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凛冬之湖 第二百三十四章 来自南晋的买家 - 将夜

第二卷凛冬之湖 第二百三十四章 来自南晋的买家

褚由贤在摇着扇子得意,与有荣焉.—石居楼阁里的人们也在赞叹感慨,尤其是那些唐人,亦是生出与有荣焉之感有人道世间未见如此年轻之大家,有人道千年以来当以宁大家为家之首,有人道花开帖当为第一行,又有人道鸡汤帖当得起第一草的美誉 听着这些议论,宁缺浑身觉得不适,他确实是个脸皮极厚的人,而且对于自己的法向来极有信心,但法一道真正是他最大的喜爱,又清楚自己值不得这等夸张的评伦,所以不免有些不安 他知道自己的字写的不错,甚至可以说非常好,在如今世间绝对属于一流水准,但如果不是当初机缘巧合,少年聊发白痴狂,在御房里写下了花开彼岸天五字,从而让皇帝陛下狂热喜爱,后又有师傅颜瑟及院事,他的帖即便会被明眼家赞赏,又哪里会有如今的地位 想当年长安城春雨纷纷,老笔斋墙上挂着的帖连遇冷眼白眼,连续数日无客,只有朝小树撑着雨伞,站在槛外微笑的日子,他非常清楚,所谓声名,大多数时候只是附着的事物,就如女人容颜上的妆粉 然而无论宁缺是怎样的清醒,自省之后是怎样的冷静,一石居楼阁里的达官贵人们被卖者钟离简简单单几句话挑起议论赞叹后,便再难保持清醒和冷静,一张张看似简单的帖,被红袖招某位继陆雪之后最当红的清绾人珍重送上台,然后在一轮又一轮激烈的竞卖声中有了的主人 听着越来越多的银钱数目,宁缺快计算着自己能够到手多少,发现只要最后那张鸡汤帖不要砸在手里,那么便应该能满足自己的需要,脸上不由露出一丝微笑,欣慰期盼着稍后王公会砸出一个大手笔 只要名声能够挣到银两,挣到足够多的银两,他才懒得理会这名声究竟有多少虚妄,所谓惭愧不安是瞬间灰飞烟灭 祷由贤在旁悄悄瞥了眼他脸上的神情,总觉得他的笑容有些诡异,不由微凛,压低声音问道:“你到底准备怎么办?想把哪副买下来?鸡汤帖?” 他把心一横,颤着声音说道:“我今天带了五万两银子……” 宁缺一惊,看着他问道:“五万两?你带这么些银子做什么?” 裙由贤说道:“这是父亲交给我的” 宇缺愈发吃惊,说道:“你父亲真准备买?别呀,我给他随便写几幅,他随便给个几千两银子便好” 裙由贤以为他在客气,苦着脸说道:“我后来才知晓,为了我进院,家里竟是卖了一半家产,如今我家实在是拿不出多银子了” 宁缺没好气说道:“世上哪有帖能卖出十万两银子?再好的墨水也不是金子融的,再好的黄州芽纸也不是玉石揉成絮的,当年王圣最出名的夜序,也不过卖出去了八千两银子,你当我是神仙啊?” 这时候的他,自然不知道楼间平台上站着的那位出名卖者钟离,为鸡汤帖做的最强预算是整整三万两白银 那位红袖招清绾人,捧着沉香木案缓缓走上平台,这位女子容颜清丽到了极点,令人睹之忘俗,行走若湖风拂柳,然而楼阁间所有人的目光都没有在她的身上作丝毫停留,而是落在木案间那张便笺纸上 那张便姿纸当然被一石居里那些鉴定大师好好装猿了一番,既不夸张,又添了很多神妙感觉,然而便笺终究是便笺,只不过在人们的眼中,这张便笺现在已经不是便笺,而是一张数额巨大的银票或是一片极小的江山 那位清绾人明显感觉到一石居里没有人注意自己,只是看着自己端着的那张帖,但她没有丝毫恚恼之色,也没有神情黯然,反而是微微抬起下颌,与先前清丽温柔的模样相比,竟是显得无比骄傲 因为整座长安城都知道宁缺与红袖招的关系这幅带有传奇色彩的帖,正是宁缺在红袖招里酒后所写 她是红袖招的姑娘,当然有理由骄傲 楼阁间一片安静,只有远处湖风扰柳的声音 然后隐隐响起几声略显粗重的喘息声 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着木案上那张帖 人人都知道这张鸡汤帖的来历名声,还有那个与之相关的传奇故事,事先他们便知道这次拍卖的老笔斋七帖最后一帖便是鸡汤帖,然而此时此刻终于看着鸡汤帖真迹,楼间的人们依然难掩震惊 安静还在持续,与前面六张帖拍卖时激烈竞价的场面相比较,此时的安静显得异常诡异,似乎所有人都在等待着什么 卖者钟离站在台上,脸色平静,一言不发,既不介绍鸡汤帖,也不询问先前那些豪客意向,任由安静不停发酵,根本不担心冷场 宁缺没有见过这等场面,他有些担心 他担心冷场的时间太长,他担心鸡汤帖卖不出高价,要知道为了弥补王大学士受伤的感情,他可是付出了不少代价 祷由贤此时已经隐约猜到宁缺的来意,也猜到所谓老笔斋失窃纯属谣传,低声问道:“要不要我试着先喊个价?” 宁缺想了想后说道:“再等等,别人不说,王公府上的管事肯定是会开价的” 他想着某件事情,皱眉说道:“我只担心是不是陛下知道了这件事情,宫里给外面打了招呼,所以没有人敢开伦” 秸由贤笑着说道:“这事倒不用担心,昨儿在院里听金无彩说,朝会后议事陛下好像确实提过今天拍卖一事,说是事涉盗窃,要朝廷关心一下情况,却是被王老学士好生指责了一番” 宁缺这才知道原来还有这段故事,不由乐了起来:“陛下想寻法子偷偷摸摸把我的东西弄进宫里,也不想想大臣们乐不乐意” 祷由贤道:“是啊,而且听说王老学士和老祭酒同时发难,最后硬是逼得陛下承诺不动用内库来买帖才罢休” 听着这话,宁缺是大感欣慰 裙由贤又道:“不过听说王公府上发了话,谁要敢抢鸡汤帖,便是与王公过不去,此时场间这般安静,居然无人开伦,想来便是因为这个缘由” 听着这话,宁缺大感愤怒,恼道:“这个老匹夫,我已经送了他这么多东西,他居然还给我玩这手待会儿他家管事开价后若无人竞价,你给我抬上去” 安静了很长时间的一石居楼阁里终于响起了一道声音 那声音来自三楼东面位置最好的一处竹阁内,所有人都知道,那处竹阁里坐的是王大学士府上的大管事 大管事的声音很平静,喊的价格却很震撼 “一万两” 满楼俱惊,然后满楼俱静 虽说所有人都隐隐猜到,这张鸡汤帖,今天肯定会拍出一个惊世骇俗的价格,但却没有人想到,只是第一次喊价,便已经过了当年王圣夜序最终的成交价格,创造了帖拍卖的纪录 宁缺身体微微向前倾着,听着这声音,顿时放松下来,靠回椅背,心想王老匹夫倒也算厚道,就算无人再与他竞价,自己手中的银钱数目大概也够了 王大学士乃是大唐三朝元老,入朝不拜有座,即便是亲王李沛言见着他老人家也要避让行礼,这样一位大人物提前便吹了风,如今又是极有诚意地一口喊出如此高价,楼内顿时安静,似乎没有人要与之竞价 宁缺也是这般想的,然后他想着要不要让祷由贤把鸡汤帖的价钱再往上提提,就算不提太多,多了两三千两银子也是好事 楼阁内台上的钟离平静微笑看着三楼那间阁房,重复了一遍学士府的报价,看他神情,似乎只有他确认这肯定不是最后的价格钟离似乎在等待什么 果不其然,就在所有人都以为这场帖拍卖进行到尾声,即将结束的时候,一石居三楼西向某间阁房里响起一道声音 “一万五千两” 满楼再惊,然后满楼再静 祷由贤紧张地有些发热,不停扇着风,掀帘走出楼阁,想要看清楚,敢和王公竞价的人究竟是何方神圣 宁缺的心情愈发好了起来 虽说一石居有责任保护竞买者的身份和,而且阁前有纱有竹骨为帘,遮住了阁里的动静,但这里毕竟是长安城,能拿出这么多银子并且有身份进入一石居的人物拢共也只有那么些位,不多时三楼西阁那位竞买者的身份,便被人打听出来,顿时惹得楼内一阵议论纷纷 “是来长安采买的南晋皇商” 裙由贤气喘吁吁走回房间,一面擦汗一面报告自己刚刚打听到的消息 “居然是个南晋人?” 宁缺有些吃惊,英说他的帖在世间已享有威名,但南晋向来敌视大唐,南晋人想必对自己这个唐人法大家也是不屑居多,怎么会选择这种场合来买自己的帖,要知道这等若是在涨唐人的威风 祷由贤说道:“听说那名南晋皇商是太垩子的人” 宁缺是吃惊,想了半晌后犹豫问道:“南晋太垩子不好男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