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忽然之间 第九十四章 石像与鸡汤 - 将夜

第六卷忽然之间 第九十四章 石像与鸡汤

当年宁缺和桑桑被修行界围攻,通过佛祖棋盘去到西荒,秋雨里的烂柯寺,承受了书院的愤怒,君陌铁剑破空而去,便把瓦山峰顶世间最大的那尊佛祖石像斩成无数碎块,那些碎块从峰顶滚落,堆满了山谷,碾破了半座旧寺。 幸运的是,那些巨大的岩石没有对小镇造成灭顶之灾,这些年被海雨天风不停浸润,渐渐覆上青苔,反而变成了一片难得的风景,在盂兰节会停力,烂柯寺香火渐衰的当下,已经成为吸引游客唯一的办法。 小镇居民现在最主要的收入,便是来自这些佛祖石像变成的石头,人们把这些巨石破开成无数小块,然后雕成佛像,卖给那些慕名而来的游客——当然,想要把巨石破开,是件很辛苦的事情,再沉重的铁锤和再锋利的铁刀,都无法帮助居民简单地达成目的,人们最常用的方法还是火烧水淋。 火是镇外田野里干草点燃的野火,水是从瓦山那面汲来的海水,小镇东南方向的采石场里,从早到晚都冒着薰眼的烟,热气蒸腾,被烧至微微发红的岩石,骤然遇着寒冷的海水,发出嗤嗤的声音,一次两次无味地重复,终有某刻,那些坚硬的岩石上会迸出清晰的裂口,而那便是破石的关键。 宁缺站在采石场旁的山坡上,看着居民破石的过程,沉默观看了很长时间,看着那些火与水的交替,看着那些覆着青苔的巨石上出现的裂痕。发现绝大多数裂痕出现的时候,都依循着一定的规律,两道斜斜的裂口在某处交会。 两道裂缝组成一起,很像那个字,他很自然地想起多年前在天弃山峰深处、在那片大明湖底看到的那些石头上的剑痕,小师叔当年用剑在魔宗山门外写出无数个字,从而让开创魔宗的那位光明大神官留下的块垒大阵变成了废物。 岩石被破成更小的石块,接着被成年人用铁砸开,又有孩童轰的一声涌过去,拣回他们能够扛动的大小不一的石块。再进行仔细地挑选。按照石块的大小和石纹的走向,分门别类区隔好,最后才会送到石匠的手里。 当然,镇上的石匠大多数都是半路出家。就像宁缺也是修行到一半才开始接触佛法。只是每日每夜雕刻不辍。人们的手艺已经变得极为娴熟,一块尺许见方的石块,只需要十余个日夜。便会变成雕工精美的佛像。 宁缺看完破石,再看石匠雕佛,看了三日后,他开始跟随那些工匠学习雕佛,没有用多长时间,他便成了瓦山雕工最好的那个人——在佛祖棋盘最后的那些年里,他把整整一座山都修成了佛的模样,那些石块对他又能有什么难度? 只是他雕出来的佛像与小镇石匠们雕出来的佛像很不像,石匠们赞叹于他的悟性手艺之外,也多次提出过意见,他只是笑笑却不解释。 宁缺手里雕出来的佛像,没有宽额大耳,更谈不上什么悲悯情怀,而是一个微胖的、梳着发髻的少妇,明显可以看出那少妇的神情极为冷漠。 某日烂柯寺落下小雨。宁缺在寺外抱着一块石头继续刻着,忽然身后传来一道有些散漫的声音:“她这是减肥成功了?” “在棋盘里的朝阳城里减了些。” 宁缺将石像放到旁边十余个石像里,搁下刻刀,拍拍身上的灰站起。 那人说道:“一千年时间就减了这么点?昊天看来也不是无所不能。” 宁缺笑了笑,转身与他相拥,说道:“你以前不是挺喜欢她?现在说话怎么这么刻薄?也不符合现在你新教之主这么高大上的身份。” 陈皮皮有些无趣地撇撇嘴,说道:“那你是喜欢她高大上,还是以前那样?” 宁缺想了想,发现这个答案倒确实明显,无奈笑了笑,望向站在他身旁的唐小棠,发现她还梳着马尾辫,有些意外,说道:“还没成婚?” 唐小棠并不害羞,说道:“等我哥来。” 陈皮皮叹息一声,说道:“我就不指望等父亲同意了。” 宁缺再次望向他,看着他身上那件略显宽松的青衣,想起在长安城见过两次的穿着青衣的观主,发现他瘦后和观主确实很像。 三人走到近处亭内。秋雨淅淅沥沥地落着,落在亭檐,积蓄了很久很久,才变成极细的水流,顺着廊柱淌下,打湿了亭下的地面。 陈皮皮说道:“写完了吗?” 宁缺从怀里取出一封卷宗,递了过去,说道:“如果让叶苏或是大师兄来写,或者更合适些,你知道我终究还是个无信者。” 这是他在烂柯寺静修观石的同时写的一些文字,如果能够被通过,那么便有可能成为新教教义最后也是最重要的那卷。 陈皮皮接过卷宗,说道:“大师兄来做,成功的机会自然更高些,我来做会比较辛苦,不过放心,你的心血,不会在我手里被糟蹋。” 宁缺说道:“时间确实已经不多,要抓紧些。” 陈皮皮翻开那封卷宗,看着上面有关新世界、有关神国或来世的说法,眉头缓缓蹙起,说道:“真是很壮阔的画面。” 宁缺说道:“从老师到师叔,再到我们这一代,书院用了整整一千年时间来准备,如果还不能出现一个壮阔的画面,那多不好玩。” 陈皮皮收好卷宗,看着他眉眼间掩之不去的疲惫憔悴,想着这大半年时间里他做的那些事情,从袖里取出一个小瓷瓶递了过去,说道:“需要的时候就吃了。” 闻着瓷瓶里隐隐透出来的药香,宁缺的神情微显异样。因为他吃过这种药,很清楚这种药的珍贵程度,说道:“到了你我现在的境界,一颗通天丸只能给我们提供可能的机会,实在是没有必要浪费。” “这颗药本是替叶苏师兄留着,想助他破五境。” 陈皮皮沉默片刻,说道:“只是没想到他不能再修行,而且现在已经死了,再留着又有什么用?就算不能助你破境,至少可以帮你修补身体里的那些隐患。万里杀人听来潇洒。实则辛苦到极点,你在烂柯寺这些日子似乎在将养,实则也是在继续耗神,无论书院还是新教。都需要你能够一直站着。” 宁缺想了想。没有再说什么。直接将瓷瓶收入袖中。 唐小棠说道:“如果小师叔觉得这礼物太重,无以为报,还些礼便是。” 宁缺微笑着说道:“你还没嫁给他。就开始替他管家了?说吧,想要什么。” 唐小棠指着亭外那排被雨水打湿的石像,说道:“送我一个。” 宁缺有些没想到,走出亭外拾起一个自己最满意的石像,递给他说道:“又不是没见过真人,何必看这冷冰冰的像。” 唐小棠接过石像,用袖子擦去上面的雨水,珍重放进行礼,说道:“如果你能把她找回来,何必刻这些冷冰冰的像?” 宁缺有些尴尬,说道:“我主要是在学怎么破石头。” 唐小棠拍着胸脯,说道:“你想学,我可以教你啊。” 多年前在长安城的街上,有个胸口碎大石的小姑娘。 时隔多年,她还是那般豪气干云。 宁缺想起当年的画面,有些感慨。 他做为师叔,不方便看她的手落处。 陈皮皮却没这方面的忌讳,喃喃叹息道:“本来就不大……” 在烂柯寺外,有数千名新教信徒在等着陈皮皮和唐小棠,他们将要前往宋国,就像宁缺万里杀人,他们正在万里传道。 那卷文字已经托付,宁缺不再耽搁他们的时间,将他们送出寺外。 陈皮皮和唐小棠走后,他继续雕佛像,好吧,桑桑的像。 他做了数百个桑桑像,依次在殿前排好,那些桑桑像或低头沉思,或举头望天,或负手观人间,只有一个共通点:那就是面无表情。 秋雨时不时地落着,桑桑像时不时地湿着。 他眯着眼睛,瞪着眼睛,扶着腰,环抱着手臂,欣赏着石像在秋雨里的变化。 世间的局势随着时间的推移,也在继续发生着变化,战火纷飞,杀机盈野,唐国与道门之间的战争互有胜负,西陵神殿的战略起到了一定作用,最关键的依然在于,唐国或者说书院,始终无法找到踏过那座小镇的方法。 事实上宁缺并不是很在意那座小镇,能够猜到他想法的人不多,隆庆是其中一个,他站在萧瑟的秋风里,站在燕国成京城头,静静等着宁缺的到来。 有很多人一直以为宁缺和隆庆之间的这场战斗无可避免,应该随时会发生,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宁缺迟迟未至,战斗始终没有发生。 宁缺在秋雨里的烂柯寺看桑桑。 桑桑现在在看什么? 极北寒域里的黑夜那般的漫长寒冷,热海早已被厚雪覆盖,荒人部落遗留下来的毡房里的那点灯光,仿佛都要被冻碎。 桑桑坐在灯旁,在看自己的指尖。 她的指尖有一个气泡。 气泡表面光滑,反着灯光显得格外晶莹,又很透明,形状极其完美。 青狮趴在她的脚下,看着那个气泡,眼睛里满是好奇的情绪,却又本能里感到无比恐惧,总觉得自己如果挥爪打破这个气泡,世界便会毁灭。 宁缺在烂柯寺里看岩石表面的两道裂缝。 桑桑指间的气泡表面仿佛也多出了两道极小的裂缝,破灭只在下一刻。 就像烂柯寺里那数百个石像一样,她的脸上依然还是没有任何表情。 但那并不代表着冷漠,更像是平静。 她轻轻抚着高高隆起的小腹。 毡房角落里传来香美的汤味。 清晨,青狮猎了一只雪鸡。 她在熬鸡汤。 …… …… (忽然不想用胸口碎大石,或者下章继续用也可能,嗯,今天比较辛苦,好在,最后还是生龙活虎地坐住了。)

下一篇   情节修订通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