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忽然之间 第八十五章 下阳州(中) - 将夜

第六卷忽然之间 第八十五章 下阳州(中)

只是略一扰嚷,唐军便迅速恢复了平静,布营的布营,立桩的立桩,阵势渐成,从将军到士兵,都很清楚,道门的联军之所以出城,是为了配合防守,而不是他们有胆量趁着唐军立足未稳便来攻。 唐军依然自信,只是警惕却也没有减弱几分,阳州城里陆续传来军情细报,西陵神殿向联军里补充了很多神官,唐军里的天枢处高手还有阵师,在战场上或者可以抵销那此神官的神术,可谁能够阻止横木立人? 那位年轻而传奇的西陵大神官,前些天受的伤已经痊愈,像他这样级别的超级强者,已经有足够的能力决定一场战争的胜负——如果没有人能够阻止他,他完全可以在西陵神殿骑兵的配合下,逐一清扫唐军里的修行者,只要将阵师符师尽数杀死,神殿骑兵掩而攻之,唐军如何能敌? 今日唐军压境,阳州城墙上的那些门阀之主和南晋将领还表现的如此平静,行军布阵也极有条理,很明显他们也很清楚,只要横木立人在,联军便立于不败之地,阳州永远不会陷落,那么还有什么需要担心的? 唐营中军帐前,数十骑在草甸上看着阳州城的方向,事实上那些将领都在看宁缺,这场战争现在看来,关键就在于他与横木之间的胜负。 没有人相信宁缺能杀死横木立人,虽然他是书院十三先生,在唐民心中拥有难以想象的崇高地位。但那个人是横木立人,是昊天的儿子。 人们只希望宁缺能够战胜、或者哪怕是拖住横木立人,在唐军铁骑确定胜势之前,不让横木影响到战场上的具体走势。 宁缺仿佛察觉不到人们的眼光,静静看着阳州城,看着城外的田野,田野间的官道,道畔两侧的青青离树——或者是横木立人不想被影响观景的视线的缘故,西陵神殿处死的新教信徒和心向故唐的年轻人的尸首没有被悬挂在这片田野间,只是因为战争和肃清。农夫哪有心情种田。于是田野尽废。 阳州城前没有青苗,只有野草和野花,现在是深春或是初夏,宁缺记不得了。看着轻烟里的繁花。感受着这片野性十足的繁华。忽然想起了一句话。 “烟花三月下扬州。”他低声念道。 宋谦等人被横木立人伤的太重,再如何吃药也无法这么快便站起来,被留在青峡里养伤。今日跟着宁缺来到战场上的书院弟子只有王持一人。 王持摇头,说道:“繁花之期,已是五月。” 宁缺想起自己离开长安城的时候,似乎正在落雪,时间走的未免太快了些,不禁有些感慨,说道:“哪有精力去记这些事情。” 时间,本是最重要的事物,只是他北赴荒原,南来清河,要杀很多很难杀的人,要做很多很难下决定的事,那些,似乎真的比时间更重要。 “十一师兄,我先行一步。”宁缺对王持说道。 王持有些担心地看着他,说道:“如果不成,别逞强。” 宁缺笑了笑,轻提缰绳,大黑马缓缓提蹄,踩着肥沃的原野而行,一路野草折腰、野花碎裂,向着阳州城而去。 一骑至阳州城下,引来数十枝稀稀拉拉的羽箭。 大黑马看着城墙上那些敌人,神情很是无谓,大概觉得很没有意思,宁缺也没有避,看着那些箭,落在前方的田野上。 有人看着神骏的黑马,看着马背上那名穿着黑色院服的男子,终于想起了传闻里的那些形容,顿时惊慌失措,大声喊了起来。 “宁缺!” “十三先生!” “书院来了!” 认出宁缺,阳州城头顿时一片骚动,到处都有人影晃动,沉重盾牌移动的声音,险些要把人的耳朵震聋。那些神情傲然的红衣神官,脸色瞬间变得极度苍白,挥舞着手臂,尖声喊着:“速速报与神座!” 白海昕数年前便亡于青峡之前,现在出任南晋主帅的将领,是他的妻弟董微,平日在部属面前表现的极为沉稳自信的董微,此时早已躲到了三层盾牌的后方,看着城墙下宁缺肩上的那道铁弓,身体难以抑止地颤抖着,声音也颤抖地极为厉害:“十三先生稍待!神座大人马上便来!” 整个人间都知道宁缺的强大与可怕,就像唐人担忧横木立人的强大一样,宁缺的名字对唐国的敌人来说,也有某种恐怖的威慑力,现在幸亏那把铁弓安安静静搁在他的肩上,不然董微和那些红衣神官,根本喊都不敢喊出声来。 即便能喊,也不是喊战,而是说神座大人马上就会来,您再等等——对于世间的人们来说,像宁缺和横木这样级别的绝世强者,和神仙没有任何区别,既然今天注定会上演一场神仙打架,那么他们这些做小鬼的何必自取灭亡? …… …… 宁缺抵达阳州城下的消息,在最短的时间内,传到城内横木立人的耳朵里,他天真的脸上流露出真诚的笑容,有些欣慰说道:“终于还是来了。” 一名神官在辇畔低声说着最新收到的军情,将西陵神殿刚刚收到的金帐王庭溃灭的消息,以及宁缺在渭城一箭封万骑的画面,都说了出来,然后用微微颤抖的声音,诚恳而谦卑地请求神座大人切切不可轻敌。 横木立人笑了起来,显得很天真很残忍很满意,喃喃说道:“再强大又如何?他终究只是个凡人,而我却是真正的神子。” 是的,他认为自己才是真正的西陵神子,隆庆根本没有资格和自己相提并论,如果不是看在隆庆一直很沉默的份上。他早就要把这个尊号变成唯一的存在。 “宁缺,我会来城外会你。” 横木立人看着北方缓声说道,有些稚的声音凝结成束,激起辇前的万重幔纱,破空而飞掠十余里地,在城外的田野上空像春雷般炸响。 轰! 阳州城上很多士兵被这道雷声震的险些昏厥,好不容易才勉强撑住身体没有倒下,待他们醒过神来后,却流露了欢欣鼓舞的神情。 神座大人随意一句话,便有如斯天威。境界早已超人间的范畴。城下的书院十三先生再如何厉害,又如何能是神座大人的对手? 宁缺微低着头,看着田野上的野花,神情宁静。大黑马低着头。嚼了朵野花。觉得味道不好,便吐了出来,就像是根本没有听到那串春雷。 “来城外见我?” 他抬头望向阳州城。说道:“我是此间的主人,我想怎么见你便怎么见你。” 没有刻意用浩然气加持,只是寻常说着,自然不会像横木立人那句话般威动天地,但他知道,横木立人应该能听到。 说完这句话,他从怀里取出一把丸子,塞进大黑马的嘴里。 大黑马不敢违逆,苦着脸咔嚓咔嚓嚼了,用最快的速度吞进腹中,然后赶紧低头,挑着还有露水的青草嚼了好些,才没有被那味道薰坏。 那把丸子都是王持配的药丸,效用很猛,味道却着实不咋嘀。 宁缺也喂自己吃了一把,望着阳州城下黑压压的西陵神殿骑兵和南晋骑兵,伸手轻轻抚着大黑马颈间的鬓毛,说道:“你出身镇南军,被我在书院外挑中,才离开军部牧场,怎么看你都应该算是匹战马。” 大黑马马首微点,表示赞同。 他说道:“我和你去过很多地方,战过很多敌人,但事实上,我们从来没有上过真正的战场,我是骑兵出身,你是战马出身,难道不觉得遗憾?” 大黑马很想说自己并不遗憾,却不敢,而且感受着那些药丸在身躯里逐渐散发的效用,它觉得自己的血液正在不断地升温,很想去狂野地冲刺一把。 这就是热血的感觉? 它想起上次有这种感觉和冲动,还是很多年前在荒原左帐王庭竞速大会上看到那匹骚而贱又美的大白母马露出想被人骑的模样的时候…… 大黑马的鼻息变得粗且急了起来,不停地喷着灼热的气息。 宁缺解下铁弓,很随意地拉弓至满月,瞄向阳州城的方向。 城上城下有无数双目光一直注视着他哪怕最微小的动作,至少有一半的目光大概一直落在他的肩上,落在那把黝黑的铁弓上。 当他挽铁弓,瞄准阳州城,顿时引发一阵骚动,无数声恐慌的叫喊。 诸阀门主还有联军将领们对元十三箭的恐怖了解最深,警惕最深,盯的也最紧,所以他们的的反应也最快,只听得唰唰唰无数声声音,无数人极狼狈地齐齐抱头蹲下,看着就像被疾风吹倒的野草,那草自然谈不上劲。 那些在城门前的骑兵,明明只是被箭簇指着,却觉得自己已经开始坠向死亡的深渊,有人拼命地鞭打着座骑,有的则是失魂落魄忘记动作,任由座骑拖着自己向旁边避去,只是极短的时间,竟空出了一大片。 宁缺的箭与阳州的门之间,空空荡荡,无一物可以遮蔽。 他松开弓弦,他用的并不是元十三箭,而是一枝普通羽箭。 嗖的一声,羽箭落在阳城州新修不足两年的城门上,那扇城门极厚,锋利的箭簇带着箭身深入半尺,却依然无法射穿。 去势似乎已尽,羽箭不再前行,剧烈地震动起来,箭尾与空气高速地磨擦,带出沉闷而令人心悸的嗡鸣声,嗡…… 羽箭深深地扎在厚重的城门里,随着这种速度极为恐怖的震动,相接触的地方开始变得酥软,下一刻甚至出现了一道极细的裂缝。 就在羽箭落在城门的那瞬间,宁缺动了。 一声蛮横的嘶鸣,撕破阳州城外的宁静的天空! 大黑马没有人立,低着头,后蹄重重地蹬在地面上,松软的田野竟被它蹬的震起了两蓬极夸张的泥雨,和一大片烟尘! 泥雨烟尘相继而起,遮住后方让唐军的眼睛,迷住他们的视线,待烟尘渐敛,他们重新望向场间,发现大黑马已经到了百丈之外! 瞬间百丈,这是何等样恐怖的速度!看着田野间那道笔直的烟尘,看着如闪电般冲刺在最前方的大黑马,万众俱静! 阳州城近了。 有名西陵神殿骑兵统领暴喝一声,手执符刀,试图拦截。 宁缺看都没有看他一眼,大黑马也没有看他。 只听得暴喝瞬间变成惨嚎,那名骑兵统领被震到了天空之上,鲜血从他的脖颈间和盔甲深处喷涌而出,下了一场血雨。 阳州城再近。 一名南晋剑师拔剑意欲偷袭,他虽然不是剑阁弟子,却也学了些剑阁的剑意,讲究身前一尺,所以他紧紧地握着剑。 他想把剑在最强大的时刻递出去。 大黑马撞向他的身体。 那名南晋剑师没有来得及出剑,因为大黑马来的太快,快到超出他的想象和所有的计算,甚至比他的剑还要快上无数倍。 身前一尺? 他的剑刚刚出鞘,便被大黑马撞回!嗤的一声响,鲜血狂飙,那名南晋剑师的身体从中而断,竟是惨被自己的剑腰斩! 挟着狂暴的烟尘,大黑马冲进了十万骑兵。 它是那般义无反顾,大义凛然,凛然不惧。 因为它的血是热的。 当然,如果它没有吃那些药,或者真的做不到如此决然。 烟尘笔直,黑色的闪电照亮整片原野。 那道笔直的线条之前,无数人影被震飞到天空上。 崩崩崩崩,坚硬的盔甲瘪了。 轰轰轰轰,锋利的刀剑折了。 阳州真的近了。 联军骑兵终于组织起了有效的防御阵形,数道长矛斜斜对着前方,锋利且淬着剧毒的矛尖,在阳光下泛着令人心寒的光泽。 宁缺盯着城门上那枝还在剧烈震动的羽箭,说道:“起。” 大黑马一声清嘶,跃至数丈高空中! 时间仿佛在这一瞬间停止。 马背上,宁缺隔空一拳,轰中那枝羽箭的箭尾。 厚厚的城门上,瞬间出现了无数道裂痕,密如蛛网。 喀喀喀啦啦啦,城门垮塌。 大黑马落下,比燕子还要轻灵。 数道恐怖的长矛,已经被抛在了身后。 它未作减速,像黑色的幽灵般继续前冲。 阳州,进了。 …… …… (今天写了一整天,就写了四千字,写的差点儿吐了,妈听着我干呕的声音吓了一跳,以为我咋了……其实身体真没事,完全是精神问题,难道我写的有这么烂,以至于一边写一边想吐?真想骂脏话,本以为今天怎么也要写着和横木谈谈人生,聊聊家庭关系之类的情节,那就留到明天写吧,希望明天能多写些,反正我说的是今天恢复,明天暴发……明天如果暴发不了,嗯,我明天告诉大家元凶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