,望向更南方的某个位置,听国师说。那里就是长安。 那位温和却令人畏惧的皇帝六年前就死了,但他的女儿还活着,单于默默想着,等打下长安城,自己一定要杀了她,然后把插进她的尸体里。 阿打也出现在金帐外,昨夜他没有洗澡,身上的那些血污早已凝结,散发着淡淡的腥臭味,招惹着野草里的蚊蝇来袭。 贵人们看着这个曾经的少年奴隶,现在金帐最强大的勇士,眼睛里满是厌憎和惧怕的情绪,根本不愿意站得离他太近。 阿打前些天在战场上受了伤,为了记住这次受伤,他刻意没有把身上的血洗掉,不是想记住那次的屈辱,而是想记住自己应该向对方学习。 那天他隐藏在冲阵的金帐骑兵中,突破了唐军的壕沟矛栅,然后借着同伴的尸体藏匿,试图在战后暗杀镇北军前锋主将华颖。 阿打一直想杀死华颖,最开始的时候,只是想报复宁缺在长安城发起的那些血腥杀俘行动,后来则是因为他一直没能杀死华颖,很不甘心,那些不甘心就像毒蛇一样让他痛苦,让他冒着这样的危险进行了这一次暗杀。 他的暗杀失败了,因为从一开始的时候,更准确来说,从他隐藏在冲阵骑兵队伍里冲到唐营前的那刻开始,他的行踪和目的便一直被一个人算的清清楚楚。 华颖始终没有出现,来的是一道铁锤,然后是一道阵法。 阿打陡遇奇袭,顿时受伤,但他毕竟是现在金帐王庭的真正高手,最终还是成功地突破唐军重围 ,逃回了金帐,只是狼狈到了极点。 他不顾伤势,在深夜里拜访国师,才得知那些人的身份。 看穿他计划的是书院四先生范悦,挥动铁锤,壮猛无双的勇士是书院六先生,而那个将阵法运用的仿佛有生命一般的女子,是书院的七先生。 这三名书院先生的修行境界是洞玄境巅峰,放在世间修行界里来看,当然已经是很了不起的人物,但对于阿打这样的真正强者来说,他完全可以一个打对方十个,最终他却败的这样凄惨,这让他很不理解。 经过整夜的思考,阿打没有变得更加愤怒,被愤怒冲昏头脑,反而变得冷静了很多。这是他第一次与书院正面在战场上交手,他学到了很多东西。他对书院的尊敬多了很多,毁灭书院的决心也坚定了很多。 所以此时看着晨光下的唐营,他的神情才会如此平静,哪怕被那些贵人厌憎着畏惧着,他依然平静,今日金帐必将获胜,应该不需要自己出手。 同样是坚信金帐必将胜利,所以单于和阿打很平静,更多的草原男人则显得很狂热,他们看着南方的唐军,眼睛里流露出狼一般的寒光。 只要战胜唐国,金帐王庭便将是整个人间的霸主,在新的世界里,他们将占在中原最繁华富庶的城镇,披上最光滑的丝绸,占有最美貌的女人,喝上最烈的美酒、最清的溪水、吃上最软的白面饽饽…… 这些,都是长生天的恩赐,不接受,会被天谴的。 …… …… 单于和阿打还有无数金帐骑兵看着南方的唐营。 在唐营里,华颖将军和部属们也在看着北方,在更远处的临时将军府里,徐迟也在看着北方,看着晨光晨风里的那群饥饿的恶狼。 人们感觉到了危险。 前面十余天的战争已经极为惨烈,金帐骑兵不能说没有出全力。只是镇北军的防守极为坚韧,所以才会打成均势,但今天不一样。 今天金帐明显是要拼命了,那位单于和他的臣民们已经做好准备,将整个部族的命运都压到稍后即将开始的这场战斗当中。 华颖的脸色铁青一片。 有望远镜的帮助,他能够看到金帐王庭那里的所有动静,他看到那些草原蛮子正在给马喂食,喂水,喂盐,甚至还能看到锅里煮着的羊棒骨。 做为一名经验丰富的唐将。他很清楚草原骑兵的做战习惯。最多还有一个多时辰,那些吃饱喝足的战马,便会带着那群狼般的蛮人向自己扑来。 这是草原骑兵最正规的作战法则,这也正是他脸色铁青。无比愤怒的原因——单于和他的草原骑兵根本不惮于让唐军看到这些画面。便等于说。他们将今日战斗开始的时间确定好了,并且通知给了唐军。 这是何等样的自信,对于唐军来说。又是何等样的羞辱! 如果是十年前,华颖早在观察到第一个画面的时候,便已经派出骑兵前去突袭,攻敌之不备,必然能够取得份量足够的战果。 但现在不行,因为他没有足够数量的骑兵,更不可能像镇北军全盛时那样,按照时间分批准备着随时可以出击的战马…… 如果。 那句话,那个判断,再次在华颖的脑海里浮现。 如果,现在大唐还能拥有一支真正的骑兵,还能拥有足够数量的战马,单于还敢如此妄进吗?不,今天等待金帐王庭的,必将是灭亡。 如果呵如果,如果真的能够有如果,人世间又哪里会出现那么多的如果呢?从来就没有如果,所以金帐王庭今天不会灭亡,单于和他的草原骑兵才敢如此嚣张暴戾的突进,镇北军才会面临如此的结局,他甚至已经看到了结局二字上面惨淡的颜色,嗅到了结局二字上面绝望的气息。 和华颖将军不同,普通的镇北军士兵依然神情坚毅冷静,他们不知道那些秘密的军情,不知道沙盘推演的结果,也不知道或者说懒得去理会这场战争胜负的成算,他们只知道战斗,并且像过去那些年一样无惧。 看着四周默默准备战斗的唐军,司徒依兰眼帘微垂,掩去那抹黯淡,然后迅速抬起头来,振奋精神,不想让自己影响到哪怕最微小的士气。 她忽然注意到,近处锅灶旁的一名唐军,此时所有的唐军都已经快速吃完了早饭,开始蹬弩修箭磨刀,只有那名唐军依然站在锅旁,左手拿着大碗,右手拿着木勺,大口地吃着菜稀饭,吃到里面的肉块后,更是高兴地咕噜着什么。 “你叫什么名字?” 司徒依兰走到锅灶旁,看着那名唐军说道。 那名唐军士兵的年龄并不大,但从他捧着粥碗的手指间的老茧和眉宇间漫不在乎的神情便能看出,这是个身经百战的老兵。 那名唐军看着她,愣了愣,把粥碗放到灶沿,行了个军礼,报告道:“前锋营斥候四队队正王五,见过将军。” “王五?很干净利落的名字。” 司徒依兰说道:“只是做事有些不够利落,难道你没有看到别人都已经回到营里开始备战,你为什么还没有归队?” 王五表现的对她很尊敬,但那不意味着害怕,他用很诚恳也很搞笑的态度解释道:“斥候暂时不用出战,再说了,那些蛮子至少还要一个多时辰才会打过来,何必太着急,今天的粥里放了这么多肉,不吃干净多可惜。” 司徒依兰微微挑眉,说道:“果然是个老兵。” 王五用木勺的尾部挠了挠有些发痒的颈子,嘿嘿笑着说道:“您过奖。” 司徒依兰说道:“大清早的胃口就这么好,看来你对今天这场战斗的胜利很有信心,如果所有人都能像一样,或者……” 说到或者二字时,她戛然而止。 王五脸上惫赖的笑容,也忽然敛去,看着她平静甚至有些冷漠说道:“将军,或者什么?或者能够有奇迹?你知道的。没有奇迹。” 司徒依兰目光微寒,盯着他的眼睛,沉默片刻后说道:“你想说什么。” “今天粥里的肉很多,青菜甚至比肉还多……虽然我镇北军的伙食向来极好,但这种待遇还是好的有些过分,这让我很怀疑。” 王五毫不畏惧她的目光,平静说道:“或者,这是临死前的最后一餐饭,所以大将军要让我们吃的好些?” 司徒依兰寒声说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王五指着不远处营帐里沉默备战的唐军将士们说道:”我知道,今天这场仗必输无疑。其实很多人都知道。只是不说而已。“ 司徒依兰闻言沉默了很长时间。 王五说道:”您如果觉得我动摇了军心,可以把我当场斩杀。“ 司徒依兰说道:”我更想知道,你为什么要对我说这些。“ 王五说道:”因为我要想告诉徐大将军,告诉朝廷。告诉书院……我不甘心。我不想输。我不明白为什么镇北军会落到如此下场。“ 司徒依兰沉声说道:”为国守边疆,是我大唐军人的使命,你有什么不甘的?“ ”问题在于。徐大将军为什么要把我们这些人送到谷河外面?为什么一定要在这里决战?我不怕死,但我不想被人送着去死。“ 王五忽然变得愤怒起来,把手里的木勺重重掷进粥锅,冲着司徒依兰吼道:”向晚原是朝廷割让的,这战场是将军府挑的,为什么让我们去死?为什么让我们输着去死?你们这些将军,就算让我们去死,难道就不能赢吗!“ 司徒依兰伸手阻止身旁亲兵拔刀,沉默了很长时间,因为她不知道该怎样回答这名老兵愤怒的质问,是啊,朝廷要让唐军拒敌于国境之外,唐军不惜抛头颅洒热血也会做到,但朝廷至少要让他们赢啊,不然就算死了,又如何瞑目? ”那你究竟想怎么做,想我们怎么做?“她看着王五问道,问的很认真。 王五没想到会听到这样的答复,沉默了很长时间,有些黯淡地笑了笑,没有说什么,转身向自己的营地里走去。 司徒依兰看着他的背影,没有继续追问,因为她大概猜到了这位年轻的老兵想要什么,那同样也是她想要的,是整个镇北军乃至大唐都想要的。 王五走回自己的营帐,对着帐篷外的半袋干草,发了很长时间的呆。 他是斥候,是镇北军里极少数有马的兵种,然而在两年前,他的马便死了,死在渭城外,从那之后,他便再没有机会拥有自己的座骑。 没有座骑的斥候不如狗,王五经常这样想,在这两年里,他觉得自己的日子过的确实不如狗,因为狗还能吠两声,他能做些什么? 王五踢开干草,准备洗把脸,当他看着水桶里那张有些苍白的脸,眉头微微皱起,忽然开始厌憎自己现在的情绪。 他深深地吸了口气,将心底的那些绝望和愤怒尽数压下,从鞘中抽出那把从渭城带出来的大刀,喝斥着下属开始准备稍后的战斗。 没有座骑的斥候……还是唐军,哪怕是绝望的战斗,也要战斗到底。 他望向北方晨光下的金帐大营,忽然想起渭城。 当年渭城被金帐骑兵屠城,只有极少数人逃了出来,他便是其中一个。 回到镇北军,经过身份审核后,他重新拥有座骑,然后再次失去,就像他曾经拥有一座渭城,最终却什么都没有留住。 王五经常怀念当年跟着马将军去草原狩猎的日子,更怀念跟着那些剽悍的前辈去梳碧湖杀马贼抢金银的日子,那些日子一去不再返了。 他漫不在乎的惫赖神情下面,是从来没有熄灭过的怒火和像毒蛇一样噬咬心脏的仇恨,他无时无刻不想着随着镇北军一道击溃那些草原上的蛮子,收复渭城。 但是那很难。 而且看今天的局势,似乎那天永远都不会来了。 他想要一匹战马,一匹神骏的战马,他想骑着战马,向着敌人冲杀,如果他有战马,他的战友都有战马。那么他的心愿便会实现。 这种执念不停地折磨着他。看着金帐王庭如云如野的马群,他快要发疯了,这时候只要有人给他马,他愿意付出所有的财产以至于生命,他甚至愿意给那些浑身酸臭的草原蛮子洗脚,稍后再杀死对方便是。 如果有人给他一匹马,他愿意为对方做牛做马。 可惜,还是没有如果。 王五低头准备洗脸,稍后必然是千年来最血腥最惨烈的一场战役,这场战役将由无数场战斗组成。将会有无数人死去。镇北军或者会败,那么所有的唐军必然都会殉国,他不想死的时候,脸上还有脏东西。嘴里还有青菜叶子。 下一刻。他忽然觉得自己眼花了。因为盆里的清水颤抖了起来,他的眉眼在水里变幻成奇怪的模样,不像先前那般沉郁。反而有些滑稽可笑。 感觉到远处传来震动的,还有数十里外的金帐王庭诸人,十余万草原骑士正在紧张地备战,正在给座骑喂清水,忽然发现,那些英勇但极为驯服的战马,忽然间变得极为焦燥不安,有的马拼命地摇晃着头颅,不肯低头喝水吃草料,有的马惊恐地望向某处,不安地踢着前蹄,仿佛只有这样,才能安慰自己地面传来的震动是虚假的,而不是它们本能里最畏惧的某些存在。 整片原野都开始震动起来,从北方的渭城一直到谷河外的草甸,双方军营里的大车车轮吱呀作响,有些没有注意的士兵甚至被震的有些站不稳。 阿打跳到一辆大车顶上,眯着眼睛望向震动起处,他的眼力极好,应该是场间最先看清楚那边动静的人,于是他也是第一个被震撼至无语的人,那张稚嫩却惯常骄傲冷戾的脸颊上,写满了不可思议的神情。 紧接着,越来越多的人看清楚了震动的起因,五五的眉忽然高高地挑起,他的唇角高高地扬起,他的手开始颤抖,湿毛巾落到盆里,溅起水花一朵。 像他一样,营内外的斥候以及更远处的镇北军将士们,都感觉到这道震动,望向西北方向,军营里变得鸦雀无声,人们的脸上写满了震惊、困惑…… 更多的还是隐隐的激动和期盼。 朝阳之下的原野清旷无比,没有大风,尘土不起,视线极为清楚,只见西北方向的地平线上,一大片黑云正在缓缓压至。 之所以是缓缓压至,不是因为黑云移动的速度太慢,而是因为黑云遮蔽的面积太过广阔,从而给人的错觉。 那片黑云很迅速地飞掠十余里地,来到了谷河边原野的边缘,所有人都已经看清,那根本不是黑云,而是一大片密集的烟尘! 那些烟尘,都是马蹄带起的尘土! 无数匹野马,正席卷而至! 朝阳映红了天,暖暖的光线进入那片烟尘,仿似把朝霞从天空上采撷到了地面,那些狂奔的马群仿佛正在燃烧,美丽夺目至极! 根本没有人能数清,那片朝霞里究竟隐藏着多少野马,没有人想算明白,有多少野马才能造成如此惊天动地的气势! 人们只知道,天地之间忽然多出了一群数量难以想象的野马。 这群野马……正在向着唐军奔来! 草原上依然鸦雀无声,于是远方野马的蹄声显得更加清晰,如惊雷一般落在所有人的耳中,敲打在所有人的心上。 唐军先锋营的所有将士,都停下了备战的工作,哪怕是再严苛的军纪,再强悍的精神,也无法让他们收回望向那片朝霞,那片铺天盖地的野马的目光。 有的唐军开始揉眼睛,觉得自己是不是眼花了,他们在心里对自己说,一定不是眼花了,可还是觉得不可相信,因为这画面确实难以置信。 有的唐军则是连眼睛都不眨,比如王五,他像看着渭城酒馆里小姑娘一样盯着朝霞里的野马群,深怕自己一眨眼睛,那些野马便会消失不见。 司徒依兰紧紧抿着双唇,脸色有些花白,握着刀柄的手有些颤抖,她知道不是幻觉,但她不确信那些野马真的是向唐营来的,如果……如果稍后这群野马忽然奔向东方辽阔的草原,像忽然来临一般忽然消失怎么般?如果它们只是路过怎么办? 唐人们的心情就像他们的神情一样复杂。紧张、渴望、震撼、担心甚至恐慌,他们看着那片朝霞越来越近,看着充斥天地间的野马群越来越近,越来越紧张。 朝霞终于散去,回复烟尘的模样,谷河外的草原,完全被风沙遮蔽,金帐王庭部落处的十余万战马惊慌地嘶鸣着,阳光被隔挡,很难看清。 司徒依兰闭着眼睛。然后睁开眼睛。 然后她看到一匹棕色的野马。正在身前看着自己,那匹棕马的眼睛里充满像是人类婴孩一样的好奇,天真澄静至极。 烟尘渐敛,唐营里一片欢呼。将士们的欢呼声是那样的高亢。很难用词语来形容。甚至显得有些疯狂,变成某种发泄般的呐喊! 这一切都是真的。 踏着朝霞来到唐营的,确实是马。是野马,是无数的野马。 那些野马在唐军的军营里随意踱着步,就像逛草原一般自在,长长的鬃毛在晨风里轻轻飘舞,神骏异常,眼神里充满了好奇。 就像那匹棕色的野马,它很不理解,面前这个女人为什么会流泪。 野马们不理解,这些人类为什么要欢呼,为什么声音那般嘶哑,为什么要搂着自己的颈,不停地摩娑,为什么他们要笑,为什么又要哭。 那是因为它们不理解,对于唐人来说,它们的到来,就是真正的神迹。 十余日来,这一年来,这三年来……唐国从君到臣,从普通百姓到浴血奋战的士兵,无时无刻不在祈求着能够拥有足够数量的战马,但他们知道那是奢望,因为向晚原没有了,因为道门不会给唐国机会。 眼看着这场将会决定整个人间走势的大战即将开始,像华颖将军、司徒依兰、王五这样的人,依然忍不住喃喃念着,在心里默默想着这件事情,他们甚至愿意付出自己的生命与尊严,祈求不再信仰的昊天给唐国一个机会。 唐国需要马,需要战马。 昊天仿佛真的听到了所有唐人的心声,仿佛她忘了唐人对自己的背叛,她站在朝霞深处,对着荒原深处那片泥塘说了三个字。 ”要有马。“ 于是,唐人有了马。 …… …… 唐营瞬间进入某种癫狂的狂欢状态,而与之形成鲜明对照的,是金帐王庭的数十部落,那里依然鸦雀无声,所有草原人的脸色都变得极为苍白。 金帐王庭敢于举族南侵,与唐人进行国战,而所有部落都毫不犹豫地跟随单于的脚步,都是基于一个铁一般的事实:唐军缺马。 然而就在大战之前,无数匹野马从草原深处狂奔而至,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这些野马是哪里来的?为什么部落长年生活在草原里,却根本不知道这些野马的存在,又有哪片草原能够养活这么多野马? 有些部落的长老和寥寥无几的勇敢旅行者,想起了数十年前开始的某个传闻,据说在西荒深处那片连狼群都不敢轻易进入的大沼泽里,生活着一群可以踏水食云的天马,那群天马是长生天的座骑,只是生活在人间…… 难道南方那片黑压压的野马,便是传说中的天马? 如果真是长生天的座骑,为什么它们会去唐营那边? 老人脸色苍白的仿佛要昏厥,旅行者身体不停颤抖,部落勇士快要握不住弯刀的刀柄,妇人们开始用惊恐的语气念经,想要得到长生天的庇护。 看着南方铺天盖地的野马群,草原人忽然觉得自己被长生天抛弃了。 没有人明白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那辆停留在后方的马车里,金帐国师也不明白,但他知道一切都变了,深深地叹息了一声。 数名祭司已经奉命前往金帐,他则是和剩下的大祭司,结成了一个车阵,他始终没有出现在战场上,因为他忌惮余帘和唐,他一直劝说单于不要如此冒进,因为他总觉得书院和唐国不会这般简单,遗憾的是,他没能说服对方。 今天这场战争的结局,似乎已经注定了。 但有人并不这样认为。 看着南方烟尘一片的唐营,单于英俊的脸上依然神情冷峻。做为一代草原霸主,他以无上魄力推动金帐王庭举族南侵,冒着劳师远征被唐军诱深包围的危险,也要硬碰硬打这场国战,是因为他坚信自己能获得最终的胜利。 他要替自己的兄长复仇,最重要的,他想要统治整个人间,他要让自己的部属变成中原每个国家的贵族,要让自己的子孙永远占据南方美丽的山河,所以他必须胜利。这是观主承诺他的。也是他承诺给观主的。 直到现在,哪怕看着无数匹野马踏着朝霞而来,他依然没有丧失信心,更准确地说。除了脸色难看一些。他的意志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勒布大将喃喃说道:”道门传来的消息。据说……长生天不见了,中原人都在寻找,会不会是我们违背了她的意志。所以才会派这群天马来帮助唐人?“ 单于眸里寒光乍现,盯着他冷冷说道:”愚蠢的东西。“ 勒布不敢争辩,沉默退下,他以为自己清楚单于的心意……这场谷河草原上即将开始的野战,将是决定性的一场战斗,金帐承受不起失败,也承受不起回撤的代价,因为金帐的骑兵南下的太远了,回家的路也太远了。 既然不能认输,也不能撤退,便只有打下去,那么怎么能在这个时候,动摇军心?勒布明白其中道理,所以被骂愚蠢的东西,也自沉默。 ”这和士气无关……唐人根本不可能赢。“ ”为什么?“ ”唐人泣血顿首也想要的是什么?“ ”马。“ ”错了。“ 单于看着南方,神情冷漠至极,自信至极,”唐人要的不是马,是战马。“ 是的,虽然司徒依兰和王五他们每天默默想的是,无论什么马都好,只要有马就好,但事实上,骑兵需要的只能是战马。 战马,必须要经受长时间的训练。 而现在草原上的只是一群野马…… 野马没有见过血,没有上过战场,没有鞍,没有辔头,怎么骑?如何战? 没有人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把数万匹野马训练成能够做战的战马。 清晨甫至,马上便要上战场,那些野马……除了看,还能有什么用? 听着单于的话,勒布大将的脸色瞬间变得明朗起来,他本就是统率王庭骑兵的大将,之所以没有想到这个问题,纯粹是被那幕万马奔腾的画面给震昏了头脑。 金帐王庭开始加快集结冲锋的准备,先前被野马群骇的有些心神不宁的战马,在主人的安抚下变得平静了些,开始披挂皮甲和箭囊,只是在望向南方那些同伴的时候,金帐的战马们还是显得有些不安,队列有些乱。 但正如单于冷漠而正确的判断,现在南方唐营更是混乱。终于从狂喜和泪水里清醒过来的唐军,听着远处斥候传来的军情声,用最快的速度开始准备战斗,却发现镇北军先锋大营里没有足够的骑具……已经过了整整三年没有座骑的日子,镇北军官兵们确实没有任何人在事先会想到这个问题。 更麻烦的事情还在后面,唐军们发现那些野马虽然对自己表示出了相对友善的神态,却极为抗拒被系上缰绳,更不要说套上骑具……唐营里到处都是撒蹄子乱跑的野马,到处飞舞的杂色鬓毛,甚至有野马撞翻唐军夺路而去…… 虽然看不到唐营里具体的画面,却能听到那里传来嘈乱声音,能看到那些代表混乱的烟尘,已经知道单于英明判断的草原骑兵们,向着唐营方向发出嘲笑的呼哨声,挥舞着手里的弯刀,尽情地表现着自己的轻蔑。 便在这时,天地间响起了一声极难听的嘶叫。 那声音像极了两块粗石头在磨擦,又像是破了的风厢,给人一种后继乏力的感觉,又像是病人在喘息,却始终没有停歇。 难听的嘶叫声,划破了天地。 金帐王庭十余万草原骑兵的嘲笑声,被强行压制下去。 唐营里野马不忿的啸鸣声和怪异的得趣喷鼻儿声,瞬间消失。 数万匹野马。仿佛听到最恐惧的声音,再不敢动弹,齐齐望向那声嘶叫起处,高高地昂起颈首,仿佛等待被检阅的士兵。 原野西北方的烟尘,正要完全落下。 里面隐隐有什么走了出来。 那是八匹人间罕见的神骏野马,拖着一座破辇。 破辇里坐着一头黑驴,驴身上的皮毛剥落了很多,看着有些可怜,但它神情却显得很惬意。或者是天生豪气。又或者是因为它在吃葡萄、喝葡萄酒的关系。 那头黑驴睥睨着原野间的所有马,野马和战马,如真正的君王。 唐营里的野马,低首。 金帐王庭的战马。惊恐。 木柚和六师兄走出营寨。向着那辆破辇走去。 这时候他们才看到大黑马拖着那辆黑车。跟在破辇的后方,神态憨喜,身肥肉壮。看来这三年跟着长辈,厮混的很是不错。 木柚笑了笑,因为草原空气太干燥的缘故,唇角裂开,流了些血。 她和六师兄,对着辇里的黑驴行礼。 黑驴很矜持地点点头,回礼。 大黑马吭哧吭哧奔到木柚身旁,低着头便准备往她怀里蹭,忽然想起那个现在只剩一只胳膊的家伙,强行扭开。 木柚摸了摸它的颈。 大黑马肃容后退,低首,对着她和六师兄行礼。 紧接着,唐营后方传来车轮声响。 不知多少辆大车,从辎重营里面出来,来到先锋营里,车上满是各式骑具和马刀,走在最前面的正是四师兄范悦。 书院后山诸弟子,在荒原上,终于相遇。 …… …… 鞍上马背,缰绳渐紧,野马平静。 镇北军的骑兵们,轻轻摸着那些曾经熟悉的骑具,感慨至极,他们曾经的座骑逐渐老去直至离去,只有这些还像从前那样,虽然旧了些,但依然好用。 王五捧着清水,凑到自己的座骑前,喂它喝水,看着这匹依然有些不安分的野马,他在心里默默想着,我真的会为你做一辈子牛马…… 现在,让我们先去杀敌。 是的,让我们去杀敌。 金帐王庭的骑兵,已经率先攻过来了,如潮水一般。 极度不安的草原战马,在主人皮鞭的乱抽下,在马刺的痛楚逼迫下,暴发出了血性与悍劲儿,忘记了本能里的某种敬畏,开始冲锋。 唐军却比先前要显得沉默很多。 他们没有上马,他们牵着那些野马……不,从这一刻开始,就是战马,踩着草原上微硬的土壤,缓慢而坚定地向北方走去。 他们是唐军。 天下最强的骑兵,从来无敌。 他们牵着的战马,在西荒北方的大沼泽里,横行了数十年,同样无敌。 金帐王庭骑兵虽强,在他们面前又算得什么? 烟尘覆盖了草原上方的天空。 终于到了上马的时刻。 司徒依兰翻身骑上棕色的野马,缓缓自鞘里抽出寒刀。 她举起刀锋,指向对面如潮水般的草原骑兵。 她面无表情,没有说话。 她身旁的亲兵忽然怒吼起来。 所有的唐军,在这一刻同时怒吼起来。 长达数年的郁闷,伴着这声怒吼,化成战意。 然后便是沉默的冲锋。 令人窒息的沉默的冲锋。 有很多镇北军骑兵,对冲锋这件事情已经有些陌生,但当他们举起刀,轻夹马腹催动座骑向前冲刺时,那种熟悉的感觉很快便回来了。 那种感觉叫做无敌。 无数道烟尘,切开了草原,无数道铁流,向着金帐冲去。 一时之间,杀声便已震天。 祁连城方向。 谷河侧方。 镇北军所有的骑兵,不知何时从那里狂奔而出。 黑色的铁流,从三个方向沉默地向金帐处汇集,如果有人能够从天空望草原地面上看,一定会被这幕壮阔的画面,震撼的无法言语。 寒风吹拂着司徒依兰脸颊畔的发丝。 她想着,为了胜利。 王五咬破了自己的嘴唇,眼神异常坚毅。 他想着,为了渭城。 金帐王旗下。 单于的脸色异常苍白。 勒布焦急劝他赶紧后退,与后方的国师会合。 单于没有说话,不知道在想什么。 直到此时此刻,他才明白国师为什么一直不同意自己冒险的决定。 书院……宁缺……好狠。 金帐败了。 他很清楚这一点。 噗的一声,他喷出一口鲜血,摇摇晃晃,摔下马背。 谷河草甸上。 宁缺放下望远镜,想着先前看到的那幕画面,沉默无语。 他把望远镜,递给身旁的徐迟大将军。 徐迟看着他问道:“隐忍多年,就为了今天?难道你不觉得很冒险?“ 宁缺想了想,说道:”只有这样才行。“ 徐迟说道:”如果你能早些把这些马交给我,一样可以胜。“ “但不能杀光他们。” 说完这句话,他向草甸下走去。 司徒依兰为了胜利。 王五为了渭城。 他也同样如此。 所以从最开始的时候,他想的就是要……杀光他们。 …… …… (麻烦大家投下月票。)

上一篇   今日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