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凛冬之湖 第五十二章 有人在山里 - 将夜

第二卷凛冬之湖 第五十二章 有人在山里

第二卷凛冬之湖第五十二章有人在山里 痴憨的笑容在洁白的雪林间显得格外干净,仿佛能感染树枝上的每一道雪,雪堆下的每一根草,然而二人身前那个雪坑里的符纸化成的火苗,却明显没有什么感染力,被寒风吹拂着招摇很长时间依然没能变大。 宁缺看着裁决司执事尸首黑衣上的小火苗,有些尴尬地发现,自己的符道本事和身边的少女符师原来差距竟是如此之大,昨夜莫山山随意一符,那名裁决司执事便被焚为灰烟,黑sè衣衫却是丝毫不损,而自己在长安城里用心写出的符火,与之相较完全弱的不像话,这要烧多少天才能把尸体烧成灰烟? 莫山山注意到他脸上的尴尬神情,险些没有忍住笑声,强行低下头去敛了笑意,lu在棉袖外的手指轻轻一弹,雪坑里顿时火势大作。 那些近乎炽白sè的火焰须臾出现,须臾消失,宁缺站在坑旁还没有来得及感受到灼热温度,便发现坑中雪融为水渐向地下渗去,而裁决司执事的尸首已经消失不见,这一次连同那些黑sè重衣也全部被烧毁。 宁缺看着眼前这幕画面叹了口气——符之一道在于天赋,施符则是运用之妙,他写的符远不如书痴,而这时竟连书痴如何出的手也看不明白,不免有些悻悻。 “颜瑟大师说我是符道千年难遇的天才,可和你在一起久了,我总觉得他是在骗我,或者就是他的眼光比书圣大人要差太多。” 他看着莫山山漂亮清稚的眉眼,确认少女年龄应该和自己相仿,不好意思问她究竟多大,摇了摇头感慨说道:“你才是真正的符道天才。” 莫山山看着他认真问道:“十三师兄,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学习符道的?” 宁缺数了数日子,回答道:“春天的时候,也快大半年了。” 莫山山静静看着他的眼睛,很长时间后轻轻叹息了一声,说道:“如此说来,颜瑟大师的眼光真的没有错,你确实是符道天才。” 宁缺听着这话很是高兴,尤其是想到自己平日里对陈皮皮的吹嘘,更是感到心安不少,笑着认真问道:“我真的很强?” 莫山山点了点头,然后想到一件事情,好奇问道:“令师究竟是个什么样子的人?” 宁缺想了想后很诚实地回答道:“他是一个很猥锁很好sè的脏老头子。” 莫山山微微一怔,旋即明白了一些什么,轻声说道:“我是问夫子,因为我很好奇能教出书院二层楼你们这些学生的,是什么样的一个人。” 宁缺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说道:“也许你很难相信,虽说我现在靠着夫子亲传弟子的名声在闯荒原,但我还一次都没见过他老人家。” 莫山山眼睫微眨,似乎没有想到会听到这个答案。 宁缺思忖片刻后,认真说道:“不过根据我对二层楼那些师兄师姐的了解,我想夫子他老人家肯定是个很骄傲很得瑟很了不起的家伙。” 这个世界上敢用家伙这两个字称呼夫子的,大概也只有书院后山的这帮家伙。至于他的这些形容,其实也都是废话,像书痴莫山山这样的人当然清楚夫子非常了不起,而一个了不起到夫子这种境界的人,凭什么不骄傲得瑟? “你的师傅书圣先生又是一个怎样的人?”宁缺看着她好奇问道。 听到老师的名字,莫山山的神情变得有些复杂,有些敬畏,有些清冷惘然。她缓缓低下头,转身向雪林外走去,表示自己不想谈及这方面的事情。 宁缺看着挂雪冬林间那个清冷萧萧的背影,眉头皱了皱,回头看了一眼雪坑,确认毁尸灭迹的工作完美地结束,加快脚步向那个背影追去。 蹄踏白雪,大黑马载着沉重的行李低头而行。 它看着林间雪地上那两道清晰的足印,看着足印前方那两个沉默的年轻男女,心中有些疑huo,心想来时拖着石儿草,回时你们怎么好像不在乎足迹的问题? 骤然间,大黑马想明白一件事情,不由感到好生恼火,愤怒地摇晃着马首,就像来时之前那般,拔蹄驰向雪林边缘。 …… …… 宁缺把大黑马辛苦四处衔来的树枝与干柴用绳索摁在它的身后,满意地拍了拍马背,从怀里掏出那根模样古怪的草,塞进马嘴表达奖励。 莫山山好奇看着这一幕,心想书院二层楼出来的人古怪,就连这些牲畜竟也如此古怪,仿佛能通人xing一般,也不知道是如何教的。 宁缺说道:“要在雪原上清除痕迹,昊天老爷降一场暴雪当然是最好的方法,如果天不降雪,那我们就要小心一些,至少来时路和回时路不能是同一条。” 莫山山不解问道:“我知道先前那些草便是这个用途,那为什么要把它们烧掉,又要辛苦大黑去四处找树枝来用?” 宁缺很平静地解释道:“因为我想试试自己写的火符威力,但又不确信它能烧的很旺,所以我想用草来助燃,没想到还是不行,依旧需要你出手帮忙。” 能如此平静叙说自己的糗事,他的厚颜无耻程度果然了得,只是在二人身后压抑着奋蹄xing子缓慢行走,同时注意扫雪除痕的大黑马便更悲伤了几分。 莫山山没有在意这句话里流lu出来的无赖劲儿,沉默片刻后,轻声叹息说道:“我自幼便在墨池,由老师一手抚养成人,他从来不允许我接触真正的尘世间,如果不是这次神殿诏令,而且我也确实大了,说不定我还不能出山。” 宁缺听着少女轻声细语的叙说,眼前仿佛出现一个白发苍苍的大修行者,正满脸严肃看着池畔一个五六岁的小丫头,厉声命令她清心静意执笔…… 莫山山看着雪原远处那座苍莽的山脉,静静说道:“所谓天下三痴,痴于符道痴于书,痴于修行痴于花物,真要入世,其实哪里是你这样慧黠之人的对手。” 宁缺摇头说道:“不是自我谦虚,我就算手段再yin狠现实,但也没有可能是你们的对手,境界实力可以轻易撕毁所有的yin谋。” 莫山山低头轻声说道:“我只是忽然间想明白了一件事情,我不懂这些世务庶事,陆晨迦她与我是一类人,也不见得懂,如果当日草甸上那辆马车里坐的是我,下面是月轮国的人被马贼袭击,或许我也懒得理会。” 宁缺看着她微圆粉腮畔飘起的几络黑发,说道:“不对,你和花痴不是一类人,她痴于花,所以可以视他人如粪土,用来植花便好,你虽痴于书,但你眼中的世界还是一个正常的世界,没有把我们这些普通人的血当成墨汁来用。” 莫山山觉得这个形容很血腥,却又很恰当,抬起头来静静看着他的眼睛,很认真地说道:“我真的不是花痴那种人吗?” “当然不是。”宁缺笑着说道:“就算你们都很无知,但你也是善良的无知。” 无知这个形容不血腥,但也谈不上恰当,相信没有人会喜欢,莫山山微微蹙眉,明亮的眼眸里却蕴着悦意,问道:“这是玩笑话?” 宁缺本想说这是真话,但看着近在咫尺的这张美丽清稚的脸,还是点了点头。 莫山山转过身去,没有再说什么,那薄而红若朱砂的双chun紧紧的抿了起来,粉腮微鼓,不是在强忍怒意,而是在强忍笑意。 “如果……你不是一个爱撒谎的家伙就更好了,当然,现在的你已经很好,因为你知道我的感受,所以最后还是撒了个谎。” 莫山山低着头安静前行,在心中想着上面这句话,双脚踩在雪上竟是没有留下任何痕迹,不是刻意如此,而是她觉得自己真的要飘起来了。 …… …… 回到帐蓬处,宁缺和那位荒人fu女很认真地进行了一番交谈,拜托她做了一些事情,于是那位参加冬礼,按荒人规矩不得返回部落的fu人,竟是二话不说把孩子交给这两名中原来的青年男女,自己回到了部落中。 过了两天,那名荒人fu女带着并不怎么好的消息回来了,宁缺却也并不在意,因为他知道要让荒人部落相信自己这个中原人,确实是极困难的事情。 幸运的是他还是得到了一些有用的消息,比如那支土阳城来的商队,以及荒人部落占领原野最近这些日子发生的事情。 离开冬林再往北去,气温愈发寒冷,尤其是可能要进入天弃山极北之麓,莫山山那匹枣红马肯定承受不住,于是便留给了这对荒人母子。 双方告别之后,二人一黑马再次踏上旅程。 莫山山问道:“接下来我们应该怎么做?” 宁缺说道:“进山。” 莫山山微微一怔,问道:“天书在山里?” 宁缺望向远处的雪峰,沉默片刻后说道:“我不确认,但我确认神殿的人在山里。” …… …… 因为天寒山高的缘故,此间没有什么植株,山风凛烈强劲,所有的浮土与积雪都被吹拂的干干净净,lu出下面黑sè深沉的岩石表面。 黑sè岩壁间的一处突起崖畔,一个身着黑sè裁决司袍服的年轻男子,站在此间,看着远处的铅云风雪,仿佛要融进岩壁里一般。 此地苍鹰不能至,对他来说没有任何困难,那张完美无缺只略显苍白的脸颊上,连骄傲的情绪都没有一丝,因为他是隆庆皇子。 …… …… (今天开始码字,刚要进入状态的时候,接到了一个电话,一个多年老友突然离婚了,说完这事,我脑子便开始蠢痴,然后就废了,一直搞了六七个小时,真的很累,明天周六,但是我前些天请了假的,所以明天不会休息,明天见,祝大家周末愉快。)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