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凛冬之湖 第一百七十六章 薄胸碎大石,厚颜震冬草 - 将夜

第二卷凛冬之湖 第一百七十六章 薄胸碎大石,厚颜震冬草

小姑娘身上那件破旧的皮袄有些薄,被沉重的大条石压着,似乎随时可能和她小小的身躯一道破开,看到这幅画面的人不免有些心惊胆跳。lingdiankans 一名衣着破烂的潦倒男子站在长凳旁,脸上的神情木讷,眼中却透着恐惧,双手高举着铁锤,却怎样也无法砸下去。 围观的长安百姓有人转头脸去不敢看,有些人胆心地劝阻,有些人紧张地不敢说话,有些人则是兴奋地目不转睛。 条凳『tui』下的白狗无聊地趴在自己的前『tui』上。 “『xiong』口碎大石?” 陈皮皮看着人群里的这幕画面,不可思议说道。宁缺也有些吃惊。话说『xiong』口碎大石这种把戏,在长安城里已经很少见到,因为太过俗套,然而玩『xiong』口碎大石的居然是个小姑娘,这便极为少见了。 陈皮皮担忧说道“别说锤子落下去,看着这么大块石头也要把这小姑娘压死了,这可不行,得赶紧拦着,太危险。” 说完这话,他便往人群里挤去,想要阻止这件事情的发生,然而还没有等他走过去,条凳上的那个小姑娘似乎瞪了身旁的男人一眼,那男人仿佛受到了极大的惊吓,双手一软,铁锤便落了下来! 迸的一声闷响。 小姑娘身上那块沉重的条石崩裂成了无数段,从凳旁砰砰落下,有块石头砸中了凳『tui』旁的那只白狗,白狗摇了摇头。 南城『mén』街道上一片安静。鸦雀无声,人们看着条凳上一动不动的小姑娘,心想莫不是被生生砸死了吧?有些人的脸上『lu』出了不忍的神情。 …… …… 便在这时,只见那小姑娘极为利落地从条凳上翻身而起,掸掉身上的灰尘石屑,看着身旁那汉子恼火说道“当日在破庙里挑你就是看中你力气大,但你不敢发力哪能有什么效果?下次可别这样了。” 围观的人群这时候才醒过神来,看着那个满脸稚气的小姑娘,看着她浑若无事的模样。才明白她根本没有任何事,不由兴奋地高声喝彩鼓掌起来,一时间喝彩声口哨声响彻长街。 那小姑娘摘下头上的皮帽,向围观的人群走了过去,先前塞在帽中的大黑长辫垂了下来,一直垂到膝弯处不停摆『dàng』。 小姑娘的笑容清稚可爱,说话利落干净,长安城百姓先前见着她『xiong』口碎大石。txt电子书下载已是佩服到了极点,这时见她小模样讨喜,哪里还有不掏钱的道理,不多时她手中那顶皮帽里便塞满了铜板。 小姑娘捧着一帽子沉甸甸的铜板,笑的愈发开心。 还有一些好心的长安城百姓把那潦倒汉子好一通教训,说道无论如何穷困,也不能让自家年幼的妹子做这等危险事情。又道若下回还在长安城里见着你让那小姑娘『xiong』口碎大石。定让长安府把你抓回去问罪。 小姑娘从皮袄襟前一个破『dong』里找到那颗硌的自己有些慌的石砾扔掉,走到那潦倒汉子身旁,拍着自己的小『xiong』脯,对众人笑着解释道“谢谢大家关心,不过真没事儿,我打小便是练过的。” 拍『xiong』的动作显得极为豪迈,但她是个年纪尚幼的小姑娘,手掌也小『xiong』脯也小,这动作便自然多了几分可爱。惹来众人一番善意的笑声。 …… …… 陈皮皮张着嘴,瞪着眼睛,像个受惊过度的白痴般看着场间那个小姑娘,说道“这小娘皮真狠,难道不担心把『xiong』砸扁了将来没办法『nǎi』孩子?” 他的目光落在小姑娘的身前,恍然道“反正也没有什么『xiong』。” 宁缺微微低头看了一眼陈皮皮的『xiong』部。 陈皮皮知道他是在说自己因为胖所以『xiong』部大,羞愧地转过头去。 宁缺望向场间。忽然间身体微僵。 先前那幕『xiong』口碎大石的画面让他也有些吃惊,然而当他看清楚那名小姑娘清稚的容颜时,顿时被震惊到说不出话来。 “你带着桑桑先去书院,我还有些事情,稍后就到。” 他对陈皮皮说道。 陈皮皮有些疑『huo』地看着他一眼。提醒道“千万不要去焚香沐浴更衣。” 宁缺微涩一笑,说道“不会。” 陈皮皮加重语气说道“终究是要见老师的。你不要想着溜掉。” 宁缺叹息说道“丑媳『fu』见公婆的道理,我懂。” …… …… 在朱雀大街侧向的一条静巷中,宁缺低头看着身前的唐小棠,感慨说道“我在想你是不是疯了,居然会出现在长安城。” 在南『mén』『xiong』口碎大石的小姑娘自然是唐小棠,除了这位魔宗少『nv』,世间还有哪个小姑娘能够拥有如此非人的身体强度? 唐小棠抬头看了他一眼,说道“我哥让我来长安的。” 宁缺怔了怔,说道“那就是你哥疯了。” 唐小棠不高兴说道“你才疯了,在呼兰海的时候我就和你说过,我会来长安城找你玩,怎么一见面就这样?” 宁缺完全无法理解这对魔宗兄妹的思维方式和逻辑,倒吸一口冷气说道“来长安城玩?你到底有没有搞清楚,这里是中原,这里是大唐帝国,这里是长安城,而唐小棠你是传说中的魔宗余孽!” 唐小棠困『huo』看着他,问道“那又怎么了?” “怎么了?” 宁缺警惕地看了看巷口,恼火地围着巷中那棵树转了一圈,俯身盯着她的眼睛说道“一个魔宗余孽出现在长安城,这就像是小白兔跑到正在拉屎的大黑熊身边,就像飞蛾扑进熊熊烈火。” 唐小棠展颜一笑,安慰他说道“原来你在担心这个,不用怕,我们明宗弟子身上根本没有气息『bo』动,你们这里的修行者根本看不出我们的身份,当年明宗那么多前辈都藏在中原,也没见出什么事。” 宁缺看着小姑娘稚气犹存的脸,不知该说什么好,强行压抑下心头的怒意,认真解释说道“现在已经不是当年,确实没有什么人能想到居然还会有魔宗余孽敢在光天化日下出现,但你刚才做了些什么?居然玩『xiong』口碎大石!等你在长安城里出了名,你以为天枢处还会查不到你的来历? 他接着说道“就算神殿裁决司那些穿黑衣服的家伙不能进长安城来逮你,你以为就没有人会对你动手?先前那些怜惜你心疼你佩服你的长安城百姓这时候可以给你鼓掌,但如果知道你是魔宗的人,他们肯定会端碗井水来生吞了你,你可别万了我们唐人也是信奉昊天的。” 唐小棠很无辜地摊开手,显得十分可爱,说道“从荒原来长安城的路途太远,才走到成京,我的银钱便『huā』完了,一路讨饭过来的,想着进了长安城再乞讨怕给书院和你们丢脸,所以才想着卖艺挣钱。” 宁缺微微一怔,这才注意到唐小棠身上这件皮袄比在荒原相遇时要更加破旧,脚上那双小皮靴前端甚至裂开了口,想必是漫长旅程上确实吃了不少苦。 看着小姑娘此时的模样,他不禁想起多年前自己和桑桑在世间颠沛流离的画面,怎样也不忍心再做指责,心情有些异样,于是便没有注意到唐小棠先前那句话里最后那段关于丢脸的描述。 唐小棠笑着说道“唐人真的『ting』好啊,一路上到处都有人指路,还有人帮我找官府,我要饭的时候,有好几次他们都煮新的饭菜给我吃,从来就没有人害我,而且你不也对我『ting』好,从来没有想过要杀我。” 宁缺对除魔卫道没有任何兴趣,更何况他现在也已入魔,换句话说与身前这小姑娘才是同类,又哪里会有什么敌意杀意。 思忖片刻,他从怀中掏出几粒碎银子塞进唐小棠手里,叮嘱道“你先去松鹤楼包个雅间吃些饭菜,等我回来……” 忽然间他想起昨夜在松鹤楼『lu』台上那个袖中藏木棍的『yin』险老头儿,觉得那里好像也『ting』危险,干脆递了把钥匙给她。 “东城临四十七巷有个铺子叫老笔斋,那是我的,你去那里等我回来,我提醒你不准翻墙,必须走『mén』,然后里面的东西不要『luàn』翻。” 想着夫子还在书院等着见自己,宁缺实在是没有时间与唐小棠再多说什么,用极快的语速『jiāo』待完这些事情后,像阵风似地向南『mén』外跑去。 唐小棠一手握着碎银子,一手握着钥匙,看着宁缺匆忙的背影,想要告诉他自己有地方去,然而却晚了,只好可爱地耸了耸肩。 …… …… 这些天大黑马一直扔在书院后山里野着,所以宁缺没有骑马,也没有坐马车,走出长安城南『mén』后,便走进官道旁的深长枯草之中,开始凭借自己入魔之后获得的强大力量和仿佛不知疲倦的『rou』身奔跑。 生命力倔强的冬草和生命力更为倔强的虫儿,不时拍打着他的脸颊,他眯着眼睛狂奔,没有用多长时间,便来到了南郊的书院侧『mén』。 不远处的官道上,有车队正在缓缓向南驶去。 宁缺看着那处,猜到车队里面应该是离开长安城的大河国少『nv』们。 看着渐行渐远的车队,他沉默了很长时间,然后转身向书院里走去。 然后他看见一位小姑娘站在道旁的深深冬草间。 这个小姑娘与他刚刚在长安城里分手,然后很快重逢。 冬草丛中,唐小棠微微喘息,看着他说道“你跑的可真不慢。” …… …… (第一章。第二章争取十一点前出来。)。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