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凛冬之湖 第一百八十四章 解决问题有三种方法,或者一种 - 将夜

第二卷凛冬之湖 第一百八十四章 解决问题有三种方法,或者一种

当年小师叔在崖dong和草屋里前后闭关两次。 第一次,他用三年时间完美地解决了以浩然气行走世间的问题,然而当他成为世间第一强者,再不需要欺骗世人时,却要面对更麻烦的局面。 于是他再次闭关苦思,不知道思考多长时间,他最终发现无法欺骗自己,于是飘然下山离开书院,去直面那片天穹然后就此消失无踪。 宁缺看着崖坪外的夜空,看着黑幕上缀着的繁星,目光第一次试图落在繁星之后,触碰那些深沉的底幕。 世间除了昊天道mén之外,根本没有人敢对书院有丝毫不敬,书院是这般的强大所以骄傲故而嚣张,而小师叔依然是后山的传奇,老师能够收留唐小棠这个魔宗少nv,说明书院没有太严苛的正魔之分,至少对魔宗没有什么歧视,那老师当年囚禁小师叔,今天囚禁自己,究竟在警惕什么? 他看着夜sè里的天空,在心中喃喃说道,难道是要瞒过你的眼睛,然而你是天道你是神辉,你怎么会有眼睛呢? 宁缺的思绪有些hunluàn惘然,骤然间感觉有些心悸,明白自己与世间真正的本源层次相差的太遥远,根本没有资格去思考这些事情,一旦思考,夜空里的那些星星仿佛都在发笑,他必须解决眼前的问题。 如何离开这片崖dong的问题。 这个问题当年小师叔曾经完美地解决过。 现在轮到了他。 …… …… 夜sè中的长安城,有资格或者说有必要知道的人,都接到了书院的传讯,知道了两件事情,第一件事情是夫子终于结束了历时两年的游历,回到了书院,第二件事情是书院二层楼十三先生宁缺奉夫子命闭关修行。 文渊閣大学士曾静虽然是当朝一品官员,其实也没资格接到书院的传讯,只不过因为他最近刚刚寻回失散多年的nv儿,所以除了皇城之外。学士府竟是最早知道这件两件事情的地方。 “闭关修行?那要多长时间?”曾静大学士皱眉问道。 林公公摇了摇头,犹豫说道:“一个月两个月?这个谁能说得准,书院二层楼里那些奇人的概念,和我们大概不一样。” 曾静不解问道:“依照唐律和宫中的规矩,书院的事情向来由礼部理会,尤其是书院二层楼,除了宫中和军部有资格知道之外,没有人知道。为什么陛下要让公公专程来告诉本官?” 林公公苦笑着说道:“还不是因为您家府上那位新回来的小姐,听闻院长亲自发话让她照顾十三先生,十三先生既然要闭关修行。3∴35686688您家小姐只怕也得在那儿陪着,您可别问我什么时候能回来,我真不知道。” 听着这话,曾静夫人顿时慌了神。 …… …… 两位师兄离开崖dong之前。还对宁缺说了一些话,他知道老师和书院不会就这样把自己扔在dong里任由自己自生自灭自己想,稍微放下心些,在dong里觅了块吹不到风的角落,铺好铺盖沉沉睡了一觉。 一觉醒来,他睁开眼睛,发现天sè依旧晦暗。 走到dong口向外望去。只见并无风雨,崖外云海远端的长安城笼罩在晨光中,非常美丽,这才想明白山崖绝壁对着西面。在dong中能多看几眼落日,但想要亲近朝阳晨光,却要比云海下的人们要困难很多。 二师兄挑的担子里有很多东西,甚至有很多是老笔斋里的物事,不知是陈皮皮还是哪位师兄师姐进长安城取了过来,睡前桑桑清点了一遍,大黑伞元十三箭以及那匣银票都在,便连牙具máo巾都在。 桑桑把清水牙具máo巾递进dong里。宁缺草草洗漱一番,然后吃过早饭。顿时觉得神清气爽起来,忽然间他想到一个问题。不由皱了皱眉。 “有马桶。”桑桑看他脸sè就知道他在担心什么。 宁缺无奈说道:“会很臭的。” 桑桑说道:“勤洗便是。” 宁缺看着山崖绝壁间的云海,摇头感慨道:“真是可惜了这些云,不过小师叔当年也污过,想必再多我们两人也不算什么。” 真正的清爽过后,宁缺捏着鼻子,便准备去提马桶。 桑桑看着他的模样,忍不住笑了起来,说道:“小时候不都是你自己做这些事,这才几年时间,就会嫌臭了。” 宁缺正sè说道:“居移体,养移气,咱们现在身份不同,自然感觉不同,说起来有件正经事一直忘了和你商量。” 桑桑问道:“什么事?” 宁缺说道:“我在想是不是应该去买个丫环。” 桑桑指着自己,困huo问道:“我不就是丫环?” 宁缺笑着说道:“你虽然还是我的小shinv,但毕竟是当朝一品大学士的nv儿,铺chuáng叠被倒也罢了,怎好让你继续做那些粗重活儿?” “我可不习惯被别人服shi。” 桑桑说道:“想着老笔斋里会多个人,我便觉得有些别扭。” 宁缺想了想,说道:“确实有些别扭。” 桑桑笑着摇了摇头,端着盆清水走进dong里让他洗手,然后走到角落提起马桶,走回崖畔倒进了那些流云里。 宁缺洗完了手,扯下dong壁上挂着的干máo巾擦了擦手,看着她提醒道:“搁远点儿,虽然是自己的味儿,闻着还是恶心。” 桑桑嗯了声。 宁缺擦手的动作忽然僵住,看着她的身影,觉得自己有些眼huā。 他忽然醒过神来,震惊喊道:“你怎么进来了?” 桑桑愕然回头,这才发现原来自己已经走进了崖dong,而且先前提马桶的时候,已经进来过一次,不由轻轻啊了一声,小跳着赶紧跑了出去。 片刻后,她扶着dong壁,小心翼翼探头望向里面,问道:“没事吧?” 宁缺有些糊涂,说道:“没事。问题是你有没有事?” 桑桑低头看了看自己,又拍了拍自己的xiong口,确认没有受伤,也没有像宁缺一样吐血,说道:“好像没事……你要不要再试试?” 宁缺走到崖dong口,站在昨天画的那道线里面,伸出手撑向空中按下去,有些失望地发现掌上依然传来了那道凝滞的触感。 “我出不去。” 他摇了摇头。明白是怎么回事。 崖dong口的禁制是夫子当年为了囚禁小师叔专mén设置的,针对的便是小师叔体内的浩然气,夫子附在dong口的那道简单气息。一旦感应到浩然气的存在,便会突然发作,而浩然气的强度越大,所触发的镇压便越强大。 他和小师叔的体内都有浩然气。那么如果想要走出崖dong,只有把浩然气修行足够强大,强大到击败夫子留下的这道气息,把dong口凝聚的天地元气海洋直接毁灭,或者想明白怎样让体内的浩然气与大自然间的天地元气融为一体,和谐的不分彼此,如此才能不触动崖dong处的那片元气海。 还有最后一种方法。那就是毁了体内的浩然气。 …… …… 宁缺看着崖dong口,生出很多感慨,夫子布下的这个禁制非常简单,实质便是他留在此间的一道气息。却给破禁制的人设下了无穷难题。 世间有很多题目很难,难在无数繁复的线索之下,你需要寻找到唯一的答案,而夫子留下的这道题目很难,却难在它有几个答案。 这几个答案非常难选择,如果没有信心能够把浩然气修练到战胜夫子的程度,那么你舍得毁掉自己体内强大而珍贵的浩然气吗? 时间会在破题者的犹豫和挣扎之间流逝,随着时间流逝。一天一天过去,做出选择便会变得越来越困难。甚至变成一种可怕的折磨。 若被囚崖dong多年,你终于决定放弃。回首望向当年入dong的第一夜,想必会痛苦于为何自己没有当时便毁掉体内的浩然气,自己坚持了这么多年,岂不是变成了最愚蠢的行为,在这种痛苦前,你还甘心放弃吗? 很明显,小师叔没有选择最后那种方法,因为他离开书院入世时,依然禀着浩然正气,群魔辟易,而且小师叔这等绝世人物,肯定会比宁缺更早明白夫子这道题的真实用意,以他的心xing意志,若要放弃肯定会在第一时间放弃,而不会有任何犹豫,更不会需要làng费三年时间。 宁缺没有想过小师叔凭浩然气直接冲破夫子布下禁制的可能,没有什么道理支持他的判断,他只是觉得这种画面很没有美感。 小师叔应该选择了第二种方法。 “三个月。” 宁缺看着依然不敢重新走进崖dong的桑桑,重复说道:“三个月,我不如小师叔这般强悍,我需要用三个月时间来思考要不要用最后那个方法,如果到时候我舍不得废掉身上的浩然气,你知道应该怎么做。” 桑桑有些紧张问道:“要用那个法子?我可从来没用过。” 宁缺说道:“我需要你的帮助。” 桑桑沉默片刻后说道:“你确定?” 宁缺说道:“我确定。” …… …… 绝壁间出现一袭青衣,被山风吹拂着时裹时舒,隐约可见衣下娇小的身躯,今天率先来探视宁缺的是三师姐余帘。 余帘走上崖坪,走到dong口那道线前坐下,从袖中取出一卷旧书,递给dong里的宁缺,看着他轻声说道:“如果要解决问题,只有一种方法。” 那卷旧书封皮上写着天地气息本原考七字。 宁缺看了一眼手中的旧书,认真请教道:“哪种方法?” 余帘将鬓角的发丝抿到耳后,说道:“学习。” …… …… (这是第二章,第三章肯定要很晚了,争取十一点前出来。)才子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