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凛冬之湖 第八十九章 入魔(十四) - 将夜

第二卷凛冬之湖 第八十九章 入魔(十四)

老僧凄厉地尖——声,如白浑花般夹住刀锋的双手骤然高速颤抖起来。 一股实质力量顺着刀锋暴涌而上,与宁缺灌注到刀锋里的浩然剑骤然相遇。 轰的一声巨响! 昏暗的魔殿内尘土大作,骨山颓然垮塌,那些断骨和骨屑就像是垃圾一样,被狂风卷起四处飘舞,击打着青石墙壁啪啪作响。 昏迷中的莫山山和叶红鱼,也被这股强大的冲击力量震到了墙角。 时隔数十年再见的天地气息不停修复着莲生大师的残破身躯,助他以恐怖的速度恢复境界实力,首先变得恐怖强大的便是精神力量。 这些天地气息同时也被宁缺所吸纳,然后转换成自己身体里的元气,最终变成他以前从未体验过的强大力量。 最终比较的依然还是时间,就看宁缺能不能抢在老僧回复到足够强大之前,自己变得足够强大,把对方彻底杀死。 所以宁缺没有用锦囊里符,没有用元十三箭,因为这些手段需要天地气息达到某种强度,也需要自己的念力完全不受对方精神力的干扰。 在这种情况下,他最相信,也只能相信自己身后的三把刀,那三把从岷山杀到渭城从渭城杀到春风亭、曾经杀死无数敌人的朴刀。 然而很可惜的是,吸纳天地元气乃是魔宗手段,莲生大师身为魔宗前代元老,无论是对这等手段的妙诣还是境界都远在宁缺之上。 对战双方本身境界差距太大,时间也会变得不再公平,宁缺没能一刀把对方捅死,随着时间缓慢而无法阻挡的流逝,局面便对他越来越不利。 他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身躯比先前更加强大,握着朴刀刀柄的手却虚弱地颤抖起来,已经快要无法握紧刀柄,因为刀锋处传来的力量已经快要胜过自己! 他抬头,看见了老僧冷漠的眼晴。 二人目光的相遇并没有像先前气息在刀锋上相遇时那般,产生摧毁般的效果,而是温柔宁静仿佛一颗露珠自莲叶上滚落,落入湖面荡起一丝涟漪。 水波荡开,便是一个新的世界。 夜空里传来莲生大师悲悯的声音。 “这是我的世界。” 宁缺看着夜穹上镶嵌着的亿万颗星星,沉默不语,知道自己的识海终于被老僧恐怖的精神力量再次侵入,也终于明白了世间真正的修行强者身前一尺之地,绝对是他们的世界,无论力量还是意识都会处于他们的控制之中。 夜穹忽然震动起来,没有崩裂,却崩落上镶在其间的亿万颗星星,那些星星划破长空,拖着长长的尾巴砸向他身前的荒原,大地痛苦地呻吟颤抖,冬树与霜草被溅起的泥土掩盖,或被高温焚烧成灰。 他知道这幅画面代表着什么。 自夜穹坠落的亿万颗星星是莲生大师的精神力量。被轰击呻吟痛苦的荒原和草树是他的识海。当荒原和草树被坠落的星星变成炼狱化为焦土时,他的识海便会被轰破,就此死去或者成为一名无知无识的废人。 宁缺站在荒原上,看着遥远处星星砸向地面引发的野火,看着近处荒原上恐怖的大坑,没有掸掉身上的黑泥,也没有躲避,因为他不知道该如何躲避。 冒着被天诛的风险,刚刚继承小师叔的衣钵,眼看着可以死里求活,结果却落入如此绝望境地,马上便将死」去,难道说这真是命运?真是昊天的诅咒? 他的心情一片寒冷,甚至感到了真正的绝望,然而在绝望的情绪深处,依然隐藏着强烈的不甘和想要把这些星星全部击碎的强烈渴望。 仿佛冥冥中某个存在感应到了他的强烈的不甘心和渴望,一抹极淡的影子缓慢蔓延过来,越过他的头顶,覆盖住了他的全身。 他看着身前那片阴影以及阴影中更深的自己的影子,霍然转身。 身后的荒原上什么都没有。 只有一座雕像。 一座黑色的雕像。 雕像仿佛是人类,又似乎是某位神明,因为背对着光明的缘故,面容和身躯都沉浸在深沉的阴影之中,根本无法看清楚。 夜穹里的星星还在坠落。 亿万颗星星不停撞击着荒原,并且变得越来越密集,渐渐要把宁缺的身躯湮灭。 而就在这座黑色雕像出现之后,那些坠落的繁星,仿佛看到火焰的飞蛾受到了无种无形力量的强烈吸引,纷纷朝着黑色雕像斜掠过来。 先前声势惊人的星星,撞击到巨大的黑色雕像上,微弱的像是不起眼的萤火。 亿万颗星星,便是一群孱弱的萤火,不停撞击,闪出一蓬蓬微弱的火光。 那些微弱的火光也尽数被黑色雕像吸收。 黑色雕像渐渐升温,然后通体变红,仿佛镀上了一层血色。 应该会很烫吧? 宁缺神情惘然看着巨大的雕像,这般想着。 忽然间,他觉得自己的腰间一阵剧痛,低头望去,只见腰带冒着缕缕青烟,竟仿佛是要燃烧起来一般,里面不知道什么物事竟是滚烫无比! 宁缺回到真实的世界。 他这才发现原来老僧已经将刀锋从胸口里推出来了数寸,坚硬的刀柄已经抵到了自己的腰间,顶着腰带里的某物,那个物事烫的仿佛正在燃烧!令人发狂! 宁缺盯着老僧晶莹温润却冷酷无情的眼眸,双手紧握着刀柄,猛地向前推去! 鲜血从他的唇角淌落,像瀑布一般。 他痛苦地大吼一声,双脚像钉子般深深踩进青石板地里,身体前倾用腰间那块硬物抵住刀柄,把整个人的重量都压了上去,刀锋再进一寸! 老僧看着缓慢向自己胸口深入的刀锋,眼眸里涌出不可思议的神色。 他的精神力量触碰到宁缺的身体,便瞬间消失无踪,就仿佛是泥牛入海一般,而且这种流失的速度竟是无比惊人,不过霎时,他的识海竟已空了大半! 以魔功吸纳天地元气,靠的便是精纯的念力操控,此时识海里念力渐枯,那些荡漾飘抟在魔殿里的天地元气自然不再进入他的身体,而是向着宁缺的身体飘去! 老僧清晰地感受到双手间的刀锋上传来的力量骤然增大。 他瞪着眼睛看了宁缺一眼,然后低头看了他腰间一眼。 一声极轻微的磨擦声。 就像是湖风轻柔拂过莲叶。 锋利的刀锋割断几根手指,断挎缓缓落下。 纯洁的白莲花,瓣瓣脱落。 宁缺闷哼一声,手中的朴刀暴烈向前刺出,伴着沛然莫御的浩然剑意,雪亮的刀锋噗哧一声捅进了老僧的胸口,直接贯穿了他的心脏。 (第四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