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清晨的帝国 第一百四十一章 来自燕国的两个人 - 将夜

第一卷清晨的帝国 第一百四十一章 来自燕国的两个人

“二层楼开启,万众俱静鸦雀九声之时,忽然你长身而起,微笑说了声我能……”,司徒依兰看着他笑着摇了摇头,感慨说道:“画面很好看,故事很精彩,只是很可惜,你和我一样都是不能修行的可怜人。” “我能…………”宁缺想到自己说子,大概对栏畔这少女也不会相信,温和一笑转了话头,看着幔纱那头的热闹处,悠悠说道:“如果这次二层楼只招一个人,那我就不明白了,为什么他们还这么高兴?” 司徒依兰笑着说道:“因为谢三公子的人缘比你好太多,就算有人嫉妒他,也不会摆在脸上,而会像钟大俊一样为其喝彩加油。” 宁缺沉默片刻,忽然笑着说道:“你们是不是都忘记了一个人?”,司徒依兰愣了愣,然后马上想明白他指的是什么,不由震惊地无法言语。 包括她在内,书院诸生都忘了那位来自燕国的隆庆皇子,可能是因为在诸生心目中,隆庆皇子是西陵神殿裁决司的大人物,是不世出的绝世修行天才,所以他们下意识里把这个人放到了更高的位置,而从未想过拿来与自己做比较,而且那位甫入长安城便惹得万家少女春思勃勃的天之娇子,这些日子深居简出于桃huā巷中,连宫廷宴会都寻了个借口没有参加,真可谓是低调到了极点。 “所有人都知道,这位隆庆皇子来长安城的目的是接替燕太子为质,但无论是他的皇子身份还是西陵神殿不容冒犯的尊严,都需要另一种能说得过去的理由,所以他要进书院二层楼深造的传闻……也许并不仅仅是传闻。” 宁缺看着她继续说道:“如果书院二层楼这一次真的只招一名学生,如果隆庆皇子真的要进二层楼,那么在你看来,谢承运还是临川王颖有资格成为他的对手?” “谢三公子固然才华出众,但又怎么能与隆庆皇子相提并论,而王颖又年岁尚浅……”,司徒依兰渐渐消化掉心中的震惊忽然想到一种可能问道:“会不会隆庆皇子并不占入楼名额?” 宁缺摇了摇头,说道:“如果占名额,这些正在高兴的家伙们又该怎么办?”,他笑了笑,状似宽慰道:“……不过我想就算知道要与隆庆皇子竞争唯一的名额,谢承运也不会就此气馁,相反也许他能被激发出更强大的战斗意志。” 司徒依兰摇头说道:“隆庆皇子一只脚就要踏进知命,谢三公子刚刚进入不惑,二者境界相差太过巨大,战斗意志起不了太大作用。”,看着露台上那些正在高兴饮酒的同窗,想着后日二层楼开启那位隆庆皇子潇洒走来,令书院诸生颜面无光的画面,她忧郁说道:“虽然谢三公子来自南晋,并不是我大唐人,但毕竟在书院学习了一年,他能进二层楼,我们这些唐人倒也能接受,可如果是……隆庆皇子压过诸生,成为唯一进入二层楼的人实在难以想像到时朝中长辈们会对我们这一届学生愤怒失望成什么样子。” 隆庆皇子来自燕国,身份是位质子,然而他偏生又是西陵神殿裁决司的大人物,与大唐率国分庭抗礼的世敌,如果让这样一个人,在长安城内以强大实力直接压倒大唐帝国年轻一代俊彦,便等若在是大唐帝国脸上狠狠扇了一记耳光。 “我不明白书院这次为什么会这这个规矩。”司徒依兰皱眉看着湖中焦燥游动的鱼儿说道:“这岂不是刻意为那位隆庆皇子营造出一览众山下的场景?” 宁缺笑着安慰道:“都还没开始,也不知道书院二层楼究竟该如何进,你怎么能提前预知唯一能进二层楼的人就是隆庆皇子?”,“西陵神殿乃我大唐世敌,即便站在敌人的立场上,我也必须承认那位隆庆皇子绝对是当今世间年轻一代最优秀的人物,难觅对手。 司徒依兰情绪低沉说道:“承认敌人的强大并不可耻,真正令我感到苦恼的是,大唐帝国向来人才辈出,到了你我这代居然找不出一个可以与对方抗衡之人。” “谁说没有。”,宁缺笑着说道。 司徒依兰笑着望向他,说道:“如果你想说的是你自己那真没有什么说服力。”,“好吧。”宁缺叹息了一声,摊开手臂说道:“这些事情你也不用多愁苦了,左右不过是些脸面上的事情就算隆庆皇子虎躯一震威震群雄迷昏群雌,他燕国依然要对咱们称臣进贡西陵神殿还是不敢招惹我们,并不会有什么本质上的变化。” “不是脸面功夫,是荣誉和尊严,话说你也是边军出身,怎么感觉一兵都不像?”,“我大唐军人应该是什么样子?像刚才华山岳那样目不斜视手抚刀柄走路带风蛮霸强悍才像军人?我可不这么认为,军人守土开疆靠的不是作派,而是别的。” “别的什么?”,“纪律,胆量,信任。”,“对了,你应该认识华山岳不是吗?”,司徒依兰好奇看着他。 宁缺想着先前和那位固山郡都尉目光相触的刹那,略一沉默后笑着回答道:“他是我大唐军方年轻一代的佼佼者,我只是个普通人,谈不上认识,只是曾经朝过面,不过那都是一年前的事情了。说起来我记得当时他有些不喜欢我。”,司徒依兰并不知道草原归旅之上那些事情,笑着说道:“我发现好像长安城里没有多少人喜欢你。”,宁缺摇头驳斥道:“你明显还不够了解我,你可以去问问临四十七巷的街坊邻居,除了隔壁吴老二他媳妇儿,有谁不喜欢我来着?上次也带你去过红袖招,你看那些姑娘,有谁不喜欢我?” “懒得和你斗嘴。”司徒依兰望向得胜居深处那片清幽的宅院,开口说道:“呆会儿你是跟责我们一起进去,还是单独进去?”,“进去做什么?”,宁缺顺着她的目光望去,摇头说道:“我可不想陪那位殿下吃饭,而且她也不见得会请我们进去。” “你果然猜到那边是公主殿下在宴客。”司徒依兰微笑应道:,“如果平时殿下可能不会唤你我进去,但今天既然书院诸位同窗齐聚于此殿下宴请的客人又肯定不是普通人物那么呆会儿她肯定会唤我们进去。” 宁缺稍一思付,便如先前华山岳那般,明白了她话里隐着的意思,忍不住微讽一笑,在心中默然想着,李渔你终究还是忍不住在帝国年青一代里发展势力,提升自己影响力,同时借此向贵客展露自己手腕粗细啊……,… “总不可能一百多号人都进去。”他笑着说道:“呆会儿肯定要挑些成绩好,品德优的家伙进去面见公主殿下,哪里轮得上我。” 司徒依兰想起某日在公主府里偶遇他那位小侍女桑桑”恼火说道:“你和殿下往年有旧,如今也算相熟,我要带你进去,谁敢说什么?” 能在南城买了前御史府开食府,得胜居的老板自然背景极深,不过操持着人来人往的营生,必然是个长袖善舞的人物。书院诸生包了湖畔露台虽说挣不了多少钱,但换做平时,他绝对会想办法与那些学生们亲近一番”以备将来之用。然而今天他却根本没有去与那些学生周旋,而是像个小厮般恭恭敬敬候在二门外。数十名婢女仆役端着食盘用具行走在清幽宅院之间,训练有素的他们没有发出丝毫声音,宅院里只能听到风吹树梢时的簌簌声。得胜居老板锐利的目光盯着所有人的动作,确认没有任何问题,才稍微放松了些,抬起手臂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能包下得胜居最清幽也是最昂贵的后院,能让得胜居老板甘为小厮服侍,可以想见今日后院宴饮的宾主双方身份何等样尊贵。今日宴饮主人乃是大唐四公主殿下李渔,她宴请的客人确实是位贵客,而且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位客人离开长安城后”在余下的一生当中便再也没有机会重返长安。 锃亮的乌木地板尽头,两张矮几相对而置,左手方案几后坐着位约摸青年公子,只见他一身素青衣衫,发髻上穿着根玉簪,眉直目明,显得极为平静温和,唯有发间隐隐可见的几丝银发,不经意间透露出了这些年的郁结。 在长安城里做了近十年人质的燕太子”平静看着对面的大唐公主李渔,端起手边酒杯”缓慢而坚定地一饮而尽,然后感慨说道:“天启四年我入长安游历,六年再入长安为质,屈指一算竟与殿下你相识十年,虽然中间有两年你去了草原,但也算是相伴成长,此番一别不知何日才能再相见,不免有些感叹。” “崇明哥哥,你我皆知,若要还想在长安城中相见,那必然只可能是因为两种原因,既然如此,那么还是不要相见为好,或者有时机,我去成京探望你。” 李渔微微一笑,将手指间把玩良久的小酒杯端起,轻轻啜了一口。席间二人其实都清楚,崇明太子今番回国,不出意外在燕皇死后便会继位,一国之君如果还想进入大唐都城长安,那么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燕国被大唐帝国所灭,他做为亡国之君被押至长安献俘祭天,第二种则是他率领燕队,打进长安城。 这两种可能,前者太惨决,后者太不可能,所以李渔会说不如不见。 “不见也好。”燕太子微微一笑,说道:“正如你所说,日后若有闪暇,你去成京看我便是,到时候我做主人,请你吃些鲜新玩意儿。” “现在又不是小时候了,哪里只会贪口腹之欲。”李渔笑了笑,说道:“不过日后崇明哥哥你就是一国之君,我若向你伸手要些东西,自也方便。” 一位是燕国皇位的正统继承人,一位是大唐地位最高的公主殿下,看似只是分离之前述说些儿时情谊,实际上谁知道哪句话里隐着日后的纷争? 燕太子微一沉默,清瘦的脸颊上浮现出一丝苦涩的笑容,举杯低声感慨说道:“一国之君……又哪里是这般好做的,我在长安城里住了近十年,早已习惯此间气候水土风物人情,其实真心不愿意归去。” “哥哥你这话不妥,燕皇年事已高,身体不好………李渔轻轻摇头。 “有何不妥?父皇当年本来就不喜欢我,所以把我当质子赶来长安,他也没有什么伤感痛苦之处,整整八年时间,我在长安城里沉默低调度日如年,成京处可有来信关怀慰问几声?其实整个燕同…………早就把我给忘了吧?” 燕太子举起酒杯一饮而尽,眼眸中闪过一抹痛楚之色。 “我在草原上过了两年,我当时也很担心长安城会忘了我,但事实证明,只要你还活着,并且回来了,那么再久远淡薄的记忆,都会被重新拾起来。” 李渔神情坚定望着燕太子,说道:“当年是崇明哥哥你给我出的主意,前往草原一策让我置身事外,得了极大的好处,现如今崇明哥哥即将归国,我自然也要送你几样礼物,但我知道你是不大肯要的,不过你必须记清楚一件事情,无论成京局势多么糟糕,你毕竟是嫡长太子,谁也不能把属于你的皇位给抢走了!” 燕太子平静回视着她,想着这些年来她为了自己幼弟苦苦经营,不由生出淡淡同伤之感,自嘲一笑后说道:“现在的问题并不是有人想抢我的皇位,而是这皇位本来就还不属于我,在所有燕人看来,我那位英明神武的弟弟比这个囚居长安多年的懦弱太子,更适合坐上那把皇椅。 他出神片刻后继续轻声说道:“我虽然已经离开成京多年,但小时候有些事情还是记得很清楚,隆庆他似乎从生下来就是个天才,无论是骑射诗书甚至修行,仿佛世界上就没有他做不到的事情,而与他相比,我这个太子却没有丝毫特异之处,所以父皇喜欢他宠爱他,大臣们信任他倚重他,就变成了一件很自然的事情。” “更何况他现在已经是西陵神殿裁决习的大人物了。” 燕太子看着李渔说道:“从进入西陵天谕院那天起,隆庆的母族便开始在成京造势,现如今这势头已非人力所能打压,因为他外有强援,而强得……,来自西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