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七章 最后一口气 - 将夜

第一百九十七章 最后一口气

第二卷凛冬之湖第一百九十七章最后一口气 今天崖『洞』午饭的主菜是红烧书mi群2赢话费) 宁缺蹲在『洞』口,捧着饭碗,嘴里嚼着油腻的『féi』『rou』,看着清峻的绝壁风光,含『hun』不清问道“陈皮皮那厮以往闻着『rou』香便会跑过来抢饭吃,最近这一个多月来的次数倒少了很多,就算过来呆不了多会儿便急着离开,他究竟在忙啥?” 桑桑把锅里的红烧『rou』用锅铲扒到一边,只有『rou』汁泡进白米饭里,端着碗走到他身边蹲下,想了会儿后说道“我也不知道,不过前天唐小棠上来玩的时候提起过一句,说最近他经常帮她解决修行上的疑难问题。” 宁缺怔了怔,想起两个月前那番关于禽兽的对话,冷笑说道“解决修行疑难?老师让他来帮我,却不是去帮那个小姑娘,道『门』魔宗,相看不厌,且问今日之后山,究竟是何人在做禽兽。” 桑桑没有听懂他在说什么。 宁缺忽然看着她问道“听说天谕大神官去过学士府?” 桑桑点了点头,继续吃饭。 宁缺又问道“所以这一次你没回学士府?” 桑桑低着头嗯了一声。 宁缺看着她微黑的额头,低声问道“这件事情你到底是怎么想的?看神殿这作派,还真把你这个光明神座传人当了回事,以前都没有听说过哪位神座传人引起神殿如此重视,甚至还让一位大神官专程来接。” 桑桑说道“少爷你怎么看这件事?” 宁缺沉默片刻后说道“虽然我对西陵神殿没有什么好感,也完全没有想像过你真的成为光明大神官,直到今天我还觉得这件事情很荒唐,但如果真有这样的机会,我必须承认这件事情很荣耀很强大,错过可惜。” 桑桑忽然放下手中的饭碗,看着他很认真地说道“现在我们似乎应该更多考虑你怎么破关的事情,而不是这些小事。” …… …… 笨鸟终于先飞进了树林,蠢人最终获得了福报。 殚『精』竭虑穷举数十日,宁缺面临绝境时再一次暴发出不可思议的毅力和耐心,就如同走出岷山、登旧书楼、暴雨悟符时那样,完成了这个看似永远不可能完成的事情,成功地掌握了天地气息所有的本质特征。 这也意味着他终于能把体内的浩然气,变化成自然界天然形成的天地气息,从而能够在走出崖『洞』时,不会引发夫子布下的那道禁制。 他很确信自己做到这一点。 也正因为这种确认,当他再一次失败,被禁制震回崖『洞』里时,脸『sè』变得异常苍白,极为少见地出现了类似绝望的情绪。 他的判断没有出错,崖『洞』口处夫子留下的那道气息,确实没有对他体内的浩然气有任何反应,然而令他意想不到的是,就在右脚快要踏过那道线时,身体忽然撞到了一面无形却坚不可摧的墙壁上! 这究竟是为什么? 崖『洞』深处,宁缺抱着头蜷缩在双膝间,用了很长时间才压抑住心头的绝望和自暴自弃的念头,重新开始认真地思考。 忽然间他想明白了,却真的绝望了。 夫子在崖『洞』口留下的这道气息,一旦感应到浩然气或者是非自然的天地气息,便会『ji』发禁制,简单地召来山崖绝壁间的无数天地元气,然后凝成一片狂暴的海洋,将任何试图强行突破的人用『làng』『cháo』吞没。 而当没有任何非自然天地元气的人试图通过这道禁制时,夫子留下的这道气息,自身便会变成一道墙壁,一地栅栏! 和狂暴的天地元气海洋相比,这道气息确实显得并不那么可怕,但毕竟是夫子留下的气息,想要通过,又岂是那般简单? 或许真的很简单。 哪怕以宁缺眼前『洞』玄下境的修为,也能通过,因为他有浩然气,而且他学会了本原考一书最后记载的养气之法,只要他能够将身躯内的浩然气养炼至磅礴,甚至只需要再雄浑几分,大概也能撞破夫子最后留下的那堵墙。 换句话说,他现在就差一口气,浩然气。 然而他体内的浩然气雄浑一分,通过崖『洞』时引发禁制的危险便增一分,禁制一旦触动之后,那片天地元气海洋的狂暴便会多一分。4∴8065 他现在确实可以把体内的浩然气尽数化成自然间的天地元气,但这已经让他穷举三月,疲惫不堪,更何况是更多数量的浩然气,他实在是再也没有『精』神和决心,去重复已经重复了无数遍的这种过程。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在最近的这两个月里,宁缺已经停止了养炼浩然气,而且他隐隐明白,如果真的把浩然气修练下去,自己不止会像如今这般备受折磨,甚至最后可能会重新走上小师叔的老路。 这种可能让他警惕,甚至恐惧。 这便是矛盾。 这便是夫子给他出的最后一道题。 在绝境里看见曙光,曙光里却隐藏着极大的风险。 在这种时候,你会怎么选择? 是继续沉默地等待,等待天『sè』越来越亮,或者天永不再亮。 还是以生命为赌注,向那片天光里勇敢或者说疯狂地再踏出一步? …… …… 坐在崖『洞』地面上,宁缺痛苦地思考了很长时间,没有得出答案,情绪反而变得越来越低沉,喃喃自言自语说道“有完没完?” 不知道他这个问题是问谁的,夫子还是老天爷? 他的声音略微大了些,却还是那四个字“有完没完?” 他忽然站了起来,抓起身旁那把竹躺椅,用力地摔到崖『洞』石壁上,只听得啪的一声脆响,竹椅支离崩碎,变成了一堆垃圾。 被囚崖『洞』整整三月,眼看着希望,然后又失望,直至绝望,不停重复着这种过程,乏味并且让人心生厌烦放弃的情绪,到了此时,他终于崩溃了。 “有完没完!” 宁缺愤怒地大喊着,抓起身边能够抓到的一切东西,用力地向『洞』壁上砸去,竹椅,汤瓮,水盆,笔墨纸砚,甚至包括那两本书,似乎只有这样,才能渲泄掉心头那股极为郁结不甘的闷气。 崖『洞』里的所有东西都被他摔碎了,桑桑昨天去山那边瀑布下摘的一束野『huā』,也被他甩的散『luàn』落在地上。 他跌坐在那些『huā』枝间,神情落寞地低着头,看上去极为可怜,就像是一个『mi』了路、再也找不到家的小孩子。 忽然间,他想起了和夫子的第一次相遇。 那次相遇在松鹤楼的『lu』台上,结束于夫子很不讲道理的短棍一击。 宁缺始终不明白,为什么像夫子这样的大人物,竟会像市井小贩般失态,暴跳如雷对自己的学生打闷棍。 这时候他终于明白了夫子当时的感受。 也正是夫子的那一棍,让他想起书院真正的道理是什么。 书院教育学生们,如果经过审慎的思考,确认自己的行为是正确的,那么遇着困难阻厄时,不可生惧心,不应起避意,而应该勇往直前,用尽一切手段去坚持自己的道理,这便是书院的道理。 换句话说,当敌人太过强大,你无法与它讲道理时,那么便不用再讲道理。 宁缺抬起头来,看着『洞』崖出口处。 在这时候,他没有想起什么前辈,因为这条道路上的前辈只有小师叔一人,而且小师叔最终走下了毁灭的结局。 他想起了昊天道『门』的那些强者,从道痴叶红鱼开始,到桃山之上的大神官,从那位背负木剑的天下行走叶苏,再到传说中青衣飘飘的知守观观主,直到最后他的目光落在绝壁外的湛湛青天之上。 “我会继续修练浩然气,我会再试一次,我不管会不会引发老师你设下的禁制,我也不理会将来可能会遇到什么。” 他默默念道“因为我不想再呆在这里,我想出去,去你妈的。” …… …… 桑桑正在草屋里洗碗,听着崖『洞』里传出摔东西的声音,赶紧擦手准备去看看,又听到这四个字,不由神情微异,心想你被关在『洞』里闭关,月轮国那位佛宗大德姑姑,究竟又如何得罪了你? 她走到崖『洞』口,正准备进去,却看到『洞』内一片狼籍,宁缺盘膝坐在地面上,神情恬静,仿佛一尊坐在远古废墟上的神像。 …… …… 近两个月的时间里,宁缺一直在试图改造浩然气,却未曾修炼蓄养过,小腹深处那个气漩平静的有如一方小池。 这时候,浩然气仿佛清晰地感知到了他此时的绝然心意,缓缓流淌起来。 或许正是因为寂寞了太长时间,当浩然气流淌起来后,竟是完全无视宁缺的念力,骤然开始加速,并且速度越来越快。 到最后,宁缺腹内那道气漩竟是开始颤动摇晃起来,近乎疯狂一般旋转,平静的小池骤然狂暴起来,似要卷起风雨。 崖『洞』里的天地元气,如同斜风细雨一般自四面八方袭来,然后以近乎灌注的方式拼命向他的身体里涌入。 宁缺清晰地感觉到了当前的情况,不由生出一丝悸意,心想如果任由如此多的天地元气灌入体内,最后自己极有可能暴体而亡,就像那些被魔宗挑选为弟子、却最终惨死在第一关的人们一样。 有那么一瞬间,他想要停止腹内气漩的暴走。 但不知道是他无法停止,还是极度渴望重获自由的他,想用生命为赌注来承担这种突发状况的结果,总之他什么都没有坐。 感受着天地元气不停涌入体内,宁缺脸『sè』微白,身体微颤,但他依然坚定地盘膝坐在地面上,不动丝毫。 …… …… 绝壁间的清风,仿佛感觉到了崖『洞』里的异状,呼啸席卷而至,变成一场挟风带砾的狂风,穿过崖畔草屋和雨廊,直接灌进了『洞』中。 桑桑扶着『洞』口的石壁,艰难地稳住身体,担心地望向里面,想要大声把宁缺喊醒,但在如此强劲的山风中,竟是完全张不开嘴。 宁缺闭着眼睛静坐在『洞』中,心神全部在体内暴涨的浩然气上,根本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衣服飘『dàng』如一面荒野中的战旗。 山风在崖『洞』内呼啸,先前那些被他摔碎的竹椅笔砚的碎片,直接飘了起来,围着他的身体在空中不停盘旋,偶尔撞到『洞』壁上,变成更细的碎片。 崖『洞』石壁看上去极为坚硬,然而在这番如暴风骤雨般的密集撞击下,最外面的那层石壁竟是渐渐裂开,有很多石屑簌簌落下。 其中一面石壁上,隐约出现了四个字。 …… …… 山崖绝壁间的天地元气,随风入崖『洞』,不停向宁缺身体里灌注,瞬息间便填满了他雪山气海里的所有窍『洞』,紧接着便向他身体四处涌入,不停地充斥占据,不肯放弃任何一处地方,哪怕是最微小的细窍。 宁缺觉得自己的身体鼓胀了起来,仿佛变成充满酒的皮囊,甚至觉得自己的每根头发和每根睫『máo』里都充满了天地元气。 腹部里的气漩变得越来越大,边缘处的速度自然越来越快,甚至隐隐让他产生了内脏被生生切开的痛楚感觉。 他知道任由这种情况继续,自己会被不停涌入的天地元气暴体而亡,但他依然没有停止,只是默默念着那四个字,不停等待着最后那刻的到来。 就在天地元气完全充斥他身体每一处,开始要侵伐他真实的身躯时,就在那极短暂的一瞬间,宁缺用强悍的意志,忍着识海震『dàng』所带来的恶心感,忍着那股并不真实却异常可怕的痛楚,让念力落在了体内的气漩上。 很多年来,他一直不停地冥想,因为他想要修行,无论他能不能修行,他都在冥想培念,睡觉时在冥想,发呆时在冥想,写字时在冥想,给桑桑煎『药』时在冥想,他无时无刻不冥想。 他付出了普通修行者难以承受的毅力和渴望,所以在能够修行之后,他便拥有了普通修行者难以想像的充沛念力。 所以当天地元气已经灌入他的识海,压榨干净最后一分空间,驱散近乎所有念力时,他依然还能保有最后的清明,最后一丝念力。 当那丝念力落下时,宁缺已然浑浑噩噩的识海里,骤然闪过一道亮光。 那道亮光有若闪电,让他瞬间清醒过来。 他想到了夫子留在崖『洞』处的那道简单气息。 那道简单气息,能够把山崖绝壁间的无数天地元气尽数召唤而来,然后压缩凝练成方雨之海,把崖『洞』隔绝在世界之外。 既然天地元气能够压缩,那么身体内的天地元气自然也能压缩。 被囚崖『洞』的三月时光,变成无数画面,在他的眼前快速掠过。 崖『洞』口的禁制,那片狂暴的天地元气海洋,那本叫做天地气息本原考的,最后的养气功法,那本没有名字的书籍里记载着的书院不器意,无数种天地元气,这些信息片段不停冲撞组合,解构重生。 原来要自在,便需要自由。 宁缺不再担心会不会暴体而亡,也不去理会那些眩晕和痛楚,只是平静内视着体内气漩,任由它自由的高速旋转扩张。 最关键的那个瞬间到来。 磅礴的天地元气占据了宁缺身体。 这时,一幕奇妙的画面发生了。 急速扩大,快要突破空间的浩然气漩,似乎因为扩张到极致的缘故,边缘的气息密度变得有些稀薄,虽然很快便会被新涌入的天地元气补满,但就在那瞬间,气漩自身的数量似乎无法抵抗漩心的引力,有了一丝颤抖。 然后气漩开始收缩! 虽然气漩开始时收缩的速度非常慢,但加速却非常快,在电光火石的一瞬间,竟是收缩到只有最开始面积的一半! 这已经不是收缩,而是坍缩! 在宁缺完全还没有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之前,前一刻还磅礴无比的浩然气漩,已经全部坍缩进了漩心,变成了一个漆黑的小点! 他身躯里的浩然气,都随着气漩的坍缩而回流,离开每根骨头,每片指甲,每根头发、每根睫『máo』,全部灌注进了那个小点里! 虚无的空间里一片寂灭,没有任何声音,也没有任何运动。 只有一滴像水般的液体,悬浮在空间的正中央。 那滴液体没有颜『sè』,晶莹透明,纯净如水。 宁缺看着那个水滴,心念微动。 透明的水滴忽然开始闪耀出金黄『sè』的光线。 美丽到了极点。 每一根光线里都蕴藏着浩然气,丝丝缕缕在他身体中流淌,如同『chun』风细雨般,滋润着每一处干涸的土地。 …… …… 崖『洞』里回复了宁静。 再也没有什么天地元气的风暴。 自绝壁间席卷而来的山风渐渐停了。 那些竹椅笔砚的碎片落在了地面上。 只有桑桑采来的那束野『huā』,先前被风撕扯成碎片,如今『huā』瓣相对较轻,随着轻风在宁缺身旁缓缓舞动,就像是无数只蝴蝶。 宁缺缓缓睁开眼睛。 『huā』瓣洒落他一身。 …… …… 崖『洞』内一地残骸。 宁缺摘下身上的『huā』瓣,走到那片外壁酥落的『洞』壁前。 那片石壁上有四个字,勾画如剑,尽『lu』不屈骄傲神情。 想来是小师叔当年被囚崖『洞』时所写,却不知为何被石壁遮住了。 宁缺在决定进行这场赌博之前,也说过这四个字。 此时看着『洞』壁上小师叔留下的四个字,回想起先前自己说出这四个字时的情绪,宁缺终于明白破解崖『洞』禁制的关键是什么。 他一直差的那口气,不是天地元气,也不是浩然气,而是因为对自由的向往从而对这苍天生出的一口不甘之气。 他看着石壁上那四个字,仿佛看到了当年那个像自己一样愤怒不甘的小师叔,忍不住开心地笑了起来。 他走出崖『洞』,轻轻地抱住了桑桑。 然后他走到崖畔,看着身前的绝壁流云,万丈深渊,以及那片湛蓝的天空,双手扶着腰后,大声喊道“去你妈的。” …… …… (我已经处于白痴状态,这时候去写拉票单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