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忽然之间 第九十一章 灭佛(中) - 将夜

第六卷忽然之间 第九十一章 灭佛(中)

七念看着他,神情复杂说道:“我佛与你书院究竟有何仇怨,从你到宁缺,似乎都直欲灭而后快,如何都不肯罢手。” 君陌说道:“书院不替天行道,不替人间问话,只做想做之事。想之一字里便有我们的道理,你等对这世界无益,何必存在?” 七念指着崖坪某处说道:“无人知晓的山间盛开的梨花,极美丽,却无人能看到,对人间全无益处,何必存在?” 君陌摇头,说道:“那梨树要吸噬土壤里的养分,要贪婪夺取阳光,树下的野草想法必与你不一样。佛宗不事生产,只知让人间供奉,与道门并无两样,只不过他们是蝗虫,你们是蛆虫,难分高低,同样恶心。” 七念不赞同说道:“佛国乐土,无数前贤大德静思数千年,自有精神美果,有思想美玉,不求你尊重,但至少应该留些火种。” “佛国乃诸僧之乐土,诸氓之炼狱,美果美玉,只能你等享用,形而上者谓之道,要在人间论道,首先要让大多数人活的像人。” 君陌继续说道:“你想用小师弟的话来说服我,我也赠你两句小师弟的话。他曾经说过:馒头会有的,米酒也会有的,一切都会有的,只要人活着,什么都可以重生……比如你们的美果美玉,比如那些道。” 七念沉默良久,问道:“还有一句?” “还有一句话是:秃驴都该死,师兄你说的有道理。” 君陌补充说道:“他这句话里的师兄。是我。” 七念哑然失笑,笑的很痛苦。 他今日惨败于铁剑之下,戒律院诸僧或死或重伤,僧兵和部落里的贵族武装再难抵抗数百万奴隶形成的狂潮,悬空寺或者说佛宗,真的要灭亡了吗? 作为佛宗天下行走,对于看到这些画面,七念很痛苦,很不甘心,像他一样痛苦不甘的还有很多。那些在菩提树下呻吟的年轻和尚。那些看着寺庙大火痛哭流涕的老僧,没有人肯心甘情愿地接受这样的结局。 杀声震天,黑压压的义军像潮水般顺着山道涌了过来,快要淹没整座般若巨峰。冲在最前方的人。已经看到了山道上的画面。 看着那些曾经卑贱的奴隶像疯子一样砸烧着寺庙。看着他们放肆地奔行,七念觉得这些人已然疯癫,眉眼间露出坚毅神情。盘膝坐在山道上,开始念经。 他念的是往生咒,不知是不是在给自己送行。 平静的颂经声,从山道处悠扬而起,传到峰间无数崖坪,无数寺庙里。 浑身是血的年轻和尚挣扎着坐起,撑着摇摇欲坠的身躯,在树下坐正,随着七念开始颂读佛经,老僧擦去皱纹里的泪水,开始颂读佛经,峰顶悬空寺正殿废墟里,数十名奄奄一息的戒律院强者,也开始颂读佛经。 不知何处忽然又响起悠扬的钟声,与这些颂经声相伴,像是伴奏。 颂经,变成佛唱。 整座山峰回荡着佛唱声声,一道悲悯、解脱却又格外庄严神圣的气息,从无数僧人和无数寺庙里释出,弥漫在天空的云和地底的原野之间。 在山峰的最深处,那个被沙石封死的崖洞底部,被铁箭锁死在墙壁上的讲经首座缓缓睁开眼睛,他听到了峰外传来的佛唱,知道悬空寺和佛宗已经到了最危险的时刻,他的眼中流露出不舍,然后渐渐化作淡然。 首座艰难地举起枯瘦的双手,在胸前合什,枯槁如干柴的脸上流露出悲悯的神情,灰色的嘴唇微微翕动,声音虽微,却似天龙吟于九霄云上。 山峰无数崖坪里的佛唱声,最终来到崖洞深处,与首座虚弱的颂经声融为一处,无数僧人的禅念与他的禅心融为一处。他虽是人间佛,也无法承载如此多、如此复杂繁复的信念,他的五官开始缓慢地渗出血水,整个人开始散发淡淡的佛光,然后在佛光里渐渐褪去肌肤,露出血肉与白骨,神形恐怖。 生命之初不过是滩血,或者是脓水,佛宗用这种方式来让信徒认识无常,他们自身也做这种认知,唯如此,才是真正的纯净。 首座闭着眼睛,深陷的眼窝里没有任何最轻微的颤动,他似已经死去,又或者还活着,他正在回到生命之初……的死亡,他在化为脓血。 答答答答,最纯净最污秽的脓血滴落在崖洞的地面上,顺着一道肉眼都无法看到的细缝,向山峰深处渗淌流去,一直渗了很久很久,终于来到地底。 地底是炽热的岩浆河流。 河流里飘着一方棋盘。 那是佛祖的棋盘,桑桑登上那艘巨舟时,将它隔着万里掷回山峰,将它镇压在峰底高温的恐怖岩浆里,如果没有外力,永远无法苏醒。 直到今日悬空寺将灭,无数僧人死去,神魂飘入棋盘中补其精神,又有首座以身化血相饲,于是这张棋盘终于醒了过来! 山道上,七念浑身淌着血,带着数千名僧人,与难以计数的起义奴隶对峙,佛唱声声里,山峰的崖体开始剥落,到处烟尘阵阵,簌簌大响。 这座山峰名为般若,是佛祖的遗蜕所化。 般若峰崖坪渐毁,山崖渐平,渐渐显出模糊的模样。 那是佛的模样。 忽有白鹤自西方飞来。 忽有天花自云间乱坠。 佛光,照亮天坑底的世界。 佛祖死了,但还活着,无法寻找。 桑桑和夫子都没有找到,也没有办法完全抹掉他的存在。 佛祖自棋盘里醒来,托体于巨峰,静静看着人间,看着那些敢胆毁灭自己的蝼蚁般的人类,全无悲悯之意,只有威严之怒。 义军们看着峰顶方向,满脸惊恐步安,看着万丈佛光里那张威严的面容,身体难以控制地颤抖起来,脸色变得极度苍白。 那是真正的佛。 他们没有懂过佛经,却是自幼便虔诚地信着佛,直至君陌出现。 他们开始怀疑佛祖是否存在,即便存在,有无意义。 今日,佛在人间出现。 那种根植于灵魂深处的敬畏,让他们艰于思考。 他们下意识里松开手中的兵器,对着山峰化成的佛,恐惧地跪倒。 佛唱声声,万僧肃穆。 没有人敢站着。 君陌站着,微低着头,神情淡漠。 …… …… (还有一章,快写完了,过会儿就更,应该很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