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清晨的帝国 第一百五十五章 杀破道 - 将夜

第一卷清晨的帝国 第一百五十五章 杀破道

第一卷清晨的帝国第一百五十五章杀破道 刚刚走进山腰的云雾中,宁缺便听到身后传来片骤急如雨的马蹄声! 这些年来一直深藏在他内心深处的恐惧回忆,随着这些熟悉的马蹄声骤然复苏,然后不可抑止的泛滥开来,瞬间占据了他的全部身躯,令他的身体变得无比僵硬。 他狠狠一咬舌尖,用极为强大的意志力挣脱恐惧,强行扭转身躯回头望去。 本应处于浓浓暮色中的山道消失不见,那些云雾也不知去了何处,回首时只见一座煌煌雄城屹立在天地之间,巨大的阴影截断了向北的官道。 官道上数十骑浑身着黑甲的玄骑正疾驰而来,蹄声如雷,官道表面微微震动,行人纷纷躲避。 宁缺躲在茶铺桌椅后方,瞪着惘然的眼睛,看着这些骑兵向远方驶去。忽然间他注意到,自己比那些战马,比路上的行人都要矮小很多。 他低头望去,只见自己脚上只套着一只小鞋,左脚不知何时被道上的石子扎破,正在流血。 …… …… 离开长安城,一路向北,他茫然随着旅人行走,在被那些好奇的大唐百姓询问过两次之后,他发现了这种危险,于一个深夜悄悄离开人群。 在野外他没有遇到野兽,他可以拾起果子,他可以果腹,虽然饥饿永远陪伴着他,而当他面黄饥瘦从山林里穿出来时,已经快要抵达河北道境内,那时他再也不用担心被人识破自己的身份,因为道路两旁漫山遍野都是像他一样面黄饥瘦的孩子。 荒原大旱,河北道大旱,大唐帝国在天启元年迎来了罕见的天灾,那位新君王刚刚登基,便迎来了自己执政的第一次大考验。由大泽赶回长安城的皇帝陛下,紧急着手安排赈灾事宜,而荒原上的流民已经进入了河北道,河北道的灾民正在向南,幸运的先行一步的灾民,得到了朝廷的救济,那些还停留在河北道境内,茫茫岷山四周的灾民,则面临着更严峻的考验。 官道四野,帝国官员和衙役们正在清点流民数量,分发粥食,越来越多的灾民从北方向南方迁移,对当时的人们来说,北方就是人间的冥界,是最恐怖的世界。 当所有人都在向南方行走的时候,宁缺却继续向北,进入了河北道境内,顺着岷山脚下的道路艰难前行,在道路上他遇到过不怀好意的盗贼,藏身于草丛里避过,而在那些草丛里,他看到了很多具已经冰冷的尸体。 在一处树皮快要被剥干净的林子里,他被一群骨瘦如柴的饥民包围了,看服饰,这些饥民应该是来自燕北,燕国皇室无力救济,这些饥民很自然地来到了唐帝国境内。 “可惜是个小孩子,身上没有几斤肉。” 饥民看着浑身泥垢的小男孩儿,首领眼睛里泛着绿光,很像宁缺日后非常熟悉的狼,只是这匹狼自己也很瘦,而且皮毛溃烂的相当厉害。 “我们没有力气了,你自己乖乖把衣服脱了,然后跳进那个锅里吧。” 饥民首领用手指伸进嘴里,似乎想要扒拉出几根肉丝国。他看着小男孩儿有气无力说道:“跳进去的时候小心一些,不要把水溅出来太多,这年头,谁也没有多余的力气砍柴烧水。” 围着小男孩儿的七八名饥民缓慢地点头,像是一具具能够勉强行动的尸体。 宁缺看着他们,问道:“你们没有力气,但我还有力气。” 饥民首领像哭一般笑了起来,伸出枯枝般的手指,颤巍巍点着小男孩儿的脸,说道:“如果你还有力气,那你为什么不赶紧逃走?” 宁缺没有再说什么,从腰后取出那把带了整整一路的柴刀,用尽一路上用果子野草还有好心人省出的那几小捧米积累出的全部力气,跳了起来,挥动柴刀狠狠砍向饥民首领的鼻子。 他年纪太小,身材太小,力气太小,就算跳也跳不了多高,但林子里的这些饥民,被饿了太多天,早已经没有了什么力气,只能眼睁睁看着他挥出了柴刀。 噗的一声,小男孩儿砍偏了,本想砍断饥民首领鼻子的柴刀,狠狠戳进了对方的眼窝,因为饿至皮薄现骨的关系,饥民首领的眼窝很清晰,柴刀砍进去的画面很清晰,发出来的声音也很清晰,锈蚀的柴刀尖锋,直接贯穿了他的眼珠,然后深入大脑。 饥民首领哼都没有哼一声,像一截木头般直挺挺倒了下去。 宁缺喘息着走上前去,用小脚踩住饥民首领的脖子,用力把柴刀拔出来,随着他的动作,一道青黄色的液体飙到空中,并不是血。 他瞪着柴刀上挂着的瘪眼球瞪了很长时间,然后仰起脸看着四周像鬼一样的饥民,说道:“你们想吃人就吃自己吧,我是不会让你们吃的。” …… …… 书院后山腰缭绕的雾气越来越重,外界最后的那抹暮色也已经被吞没,不知从树林里何处响起一丝夜鸟的怪异鸣叫,可能是乌鸦也有可能是别的鸟。 宁缺在斜斜向上的山道上行走着,每踏上一级石阶,他的身体便会僵硬很长一段时间,入雾的时间已经很长,他已经走过了一千多级石阶,却不知离山顶还有多远。 如果隔近望去,可以看到他的眼神有些空洞失焦,似乎并没有看着自己的脚下,而是看着更远处的某些画面,看着更久以前的某些时光。 …… …… 一路向北,沿着岷山深入河北道,十室九空,田野已经被从荒原和燕北涌过来的饥民完全占领,只是大旱持续的时间太长,易子而食,彼此换食的饥民们绝大部分已经变成了道旁的尸体,或是岷山里野兽腹中的食物,相应的宁缺可能遇到的危险要变得少了很多。 这一天,久期不至的雨水从天而降,乡村地窖里爬出了一些村民,他们哭泣着跪在雨水中,拼命磕头感谢昊天的垂怜,而更多的人则已经饿到没有力气露出任何表情。 大雨中,宁缺坐在山旁一棵小树下,神情惘然看着四周,不知道自己应该往哪里去。 这些日子里,已经有很多灾民冒险进入了茫茫岷山,虽然山中野兽众多,但至少可以找到果腹的食物。但他一直没有进山,因为他清楚现在的自己太过弱小,虽然拼起命来能杀死已经没力气的饥民,却没有力气杀死山里那些恐怖的野兽。 从怀里掏出肉干,他张开嘴咬住,用力地撕下几道肉丝,然后仰首向天接了几口雨水,混着嚼碎咽入腹中,脸上没有任何享受神情。多日来的煎熬,让将军府里白白嫩嫩的小男孩儿,变得异常肮脏干瘦,小男孩儿的嘴唇上满是翘起的枯皮,嚼肉时齿间不时有血渗出来。 雨渐渐小了些,他检查了一遍腰后的柴刀,拾起身旁的木棍,顺着山脚的道路继续向北,随时保证自己有时间逃进岷山,因为他知道,随着雨水降临生命复苏,那些活过来并且比以前更健康的成年人,随时可能成为他的敌人。 前方道旁堆着很多具尸体,那些干瘦的尸体早已经腐烂,此时浸泡在雨水中,发出一阵阵的恶臭,几只同样骨瘦如柴的野狗,正蹲在尸堆旁进食,一只野狗偏着脑袋咬着一只露出白骨的手臂,正在用力地向后拖,不时发出用力地低吼声,另一只野狗则是像人一样蹲坐着,两只前爪搭着一条干瘦腐烂的大腿,吭哧吭哧地啃着。 听到宁缺的脚步声,几只野狗停止了进食,警惕地抬起头来,盯着道路上那个小男孩儿,发出低沉恐怖的呜咽声,有两只野狗判断出小男孩儿的体形对它们应该造不成任何威胁,甚至放弃了面前难吃的腐尸,开始向宁缺逼近。 宁缺用手中的木棍跺了跺地面,然后取出腰后的柴刀,半低体,露出有些微肿还在渗血的牙齿,冲着那两只野狗狠狠地叫嚷了几声。 大概是嗅到这个小男孩儿身上的血腥味,察觉对方拥有与体形不一样的危险程度,那几只野狗吱唔一声退了下去,散到了尸堆四周不再进食,准备等他走后再继续。 道旁腐烂的尸堆,本应看家护院的家狗变成了逐腐而食的野狗,一路上宁缺看到了很多这种画面,早就已经麻木,根本没有任何感觉,所以他决定马上离开,不然真要和这几条野狗纠缠厮打起来,也许下一刻他便会变成这些腐尸堆里的一员。 就在他准备离开的时候,忽然听到了一个极轻微的声音。 他回头看了一眼被雨水浸泡着的腐尸堆,没有发现任何动静,他再次准备离开。 就在他准备再次离开的时候,那个极轻微的声音又响了起来,这一次那声音非常清晰。 是哭泣声。 他走回道旁被雨水浸泡的腐尸堆旁,吼叫着,挥舞着木棍与柴刀,把那些觉得食物被侵占的野狗赶走,然后用柴刀剁下一条腐烂的大腿,远远扔进积雨的涸田之中。 野狗们呜呜两声,围着那条腐烂的大腿进食,暂时不再理会他的动作。 听着腐尸堆下面传来的微弱哭泣声,宁缺开始搬动最上面的尸体,他的力气确实很小,好在这些死者死的时候已经饿到皮包骨头,此时内腑大部分也腐烂化为水气,并不是太难搬。 触手之处一片湿滑,像是在长安城过年时吃的某种油泥,宁缺把手上的腐肉甩掉,然后继续搬,到最后他终于看到了那道微弱哭泣声的主人。 一个半躬着背倒在田里的尸体,身上穿着件家丁模样的衣服,把这具尸体翻过来后,便看到了泡在雨水和尸液里的那个小婴儿。小婴儿脸色苍白,嘴唇乌青,眼睛紧闭,气若游丝,怎么也无法想像,她是怎么活下来的,而且刚才又怎么能够发出那声哭泣。 宁缺把手上的腐肉擦在裤子上,然后小心翼翼抱起那个婴儿,看着她沉默半天后说道:“你是不想我离开,所以才会哭吧?” 他抱着婴儿跳下腐尸堆,顺着道路向远方走去,那几只早已眼泛绿光盯了很久的野狗,看见他终于走了,发出一声欣喜的呜鸣,跑回腐尸堆里,片刻后响起一阵咕噜咕噜的声音。 无声无息,大雨又降落了下来。 宁缺看了一眼远处的岷山,低头看着脸色苍白的婴儿,心想如果再让你淋会儿雨,只怕你以后再也没办法哭了。他想找个东西遮雨,然后他看到道旁有一把黑伞。 那把黑伞很大很旧,而且很脏。 …… …… 山道之上雾气依然。 宁缺微微低头,站在陡峭石阶之间,久久无法迈动一步。 …… …… 嗖的一声,一只羽箭准确地命中一只灰兔。 宁缺脚步如电走上前去,欣喜拣起那只灰兔,两手一错,极利落地把灰兔颈骨拧断,然后扔进身后的袋子。少年身后的袋子沉甸甸的,看来已经装了不少猎物。 蹲在树下嗅了嗅,他拔开树后的那片葛藤,顺着一条陡峭的小道向崖上爬去,在崖上靠近泉窝的那片草地里,他满意地看到了三天来的最大成果。 一只岩羊倒在地上,痛苦地叫着,两只小羊正徒劳无助地看着它,时不时用头去顶顶它的口鼻,不知是想要给它增添一些力气和信心,还是想要安慰临死前的亲人。 宁缺悄无声息走上前去,手中提起草丛里的一处绳头,猛的一拉,隐藏在草丛里的捕兽绳套猛地收紧,那两只小羊惊鸣一声,重重摔落下去,蹄子被死死地捆在了一起。 被捕兽夹夹住后腿的大岩羊拼命地挣动起来,望着被束蹄的小羊,焦急乱叫。 “你们的命不错,至少还有人替你们着急。” 宁缺走到兽夹前,看着倒在草地里的两只小羊,摇了摇头,然后从腰间拔出小刀,直接捅穿了大岩羊的脖子。 …… …… “我回来了。” 宁缺拖着岩羊的尸体,背着沉重的袋子,牵着两只小羊,回到了树林间的破旧猎屋。 一个小女孩跑了出来迎接他,她大概四五岁年纪,身上穿着兽皮,肤色黝黑。 猎屋里很破旧,光线昏暗,坐在铜火盆边的老猎户放下烟杆,面无表情看着宁缺,向地上吐了一口浓痰,说道:“今天收获怎么样?” “不错。”宁缺说道。 老猎户的脸上满是皱纹,但你永远不要奢望能够在他脸上看到任何慈爱之色,你能看到的只有贪婪以及冷酷。 “吃饭吧。” 老猎户抓起一块肉吃了一口,觉得味道有些不对,破口大骂道:“这个死妮子!叫你少放点盐!盐这么贵!谁给你钱!你这个败家妮子!只会吃老子的用老子的,等再把你养两年,老子就把你卖到妓寨去换银子!” 小女孩儿低着头,眼里满是惊恐神色,宁缺低着头,看着碗里像清汤一样的地薯粥,水光里反射着他的目光,隐约能够看到星星般的火苗。 对于这种训斥,他已经听了很多年,老猎户吃肉,他和桑桑连肉汤都没得喝,这种待遇他也已经承受了很多年,他本来已经习惯,但好像始终没有办法一直习惯下去。 小桑桑用两只小手端着粥碗,细细的手臂有些颤抖,忽然间咳了起来。 宁缺伸出手去,替她把碗稳住。 老猎户喝了一口烈酒,醉醺醺望着他们说道:“算你懂事,如果碗摔碎了,该我怎么收拾她。” 宁缺看了一眼老猎户身前的肉碗,站起身来走了过去,极为诚恳说道:“爷爷,桑桑昨天晚上又犯病了,您看是不是让她也吃块肉?” 老猎户一巴掌扇到宁缺脑袋上,瞪着眼睛骂道:“猎物是用来给你们吃的吗?那是用来换钱换盐巴的!嫌我对你们不好,那就给老子滚!什么时候你给我抓回头老虎来,用虎骨偿了这些年的饭钱,我就让你们滚!老子花大价钱打了个精钢夹,你却一点用都没有!” 宁缺沉默退了回去。 老猎户喝完酒,出屋去查看宁缺今天带回来的猎物。 片刻后,他拿着鞭子气冲冲地走了进来,劈头盖脸抽向宁缺,骂道:“你这个败家玩意儿!老子教过你多少次!大家伙都给我拖回来再宰!谁让你在外面就宰了的!” 宁缺的脸上满是血痕,但他不避不躲,因为知道躲避没有任何意义,低着头解释道:“那头岩羊太重,不先杀了我拖不回来,再说我下手很注意,剥整皮应该没问题。” “拖不回来你还有什么用!” 老猎户愤怒抽打着他,咆哮道:“你只知道皮子,忘了血也是能卖钱的!混帐玩意儿!” “混帐玩意儿!” 老猎户气鼓鼓地走出猎屋。 宁缺看了低着头抱着粥碗的桑桑,抹掉脸上的血水,看着她笑着说道:“这才乖,以后都不要试着替我挡鞭子,不然那个老东西会抽的更起劲儿。” 桑桑抱着大大的粥碗,用力地点了点头。 “死妮子!还不快把洗澡水烧好!” 屋外传来老猎户充满戾气怨恨的叫骂声,谁也不知道他的戾气怨恨来自于何处。 桑桑抬起头来,紧张看着宁缺。 宁缺正在偷吃老猎户忘了藏起来的肉,沉默片刻后点了点头。 …… …… 茫茫岷山内外是两个世界。 山外的世界已经来到大唐帝国天启五年,而对于生活在山里的人们来说,日子不过是一天又一天的单调重复,对于收留了宁缺和桑桑的老猎户来说,这种单调重复里终于有了一些别的消遣,比如鞭打辱骂或者别的什么。 这一年宁缺将满十岁,已是少年。 这一年桑桑五岁了。 …… …… 桑桑向水桶里倒热水,水雾蒸腾。 木桶里浑身的老猎户看着她骂道:“你这个死妮子又黑又脏,自己也赶紧洗洗。” 桑桑点了点头,然后走出门外,从宁缺的手里接过一盆热水艰难地走了回去。 盆里的热水刚刚烧沸,很烫。 桑桑站上板凳,从头至脚倾泻到老猎户的身上。 屋内响起一声极为凄厉的惨呼。 老猎户浑身奔了出来,身上全是被烫起的水泡,他眯着眼睛,看不清楚外面是什么,手里拿着一把从不离身的猎刀,像疯子一般挥舞着,嘴里骂着他懂得的最恶毒的脏话。 砰的一声清脆巨响,金属片撞击在一起,老猎户一头倒下,发出一声更加凄厉的惨叫。 他的右腿踩在用来猎虎的精钢捕兽夹里,已经断了一半。 宁缺和桑桑走了过来,看着倒在血泊中老猎户。 老猎户纵使在这种情况下,依然保有着山民的狠戾,盯着宁缺奄奄一息骂道:“你这个混帐玩意儿!你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你不得好死!” “恩,这几年我们已经报了,现在是报仇的时候。” 宁缺从身后取出猎刀,看着老猎户身上耷拉着的皮肉,看着他满是鲜血的大腿根部那个可怜的家伙,说道:“我本来还想再忍两天,但你不肯给我们机会再忍下去。” “如果你不是要把桑桑卖到妓寨去,我们不会想着杀你。” “如果你不是要洗澡,我们不会想着杀你。” 宁缺看着他沉默很长时间后继续说道:“其实刚才……如果你肯让桑桑吃块肉,也许我们都不会杀你,我们可能会自己偷偷溜走就算了。” 老猎户气喘吁吁,惘然看着他。 宁缺握紧手中的猎刀,猛地一刀砍了下去。 老猎户的脑袋落了下来。 片刻后,宁缺背着黄杨硬木弓和箭筒走出了猎屋,腰间猎刀微摆。 小桑桑抱着破旧的大黑伞跟在了他的身后。 “累了就到我背上来。” 然后两个人消失在茫茫岷山之中。 …… …… 夜色已至,书院后山的浓雾之中像牛奶一般融滑稠细。 宁缺低着头站在石阶上,沉默了很长时间之后,双手缓缓举起。 他的手掌握拳中空,仿佛握着一把无形的刀。 山道夜风呼啸而起。 他身体微斜,一刀猛地砍了下去,砍破了夜色与山道。 一刀落下,石阶又上一级。 山顶浓雾间一片沉默。 一道充满怜悯的声音响起:“不知道宁缺这辈子究竟遇到过怎样的苦难,在旧书楼也未曾听他说过,这山道对他来说怎么……竟是如此的艰难。” “山道漫漫,过往心劫尽数转为现实拦在登山者身前,若能看破或是看轻,或许便能轻松些,可若不能看破,而生出退意悔意,那便永无登山之望。” 二师兄的声音缓缓响起,直至此时,他的声音里才终于有了凝重敬意。 “今天登山的这两个人都很有意思,尤其是宁缺。” “那些心底深处的记忆与伤痛,虽不知具体何事,但他竟是根本不愿意忘记,更没有丝毫悔意,甚至连看破都认为很没有必要。面对着心底深处那些最阴暗的角落,那些最惨痛的经验,今时今日的他,与当年的他所做的选择,依然完全相同。” “如果不能看破,他如何能谨守本心,经年不变?” “既然不想看破,那就只有杀破。” “他想杀破这条山道。” …… …… (对我个人而言,这章是写的很爽的,关于一块肉引发的血案,终于写出来了。因为写爽了,所以报告大家一个好消息,我决定吃完饭之后再写点,晚上十二点钟之前还有一章,至于多少字我就不能保证了,夜里见。)。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