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忽然之间 第八十七章 千里快哉风 - 将夜

第六卷忽然之间 第八十七章 千里快哉风

横木立人的拳头挟着昊天的力量,直接落在宁缺的身上,却没能把宁缺打死,这件事情让他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宁缺浑身是血,伤口处处绽裂,就连心脏都明显破了,却还能站立着,这是为什么? 大黑马奔至宁缺身边,低首凑到他的右手旁,让他把手搁到颈上,助他能够站稳,宁缺轻轻摸了摸它的鬃毛,表示自己无碍。 “我忘了莲生说过的那句话的顺序,是欲修魔先修佛,还是欲修佛先修魔,但其实道理都一样,只有金刚不坏才能不沾尘埃。” 宁缺把手上的血水擦在院服的前襟上,望向街对面的横木立人,说道:“你对我很了解,却似乎不知道我修的时间最长的是什么。” 在修行的世界里,他最先接触的是符道,然后是浩然气,接着是莲生的魔宗功法,最后才在烂柯寺里观尊者像学佛。 可事实上,他修佛的时间最长——这里的时间,不是真实世界的时间,而是佛祖棋盘里的时间,在那里,他修了千年的佛,最后将那座山般的佛像,修成了桑桑的模样,而在那个过程里,他一直与桑桑在一起。 桑桑一直在他的身体里,在他的心上,他的身心早已拥有了某种神性,从这方面说,他修佛的同时,也是在修魔,早已极致。 棋盘世界里的千年往事,是他最不想记起的回忆,除了大师兄隐约知道一些。其中的细节他没有与任何人说过,道门视他为大敌,收集了无数情报,却也不知道,现在的他,除了那些震撼世间的手段之外,还有佛法。 横木立人也不知道,所以无法听懂宁缺的这两句话,却下意识里生出强烈的不安,漆黑如夜的眼瞳深处涌出极浓的警惕。 如他这种程度的强者。心意动便是天地动。阳州城内飓风再起,天空里的云层绞动不安,天地气息变得极为紊乱。 横木立人借风而掠,瞬间来到宁缺的身前。燃烧着熊熊圣火的右拳。化作一道明丽的流火。如天外来的陨石般,轰向宁缺的面门! 暮春也是初夏,除却那些被悬挂在桥间树头的死者。阳州城内外的风景极好,野草青幽,野花盛开,被薄雾染成烟花盛景。 先前大黑马在原野间奔驰,在城内树荫下奔驰,鬃毛间不知何时落了一朵极不起眼的小黄花,此时在风里瑟瑟发抖。 宁缺的右手正在抚摸它的鬃毛,摸着那朵小黄花,很随意地拾了起来。 他用手指拈起那朵小黄花,迎向满街的飓风,还有那记像流火般的拳头。 狂风里,小黄花的花瓣向后倒下,却始终不肯离开柔弱的茎。 一道极慈悲的气息,从花瓣里释出。 横木立人的拳头,渐渐慢了下来,无法落到宁缺的身上。 宁缺没有变成一尊佛,他请出的是身外法像。 一座似有若无的佛,出现在他身后。 那佛没有宽额大耳,而是个微显丰腴的女子模样。 不是佛祖,不是明王,而是桑桑。 这就是他千年修成的佛。 横木立人说自己为了昊天而战斗。 宁缺说自己也是如此,而且他为了她已经战斗了无数年,以至于到了现在,他也可以让她为自己战斗。 熊熊燃烧的昊天神辉,依然缭绕着横木立人的拳头,光明无限,他的脸颊被照耀的异常苍白,眼睛里满是不安和愤怒不甘的情绪。 天启是昊天的赐予。 他如何能够用昊天赐予自己的力量去伤害昊天? 那是亵渎。 “那又如何!没有信仰之力,你如何请得来真正的昊天!” 横木立人暴怒地喝道,声音如连绵的春雷,在阳州城内外炸响,他将自己的境界提升至巅峰,继续向宁缺指间拈着的小花轰去! 他的身形骤然间变的极为高大! 他披散着头发,浑身散发着白色的热雾,看上去就像是从远古走来的天神,如果不是肃穆的神情里有很多愤怒,或者会更像。 “她不是昊天,只是你心里的佛!佛最虚伪!最假慈悲!首座拿着锡杖也不会杀人,被君陌砍成一条狗!就算你真的变成了佛,又能拿我怎样!” 宛若天神的横木立人居高临下看着他,神情格外暴戾。 宁缺的身体不停淌着血,桑桑的化身佛像在他的身后自默然无语,用悲悯的眼光看着长街,不知道是在看横木,还是在看宁缺。 横木说的没有错,没有信仰之力为源,宁缺佛法再如何精湛,只要不能请来真正的桑桑,最多只能自保,却无法伤害到他。 阳州城不是长安,这里所有心向故唐与书院的人,愿意及敢于思及帮助宁缺的人,都被横木杀死了,或者被他杀的噤若寒蝉,连想都不敢想,所以宁缺写不出那道符,也没有办法集聚信仰的力量。 “书院不喜欢把那种力量叫做信仰。” 万丈佛光与天神般的横木,在长街上做着凶险至极的抗争,宁缺和他指间的小黄花,在其间显得有些渺小,他的声音却还是那样平静。 “我们习惯称之为信念。” 说完这句话,他松开手指,任由那朵小黄花被拳风吹走,散而无踪。 同时,他身后的法像也随风破灭,佛光骤敛,没入他的体内。 他的手握住铁刀的刀柄。 无数若有若无的、极淡渺的力量,从阳州城内外无数地方生出,然后沉默地飘来,逐一进入他的身躯。 横木立人的脸色变得极度苍白,不解自言自语:“怎么会这样?” 那些力量。就是他所以为宁缺永远不可能在阳州城得到的信仰的力量,或者用宁缺自己的话来说,是信念的力量。 就算佛祖复活,又怎么能够得到死人的信念? 宁缺挥动铁刀,向横木立人斩了过去。 佛不会砍人,他会砍人。 铁刀简单地落下,因为带着清河郡无数死者的执念,所以很不简单。 狂风大作,佛法与圣光交相辉映,然后互相撕扯成碎絮。 横木立人暴喝如雷。以生命为代价燃起熊熊的昊天神辉。想要挡住这一刀。 宁缺当年在长安城里,对信仰没有任何了解,之所以能够利用阵眼杵写出那两道符,是被动接受了长安城里唐人们无畏的信念。 现在他对信仰的了解极深。没有长安城。没有足够的力量写出那道符。却可以凭借佛法获得足够的力量,再次斩出千万刀。 横木立人或者能挡住他的刀。 但没有办法挡住他的千万刀。 长街之上,烟尘弥漫。空气撕裂的恐怖声响不绝于耳,其中隐隐夹杂着横木立人恐惧、绝望、愤怒不甘的痛嚎! 瞬间。 佛宗所言刹那。 横木立人挡住了宁缺砍出的三千七百八十二刀。 宁缺砍了一万三千七百八十二刀。 所以,有整整一万刀,落在了横木立人的身体上。 烟尘渐敛。 前一刻如天神般的横木立人,被砍成了普通的寻常人,浑身是血,低垂着头,眉敛气平,就像两年前天谕院那个砍柴的青衣小厮。 呛的一声,宁缺收铁刀归鞘。 受声音激荡,横木立人已被斩的七零八落的道心,再也无法保持完整,噗的一声吐出血来,胸腹处的伤口,迸出如金似玉般的内脏! 他低着头,看着那些恐怖的刀口,神情惘然。 下一刻,先前被宁缺拍进他体内的浩然气结晶,顺着他身上那一万道刀口猛烈地喷发出来,嗤嗤凄厉啸声里,狂风横行长街,然后向远方而去。 这阵狂风卷起大泽上的芦苇,惊起临康城外的鸟,直至来到千里之外的西陵神国,归于桃山之间的那片殿宇,才靠停歇。 宁缺站在萧萧风中,神情淡然疲惫,没有任何快意,他没有理会横木立人,盘膝坐下开始调息,大黑马站在他身旁,警惕看着四周。 数百名神殿骑兵,已经包围了长街,却惊恐地不敢靠近。 “我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横木立人低着头喃喃说道,声音显得极为痛苦。 “你确实很强,而且准备的很充分,你知道铁箭并不是我最强大的手段,为了破除我那个手段,你甚至不惜杀死了这么多人。” 宁缺说道:“但你不知道我已修佛,更不知道我在荒原上学会了一个道理——死人活人都是人,你杀死那些人,便是你的取死之道。” “原来如此。”横木立人抬起头来,看着他苦笑说道:“看来为了杀死我,你也做了很多准备,如此想来,我还算是甘心。” 宁缺说道:“你想的太多了。” 说完这句话,他站起身来,翻身跃上大黑马,向着四周眺望,只见阳州城内外,有小桥流水,烟花盛景,有老树昏鸦,悲惨世界,就是没有她的踪迹。 横木立人看着他的背影,不甘地嘶喊道:“都已经到最后了,你就不能承认我是特殊的?我是昊天的儿子!怎么能和其他被你杀死的废物一样!” 宁缺回头看了他一眼,说道:“你总说自己是她的儿子,问题在于我从来不记得和她生过你,怎么让我承认这件事情?” 黑马挟起烟尘,向阳州城南而去。 横木立人艰难地看着他的背影,惘然若失,终于明白,然后死去。 烟花五月,宁缺再杀一人。 唐军下阳州。 …… …… (昨天不能暴发的理由,昨天想了想没有说,今天汇报一下,是因为外地来了至贱至亲的友人,这两天每天都要开四五个小时的车,还要吃饭安排什么的,累成渣一样的存在,能够没断更,已是很辛苦的事情,而且质量还是可以的,我很满意,希望大家也满意,明天就好了,嗯,都说了这么多,还是很强烈地号召大家投一下月票,写的很用心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