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清晨的帝国 第一百九十章 同步 - 将夜

第一卷清晨的帝国 第一百九十章 同步

皇帝陛下决雳由宁缺带领书院学生远赴荒原实修。颜忠大师从师弟口中得知这个消息后,猥琐的脸上顿时怒意暴生,huā白的眉毛不停上下挑动,仿佛要变成一团火焰燃烧起来,厉声喝道:“这又是怎么回事?” 国师李青山微涩一笑,说道:“我当时也觉着奇怪,在出宫的路上仔细想了想,大概明白陛下究竟是怎么想的。因为当年娘娘那件事情,陛下身体一直有隐患,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发作,所以他总要考虑一下日后的朝政。” 颜瑟大师冷笑说道:“大唐以武立国、以律治国,朝政这种事情有什么需要陛下担心的?难道还要像南晋那些鬼地方一样急着弄什么顾命大臣?” 李青山摇头说道:“我昊天道南门表面看着风光,实际上巅峰战力少且弱,帝国能与神殿抗衡的强者,能维系民生顺安的森严律法,最终还是要依靠书院。而如今书院二层楼里的那些小怪物,大部分怡情于小道之上,根本无能经世治国,而像最上面那两位则根本是世外之人,根本无心于此。” “好在书院现在有了宁缺。” “宁缺……又怎么了?” “陛下把这个小家伙看的很清楚,他是世间人,有野心有yu望有想法。而这并不是负面的评价,有想法的人才会愿意入世,他一旦入世,书院自然不可能完全置身事外,陛下之后的帝国朝政自然能安稳。” 颜瑟大师沉默片刻后叹息说道:“任何把眼光放的太远的想法,其实都过于死板。” “我明白师兄的意思。宁缺现在确实还是一个不算什么的小人物,但任何事情都需要从开始便着手做准备。陛下欣赏他,愿意培养他,你又何必动怒。” “他刚入符道,便要去沾惹这些世间是非……在我看来这纯粹是捣乱,哪里是培养。 若想他在十年之内成长为一名神符师,拔苗不可取,提前施以重担更不可取。” “草原左帐王庭哪里敢与帝国为敌?神殿颁下诏令”更多还是警惕南归的荒人”还有那些隐藏在黑暗里的魔宗余孽。宁缺与书院诸生前去实修,遇不着什么真正的危险,本来就不是什么大事,便也没有什么你所担心的重担。” 李青山看着师兄温和劝说道:“符道修行讲究内观自心外观天地,既然如此,哪怕这次他会遇着一些坎坷,对他的修行说不定也是好处。一块顽铁不经锤打哪里能成精钢,一张白纸若连毫尖之力承都受不住,又哪里能写出真正的符?” 书院还没有接到皇帝陛下来自大明宫的亲笔书信,正〖兴〗奋议论秋天去南方实修应该不怎么冷的书院学生们”也不知道自己马上将要去往异国那片微寒陌生的荒原,宁缺更不知道自己被帝国当成了重点培养对象,马上会带着昔日同窗们同道,他的全副心神还放在背颂符文和符箭的研制上。 木头箭杆已经换成了由白银、精钢及另外两种罕见金属融化锻造而成的材料,六师兄精心打造出来一筒重量相对极轻的空心管混银精钢箭。他把惯用的黄杨硬木弓换成了军部考核所有的最重复合弓”在桑桑无数次摔倒在chuáng复又爬起的帮助下,终于写出了那道适用于飞箭的符文,然而接下来的数次试验依然还是失败。 重量相对极轻的金属箭,比一般的木箭还是要重上很多”脱离弓弦便四处乱飞,砸的地上坑洼一片,七师姐和陈皮皮手中拎着的锅与盖嘭嘭作响,飞到湖面不远便顽然坠下,砸晕几条肥懒游鱼,砸的宇缺表情越来越失望。 经过多次实验,他大概找到了失败的根源在哪里硬弓放箭与符文ji发的配合有问题:若挽弓搭箭时便ji发箭上符文”天地元气异动,无由而起的风中湍流,会严重影响箭枝弹射之初的方向,最严重的时候甚至会直接导致箭射不出去。 可如果放箭之后再行通过念力ji发箭杆上刻着的符文,便会陷入吕清臣老人去年说过”四师兄今年刚刚说过的那些困局:箭这种远程武器依靠的便是奇快的速度,而这种速度可以轻松撕断修行者与箭枝之间的念力联系…… “其实我总觉得这个问题不应该会出现。只要我把箭射出去的同时,便ji发箭上的符文,那么此后根本不需要念力联系,箭枝会自然地符文凝聚的天地元气帮助下,按照即定的轨道越飞越稳”可为什么现在会失败?” 面容有些憔悴的宁缺,坐在打铁房旁边小库房的门槛上,恼火地自言自语着”这些日子挠头郁闷的次数太多,所以他的头发看上去就像是一个乱七八糟的鸟巢。 七师姐、六师兄还有陈皮皮或站或立,同情地看着他。这些天的飞箭实验,让书院后山多了很多欢声笑语和热闹气息,甚至有两次还吸引了山里那两位棋痴下来观看,但眼看着宁缺如此痛苦,他们也不禁有些鼻他着急,只是符箭的研发本身就是从来没有人成功过的领域,谁也帮不上忙。” “你自己也明白问题何在,弓弦弹回射出箭,箭杆上的符文被ji发,这两件事情必须同时发生,如果你不能解决这个问题,想法再美好也没有用。” 四师兄不知何时站在打铁房门口,面无表情看着他们。七师姐和陈皮皮对视一眼,看着彼此眼中的疑huo,要知道这些天,精于符道实践领域的四师兄,从来没有对宁制的试验流lu过丝毫兴趣,看都懒得看一眼更遑论是发表意见,在他们看来四师兄甚至好像是一直在冷眼等着众人的失败。 宁缺从门槛上站起身来,向四师兄诚恳行礼,然后解释说道:“这确实是问题所在,但前天我就注意到这点,然后加以改进,每次试验的时候我特别注意要让这两个步骤保持同步,那为什么还不行?” “无论是前ji发还是后ji发,只要你需要动念ji发,那么便不可能保持绝对的同步,因为人的动作太快也永远不可能比念力更快。 当你想要ji发符文的时候,只需要念头一转便动了”而你的手指永远会慢上数分。” 宁缺认真说道:“我知道这一点,所以我放箭的时间点都打了提前量。” “多少提前量?你怎么计算的?靠感觉?你怎么知道你自己的意念没有影响你手指的动作?你怎么知道你的意识能够准确地分成两个部分?” 四师兄看着沉声训斥说道:“在符道上的资质或许你非常强,但你却忘记了最重要的一点:符道用于实践,便不再是凭感觉平空想像就能完成的事情,需要最精准最直观的实现手段,这些手段除了技术没有别的方式能够解决。” 宁缺辩解说道:“可我真的已经保持足够精确的同步了。” 四师兄冷冷看着他说道:“什么叫精确?什么叫同步?同步就是完全相同!差一分,差一数,差一刹那都不是同步!前代那么多符道大家,没有谁比你更蠢更笨”为什么他们始终不能研发成功符箭?就是因为他们也做不到完全的同步。” 听著这番严厉的i斥,宁缺骤然冷静。自从被颜瑟大师赞为神符师传人,然后逐渐发现自己在符道上的天赋以来,虽然他表面上依然平静,但实际上内心深处难免还是有几分骄傲自得,所以总觉得自己已经动用了足够多的智慧与努力来解决符箭的难题,那么总应该很快便解决掉,直到此时被四师兄点出这个最关键的问题,他才发现自己的心态确实有些不对”想的太过理所当然了一些。 看他若有所思模样,四师兄表情稍雾,缓声说道:“小师弟,实际上,你关于符箭的设计想法确实非常优秀,而且在我看来可行,只是你应该再冷静一些”把最关键的同步问题想的再清楚一些,那么我想或许我们真能亲眼目睹符道实践领域历史上的一次关键xing突破,为了这次突破我希望你继续努力。” 宁缺诚恳道谢:“多谢四岸兄提醒。” 第二日清晨,书院后山。 明显一夜未睡的宁缺,再次出现在打铁房前”本应更加憔悴的脸sè不知为何竟显得精神百倍。只有头顶乱七八糟的鸟巢变成了更乱的鸡窝,才证明了昨天夜里他又挠了多少次头揪了多少次头发。 他的声音微微颤抖,〖兴〗奋却又不怎么自信:“师兄你说的对,人的意念与身体根本没有办法做到同步,所以后ji发的方案必须舍弃。然后我想到,意念与身体没有办法同步”那么可不可以尝试让射箭的动作自行与符文ji发同步?也就是说前ji发,保证弓手在射出箭枝的刹那,箭杆上的符文因为射箭的动作而刚好完成。这与弓手的意念动作没有任何关桑”完全走动作与动作之间的客观配合。” 四师兄瞪圆双眼,问道:“射箭的动作自行ji发符文?这个想法……确实有些意思”只是怎么做到?前ji发指符文一旦写就便自行ji发,可你搭弓射箭的时候怎么写符?战场上现雕现刻,又怎么保证与射箭动作的配合?” “自行刻符不行,必须是让箭刻符。箭杆上的符文一开始就没有写完,只差最后一笔,然后我们想方法在控弦射箭的过程中,让箭杆运行时自动完成那一笔。” 宁缺像接受审判的异端一般,紧张看着四师兄:“您觉得这种想法怎么样?” “箭离弦时自行画出符文最后一笔?” 四师兄盯着他的眼睛,盯了很长时间。然后他压抑不住心头震惊与震撼,声音微哑说道:“小师弟,你……真他妈是个天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