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忽然之间 第八十二章 符与树与桥及上面系着的人 - 将夜

第六卷忽然之间 第八十二章 符与树与桥及上面系着的人

司徒依兰在心里叹息一声,与他告别,牵着座骑向草甸下方走去。 七城寨的战事已经告终,肃清战场的工作也已经基本完成,她现在要率领骑兵继续深入草原,跟着徐迟的脚步,对金帐做出最后的攻击。 战争已经结束,杀人才刚刚开始。 她希望这个世界不要再给宁缺这种机会,自己却不得不继续杀人。 牵着座骑走到草甸下,她忍不住回头望去,只见朝阳正在升起,宁缺便站在朝阳里,身体的边缘泛着金光,看着有些神圣的感觉。 如果她有机会在宋国都城看到叶苏成圣的画面,或者会把两者联系在一起,只不过与叶苏不同,宁缺站在光明里,把自己站成了一片阴影。 他有些暗淡,不容易被看清楚。 司徒依兰忽然很同情他。 数十万人因为他的一句话死去,他却表现的如此平静,毫不在意——因为他没有找到桑桑,他对这个世界已无爱憎,这种人自然是最可怕的,但这种人,何尝不是最可怜的,他为什么而活着呢? 唐军启程,渭城再次变得安静下来。 没有阵师的隔绝,无数只蚊蝇发出的恐怖嗡鸣声,像风雷一般回荡在天地间,偶有阴云蔽日,云下有数百只秃鹫发着难听的叫声飞了过来。 宁缺不在意这些。他这辈子没有看过这么多尸体与血,但像这样程度的凄惨恐怖的画面。已经看过太多太多,多到生厌。 他走到满是血腥味的荒原里,低头看着脚下那些被血凝成乱团的野草,看着那些被血凝成结块的土壤,一路行走一路沉思,直到走到那座人头山前。 沉思静观,不是感慨,而是在细细感知其间的气息——金帐国师那座强大的血祭阵法,给了他一些提示,原来人间的力量。并不仅仅来自活着的人。也来自死去的人,他想要运用这些力量,需要怎么做? 被血水浸泡的原野,被踩出很多足迹。啪啪声里。脚印里积着极浅的血水。极浓的腥意,极多的怨念,直至形成一道清晰的痕迹。 宁缺在原野上走了整整三天时间。留下很多足迹。 如果此时有人坐在云端,往下方的草原望去,应该能看到一幅很复杂的图案,那幅图案以渭城为中心,以那座人头山为死穴,以漫漫数十里方圆的血染荒野为幕布,以他的脚印为线条,复杂的令人难以想象。 这幅图案是座极复杂的阵,或者说,是一道极大的符。 然后他离开渭城,去了开平。这一次他静观的时间短了些,也只走了一天,因为他已经变得熟练了很多。接着,他又去了渠城,直到把七城寨全部走了一遍,于是七城寨外都有了一座极复杂的血阵。 如果在天空往地面看的那个人飞的更高远些,应该能看到这七座复杂的血阵就像是七个墨点,联成了一道直线。 那道线很潦草,很随意,不像是一道完整的笔画,更像是一道笔画的开端。 七座极复杂的大阵,只是墨点,七阵联成的直线,只是一道笔画的开端,那么这道笔画如果写完整了,会有多长?会有多壮阔? 在宁缺写出这道笔画之前,永远没有人知道。 …… …… 布置完这七座大阵后,宁缺回到渭城。 渭城依然静寂,只有大黑马与那道破辇在等着他。 大黑马走到他身前,没有流露出久别重逢的喜悦,因为它清晰地感觉到了宁缺的疲惫、感知到了他真实的想法,于是低下头去。 宁缺伸手,轻轻抚摸它的脖颈。 不是他在安慰它,而是它在用这种方式安慰他。 无数草原人被杀死,鲜血浇灌草原,一切的一切,所有的罪孽与恶名,只是为了写出那道笔画,为了他心里最大的不安。 那份隐隐的恐惧与不安,就像鞭子,不停地抽打在他的身上,让他灵魂深处剧痛阵阵,让他变得越来越焦虑。 他急着要离开渭城,去往南方,因为他在渭城没有找到她。 “我找不到她……观主和大师兄,还有酒徒应该也还没有找到她,但我必须找到她,所以我想请你帮我。” 宁缺看着破辇里的黑驴,很认真地拜托道。 黑驴沉默了会儿,无意识地用前蹄扒拉着盘子里的葡萄,即便是傲气懒惰如它,也很清楚,这件事情的重要性——它曾经的主人,就是死在她的手里。 很难听的嘎嘎声,响彻渭城外的原野。 得到黑驴的承诺,宁缺的心情终于稍微放松了些,他翻身骑上大黑马,轻轻一夹马腹,只听得一声欢快的嘶鸣,黑色闪电重现天地之间。 原野上,出现一道笔直的线条,直指南方。 天地是片草原,他是野马,不停寻找。 …… …… 与大战延绵的北方草原相比,中原也不太平,处处烽烟大作。 隆庆率领的西陵神殿骑兵,在燕国的全力配合下,一路西镇北大营的唐军,一路深入荒原,帮助左帐王庭的残余力量,在荒人的强势攻击下苦苦支撑。 西陵神殿在完全控制南晋之后,命令南晋的军队同样分成两路。海亲自率领着神殿骑兵,与南晋的浩荡大军,正在筹划着准备攻击对岸的大河国,大河两岸的风声都变得锋利起来,忠于叶红鱼的裁决神殿旧属,则是在西陵神国和南晋境内进行着血腥恐怖的暗杀,试图延缓联军南下的脚步。 真正血腥的战斗,没有发生在这些战场上。而是发生在很多不起眼的地方:比如某座不起眼的小县城,比如某个镇上的破落道殿,比如海边某个渔村,比如清河郡富春江畔的某处铁矿,这些地方死的人最多。 这是因为新教的传播,根植于贫穷与愤怒,那么自然是从这些地方开始,西陵神殿对新教的镇压,理所当然地也在这里进行的最为血腥。 叶苏死后,新教的声势受到了严重的打压。但没有过太长时间。在唐国的暗中支援下,便重新获得了生命,甚至有了一种浴火重生的感觉。 陈皮皮早已离开长安,继承着师兄的遗志。在四处传道。沉默而坚定执行着既定的方针。誓要推翻旧道门对这个世界的统治。 隐藏在各地的大门徒,没有任何犹豫,便接受了陈皮皮的领导。尊先师叶苏为圣徒,奉陈皮皮为教宗,开始向旧世界发起全面的攻势。 新教在人间的传播,如火如荼。 西陵神殿对新教的镇压,如山如海,神恩不赐,自有神威庄严恐怖。 小县城的官衙有一处建筑已经焦黑,据说是前些天新教暴徒点的火,只是那火势有些奇怪,明明县城连续多日未雨,空气极为干燥,火势却没有蔓延开来,只把一处偏僻的厢房烧毁,厢房里却有位怀孕的婢女。 今日审案,县令以难以想象的效率做了结案陈辞,十余名新教信徒,被押送至县城里唯一那座道观,当着全县百姓的面,被架上了火刑台,片刻后便被烧成焦尸,人们的眼神有些惶恐,或者没有同情,却有害怕与愤怒。 ——人们注意到,那些新教信徒的眼神是那样的愤怒而绝望,他们在火焰里张着嘴却说不出话来!有很多百姓知道那名婢女和县令之间的关系,而县令的夫人的舅舅正是道观里的神官,那位夫人很善妒…… 东海畔某个渔村里,基于同样荒谬的理由,二十余名新教信徒,被忠于族长的男丁和州城神官派来的执事捆死,然后系下沉重的石块……随着令人心悸的噗通声,这些新教信徒被沉入大海,变成了可怜的冤魂。 某个小镇破落的道殿前,前日被拥挤人群推到墙上,从而额头受伤的神官,看着那些愤怒的民众,苍白的脸颊上满是杀意,眼睛里充满了恶毒的火焰,厉声喝道:“谁再敢不交钱,这些人就是你们的下场!” 七名身着盔甲的西陵神殿骑兵,神情漠然地站在道殿石阶下,居高临下看着那些愤怒却不敢反抗的民众,在他们的马前,血泊里倒卧着十余名民众的尸体。 与这些充满残酷杀戮的地方相比,清河郡显得要相对平静很多,明明这里还有很多人——尤其是青年人心向故唐,新教在暗中传播的也极快,但至少表面上显得很平静,或者是因为横木立人和他的大军在这里。 这不代表横木立人很仁慈,也不是说清河郡民众的血性在十余万联军之前尽数破碎,而是因为杀戳已经提前开始,血已经流了太多,所以才有平静。 在富春江畔铁矿里最先开始反抗的数万名矿工,被杀了很多,阳州城和城郊的新教信徒,也被杀了很多,总之,横木立人杀了很多人。 阳城州外通往北方的笔直官道两侧,原本种着很多青树,此时春深夏初时节,本应该郁郁葱葱,青翠喜人,然而却并非如此,因为几乎每棵道树上都挂着一名反抗者的尸体,腐臭的味道熏的青叶片片凋落,画面看着极为恐怖。 富春江两畔也被恐怖笼罩着,线条优美的小桥间悬着一具具尸体,鲜血和难以形容的汁液,从那些僵直的脚上淌落,落入江水和溪水里,曾经清澈无比、养育了清河人无数年的水,已经变得血色一片,薰鼻难闻至极。 美丽而宁静的清河郡,变成了现在这副模样,曾经热闹的阳州城,人人道路以目,死寂压抑,那些念念不忘千年之前故国、一心想着要离开唐国的诸阀贵人,看着现在的画面,会不会后悔自己曾经的决定? 就算后悔,他们也已经没有任何办法。 现在的清河郡,已经完全被西陵神殿骑兵及南晋军队控制,尤其是当横木立人展现了自己铁血的手腕和难以想象的强大实力之后,没有任何人敢起异心。 一座神辇,在阳州城的直街上缓缓行过,来到那片幽静的湖前,所有看到这座神辇的人,纷纷跪倒在地,表示自己对昊天的敬畏,稍远些的街巷里,更多的人家则是用最快的速度关上了门窗,生怕被谁看到。 万重幔纱里,横木立人神情宁静,稚嫩的脸颊上带着天真的神情,即便当他看到湖畔被木桩贯穿身体的那些罪人尸体,也依然如此。 他真的不在意这些血腥的画面。 因为这些画面,本来就是他一手造成的。 他认为自己既然是昊天的儿子,那么便拥有统治号令这个世界的权力,无论是谁胆敢违背他的意志,都应该去死。 湖风轻袭,幔纱微微摇动。 极淡的花香混着极淡的血腥味,穿过纱幔,来到他的鼻端。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神情天真而陶醉,所以显得很残忍。 或者是因为湖风有些微寒,或者是因为吸的太深的缘故,他忽然咳嗽起来,白皙的脸上涌出两团不正常的红晕,显得有些痛苦。 …… …… (祝大家明天上班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