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凛冬之湖 第一百七十八章 朋友的初见,夫子的惩罚 - 将夜

第二卷凛冬之湖 第一百七十八章 朋友的初见,夫子的惩罚

[本章由为您3∴35686688第二卷凛冬之湖第一百七十八章朋友的初见,夫子的惩罚 看着仓惶奔逃的大黑马,宁缺忽然想明白一件事情,做为最后入的老幺,极有可能最受宠爱,但论资排辈也是最没有地位 因为不知道夫子究竟会如何看待自己,他此时心情惴惴不安,看着眼前这幕画面,不由同感神伤,恼火道:“这谁家养的鹅?怎么这么不懂事,居然欺负我家的大黑马” “小先生,这是我家少爷养的鹅” 一道怯生生的声音从草甸处响起,二师兄的小童走了出来 宁缺当然知道大白鹅是二师兄养的,先前只不过看着二师兄不在,所以借着训鹅发泄一下内心的情绪,此时小童既然出现,就算把叶红鱼的胆子借给他,他也不敢真把那只大白鹅揪过来踹两脚 他伸手了小童粉嫩的脸蛋,感叹说道:“我只是随口说说,你不要往心里去,也不要往心里记” 小童睁着大大的眼睛,用力地点了点头,然后自去追鹅 大白鹅这时候已经追着大黑马跑到了镜湖畔 缩成一团躺在草丛里装死的小白狼,确认那些可怕的家伙都已经消失,才畏畏缩缩地站了起来,夹着茸茸的尾巴跑回唐小棠身后,再也不敢离开半步,被惊吓的太过厉害,竟是连走路都显得有些软 唐小棠把它抱进怀里 小白狼觉得自己安全了很多,把头探出她的臂弯望向湖的方向,看着那处正在呼啸追逐的黑影白烟,心想这个地方太古怪了,连我这种血脉尊贵天赋其才的雪原巨狼王子,似乎在这里也排不上什么号 宁缺不知道唐小棠臂弯里的小白狼与他有着极相近的感慨,不然说不定他会把这头小白狼抱进怀里痛哭一场 …… …… 陈皮皮和桑桑站在镜湖旁等待 待他看清楚宁缺身边那个小姑娘后,不由吃了一惊,心想这不是在南口碎大石的小姑娘,怎么进了院后山? “我来院这么多年,能够进到崖坪的外人,除了你家的桑桑和痴外,便再没有任何人,我很想知道,这位小姑娘又是你家的谁” “她不是我家的谁,是夫子让她进来的” 听着宁缺的回答,陈皮皮是吃惊,打量着这个穿着破皮袄的小姑娘,眉头渐渐蹙了起来,想着大师兄常年不离身的那件旧袄,犹疑问道:“是老师带进来的?难道这小姑娘是大师兄家的人?” 宁缺走到桑桑身旁,听着陈皮皮不着边际的猜测,没好气说道:“不用瞎猜了,知道她的来历,你也不会高兴” 陈皮皮看着这个抱着雪白小狗的清稚小姑娘,越来越是喜欢,笑着说道:“不过就是个小姑娘,哪里会让我不高兴手、打)” 唐小棠打量着这个胖子,想起荒原山道里宁缺和叶红鱼的一番对话,对话里有个据说很有修道天赋但心糟糕到了极点的家伙,好奇问道:“难道你就是宁缺提到过的那个少年便知天命的天才死胖子?” 陈皮皮微微骄傲点了点头,心想宁缺这个小师弟在外游历之时也不忘宣扬本师兄的天才,倒算是懂事,伸手正准备拍拍宁缺的肩膀,忽然想起这小姑娘话中最后死胖子三字,神情便有些恼火 宁缺看着他说道:“死胖子是叶红鱼说的,如果你觉得不爽,你可以自己去西陵神殿找她解决这个称呼问题” “那还是算了” 听到叶红鱼的名字,陈皮皮便觉得头大,非常迅地做出了决定他是极聪慧之人,心想宁缺只是在荒原上遇见过叶红鱼,那么按照这小姑娘的说法,当时她也在场,不由微异问道:“原来你们在荒原上见过” 宁缺点了点头 陈皮皮说道:“那为什么先前在城处你不说” 宁缺说道:“因为我当时不想让你们认识” 陈皮皮看着唐小棠微红的小脸,干净的眉眼,看着她那根在膝弯处来去的小辫,心想若解开想必便是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不由心头微动 这便是他最喜欢的生的模样 忽然间他想起自己曾经对宁缺说过这件事情,转头瞪着宁缺,心想你明知道我喜欢这样式的姑娘,却偏偏不想让我认识,是何居心? 宁缺心想夫子既然让唐小棠进入院,想必她的身份也没有办法一直隐藏下去,沉默片刻后嘲讽说道:“她是唐的妹妹” 陈皮皮很豪迈地挥手说道:“那又如何?” 宁缺再次提醒道:“唐,汤唐躺烫里的唐” 陈皮皮很惘然 宁缺叹息一声说道:“魔宗那个唐” 陈皮皮这才醒过神来,指着唐小棠半天说不出话 “记得当时你说过没有比你强的生,我当时祝你喜欢上的姑娘都有一个天下最生猛的兄长,如今看来这两个条件都满足了,而且我必须提醒你一件事情,叶红鱼亲口说过如果战斗,你不是这小姑娘的对手” 宁缺拍了拍他的肩膀,表示最诚挚的安慰 唐小棠听不懂这两个人在说些什么,她只是对陈皮皮这个胖子感兴趣,不明白为什么既然他是最年轻晋入知命境的修道天才,却被叶红鱼认为在战斗方面是个绝对的废柴,连自己都打不过 她笑着自我介绍道:“我叫唐小棠” 陈皮皮看着这名魔宗少,沉默片刻后说道:“我叫陈皮皮” 唐小棠总觉得这个名字似乎听哥哥提起过,低着头想了会儿,终于想了起来,高兴说道:“我想起来了,你就是叶苏的那个师弟” 陈皮皮沉默片刻后说道:“正是在下,虽然说道魔有别,正邪有分,观里与你魔宗山势不两立,我这时候似乎应该马上把你打死,但既然这里是院,你又是老师亲自带进来的,所以你放心,我暂时不会对你出手” 唐小棠稚嫩的脸上满是兴奋的神情,看着他高兴说道:“不要紧啊,我们先打一场怎么样?我一直都很想和你打一场的” 陈皮皮看着她的脸,不由想起了多年前自己在观里的悲惨童年,想起了喜欢穿红裙喜欢找自己打架的小孩 他沉默,然后开始悲愤 便在这时,远处山间传来道极清旷的笛声 …… …… 大山真的很大 宁缺在院后山学习了这么长时间,也只去过其中一些地方,像今天院后山弟子聚会聆询的这间草屋,他便是第一次看到 这间草屋很大,由梁柱搭构而成面无墙,极为清旷透风,好在地处后山深坳,并不会显得冷,屋檐上那些淡白如霜的草,也不知道是从哪里运进来的 草屋前坪有排竹椅,椅上坐着桑桑和唐小棠,椅下藏着一只受惊过度的小白狼,椅后有一只气喘吁吁的大黑马,这憨货不知道什么时候终于摆脱了大白鹅的追逐,于是赶紧来找自己心目中的二号主人 桑桑坐在椅上,看着手中刚刚摘下来的一些草无聊发着呆 唐小棠踢着椅前的石头,无聊发着呆,忽然她转头望向桑桑笑着说道:“你好,我叫唐小棠” 桑桑说道:“你好,我刚才听你说过” 唐小棠接着说道:“我来自荒原,” 桑桑怔了怔,轻声说道:“我叫桑桑,我是宁缺的,我来自……” 以往说家在何处时,她说是不知道该说哪儿,是岷山还是渭城还是宁缺拣到自己时的河北郡,但这时她忽然想起来自己应该出生在长安城,于是她不知因何而高兴起来 “我是长安人”听说西陵神殿要,但我也不打算去,所以我不知道今天要我来做什么” 如果是别的修道子,听见桑桑说西陵神殿要她过去读,第一反应只怕便是不信,然后便会心生嘲讽,然而唐小棠却是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相信,说道:“你做的对,西陵神殿那种地方没有什么意思” 然后她伸出手去,爽朗说道:“既然认识了,那我们就是朋友了” 桑桑有些不适应这种热情,但想了会儿后,认真地点了点头 四面无墙通风的草屋里忽然响起了烈的争论声 桑桑依旧低头看着自己手里的草 唐小棠望着那边,喃喃说道:“难道院真不收我们大明宗的人?” …… …… 夫子回到院 后山里的人全部到齐 就连读人都抱着一卷靠着廊柱在看 今日草屋之内发生了两场极为烈的争论,第一件事情是陈皮皮悲愤绝表示反对唐小棠入院,然后被二师兄无情镇压,第二件事情是宁缺对自己昨夜饮酒过量言行无端一事做出了深刻检讨,然后在他试图做出辩解时又被二师兄无情镇压 然而真正让院后山诸弟子震惊无语的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 夫子看着宁缺缓声说道:“你是我未曾见过的学生,但既然当日你能通过我设下的重重考验,登上峰顶,无论过程里君陌皮皮他们做了什么手脚,总之你成功了,那么我便会承认你是我的学生” 不知为何,宁缺总觉得会有什么极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荒原之行,虽然没有让院太过丢脸,尤其是神殿裁决司那两个小孩的意气之争,但行事终归孟无端,有失堂堂正道气象” “依为师看来,你的心依然还是有些问题,所以行师礼还是迟些日子再举行,接下来这段时间,你好生反省一下,也算是对你的惩罚” 宁缺问道:“老师,我该如何反省?” 夫子淡然说道:“我罚你入崖闭关,何时能想通,何时再出来” 听到宁缺要被罚入崖闭关反省,后山弟子们震惊望向端坐椅中的老师,完全想不明白老师为什么会做出这个决定 因为他们很清楚后崖对于院来说意味着什么 他们清楚一入后崖,再想出来那是多么困难的事情 老师对小师弟的处罚,为何如此严厉甚至可以说冷酷? …… …… 一百七十六章里宁缺厚颜撞冬草,写的时候,我就想起了朱雀记里易天行在油菜田里狂奔,当年的少年郎,我在拾回曾经的心情,再说明一下上章最后说的后悔,我后悔的是要完成十八万字的承诺,想着便浑身颤抖,不是看见美,不是寒冷不是兴奋,而是恐惧呀,今天便三章了,因为领导病了,碗还没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