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忽然之间 第八十三章 又见青峡 - 将夜

第六卷忽然之间 第八十三章 又见青峡

横木立人的双眉挑了起来,因为想起什么,不再像先前那般宁静喜悦,容颜扭曲,格外愤怒不堪,尤其是当他低头望去时。 他穿的神袍很宽大,低头便能很轻易地看到自己的胸膛。 他虽然是昊天的儿子,但至少在人间还是凡人,所以胸膛上有两个,但这时候却好像多了一个——那是一颗黑色的棋子。 这颗黑色的棋子,深深地锲在他的肉里,让他觉得很恶心。 “我要杀了你们。” 横木立人低吼道:“我一定要杀了你们!” 他清稚微尖的声音在湖面上不停回荡,辇旁的神殿骑兵以及十余名红衣神官,惊恐地跪下,根本不敢发出任何声音。 横木立人真的很愤怒。他本以为自己这时候应该已经杀进了长安城,至少也应该到了长安城下,谁能想到,现在……还在清河郡里!他有强大的下属,有神殿骑兵,有十万大军,却被唐人拦在了……青峡之南! 又是那道青峡。 很像当年。 横木立人曾经遗憾地感叹过,君陌断臂,他再也无法看到一人守青峡的画面,也错失了击败最强大的君陌的机会。 现在君陌在西荒,大先生不在,余帘不在,陈皮皮不在,宁缺也不在……然而他却依然被拦在了青峡之南! 在清河郡北部的田野上,西陵神殿联军与唐国镇南军已经交战了数十日。双方各有胜负,横木最后亲自出手,竟反而中了书院的埋伏,受了不轻的伤! 曾经的那些感叹,现在仿佛变成了一记记耳光,每当横木想起一句,便觉得脸上一辣,然后极痛极痛,痛到快要发狂! “几个洞玄境的小蝼蚁……也能拦住我?” 横木立人低着头,看着那颗黑色的棋子。微微扭曲的眉眼间。尽是厌恶的神情,声音从齿间传出,寒冷到了极点。 他闭上眼睛,再次深深地吸了口气。神辇四周幔纱开始疯狂地舞动起来。狂风大作。湖面上的空气被他尽数吸入胸膛。 他的胸膛微微隆起,神袍猎猎作响。 这一次,他没有咳嗽。 一道不属于人间的力量。来到了人间,来到了他的身体里。 只听得噗的一声闷响,嵌在他胸膛里的那颗黑色棋子,瞬间裂成无数粉末。 他睁开眼睛,望向青峡的方向,眼眸里没有任何情绪,只有杀意。 他的伤已经好了,那么,就该那些人死了。 …… …… 自清河郡叛乱后,青峡对于唐国和书院来说,便是真正的国门,因为南方已经尽数归于道门,这里是必守之地。 数年前举世伐唐,唐国起用了藏了数百年的手段,黄鹤教授和朝廷的阵师联手,不惜以本身修为为代价,催动青峡里的大阵,直接埋葬了无数敌军和强者,而在随后的数年里,唐国则开始重新开拓青峡里的道路。 封死青峡,或者可以更简单地御敌于国门之外,但唐人更想做的事情是杀出青峡,击溃所有的敌人,收复失去的土地。 只是在西陵神殿联军的威压、尤其是横木立人的威胁之前,现在扼守唐国南方咽喉的镇南军及羽林军,暂时还没有南下的布置,沉默地守在青峡深处,以地势、距离为武器,将那些强大的敌人,挡在了青峡之外。 连续数十日的战斗让唐军有些疲惫,那些深藏在峡谷里的兵所也变得安静了些,只有一处兵所有些特殊,明明已经是深夜,却依然很热闹。 有人在吵架。 “我以前就说过,论起棋艺来,我肯定是当世第一人,师弟,你怎么可能是我的对手?可你偏偏不肯认输,拖着我下了这么多年,不累吗?” “师兄,你要说别的事情,我就忍了,但这种事情,我是断然不会忍的,明明这些年下过四百九十二盘棋,我还比你多赢了一盘,我怎么就不是你的对手呢?” “那盘棋是三连劫!怎么能算我输?” “按我从小学的规矩,那就是我赢啊,自然就是你输。” “呸呸呸!反正棋盘上的手段你不如我。” “凭什么?” “就凭前些天横木误闯棋阵,最后伤到他的是我的黑棋!而不是你的白棋!” “如果不是我的白棋妙夺天工,怎么能困住他?” “那前些年呢?不要忘记,熊初墨最后也是靠我挡着的!” “我呸!如果没三师姐,你早就嗝屁了!” 昏暗的兵所里,许家伦低头专心煎着药,就像没有听到这段对话,这些天听这些人吵架,实在是听的有些腻了。 书院五师兄宋谦,看着对面嘴硬的八师弟,愤怒地难以自已。没想到,侧面传来了两道更愤怒的声音。 北宫未央举着自己缠满纱布的手,似在炫耀又似在示威,大声嚷道:“没我挡住那些神殿骑兵,你们那破阵早就被冲垮了,哪里还能困住横木?” “还有我,你可不能忘了我……”西门不惑同样举起缠满纱布的手,提醒道,然后他望向五师兄和八师兄,冷笑说道:“不要忘记,青峡这儿我们可是守第二次了,论位次你们在前面,论功劳,你们可别想着跑前面去。” 他这话哪有人肯听,尤其是说的太过生硬,顿时激起了师兄们的好胜心,一时间,兵所里唾沫横飞,脏话满天,好生吵闹。 “好了好了,别吵了,先吃药。” 王持走了过来,阻止了四人继续幼稚下去。 灯被调亮了些,这才能清楚。四人现在都躺在床上,浑身裹着纱布,到处是药味和血味,也不知道究竟受了多重的伤,但很明显,已经没有再战之力。 喝完师弟配的难闻的草药,房间里变得安静了很多。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北宫未央忽然问道:“十一,你的毒药能不能拦住横木?” 又是很长时间的安静。 王持摇了摇头。 “从来没有听说过逾五境的大修行者会被药毒死。” 宋谦的神情有些淡,看淡生死的淡。 “横木已经逾过五境。如果不是他轻敌。我们四人联手借着青峡里残存的阵意阴了一道,没有人能拦住他。” 房间里的气氛变得压抑了很多,先前的热闹,这些天的热闹。都来自于得意。他们很得意。像横木这样逾过五境的大修行者,也败在了自己的手里……然而,对方的伤总是会好的。接下来该怎么办? 战争的形态早已经改变,横木不可能踏进同样的两条河,谁能拦住这样一位强者?如果拦不住,唐国如何守住这道国门? 王持忽然轻声说道:“算日子……北边的事情应该已经结束了。” 西门不惑皱眉说道:“虽然师姐当初是这般计划,但……金帐何其强大,如何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被击败?我不抱希望。” “我不管了。” 北宫未央有些恼火,说道:“四个没用的残废,加上十一这个花痴,还打个屁啊!如果宁缺再不来,我可不管了。” 王持有些不悦,说道:“花痴是个女子,师兄你不要瞎说。” 西门不惑有些不悦,说道:“怎么能把事情都扔给小师弟?” 北宫未央把被子往头上一盖,嗡声嗡气说道:“我倒是想扔给大师兄二师兄和三师姐,但他们得来啊!反正我可打不过横木那丫!” 油灯再次变得黯淡起来,就因为这句话。 那场青峡伏袭,书院四弟子用尽浑身手段,还借了前贤留下的阵意,占尽所有优势,结果却只能伤到横木,而自己则是身受重伤。 如果横木没有轻敌,如果没有那些条件,他们想不到任何办法能够战胜对方,每每想及,那日横木凭借那道磅礴的力量,强行破阵而出时的画面,他们都会沉默,然后警惕凛然,直至惴惴不安,心生悸意。 许家伦煎好了第二轮药,走到床边,轻轻拉了拉他的被角——当年的小书童,现在已经变成了真正的少年,眉眼清秀喜人。 北宫未央掀开被子,有些烦,说道:“天天喝药,有啥用啊?” “不喝药,难道就有用吗?” 许家伦看着他,很认真地说道:“少爷说过,如果怎么做都没用,那么你是做还是做还是做呢?当然还是得做,因为只有去做才有可能,不做就没可能。” 房间里忽然变得安静了起来。 先前压抑甚至有些绝望的气氛,顿时被这句话冲淡了很多。 北宫未央在王持的搀扶下,艰难地坐起身来,端过药碗,大口大口地喝着,宋谦等三人,也是以最快的速度喝着药。 他们要尽快地复原。 哪怕打不过横木,也得多些力气,让对方也多费些力气。 …… …… 清晨时分,薄雾渐去,晨光洒落青峡。 一骑自北而来。 幽静的峡谷里,蹄声异常清晰。 深夜值守的唐军,从看似简陋、实则坚固的崖体箭垛后探出身来,没有警惕地拉弓待射,因为看的清楚,来骑是从北方来。 骑是黑骑,人也穿着黑衣。 正是宁缺和大黑马。 宁缺黑色的书院院服上满是风尘,大黑马在泥塘里养了数年的肥膘,在千里奔波里迅速消失无踪,现在显得格外精骏,也很疲惫。 从渭城至青峡,数千里路程,他与大黑马未曾真正的休息过,昼夜不眠,只在路过杨二喜家时,喝了锅大碴子粥,打了个盹。 随着时间的流逝,书院早已不再是联系世内世外的神秘地方,经过朝廷的宣传还有军营里像北宫那样大嘴巴之人的述说,宁缺的形象还有他的武器、座骑,都是唐人津津乐道的内容,此时看着峡谷里那匹明显不凡的大黑马,看着他身上的铁箭铁刀,很快便有人猜到了他的身份,然后迅速传播开来。 青翠的峡谷两侧,隐蔽的兵所箭垛后方,越来越多的唐军站起来,望向峡谷里南下的宁缺,有的人起来的匆忙,不停地揉着眼睛,打着呵欠。 十三先生终于到了。 陡峭的山崖上,唐军的议论声渐渐汇在一处,变成兴奋的喝彩声,沿途数万羽林军和镇南军发出真心地欢呼,也有那胆大的士兵大声地打着招呼。 宁缺抬头望向峡谷两面,笑着挥手打了打招呼。于是青峡里的欢呼声、喝彩声顿时变得更大,直似要冲破清晨的天空,把昊天的神国都要震翻。 终于到了青峡出口。 宁缺提缰,大黑马停下前进的蹄步。 青峡在这里收束成一道数丈宽的缝,从峡内向外看,便是清河郡北方那片肥沃的原野,时值深春初夏,放眼望去,都是幽深的绿。 峡谷内外有很多陈旧和新鲜的战争痕迹,有很多发乌的血渍,有断裂的箭枝,那些裸露的石壁上密集的箭簇划痕,昭示着战斗的激烈程度。 这里是大唐的国门,数年前的那场战争,今年的这场战争,决定长安城安危的战场,始终就在这里,就在这片青峡间。 宁缺曾经数次进出青峡,今日再至。 他站在峡内,看着峡外,不知在想些什么。 不知何时,王景略出现在他身旁,和他一道向南方望去,神情非常凝重,眼神里的杀意没有做任何掩饰。 “一定要杀死横木。” 宁缺沉默片刻,然后说道:“当然。” 当年被颜瑟大师逐出长安,从军跟随许世后,王景略便瘦了很多,现在他更加消瘦,看着就像是枯枝一般,这让宁缺有些意外。 “你已破知命境的门槛,为何如此?” 王景略想着那夜清河郡里的屠杀,想着那些他辛苦召集的勇敢的诸门阀的年轻人,还没有来得及成熟,便成为从枝头坠落的果实,摔个稀烂,他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说道:“悲痛使人成熟,也让人畏惧。” 宁缺侧身,望着他问道:“你在畏惧?” “是的。”王景略沉默片刻,说道:“你没有与横木朝过面,不知道他强大到什么程度,我知道,所以我很害怕。” 宁缺重新望向南方,笑着说道:“而你要我杀死他?” …… …… (最近非常辛苦,过些天向大家报告辛苦的原因。身体挺好的,纯粹是工作原因,屁股都坐的痛了,下午按摩不是很爽,等老婆下周过来打我一顿或者会舒服很多,哇哈哈哈,我就这么贱,谁不服就来打我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