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凛冬之湖 第一百七十一章 松鹤楼纪事(上) - 将夜

第二卷凛冬之湖 第一百七十一章 松鹤楼纪事(上)

夜只深了……松鹤楼地打炸了……楼里的人们正在收拾清扫,听着宁缺的要求,为难地表示了拒绝,然而此时的宁缺哪里肯离开,他从怀里取出厚厚一叠银票,思考片刻后还是只抽出了一张递到掌柜身涛。"www.x文字阅读新体验" 昨日离开老笔斋时,他怀抱着找不着桑桑便再也不回去的心态,所以把最重要的身家全部带在了身边,除了元十三箭当然还有这些银票。 虽然只有一张银票,但掌柜清清楚楚看到了银票的面额,再想到先涛在自己眼涛挥舞的那一厚叠银票,顿时吓了一跳,心想随身带着这么多银票的豪客已然不是普通豪客,绝对是松鹤楼得罪不起的角sè,哪里还敢多话,老老实实接过银票,极恭谨地把宁缺迎进楼里,把他安置进二楼一个临窗的雅间。 各sè佳肴吃食流水价端进雅间,搁在桌上,宁缺坐在窗醚,看着被白日冬雪抹过一遍从而格外清新的夜空,手里捉着只酒杯缓缓地饮着酒。 芽菜蒸肉就着春泥瓮中的小酒,越喝越有,宁缺眼睛渐渐眯了起来,看着夜空里的繁星,想着这两日里的纠结事,拿着手中筷子轻敲酒瓮,哼唱道:“我们还能不能能不能再见面,我在佛涛苦苦求了好几千年……” 便在这时,隔壁雅间里传出一道声音:“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曲子?难听到了这等程度也算是罕见,用词更是完全不通。” 松鹤楼临湖一面设着lu台,供客人赏景小歇……每个雅间都有通往lu台的小门,此时夜深人静,声音只需要稍大些,便能通过门窗传到lu台,再传到相邻的雅间里,宁缺微醺之后的歌声也是如此。 宁缺才知道原来松鹤楼里居然还有客人。听看那道略显苍老的声音,知道那人年纪应该不小,他笑着说道:“我倒不觉得难听……俗也有俗的好处……比如这时候酒上心头,想不起别的曲子……这曲子却能一下浮现出来。” 隔壁雅间那位客人好奇问道:“这曲子可有名?” “求佛。” 宁缺回答道:“如果没记错的话,应该就叫这个名字。” 那位客人笑了两声,嘲讽说道:“佛家修的自身,连世事都不如何理会,更何况是这些凡夫俗子的小情小爱,年轻人,如果你真想少惹这些红尘烦恼,除了避开别无它法,求佛不如求己。” 宁缺听着这话有点意思,从窗畔向隔壁望去,想要看看这如自己般半夜饮酒作乐的是什么样的人,哪里来的这些闲趣。 夜穹星瞪之下……隔壁雅间lu台上坐着一人。因为光线黯淡,加上侧着身子,看不清楚容颜,只是那人身影异常高大,纵使身下是一把极宽大的椅子……坐在里面依然显得有些局促。 看着那个高大身影,宁缺觉得有些眼熟,总觉得在哪里见过一般……但当场却一时想不起来,皱眉回忆片刻……旋即自失一笑,心想相逢何必曾相识,摇摇头重新坐回椅中,取出手帕捂在chun边咳了些血出来。 沉闷的咳声回dàng在松鹤楼的lu台上。 宁缺取下手帕塞回袖中,想了想,提着酒瓮和椅子走到了lu台上,看着不远处那个高大身影说道:“不介意我坐在这里?” 那人说道:“本来就是你的地方。” 松鹤楼的掌柜知道最后的两名客人都坐到了lu台上,有些疑huo不解于他们的不惧寒,却还是极为细心地命人在lu台边缘挑起了防风为。 昏暗的灯光笼罩着lu台,宁缺把那人看的清楚了些,只见那人身穿着一件极名贵的绎sè狐裘,容颜清覆,下颌有须随夜风轮飘,似极了长安城大富作派,但身上的气息却又透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尤其是此人明明是位老人,但从他的神情气质上却感觉不到任何苍老。 “要不要聊两句?”宁缺问道。 那名高大老人摇了摇头,提起手中酒壶说道:“我回长安城首要事是先喝三壶松鹤楼春泥瓮存的新酒,酒不喝完,没兴趣聊天。” 宁缺不再理此人,坐回椅中看着长安城天上那些繁星,缓缓饮着酒。 那老人坐在酒中,看着天上那些繁星背后的夜穹,缓缓饮着酒。 宁缺的酒量很一般,如果和桑桑比起来,就像是小溪之于汪洋,尤其是他受了伤又疲惫憔悴至极,没有过多长时间眼神便开始mi离起来。 那位老人看似不凡,仿佛江湖里那些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隐者,然而酒量也着实有些糟糕,没过多久也开始有了醉意。 醉酒之人分很多和,有所谓武醉,那便是要借着酒意发泄打人踢树砸墙,也有所谓文醉,那等人要借着酒意写诗抄话卖弄诗,宁缺不属于这两和,因为他不会写诗,所以他只是借着酒意不停喃喃自言自语。 那位老人醉后的神态也极为有趣,明亮的双眸盯着繁星之后的夜穹,不停轻声说着什么,像是在对这片夜空说话,只是看他面刻如霜沉如铁的模样……可以想像那此话不是什么好话,更可能是脏话。 未曾相对,相邻饮酒,老少二人同时长吁短叹起来。 宁缺叹的是人生。 虽然他在大唐的人生还不到二十年,但两世为人又经历了这么多的跪磨,总有很多可以感慨的地方,比如河北郡大早人比鬼狠、氓山里人比兽狠、草原上人比狼狠,又比如最难消受美人恩,此生最痛舍不得如何云云。 老人感慨的内容则更为具体一些,在人心不古世风日下的大框架下,具体针对是某郡某酒铺无良老板往烈酒里兑水这等焚琴煮鹤之举,又比如松鹤楼居然也堕落了一道芽菜蒸肉居然用的不是长安南郊的黑猪,就连这春泥瓮的泥居然也换了出处,怎么闻酒里都有股黄州泥的味道。 “这是用来贮酒,又不是用来磨墨写字的,怎么能用黄州泥呢!” 老人愤怒地挥舞着手臂,花白的胡须友夜风中乱飞。 老人的声音越来越大,传进宁缺的耳中,他侧头看着愤怒的对方感慨说道:“真是对生活有要求的人但你这样不累吗?” 老人蹙眉看着他不悦说道:“既然活着当然要好好活着。” 宁缺沉默片刻后,微涩一笑说道:“那是日为你老人家生活幸福所以你不知道,有些时候,只要能活着便是世上最大的幸事。” 老人像驱赶蚊子一般挥挥手,似乎是要把宁缺这番阵词滥调以及话语里透着的自恰自艾恶心感觉全部驱出lu台。 宁缺此时酒意上涌,只是下意识里想要抒发自己的人生感慨哪里会理会老人对他这一套很是不屑。 “我本以为我是什么岗上怎样淡的人,后来混的好了,我又以为自己是那些直指本心杀伐决断冷漠无情可以在世上建大功业留名字刻石柱的人,然而直到这两天我才发现自己只是一个在世间不停扮家家酒的人。” “人生啊,就像一场扮家家酒,扮的久了,你也就当成是真的了于是什么冷漠无情也都会被柴米油盐董染成我以前最不屑的责任或习惯。大概是因为从小的时候就一直在想,如果没有我那她该怎么办啊,然后又变成,如果没有她我该怎么办啊?我依然能活着,说不定还能活的更轻松但什么才是轻松?习惯了,如果习惯被打破,就不可能轻松因为你总会觉得你生命里少了一些很重要的东西,总觉得你的身体少了很重要的一部分。” 宁缺转头看着椅中的老人嘿嘿笑着说道:“你可不要嫌我说的酸腐sāo情要知道为什么世上总会有这些话语?因为事后人们总能通过各和方法证明,原来这些东西真的是很要命的一些玩意儿。” 他举起春泥酒瓮,对着夜空里并不存在的那轮明月,说道:“没有就会不习惯,就像这片夜空,无论是十四年前的夜空还是现在的,无论是渭城的夜空还是长安城的夜空,只要没有月亮,我就不高兴。” 老人来了兴趣,看着他问道:‘1月亮……又是什么东西?在天上吗?以前从来没有见过,也没有听人说过。” “月亮是一种会发光的东西,有时是圆的,有时是弯的,它出现在黑夜里,有时候也会在白天偷偷出来逛逛,很漂亮。月亮这个东西可以做很多事情,比如遮遮太阳,搞搞潮水,变变狼人……” 宁缺看着老人的神情,叹息说道:“我知道你不会相信真有这和东西,你不要这样看着我,你就当我喝多了吧。” 老人说道:“如果不是我这时候也喝多了,我一定要把你抓到钦天监去,逼你用那里的玩意儿好好在夜里找找。” 宁缺嘲讽说道:“不提这个丫,反正这么玄妙的事情,像你这样家财万贯的大俗老爷是怎么听也听不懂的。” 老人闻言大怒,刊斥道:“姜是老的辣!” 宁缺不屑应道:“韭菜还是nèn的香。” 老人无语。 宁缺忽然说道:“和你正经说件事情,你可别怕,我想杀人。” 老人看着他吃惊说道:“你白天才刚刚杀了两个,这时候又想杀了?” 宁缺这时候已经醉的有些厉害,竟是没有听清楚这句话。 他看着夜空里的繁星,感慨说道:“我有时候真觉得自己的xing格有些问题,每当不高兴的时候,我就想去杀些人。 老人看着他很认真地说道:“你的xing格没有问题。” 宁缺微微一怔,看着他喜悦说道:“你这样认为?” 老人嘲讽说道:“但你的脑子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