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凛冬之湖 第一百八十五章 三本书(上) - 将夜

第二卷凛冬之湖 第一百八十五章 三本书(上)

余帘是宁缺认识的第一个书院后儿脚竹,只不过那时她是书院女教授,而他是日日登旧书楼昏迷吐血的前院普通学生。 在那些值得怀念的日子里,宁缺和她分坐东西窗畔,一人执笔描小楷,一人捧书沉思,很少交谈,偶尔点头致意。 后来在剑林里,他与她曾经说过几句话,再后来宁缺离开书院去荒原前,她送给他一样东西,除此再没有更多的交流。 毕竟在旧书楼上有过那么一段从春花开到蝉鸣的时间,所以按道理应该能平静相处,然而事实上宁缺真不知如何面对这位三师姐。 书院后山弟子中,余帘是非常特别一个存在,她排行仅次于大师兄和二师兄,但修行境界只是普通,性情淑静,却不爱与人交流,似乎对人世间的任何事情都不感兴起,很少会出现在人们眼前。 人们看到她时,她似手永远在低头描着答花小揩,她在旧书楼里描小揩,同门聚会时她在描小揩,夫子召开书院后山大门把宁缺囚入后山时,她在那间四面通风的草舍里依旧描着小揩。 当初宁缺和隆庆皇子登山时,书院后山所有人都聚在峰顶议论纷纷,便在那等时刻,她却一个人站在崖畔的花丛里微笑不语。 而对于宁缺来说,和三师姐相处最大的困难在于不知该用什么态度与她相处,分无法确认她究竟有多大年龄,淑静淡雅甚至有些冷漠的性情,宽大的院服,眉眼间的从容,让她拥有一种很沉稳的气质,而娇好甚至有些稚美的容颜,骄小的身躯让人们看见她时总会误以为她是一个少女。 “师姐,这是什么书?“ “这是一本。” 听着余帘温和的声音,宁缺愕然抬头。 “这本天地气息本原考,乃是数百年之前某位大修行者口述的著作曾经在修行界里产生了极大一场波澜,因为与昊天教义相违背,所以被西陵神殿列入名录,严禁在世间出现这本书最后一次现世,是在宋国某个大家族里,而那个家族因为私藏此书而惨遭灭门。 宁缺捧着旧书的手掌微微一僵,没有想到这本书的来历如此惊人,有些想不明白问道:“那为什么书院里能有这本书?” 余帘微笑说道:“书院书院,自然不能少了书。“ 宁缺想着读书人书庐旁边那个藏书的巨大山洞,耸了耸肩。 “师姐,如果这本书看不懂怎么办?” 余帘说道:“依据老师的吩咐,每隔十日我会来崖洞一趟,十日时间里你好生学这本书,有什么疑惑都记下来,到时候一起问我。” 宁缺这才知道原来这是夫子的安排。 余帘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嘱咐他好生学习便飘然下山而去。 接下来的整整一天里,宁缺除了吃饭,便一直在看书学习。 越看他越明白,为什么当年西陵神殿会把这本书列入的名录。 因为这本《天地气息本原考》开篇明义,便说清楚自己要讲述的细则以及最终想要论证的论点是什么:自开天辟地以来,生万物,又有日生天穹,赋万物形状态精魄,万物调灭更新体垩内之精魄散于天地荒野之间便是如今修行者们能够感知到的天地气息,也就是所谓天地元气。 宁缺对这个世界的本原没有任何研究却觉得这个论点相当新奇有起,但想必也正是因为这个论点过于新奇,所以才会遭致西陵神殿的严厉封杀,因为这个论点认为天地气息来自于万物自身,而非昊天教义里所说的由昊天赐予,如果世人真的相信了这种说法,那么道门何以维持修行者对昊天的敬畏? 入书院后宁缺在旧书楼里看过很多修行方面的典籍,他弄的第一本便是天地元气初探,然而现在手中这卷天地气息本原考要显得深奥晦涩很多,所以哪怕他非常有兴起,但阅读的依然非常缓慢。 从日出从日落,他一直坐在洞口借着天光,沉默读着这本,思维沉浸在前人的智慧当中,对于这个世界的构成,尤其是天地气息的产生以及数量还有运转规律有了很多崭新的认识。 他并不清楚这卷书对于自己破解夫子留下的这道题,对自己完成闭关有什么具体的帮助,但既然夫子让他看这本书,他便会一直看下去,因为他相信夫子把自己囚在崖洞里,绝对不会只是想让自己变成一名书院教授。 宁缺在崖洞里看书,桑桑在崖洞外看着他看书,看的时间久了,他依然津津有味,每当理解一段深奥的阑述,脸上便露出喜乐神情,而桑桑则是无聊起来,好在这些年她早已经习惯了无聊,所以顺便洗了个头。 黑夜渐渐笼罩长安城、原野、流云以及山崖。 桑桑做完饭,宁缺胡乱吃了几口,又开始看书,桑桑看着火把的光有些飘忽,想了想老讲草屋,找了半天找出一蓄溜斩,递进了洞里。 伴着略显昏暗的油灯灯光,宁缺捧着那卷书继继专注看着,前世的经验让他对学习知识这件事情其实有所抵触,然而也正是前世的那些经验告诉他,如果想要尽快学到书中的知识,并且能够运用,那么必须保持绝对的专注。 一直看到深夜,灯油将尽时,宁缺才放下手中的书卷,没有急着去睡,而是闭着眼睛对今日的阅读在脑中做了一番温习。 因为睡的太晚,宁缺第二日清晨被崖洞外扯风箱似的呼呼声惊醒时,依然倦意深重,不禁有些恼火,心想这鬼声音究竟是从哪里来的? 他探着眼睛,彼了件单袄走到崖洞口,看着洞外那个扶着腰看着崖外绝壁风光,一面喘息一面还要装逼的胖子面色骤变。 把他从睡梦中惊醒的声音,正是陈皮皮攀爬石径时所发出的喘息声,只是他怎么也想不到,一个人的喘息声竟能轰鸣如雷。 “至于累成你这昏模样吗?”他无奈说道。 听着他的声音陈皮皮没有转身,扶着圆滚滚的腰,看着身前的万丈绝壁,看着山崖间的流云看着远处晨光下的长安城,喘息着嘶哑着发出文人的感慨:“噫吁兮,曾登绝顶览……“ “吁!” 宁缺用赶驴的方式阻止住他的感慨。 陈皮皮转身看着他连连摇头,批评道:“不雅不雅,虽说小师叔当年骑的确实是头驴但当此绝妙风光,何必行此不雅之事。” 宁缺看着他那模样便一肚子气,恼火说道:“明知道我心情样好,就不要拿那些酸词腐语来污我的耳朵,当心我把你踹下山去。” 陈皮皮想着先前上山时近在咫尺的绝壁,双腿又有些发软,前悸难消地拍了拍胸脯,说道:“这道崖壁太陡了爬上来险些要了我的亲命想着你要在这里呆个十年八年,确实心情没办法好起来。” 宁缺冷笑说道:“那是你太胖的缘故。” 这句话直刺要害,陈皮皮嗫嚅不知如何反击。 他看着崖洞忽然眼睛一亮,赞叹道:“原来这便是小师叔当年的居所,因为山路险峻我不曾来参观,今天竟是第一次看到,这个崖洞可不普通,非常具有历史意义,能住在里面真是荣耀至极我很羡慕你。“ 一块石头从洞里呼啸破空而至险些砸到陈皮皮的脚上,在崖坪上颠了几颠落入崖壁云海之中,再也找不到。 陈皮皮吓了一跳,指着崖洞蹦跳着大喊道:“要杀人啊!“ 宁缺在洞里继续寻摸了半天,却实在是找不到第二块石头,愤怒冲到洞口大声骂道:“你这个不要脸的东西!这么有历史意义的洞要不然换你来住?这份荣耀我全部让给你!你进来啊!你进来啊!” 陈皮皮冷笑说道:“有本事你出来。“ 宁缺不耻说道:“有本事你进来。“ 桑桑一直站在崖洞旁边,看着这对师兄弟闹腾,这时候终于忍不住,说道:“我觉得你们都挺有本事的。” 宁缺和陈皮皮同时望向她。 陈皮皮犹豫片刻后认真问道:“你说的是真话还是反话?” 桑桑看着他不说话。 陈皮皮一直认为自己是绝世的天才,然而前些日子他去了几趟老笔斋,和桑桑下过几盘棋后,至少在桑桑面前便再也没有这种自信,相对应的,他非常看重桑桑对自己的评价或者说赞美。 栗桑的沉默,让他的自尊心受到了一定程度的伤害。 他看着崖洞里的宁缺,嘲笑说道:“只有被关在铁笼子里猴儿,因为太过无聊才会向人扔石头,我原谅你。” 宁缺说道:“随便你怎么说,有本事你也砸我一下。“ 陈皮皮从怀里取出一个事物,直接向洞里扔了进去。 事发突然,宁缺险些被砸中脸,幸亏他现在的身体反应奇快,一个侧身右手疾出,便把那个事物抓在了手中。 那是一本皱巴巴的书,封皮上没有名字,却有很多像汗渍一样的东西。 宁缺心想这些汗涛只怕是这个死胖子身上的,便觉得有些恶心。 “这是什么书?” 他强忍着恶心,看着洞外的陈皮皮问道。 陈皮皮说道:“没有名字。” “那这本书是讲什么的?” “书院不器意。” 宁缺没有听懂,问道:“什么玩意?” 陈皮皮以为他又在调戏自己,大怒说道:“这本书讲的是书院不器意!你要再说没听懂,我就告诉老师去!“ (我累了……但还有第四章!只是可能要凌晨五六七八点才能写出来吧,大家明天起床看吧,善哉善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