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凛冬之湖 第二百六十四章 看长安,别有法 - 将夜

第二卷凛冬之湖 第二百六十四章 看长安,别有法

第二卷凛冬之湖第二百六十四章看长安,别有法 秋风入城楼,长安不知愁。[本章由网友为您提供更新] 来自各郡的秋粮陆续运至城中,丰收的好年景,不止让乡间农夫脸上的皱纹舒展开来,也让城中民众脸上多了很多笑容。银杏树叶自枝头落下,铺满长街,不显肃杀只觉清丽。 如其余季节里一般,随着秋粮抵达长安城的,还有很多来自别郡甚至异国的游客,其中便有一名穿着淡白素衫的男子。 男子素衫上有些微尘埃,背上负着把长剑,神情宁静显得温和,只有很少人才能看懂他眉眼最深处隐藏着的骄傲与冷漠。 他行走在行人如织的长安街道上,明明眼前都是攒动的人头,眼里却只有长安城历经千年风霜的古迹城楼,而没有人的存在。 这里是热闹繁华的世间第一雄城长安,这名一身淡白素衫的男子,却像是根本感受不到此间的热闹繁华,更准确地形容,他虽然身体在繁华红尘里,jing神却不在这个人世间,只在这座城的味道里。 这些年来,他或在红尘中或在尘世外,那都是身体所在,而那颗心却一直在世外飘零,所以他的眼中没有繁华,甚至没有人。 几个顽童举着涂着冰霜的果串,打闹着从那名男子的身前跑过,其中一个哭喊着的小nv孩,险些把脸上的涕水擦到他的身上,他微微蹙眉看了那个小nv孩的背影一眼,缓缓地摇了摇头。 先前这一刻,他看着眼中无人的长街,感受着这座千年之城的历史气息,有所感触,正yu道出一偈,却被这些顽童打扰,顿时便没了兴致。 站在摊前,他看着那名身材矮小的老板,极熟练地将各sè果子串成串,然后在糖桨锅里翻滚,忽然间觉得没有什么意思,举步向城北走去。 …… …… 万雁塔顶。 李青山mo着看着那粒莫名裂成两瓣的白sè棋子,看着棋子上光滑到了极致的剖面,脸上的神情凝重而复杂,震惊之中隐藏着一些淡淡的惘然和感慨:“你居然也来了长安城?看来局面越来越麻烦了。” 黄杨蹙着眉头,看着他问道:“真是剑圣柳白?” 李青山摇摇头,轻叹说道:“不是柳白,但是一个比柳白更麻烦的人。” 黄杨微惊说道:“还有比柳白更令你觉得麻烦的人?” 李青山说道:“是的。” 然后他望向黄杨神情凝重说道:“我必须离开去迎迎那位,在接下来的这些天里,如果那人不离开长安,你就必须一直留在宫中。” 黄杨听着这话,沉默不语,准备马上入宫。 李青山的意思很清楚,那个来到长安城的强者,拥有直接威胁皇宫里陛下的恐怖实力,甚至需要他们两个人联手,才能确保陛下的安危,所以当他去迎那位强者之时,黄杨必须留在宫里,而且一直留在宫里。 世间能够在长安城里对大唐皇帝陛下产生威胁的人,能有几个? 就那么几个。 …… …… 昊天南mén观在北城,距离皇宫非常近。 李青山站在道观mén口,看着不远处的朱红宫墙与角楼,沉默不语,谁也看不出他此时的心情已经压抑焦虑到了极点。 那名穿着浅白素衫的男子,伴着秋风落叶,从长街那头缓缓走了过来,衣着寻常,只有简单的道髻表明着他的来历。 李青山看着他,平静行礼道:“见过叶苏先生。” 那男子正是昊天道mén天下行走,叶苏。 叶苏神情平静,还礼道:“见过李真人。” 他对李青山的称呼很有意思,没有称对方为国师,也没有称对方为大神官,而是称对方为真人,这是很有道mén意味的一个称呼。 在历史上,昊天道南mén观观主,经常兼任大唐国师,在西陵神殿里的地位与桃山上的三位大神官相仿,极其尊崇。 叶苏虽然在神殿里无名无号,但做为天下行走,他在昊天道mén里的地位极其特殊,有足够的资格与西陵三位大神官平等相处。 李青山当年受封大神官时,曾经去过,也是唯一一次去过知守观,他知道那座朴素甚至有些简陋的道观,才是昊天道mén真正的jing神之所在,所以面对着身前这位知守观来人,他难免有些警惕。 他身前这名梳着简单道髻的负剑男子不是普通人,而是传说中的叶苏,昊天道mén年轻一代真正的最强者,实力境界不在神殿三神座之下,更隐约有传闻,说此人的真实境界早已隐隐站到了柳白那条线上。 身为大唐国师,李青山早已坐上了昊天道mén在俗世里的最高巅峰,叶苏的身份与实力并不能让他感到震惊,真正令他感到震惊焦虑的是,传闻中叶苏从来不会踏足红尘,为什么会来到长安城,还现身在世人眼前? 好在此人进入长安城后,第一时间来到南mén观相见,李青山通过这一点,感受到对方想要表达的意愿,心情稍微放松了些。 “听闻唐国对修行者的管理很是严峻,外来修行者入长安城,都要去天枢处登记,我不愿意和那些俗人打jiāo道,想麻烦真人帮忙办理一下。” 叶苏平静说道。 听着这句话,李青山微微一怔。 唐律中确实有规定,外来修行者进入长安城,必须在天枢处进行登记,不然会被大唐朝廷视为敌人,然而再如何严苛的规定,终究也是要看对象是谁,只能限定那些能够被限定的人,又如何能够影响到叶苏这样的人物? 然而叶苏却似乎并不明白这一点,来到长安城后的第一件事情,竟然就是请昊天南mén的帮忙做登记,这听上去很有趣,却又隐藏着一些别的意思。 李青山明白了他的意思,微笑说道:“敢不从命。” 去天枢处办理登记这等小事,自然有南mén观的道人去处理,李青山请叶苏入观饮茶,想要探听一下对方的来意。 叶苏说道:“我只是来长安城游历一番,不想惊动太多人,也不想引起什么误会,接来的这些天,我会随意逛逛。” 说完这句话,他转身离开南mén观,向着朱雀大道走去。 秋日长街上,叶苏的身影越来越淡、似乎快要融进落叶秋意中,李青山看着那处微微皱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那个男子是来自不可之地。 那个男子是昊天道mén的天下行走。 虽然他说他想惊动太多人,然而这样一个恐怖的人物在长安城里随意闲逛,只怕注定要惊动太多的人。 自今日始,长安城难得安宁。 …… …… 离开南mén观,走上朱雀大道,叶苏随着落叶滚动的方向一路向南行走,不多时便来到了著名的朱雀石绘像处。 他看着地面上那个生动的朱雀绘像,感受着其间隐藏着的气息,久久沉默不语,即便境界高妙如他,也不禁有些暗自佩服千年之前修筑长安城、并且把这座雄城化作惊神大阵的那位前辈。 然后他继续行走,就如他对李青山说的那样,行走的没有任何目的,完全凭心意而行,循着叫卖声便穿街过巷,看着风筝随意而走,走的有些渴了,便在巷口井畔借一瓢水,脚步一直没有停过。 在很幽静的一片街道里,他看到了一间朴素的道观,道观mén口有道士正在对民众宣讲西陵教典,十余名街坊搬着小板凳坐在那里专心听讲,时不时有人举手询问教典里的不解之处。 叶苏站在人群外静静听着那处的教义宣讲,觉得与自己在世间别的地方听到的宣教都不大相同,尤其是那些听讲民众时不时的发问甚至是怀疑,让他觉得非常不适应,甚至有些厌憎和恼怒。 一名中年人注意到他站在身后,看着他有些面生,以为是外郡来的游客,极热情地站起身来,请他坐下听。 叶苏有些不适应长安人仿佛先天拥有的热情,微微一怔后摇头拒绝,他面无表情看着石阶上那名有些口吃的道士,看着那名道士在民众们并没有恶意的问题前嗫嗫嚅嚅,脸sè变得有些难看。 对于叶苏而言,昊天道mén便是他的家与国,哪怕南mén观独立于西陵神殿之外,在他看来依然是自己的地方,所以他入长安城后会第一时间见李青山,所以在世间游历之时,他经常隐藏身份去各处道观。 在别的国度的道观中,有些道士或者贪婪而愚蠢,但至少道mén享有着无上的尊敬和荣光,他从来没有见过有信徒居然敢对宣讲道士提出问题,更想像不出,居然有信徒胆敢怀疑教典里的记载。 既然是昊天信徒,那么对于教典便应该服从,而不应该怀疑,无论怀疑有没有道理,只要开始怀疑,那么便是亵渎。 这是叶苏的看法。 一道声音在他身旁响起。 “你有什么看法?” 说话的人是一名穿着旧袄的书生,那书生眉眼异常干净,腰间系着根水瓢,今天手里没有握着那卷旧书。 叶苏看着这名书生,沉默了很长时间,然后说道:“这里是长安城,我的看法没有你的看法重要。” 这名书生自然是书院大师兄。 大师兄微笑说道:“如果我记的不错,这应该是你第一次来长安城,既然来了便多呆些时日,看的多了说不定你会有些不一样的看法。” 叶苏说道:“我也希望如此。” …… …… (明天两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