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凛冬之湖 第一百三十八章 你终究只是知命以下无敌 - 将夜

第二卷凛冬之湖 第一百三十八章 你终究只是知命以下无敌

在那座山上那棵树下,临去前的光明炙神官给了桑桑一块腰牌,怜爱地mo了mo她的脑袋,颜瑟大师自怀中取出一样物事郑重替给她,然后交待了几句话。 之后不久两位老人便变成了崖畔的两捧灰,桑桑当然不会忘记那些细节,所以她知道对面这名官员想要的东西是什么,但她可以装作没有听懂。 桑桑不是擅长伪装的jiāo俏精灵小shi女,所以她装没有听懂并不能瞒过对方的眼睛,诸葛无仁的脸sè愈发yin沉,似乎随时可能暴出怒意。 何明池轻轻咳了一声,然后看了他一眼,眼神里表达的意思非常清楚一虽说阵眼事关重大,但毕竟是颜瑟大师传给宁缺的,总不可能强抢,如果朝廷真不放心,大不可以对老笔斋严加看管,然后等宁缺回来再论。 诸葛大人清楚他的意思,淡然说道:“何道长,我知道你是二皇子的伴读,但我想提醒你,他毕竟是二皇子,而且你……真的不想成为大唐国师吗?” 何明池忽然想到,诸葛大人与皇后娘娘亲近,而长安城里很多人都知道,宁缺与公主李渔来往密切,莫非今日之事只是因为皇后娘娘不想宁缺成为日后的国师? 他微涩笑着摇了摇头,因为对方提到自己,本不想再理会这些事情,然而想着某件事,还是忍不住说道:“诸葛大人,你最好不要忘记她是谁的小婢女。” 诸葛无仁沉默片刻,眼眸里闪过一抹决然光泽,说道:“干系到帝国安危,我想即便是书院也会同意我的做法,更何况我又未曾对十三先生不敬,难道说审一个婢女便会让书院震怒?那本官倒要问一声,书院不干朝政难道是空话?” 他看着桑桑冷漠说道:“颜瑟大师和光明神座留下的东西,你必须交出来。 此时王景略复回园中,看着二人冷冷问道:“你们问完没有?我要带她回军部。” 何明池不解看着他,问道:“大将军要问这小婢女何事?” 王景略应道:“光明神座之事,十四年前长安城血案一事。” 何明池沉默,缓缓收了黄油纸伞。 诸葛无仁漠然说道:“烦请转告许世大将军,除了问案,这个小婢女我们也要,亲王殿下先前已经入宫向陛下求旨,西陵神殿要接她回桃山。” 王景略眉头微挑,嘲弄说道:“你觉得西陵神殿能压住我大唐军部?” 诸葛无仁微微皱眉,说道:“依唐律,军部根本无权过问此案。” 王景略冷笑道:“依唐律,你天枢处更没有资格审案。” 何明池在旁敛气静声,虽说昊天南门观里有很多道人,因为颜瑟大师之死对老笔斋里的那个小shi女存在极大的怨意,但他却并不这样认为。 如果换作往常,除了皇宫之外,大唐任何衙门机构面对军方势力时,都会下意识里退避,然而今日天枢处对那样得要事物志在必得,又隐隐抬出亲王殿下和西陵神殿两座大山,竟是根本不肯退让。 言语间没有火星四溅,却把彼此逼进了绝路,最终看来看去,依照唐律唯一有资格审问桑桑的地方,还是众人现在身处的长安府。 王景略说道:“府尹大人听说烧糊涂了,根本无法起chuáng。” 诸葛无仁嘲讽一笑说道:“既然御医不管用,那我只好让天枢处派些念师过来替府尹大人瞧瞧,便是烧的再厉害,撑几句话的时间总是能行。” 长安府在大唐帝国里永远是最受委屈最受气的那个衙门,就像是大家族里的小媳fu般无奈痛苦,今日帝方、天枢处及南门观诸方大势力汇集于府内,竟是逼得府尹称病不出,所有官员喋若寒蝉。 当天枢处诸葛大人yin恻恻的话被传到后宅内,府尹大人上官扬羽知道自己再没有办法继续装病下去,他虚弱地揉了揉痛肿的咽喉,想着昨天下午那盆冰水算是白浇了,不由哀声叹气连连摇头。 夫人在旁忧虑说道:“不得罪书院便要得罪这么多人,这可如何是好?” 上官扬羽那双难看的小眼睛里泛过一丝狠辣意味,冷笑说道:“想要把我逼进绝路,想要事后让我去对那位十三先生解释,想的倒美。” 夫人惊讶问道:“老爷莫非想出了什么好法子?” 上官杨羽看着与自己感情深hou的老妻,叹了口气,怜惜说道:“稍后不要害怕。” 说完这句话,府尹大人从chuáng上艰难爬起,从书桌旁mo出根坚硬的榆木棒子,痛苦地喘息数次,然后一咬牙便向自己的头顶砸了下去! 迸的一声闷响,他顿时头破血流,两眼一黑就这么昏了过去。 这一次是真昏。 房内响起府尹夫人悲痛yu绝的呼喊。 就在府尹大人于卧房中上演谁能比我惨之惨痛戏码时,又有人来到长安府中。 那位管事恭谨向诸人行礼,说道:“殿下正在宫中,来不及赶过来,所以让我过来看看,不知道桑桑姑娘究竟犯了什么错,竟然惊动了这么多大人。” 想不到这件事情会如此迅速惊动了李渔公主殿下熙王景略皱了皱眉口他代表着帝方,完全可以不用太给公主殿下面子,只是如今谁也不知道皇帝陛下会把龙椅传给哪位皇子,所以有些事情必须要谨慎些。 诸葛无仁没有向这位管事做任何解释,用沉默表示着自己的态度。 那位管事却也并不动怒,来长安府前他本以为是场误会,见着场间有如此多的大人物,才知晓事情不像殿下想的那般简单,想必那个小shi女干系着很重要的东西,微微一笑后便与众人告辞,用最快的速度再次通知宫中。 公主府管事前脚离去,后宅里便传出最新的消息,府尹大人本已重病,心系圣恩民俸想要勉力起身审案,不料却因为高烧mi糊而一头撞到门上,现已昏mi不醒。 这等勤于政务的官员真是少见,这样的借口也算罕见,诸葛无仁等人哪里会相信,愤愤然闯进了后宅,然而片刻后他们便神情复杂地退了出来。 “我大唐竟有这般无耻的官员?”诸葛无仁感慨说道。 何明池想着府尹大人头顶恐怖的血洞,叹息道:“倒也真够狠的。” 王景略说道:“这位大人宁肯自残也不愿意审案,佩服佩服。” 诸葛无仁忽然说道:“既然如此,我先把这小婢女带回宫。” 王景略皱眉。 诸葛无仁说道:“稍后宫里自会有人去向大将军解说。” 王景略依旧皱眉。 人来人往,雪飘雪落。 雪在黄纸伞上树枝上屋檐上,也落在被褥上,或许因为被褥太大遮住了抱着被褥的小姑娘,或许是因为来来往往的人想的事情都很重要,所以忘了他们讨论的人就在身旁,总之站在凄风苦雪间的桑桑被人们遗忘了。 所以没有人注意到她的眉头也皱了起来。 桑桑是一个不愿意给宁缺惹事的小姑娘。 所以最开始长安府索她问案她便来了,这些人让她站在府前她便站在府前,让她站在园前她便站在园前,让她在风雪里等着她便一直等着,直到她确认那个官员是真的要抢自己的东西,甚至好像还要把自己带进皇宫。 桑桑是个为了三两银子便可以和宁缺拼命的人,更何况今天这些人想从自己手里抢走的东西明显要值更多银子,更何况那本来就是老师留给自己的、颜瑟大师留给宁缺的,所以她的眉头便皱了起来。 她皱眉便表示不喜以及不同意。 她把头从houhou的被褥上艰难地探出来,看着那个想把自己带进宫抢自己东西的无耻官员,黑而透亮的眼眸深处耀出一丝极细微的光辉,然后那些光辉迅速燃烧。 忽然一阵寒风拂过。 桑桑双眸深处的庄严神辉骤然敛去,她缓缓低头。 风是空气在流动,之所以此时陡然寒风起,是因为空气里忽然出现了一个体积极大的物事,那个物事是个很胖的年轻人。 那个年轻人胖到出现在园中便带起呼吸的冬风,然后迅速挤散了冬风,为场间众人带来一股温暖之意,便如他那清秀可爱的眉眼。 “这里好像很热闹。” 桑桑抬起头来,看着他轻轻点头致意。 那年轻胖子看着场间三人,说道:“如果长安府尹敢审案,你们再搬出唐律来审桑桑,如果长安府尹一直躺在chuáng上,你们就不要再出来丢人现眼。” 诸葛无仁面sè竣峻,看着此人沉声喝斥道:“你是何人,说话何其大胆!” 年轻胖子理都懒得理这些人,接过桑桑怀里的被褥,说道:“走。” 桑桑很老实地跟在他后面准备离开,就像来时那般老实。 王景略不知道这个年轻胖子是谁,但他隐约猜到此人身份,看着对方的背影,不禁有些兴奋,轻拂衣袖便向前踏了一步。 年轻胖子停下脚步,回头看了他一眼。 一道若有似无的气息,瞬间穿越二人之间的距离,那些还在缭绕的微风未乱,那些缓缓飘落的雪花未颤,王景略的身体却剧烈地颤抖起来。 王景略的眼神却愈发兴奋热烈,悬在身畔的右手微颤,似握住一把虚剑。 年轻胖子看着他的右手,微微皱眉,有些吃力地把被褥移到左边肩上,然后极为随意的抬起右手,伸出食指隔空向着对方遥遥一揌。 随着这一揌,王景略的xiong腹间骤然下陷,仿佛被一道无形的巨锤击中,猛然撞击到身后的墙上,漫天灰尘石砾间响起震惊凄惶的声音。 “不器意!” “天下溪神指!” 雪花粘着灰尘渐渐平息。 年轻胖子看着断墙下chun角淌血的王景略,有些无趣地摇了摇头。 “就算是知命以下无敌。” “终究还只是知命以下无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