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凛冬之湖 第一百九十章 新东西,新学生 - 将夜

第二卷凛冬之湖 第一百九十章 新东西,新学生

青藤并不茂密,中间『lu』着很多缝隙,天光投『shè』其间,被微细的叶片折『shè』,变幻着明淡,便成了完全不一样的风景。器:无广告、全文字、更 宁缺向师兄们表达了最诚挚的感谢,并且挽留他们留下来吃晚饭,却惹来好一番嘲笑。 众人笑道,即便是在崖畔结庐而居,小师弟你终究也是个被囚的可怜鬼,并不是真的隐士,何必还要摆出主人家的模样? 浑身污脏、像极了苦力的师兄们与他挥手告别,扶着石径旁的崖壁,『rou』着酸痛的腰颈,呻『yin』着走下山去。 六师兄因为要对翻新的草屋进行收尾工作,所以多留了一段时间,直到红日西斜,暮『sè』笼山才收拾东西准备离开。 告别之时,宁缺问了问前些时日拜托给他的那件事情。 六师兄说道“三把刀合铸为一把,难度并不算太大,设计已经结束,工序也已经排好,只是你要求三把刀都在里面,那么这把新刀的刀身不免过于沉重,普通材质很难满足要求,需要一种球墨粉,朝廷已经派人去南方矿山开掘,下个月应该便能回来。” 他算了算时间,接着说道“如果材料齐备,那么夏天之前应该能出来。” 离开岷山去到渭城之后,宁缺一直惯用的武器便是那三把细长的朴刀,凭着那三把刀在草原上不知杀死了多少马贼,也帮助他一路从边塞杀回长安城,杀进『chun』风亭的雨夜,再重新杀回荒原之上。 正是在荒原中遭遇的连番的战斗。让他有些遗憾地发现,三把朴刀在修行强者层次的战斗中。已经不能再像以往那些年里一样,给予自己最笃定的信心和最强大的支持,反而因为脆弱拖自己的后退。 如今宁缺手边最强大的武器,是元十三箭以及符纸。四师兄和六师兄已经替他把元十三箭完美地修复如初,但他依然想要拥有一把合手的近身武器,因为过往的感情和熟悉,刀自然是第一个选择。 前些时日,宁缺把自己视作生命伴侣的三把细长朴刀,郑重『jiāo』付给了六师兄,请求他帮助合三刀为一,这个要求无论从哪个方面来看,都极不符合冶炼铸造的标准,想的太过简单甚至有些无聊。 所以对这件事情。他并没有抱太大期望,内心深处却又一直存着份侥幸,此时听到六师兄的话,不禁大感惊喜。 要知道知道六师兄虽然沉默寡言,内心却像炉火一般热情,品『xing』像百炼『jing』钢一般纯粹,没有把握的话绝对不会说。txt电子书下载 六师兄看着他憨厚笑道“师弟你还有什么需要做的?” “我现在就有些迫不及待,想看看师兄你打造出来的那把刀。究竟是什么模样,哪里还有心思管别的事情。” 宁缺笑着说道,忽然间看见正站在雨廊青藤下系线的桑桑,顿时想起了一件事情,眉梢微微轻挑。 当初在荒原大明湖畔,他和莫山山二人携手。竟依然不是道痴叶红鱼的对手,尤其是当叶红鱼召唤出来的那条水鱼深处,绽放出万道光线,将青翠山谷和静湖照耀的炽白一片时,他竟生出根本无法与之对抗的念头。 对于那场战斗里的很多细节画面。宁缺都记的非常清楚,但真正能在他心中留下长时间悸意的画面,还是那轮湖面上生出的太阳。 如果不是莫山山在关键时刻,以神符蒸腾湖水为雾霭,让那万丈光芒稍微暗淡了些,只怕当时他就已经死在了叶红鱼的手下。 事后宁缺才知道,叶红鱼当时施展的是西陵神殿的神术,便是她自己也才刚刚领悟时间不长,却已经拥有了如此强大的威力。 身为书院弟子,理所当然要想着如何对抗那座桃山,身为小师叔衣钵传人,宁缺先天便有与西陵神殿对抗的理由,而做为一个入魔之人,他必须时时刻刻想着怎样战胜昊天道『mén』的强者。 尤其是在毁了隆庆皇子之后,相信神殿里的人们,一定期盼着击败甚至毁灭他,而这些事情,理所当然会由叶红鱼来具体实现。 宁缺和叶红鱼战斗过,『jiāo』谈过,同行过,知道万法皆通的道痴少『nv』拥有怎样深不可测的境界和潜力,更知道她大概是世间修行者中为数极少的、如自己一样『jing』通战斗技巧以及本质的人物。 他如今境界突涨,进步飞快,但他觉得叶红鱼的进步速度绝对不会低于自己,所以他必须想些方法,拉近两人之间的实力差距。 首先要做的事情,便是找到应对昊天神辉的方法。 宁缺问道“师兄,有一种东西不知道能不能做。” 六师兄这辈子就喜欢做东西,而且他知道『dong』里这位小师弟时常有些匪夷所思的妙想,听着这话便高兴起来,说道“你设计的?” “应该不算吧。” 宁缺有些犹豫,举起双手中空虚握着,放在自己的眼睛上,轻声开始叙说那个东西大概是什么模样,又有什么特征。 听着宁缺的叙述,六师兄思考片刻后遗憾地摇了摇头,说道“比那把刀好做多了,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也没有什么难度,十天便能做出来,到时候你出关取刀的时候,顺道带走便是。” 送走六师兄后,宁缺坐在崖『dong』口,撑着下巴看着桑桑在雨廊间忙碌的身影,忽然笑了起来,笑的有些得意。 六师兄觉得那东西太过简单,没有什么挑战『xing』,所以觉得有些遗憾,但宁缺却很高兴,因为那东西如果真能对付昊天神辉,那么做为光明神座传人的桑桑,就算会了神术,想来也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能在与西陵神殿道痴的战斗中胜出,或者说保住小命,当然是很重要的事情,但能在与自家小『shi』『nv』的比较中胜出,或者说保住男人以及家长的尊严,对宁缺来说,这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 …… 崖畔草屋修葺一新,雨廊青藤的细枝随风轻摇,绝壁风光美丽之余,陡然多出很多别样的风景,生活的气息。 师兄们的到来,让那种被世界遗弃的孤独感,让那些最不好的带着桑桑在世间颠沛流离的回忆,尽数消失不见,宁缺的心境平静了很多,依旧读书冥想养气静思,再也不像前些天那般浮燥郁闷。 最关键还是心态的转变,六师兄离开时很随意说到他让破关取刀时顺道拿走那样物事,他没有因为这句话而有任何自怜自艾,很自然地应了下来,因为他已经想明白,既然那夜已经对桑桑下了决心,那么三个月后如果还真的不能想出破解夫子布下禁制的方法,直接把体内的浩然气毁了便是。 这个认知或者说决定看似简单,实际上却蕴含了很可怕的绝决坚狠,普通人的心境根本无法承受这种痛苦,但宁缺能。 因为他能,所以他现在可以平静从容。 …… …… 被囚崖『dong』第二十一天时,三师姐余帘依照约定前来替他解疑授课,只是这一次她的身旁多了一个同样娇俏的身影。 宁缺看着唐小棠稚气未脱的容颜,震惊说道“你还真赖在我们书院了?老师真收了你?难道我以后要叫你小师妹?” 唐小棠清脆地笑了起来,说道“多个小师妹难道不好吗?” 宁缺说道“我现在是被囚山崖,当然不能多个小师妹,想着便觉得有些发堵,如果你再唱两句荒人民歌,我可能会吐血。” 崖『dong』旁的人没有谁能听懂他的抱怨或者说吐槽,便是桑桑也不能。 余帘微微一笑,说道“小姑娘太调皮,还不快拜见你小师叔。” 宁缺目光在师姐和唐小棠的脸上来回移动,犹豫片刻后有些不敢确定问道“唐小棠她……拜在了师姐『mén』下?” 余帘平静地点了点头。 宁缺大感震惊。 唐小棠乃是魔宗少『nv』,她的的兄长唐更是当代魔宗天下行走,书院居然真的把她留了下来!要知道无论是夫子亲自收徒,还是让三师姐收她为弟子,在世人眼中都是书院庇护魔宗的铁证! 余帘看着宁缺淡淡说道“师弟你见过我这弟子,也知道她身份有些特殊,所以日后在外间尽量不要提起她。” 如果书院收了一位魔宗余孽为徒的事情传到世间,必然会引发一场轩然大『bo』,西陵神殿和天下亿万昊天信徒,肯定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书院就算再如何强大不可一世,也不可能战胜整个世界,以及这个世界里无处不在的昊天神辉,否则当年又怎么会发生那些事情? 宁缺想着自己体内的浩然气,想着遭天罚而死的小师叔,沉默片刻后看着三师姐神情凝重说道“理当如此。” 他望向唐小棠,发现少『nv』清稚的脸上神情坦然,似乎根本不知道自己在书院求学,会给这座大山里的人们带来多少麻烦和危险。 他本想提醒她几句,但想着自己已经入魔,已经给书院带来了很多尚未展开的麻烦,让老师不得不把自己囚禁在此,不由自嘲一笑。 “道痴叶红鱼和她哥哥,那位知守观天下行走,都见过唐小棠的样子,以后必须警惕小心,尽量少让她离开书院。” 宁缺提醒余帘。 余帘平静说道“这丫头既然拜到了我的『mén』下,那么如果不能杀死叶红鱼,又哪里有资格离开书院?” …… …… (这是今天的第一章,第二章九点之前我必然能写出来!自我加压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