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凛冬之湖 第一百九十五章 穷举 - 将夜

第二卷凛冬之湖 第一百九十五章 穷举

被囚禁在崖洞里的宁缺想要破关而出,便必须解决掉崖洞口夫子留下的强大禁制,他不奢望能够战胜夫子,又不舍得废掉体龘内的浩然气,那么自然只能选择第二种方法对浩然气进行改造,让它与自然里的天地元气和谐相处,甚至合而为一,完全抹去二者间的区别。 按照天地气息本原考一书里的说法,自然界的天地元气与魔宗修行者体龘内的真气以及浩然气从本源上来讲是同一种东西,只不过随着岁月流逝和依着物质的不同,渐渐拥有了完全不一样的特征。 宁缺最以为可以倒溯反推,凭借雪山气海和那条通道以及气漩的共同作用,把体龘内的浩然气直接解构成最细微的微粒,把浩然气变成最初原始的模样,然后通过别的方法抹上如今自然界里的色彩,便能伪装成天地气息。 然而真正开始尝试后,他发现这个方法连第一步都不可能走通,无数次惨痛的失败,让他终手确信,没有谁能与时间这般伟大的存在为敌。 在沉思数夜后,他忽然想到,夫子给自己的两本书并不见得分别针对两种方法,而应该是相互联系起来。 于是他开始尝试用书院不器意,把浩然气模拟成自然界的天地元气,就如同陈皮皮曾经说过的那样,这时候的书院不器意便是火侯,锅灶便是自己的身体,而浩然气便是锅中的食材。 他需要做的事情,便是用书院不器意掌握好火侯,用自己的智慧经验和知识做调料,把体龘内的浩然气炒成一盘香喷喷的天地元气。 经过一番演算推断,宁缺觉得这个方法应该可行,马上开始着手进行准备。他选择的模拟目标是自己最熟悉,也是最先悟出来的水符。 他用符纸凝出最精纯的水意,对其进行了长时间的认真观察,仔细地揣摩分析这道气息的特征和最细微处的差别,然后记在笔记上。 同时他没有忘记修炼书院不器意。 到他确认自己完全掌握了那道水符凝出天地气息的全部特征和味道,并且已经掌握了书院不器意的精髓,能够随心所欲时,便正式开始了改造。 暮色笼山时,他盘膝坐在蒲团上,缓缓闭上了眼睛。 朝雾入洞时,他缓缓睁开眼睛,从蒲团上站起。 念力入体缓慢流淌,宁缺自视腹内气漩,沉默感知着那些浩然气,当他终于确信体龘内的浩然气在不器意的伪装下,已经全部变成了带着水符特征的天地元气后,眼眸里不禁流露出惊喜的神色 片刻后。 宁缺擦掉唇角的鲜血,沉默看着崖洞口飘舞的尘粒,回思着当自己试图穿过洞口时却引发禁制的情形,陷入了苦苦的思索之中。 明明在书院不器意的伪装下,自己体龘内的浩然气已经改变了模样,变成了天地气息中的一种,为什么还是引发了崖洞的禁制? 夫子留下的那道简单气息,究竟是凭什么发现自己体龘内流淌的还是浩然气,而不是清风流云间的天地元气? 晨光从绝壁对面的湛蓝天空里透进崖洞。 宁缺被光线刺的微微眯眼。 忽然间他想到一件事情。 世间没有完全无色的光,甚至没有完全单色的光。至少在他现在身处的这个世界是这样的。 就算肉眼无法看见,但那些不可见的波段里依然有着自己的色彩,就如同看似圣洁的昊天神辉,其实是由很多种颜色的光线组成的。 与此同理,自然界里,也没有完全单一的天地元气,那些清风流云、青树白石里的天地元气看似各自不同,实际上自开天辟地以来,经历亿万年的沉淀融合,虽然依然保有着各自的特征,却早已带上了别的气息。 只有符纸或者阵法所凝结召唤出来的天地元气,才是绝对精纯的存在。 宁缺走到崖洞前,沉思片刻后取出一张符纸,以念力触动,让其凝作一团火球,随风向洞外飘去。 如果按照以前的想法,这团微弱的小火球里所蕴藏的是天地元气,那么便应该不会被夫子的气息发现,能够轻松出入才对。 只听得嗤的一声轻响。 那团微弱的小火球飘到崖洞口处,骤然熄灭。 崖洞处的禁制骤现骤隐。 宁缺沉默看着那处,脸色变得有些苍白。 原来夫子留下的这道禁制,不仅仅不允许浩然气通过,甚至不允许有任何非自然的天地气息通过,换句话说,只要是修行者,哪怕他识海里的念力只是引发极微小的天地元气波动,都无法通过崖洞。 宁缺想着前些天师兄师姐们上山探望自己的情形,注意到他们所有人都没有进过崖洞,甚至没有向线这边伸过一次手,这才明白,大概师兄师姐们早就知道夫子这道禁制的不可思议之处。 他忽然想到一件事情,把桑桑喊进洞来。 他盯着进出自如的小侍女,觉得自己的思绪更加混乱。 如果说夫子这道禁制,针对的是非自然的念力或者符力以及魔宗修行者的真气,那么桑桑跟随光明神座修行,体龘内至少也会留下一些道门气息,为什么那道禁制却对她没有任何反应? 宁缺不再想这件事情,而是继续开始研究破关之事。 确定了崖洞禁制的真义,他意识到,如果要把体龘内的浩然气模拟成自然界里的天地元气,那么便不能只模拟其间的一种,而是需要模拟成无数种天地元气,可以不拘各种数量但必须尽皆都在。 问题在于,自然界里的天地元气有无数种,他就算有书院不器意,又能以符观察各种元气的特征,但如何能够让浩然气模拟出所有? 他体龘内的浩然气就像是一筐青菜,无论调杵放多少,无论火侯控制的如何精确,难道他能把这筐青菜炒出三百多盘菜来? 而且还有一个更关键的问题。 “如果给你一把青菜,你能不能烧出一碗火烧肉?” 宁缺看着身前的桑桑问道。 桑桑想了会儿,说道:“当然不能,不过昨天大先生提了几斤新鲜猪肉过来,少爷你如果想吃红烧肉,我呆会儿给你做。” 宁缺没有沮丧太多时间,马上又投入到学习和破题之中。 夫子留下的这道题目,实在是太过艰深,看着似乎只有三个正确答案,但无论哪个答案,都需要极大的勇气,有的答案你明明已经看到,却发现答案上面附着一个极为复杂的密码。 他现在的境界与能力,完全没有可能解开这道密码,因为这道密码已经隐隐指向世界的本原,自然的构成。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他想起了书院前院那位穿着蓝大褂的老妇人。 当初书院入院试那道数科题目,谢承运先是用穷举之法,得到了一个近乎无限之数,宁缺却是直接一眼得了结果,所以拿了唯——个甲上。 宁缺很擅长学习,或者说擅长考龘试,而像数科这种考龘试,很多忖候就是投机取巧的才华展现,所以他一向有些瞧不起那些不知道运用公式和答题技巧,只会老老实实进行计算的同伴。 而现在他没有现成的公式,也找不到任何技巧,于是只能重新拣起曾经被自己瞧不起的笨办法,开始试图暴力破解。 暴力破解便是穷举。 所谓穷举便是完全归纳,一个一个的试答案,那么只要拥有足够长的时间和耐心,最终总会撞到唯一正确的那个密码。 宁缺试图暴力破解崖洞禁制,和对解除密码还有一些小的区别,因为他需要找到无数种天地元气的特征,并且把体龘内的浩然气模似成对方,这便等若是他需要找到无数个密码,然后把这些密码组合在一起。 只有这样他才能看到最后的答案。 这种方法很暴力,很有美感,但实际上很笨拙,很无奈。 穷举里的穷,乃是穷尽的意思,说的是这种方法的特征,但如果换一个角度,也可以理解为解题者已经穷尽了智慧,也无法用别的方法解决问题,才会极为伤感沉痛地动用这种手段。 此后的这些日子里,宁缺开始用穷举法分析观察模拟天地元气,他不知道究竟有多少种,但他并没有急于触碰禁制去试。 因为他很清楚,这必然是一个极为浩繁,甚至可以用壮阔来形容的工程,别说三个月时间,就算是三百年也不见得会有结果。 但他依然不停地尝试着。 因为他只给了自己三个月的时间。 如果不在这三个月的时间里,付出自己最大的努力,那么将来临死时想起当年被自己亲手废掉的浩然气时,一定会有很多遗憾。 崖洞里的宁缺变得越来越沉默,没有时间梳理的头发散在身后,显得有些潦倒,他的脸色越来越憔悴,但眼睛里的光泽却是越来越亮。 陈皮皮经常会过来探望他,看着他如今的模样,既不忍让他这般自我折磨下去,却更不忍让他中途放弃,只好像他一样沉默。 别的师兄师姐也会过来探视,把他们搜集的药材美食全部交给桑桑,让她随时宴煮,好让小师弟保持精神。 唐小棠跟随余帘修行,依旧苦不堪言,偶尔能上崖玩耍时,牵着桑桑的手不停抱怨,但看着洞里的宁缺,却觉得有些惭愧。 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过去,春意渐深。 (第三章争取一点前出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