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凛冬之湖 第八十二章 入魔(七) - 将夜

第二卷凛冬之湖 第八十二章 入魔(七)

忽然间,老僧两缕极长的白sè眉毛无风而飘,不是飘然而仙,而是莫名暴躁起来,眼神暴肩,枯瘦手掌用力搓揉着少女的发丝,喝道:“世间哪有道理可讲?” “我是裁决大神官,曾坐墨玉神座,我是魔宗大祭者,可选宗主,我是佛宗山门护法,可命万僧,我这一生何其风光骄傲,翻手覆手间便有风雨大作,我yu成佛便成佛,我yu成魔便成魔,哪有道理可讲?” “你看这污糟糟的世间,活着不知多少庸碌如猪的蠢货,难道你不觉得呼吸的空气都那般脏臭?顶着一个沉默不知多少年的贼天盖,难道你不觉得呼吸极不畅快?人活天地间理所当然就要吃肉,吃猪吃狗吃鸡吃天地,哪有道理可讲!” 宁缺忽然说道:“但这里面并不包括吃人。” 老僧回复沉默,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慈悲的气息重新回到身上,若有所思缓声说道:“不错,这个世界总还是有些道理的,只不过道理的高度不一样。在我看来你我存在于这个世界的方式,便是自身对世界认识方法的集合,当年坟茔一夜苦雨,我便一直在苦苦寻求认识〖真〗实世界的本原,最终改变自己存在于世间的方式,最终想要奢望改变这个世界,寻找到那个已经不可能回来的世界。” “烂柯寺悟道辩难,西陵神殿掌教叹我妙言如莲,请我替中原正道诸派入魔宗为探,然而他却不知道”我其实从生下来的那天开始便是魔道中人。” 老僧苍老枯瘦的脸颊上lu出孩童般的笑容”咧开的嘴chun里没有牙齿,于是看着更像一个刚刚呱呱坠地的婴儿,给人一种先天纯洁的感觉,便是嘲笑也那般天真。 “我只是追求力量,寻找改变世界的方法,并不在乎道魔之分,也不在乎谁胜谁败,我之所以愿意来魔宗,是因为我想看看那卷失落的天书。” “然而明字卷并不在魔宗山门里,这些躲在山里的魔宗中人”像老鼠般藏在中原诸国,又像fu人般煽风点火的长老们也令我厌恶,所以我再次离开。” 老僧的脸上泛起一丝极浓郁的嘲讽和厌恶神sè,就像是市井间看着别家卖醋要兑两碗水的fu人,充斥着理所当然的骄傲和不屑。 “我奔了南晋大河去了月轮国,最终我往西而去,前往那个遥远的不可知之地,在那座悬空寺中,终于听到了首座讲经”看到了那些清曼的佛光,听到了光辉间那些振聋发聩的佛言,然而过了数年,我终于发现悬空寺里的大和尚们也只是一些浊物,所谓佛言一味故弄玄虚,和宋国街上的算命先生无甚分别,更令人厌憎的是佛宗苦修己身”面对命轮转移只会卑微等待,似这般如何能够抵达彼岸?” 老僧白眉飘起然而后落下,眼眸里尽是不满之sè,就像是路上拦着宰相轿之痛呼国朝不宁应当如何振作的青年书生,很明显”他当年对佛宗不可知之地悬空寺的观感,要比对魔宗山门的观感要好上太多,却依然怒极了对方的不争。 “终于我自荒原归来,正式应掌教之邀暗中加入西陵神殿,又有魔宗里亲信相助,杀了两名蠢痴无比的长老”如此方尊亮明身份,坐到了裁决的墨玉神座之上。” 宁缺和莫山山一直沉默聆听,至此时终于忍不住问道:“你既然是魔宗中人”为何要帮助西陵神殿杀死自家的长老?” “不如此如何取信昊天道门?不如此那座破观又怎么可能让我这个悬空寺传人去看他们当成压箱宝贝的几卷破书?只是那座破道观吝啬到了极点,便是我替昊天道门做了这么多事”也只让我看了日字卷和沙字卷。” 老僧神情冷漠说道:“虽说只看了两卷天书,但确实非凡俗之物,我本以为终于寻找到一个对的地方可以有机会认识真正的世界,然而没有想到,在桃山上呆了些时日,才发现西陵神殿全部都是一群怯懦胆小的白痴。” 他忽然低头望去,只见叶红鱼的眼眸已经被愤怒的火焰所占据,心知是嘲讽西陵神殿让这少女感到愤怒,不由微嘲一笑说道:“可怜的孩子,难道这些话不对吗?世间亿万昊天教徒只知神殿不知知守观,桃山上那几座白殿里的坐着的家伙但凡有些勇气有些骨气也应该知道自己应该做些什么,但他们是怎么做的?看似高高在上,结果却他妈的要被一个破道观指手划脚。” 想着那座破道观里那抹青sè的衣袂,老僧的神情微微一凝,然后讥请说道:“都是一群狗,那座破观又如何?终究还不是昊天养的狗!哈 …都是狗!” 嚣张的大笑声从残着血的枯chun间迸将出来,老僧两道白眉飞了起来,似在舞蹈一般,豪情纵横,便如一位持剑行走乡野四处寻找不平处的青年侠客。 略带嘶哑却豪意十足的大笑声,回dàng在幽静昏暗的房间内,宁缺怔怔看着白骨山间前仰后俯似乎随时可能摔倒的老僧,感受着笑声里清晰传达的狂放意味,不由暗想此人当年有资格与小师叔以友相称,倒确实有几分道理。 “在世间行走了这么多年,寻找了这么多年,却依然满地走犬,万生如猪,思来想去还是当年开创魔宗的那任光明失神官有些意思,所以我重新回到了魔宗。” 老僧淡漠说道:“然而没有想到这么多年过去,魔宗依然还是当年那般污糟模样,占着宗主之位的那个废物愈发老朽昏庸,竟因为舍不得自己女儿便想废了魔宗圣女的传承,其余人更是沉醉于杀戮的无聊快感之中,就像野兽一样无趣无聊。” “便在这时,我终于在山门里发现了一丝希望,那是一个小男孩儿,我在他身上看到了复兴魔宗改变整个世界的可能”然而很可惜”重归山门为了立威我杀了他的父亲,所以他根本不相信我说的任何话,我从佛道圣地里带回那么多的奇妙功法也偏生不肯学,却非要去学那没有任何成功希望的二十三年蝉!” 老僧追忆往事,愤怒地喊了起来:“唯一的希望又破灭了,我该怎么做?终于我想到了一个方法,我要让这个世界毁灭,什么魔宗佛门道家全部都毁灭,让天地间重归宁静,然而从焦土中生出新的芽”如此方能成事!” 宁缺看着近乎看狂的老僧,忽然问道:“你究竟想这个世界变成什么模样?还是说你只是看不惯这个世界,就想它毁灭?” 老僧渐渐敛了怒容,重新回复平静,说道:“你连这个世界是什么模样都还没有看到,又哪里有资格和我讨论对世界的改造?” 宁缺沉默片刻后说道:“你既然行遍天下追寻改变世界的方法,为什么始终没有去书院?我想当年的书院应该不会比你曾经学习的这些地方差劲才是。” 老僧沉默很长时间后说道:“书院已经有了一个叫柯浩然的家伙。” 宁缺盯着他的眼睛说道:“所以根本不是改变世界。你只是嫉妒我家小师叔,你想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想要战胜他”结果你始终做不到,直到最后你陷入绝望,于是干脆想让整个世界和你一起殉葬。” 老僧微微一怔,然后像听见世间最可笑的事情一般,哈哈大笑起来,空着的那只手不停揉着干瘪的腹部,说道:“我会嫉妒一个疯子?” 宁缺没有笑”平静看着他说道:“你本身就是一个疯子。” 老僧沉默,然后轻轻叹息了一声说道:“你说的对,确实还是有些嫉妒。似我这等佛法无碍,道魔兼修,去悬空寺能成大德”在桃山能为神座,更是魔宗权柄最重的大祭者,实在是没有太多谦虚的资格,我总以为自己是千年一现的绝世人物,然而谁能想到,竟遇着一个比我更不可思议的家伙。” 老僧感慨说道:“我曾学悬空寺莲huā印,妙境自悟仿佛天生,我曾学桃山樊笼阵,挥手散指便困世间一切”魔宗七门二十八流派所有功法我无一不精,甚至连早已断了传承的餐餐也被我重新悟出”我更曾观两卷天书悟昊天神意,若非不想当狗随时能够天启,你说我这样的人可是修行天才?” 每听一句,宁缺的心便颤动一下,细想自己此生竟未见过如此强悍的修行者,便是颜瑟大师和二师兄似乎也远远不如,似这样的人物不是修行天才谁还能是? 他诚实说道:“真正的万法皆通,你确实是个很了不起的人。” 老僧自嘲一笑,说道:“那你可知道柯浩然会多少功法?” 宁缺沉默。 老僧缓缓摇头,说道:“他只会一种。” 宇缺惊讶说道:“一种?” 老僧平静说道:“柯浩然只会使剑,从最开始像孩子打架般的木片剑,到最后一剑破云洞天的剑,都是他的浩然剑。” 宁缺望向房间四周墙壁上的斑驳剑痕,不解想道若小师叔只会浩然剑,那么又怎么能布置下如此强大的樊笼阵,把莲生这种人物困死数十年? 老僧仿佛察觉到他和莫山山心中的疑huo,微笑说道:“你说我是真正的万法皆通,那我告诉你柯浩然他就是真正的一法通万法通,他此生只会使剑,却能将剑意化成世间所有道法,这房间里的樊笼便是如此。” 一剑幻化成世间万千道法! 宁缺震惊无语,心想这等境界自己要修多少年才能触碰到? 老僧微笑说道:“遇着这样的人,其实真的很无奈。” “柯浩然生的不如我好看,骑的那头蠢驴哪及我的座骑神骏,他的脚好出汗所以脱了鞋便臭,却偏生喜欢坐着便去抠脚,他脾气也不好,就为了一碗红烧肉甚至和夫子对骂了整整三天三夜,就这样一个人,却偏偏世人只看他。与他并肩同游时,世人眼中只有他,无论我做出多少惊天之事,世人眼中还是只有他” 老僧笑容微涩,抬起左手在xiong前结了一个单莲huā印,像宠溺孩子般轻轻抚摩叶红鱼的头顶,继续说道:“我想做出惊天动地的事情,确实有嫉妒他的原因,然则根本还是因为我想寻找到一条通往彼岸的道路,而无论是任何事,他都一直拦在我的身前,所以我必须想到一个方法让他去死。” “但你编织的那个yin谋还是被他识破了。”宁缺说道。 老僧感慨说道:“当时险些被卫光明看破行藏,我只好避来魔宗,却不料柯浩然看破烂柯寺之事,也追了过来,当时我并不为意,总想着集全魔宗之力总能把他杀死,甚至还有些欣欣然于他的来到,准备迎接他的死亡。” “在那之前我没有和柯浩然交过手,我知道他很强,但我总以为你就算是天下第一强者那又如何?然而我终究还是没有想到他会这么强。” 老僧冷漠说道:“因为他强,所以他胜。这种道理我们魔宗中人很能接受,我输给他也能接受,即便他一剑把我杀了,我也没有任何怨言,但他不该不杀我。” “他不该不杀我!” 老僧枯瘦的脸颊忽然扭曲起来,幽深的眼眸像鬼火一般喷射怨毒的意味,嘶哑的声音仿佛来自冥界的声音,凄厉喊道:“他毁了我毕生修为,把我扔在这个幽暗的房间里,用我最得意的樊笼封住所有天地元气,把我像个妖怪一样〖镇〗压在这终世不见青天的地方!让我承受永世的孤独和绝望!” “有谁能够忍受数十年与世隔绝的孤独?你可知道天天看着殿外透来的光线数着日子却永远数不到尽头的绝望?你可知道数十年只能看着这四面墙是多么可怕的刑罚?你可知道一个人呆的时间长了,便是安静都会变成最恐怖的折磨?” 老僧怨毒盯着宁缺的脸,仿佛看着当年那个人的脸,他的呼吸因为ji动而变得异常急促,声音也愈安凄厉yin恻,恰如他当时及此时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