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凛冬之湖 第二百七十五章 掌间有血,桥上有人 - 将夜

第二卷凛冬之湖 第二百七十五章 掌间有血,桥上有人

第二卷凛冬之湖第二百七十五章掌间有血,桥上有人 夏侯笑了笑,缓步走出下属撑着的伞,走到风雪之中,脸sè笑意骤敛,冷漠看着他说道:“这是书院的选择?” 宁缺也笑了笑,说道:“你不用害怕,这是我自己的选择,和书院无关。e看” 夏侯漠然说道:“你想死,那么你就会死。” 宁缺说道:“我不想死,我只想你死。” 夏侯看着他,沉默了很长时间后说道:“你是个疯子。” 宁缺回答道:“十五年前,我逃离长安城,用去死的决心与毅力才艰难地活了下来,就是为了发一场疯,难道不值得?” 夏侯沉默片刻,说道:“那确实值得。” 以德报怨这种论调,在唐国向来不受欢迎,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习惯于简单直接,你打我我便要打你,你要杀我我便要杀你,你杀了我爹,我就要杀你爹以及你,所以宁缺向夏侯发起生死决斗的邀请,众人都觉得理所当然。 朝廷通过书院承诺一刀切断过往,让夏侯归老,是为不想让过去那些复杂的事情,影响到帝国今后的走向,不想让西陵神殿把手伸进长安,如果宁缺想用yin谋阳谋之类的手段对付夏侯,都会影响到这个新陈代谢的过程,但他今天选择了这个最简单或者说最愚蠢的方法,却不会留下任何后遗症,因为如果环境是公平的,那么决斗便必然是公平的。 公平不代表没有问题,所有人都认为宁缺越境挑战夏侯大将军,是在找死,没有人想看到宁缺去死,因为他是夫子的弟子,只不过他们现在无法阻止这场决斗的发生,只能期望夏侯不接受宁缺的邀请。 身为武道巅峰强者,拒绝一位dong玄境的挑战,确实是很羞辱的事情,所以亲王盯着夏侯的眼神里隐隐带上了恳求的意味。 夏侯仿佛根本感觉不到亲王的目光,微微眯眼,看着宁缺说道:“既然你想死在我手里……” 便在这时,宫mén处响起忙luàn密集的脚步声,几名品秩极高的大太监,拼命地向mén外跑来,身上的官服凌luàn,模样看着狼狈不堪,在寒冷的风雪天里,竟是热的满头大汗,想来竟是从深宫里一路狂奔而出。 跑在太监群最前方的林公公,远远听着夏侯的声音,脸上流lu出惊恐的神情,像被掐住咽喉的大鹅般尖声凄惶喊道:“陛下有旨,所有人不得擅动!” 宫外mén的大人物们听到了这声喊,脸上的神情骤然松驰,心想这个世界上大概只有陛下,才能阻止这场挑战。 夏侯却像是根本没有听到身后宫mén里响起的尖锐嗓音,也没有听到陛下有旨意,神情漠然继续说道:“……那我便成全你。” 说完这句话,他自身后亲兵手中接过一把刀,嗤的一声,把自己的左手掌割开一大道血口,和宁缺先前缓慢割掌相比,这个动作显得格外简洁有力。 夏侯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缓缓握紧左手成拳,浓稠的鲜血从虎口处溢出落下。 …… …… 林公公这辈子都没有跑的这么快,这么辛苦,当他气喘吁吁跑到宫mén外,看着夏侯淌血的手掌时,脸sè顿时变得极为苍白,双tui一软便坐到了雪中。 亲王李沛言的脸sè苍白的就像是雪。 许世的银眉平静低伏像湖畔柳上的雪,他看着夏侯面无表情说道:“撤销。” 夏侯摇头了摇头,漠然说道:“他可以撤销,但我不能,因为我有我的骄傲。” 听着这句话,宁缺开始鼓掌。 他的左手掌还在流血,随着鼓掌的动作,血水被拍散,向着四周溅shè,落在他黑sè的院服上,落在满地的白雪上,画面看着极为血腥。 掌声也很血腥,血水啪啪,给人一种将凝未凝的感觉。 宁缺说道:“我没有失望。你果然还是那个嚣张暴戾的将军,果然还是骄傲到愚蠢,我希望你继续这样骄傲下去。” 夏侯没有理会他的嘲讽,面无表情说道:“何时?” 那张薄薄的挑战文书上,日期栏是空白的。 宁缺说道:“只要在你离开长安城前就行。” 夏侯说道:“我今日便要离开。” 宁缺说道:“那就今日。” 夏侯说道:“很好,杀死你之后再启程,应该不会耽搁太长时间。” 宁缺说道:“也许你不会再启程。” 夏侯依然没有什么表情,漠然说道:“时间我定,地点你定。” “地点我已经准备了很长时间。” 宁缺说道:“我在雁鸣湖畔买了很多宅子,在那里战斗,不需要担心会伤及无辜,另外就是我在那里做了一些准备,毕竟我是符师,略通阵法,境界我不如你,便想在这方面占些便宜。” 二人对话的时候,场间没有任何人chā话,震惊而无奈地听着,直到听到宁缺选择的战斗地点,脸上的神情才有了变化。 事实上,长安城里很多大人物都知道宁缺在雁鸣湖畔买了宅院,像许世将军这种军方大人物,更是清楚宁缺在那里做过一些手脚,所以他们对宁缺选择此地并不意外,只是意外于他会对夏侯说清楚。 宁缺看着夏侯说道:“介意?” 夏侯说道:“既然骄傲,哪怕愚蠢,终究还是要骄傲下去。” 宁缺摇头说道:“骄傲使人死亡。” 夏侯说道:“苍鹰面对蝼蚁如果还不骄傲,会受天遣。” “够了!你们两个疯子!” 亲王李沛言脸sè苍白,眼瞳幽火极盛,看着夏侯厉声斥道:“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杀了此人,怎么向夫子jiāo待?朝廷怎么向夫子jiāo待?” “本王用这顶王冠,换一个时辰时间。” 说完这句话,他毅然决然摘下头顶的王冠,放在宁缺和夏侯之间的雪地上,回头看着诸文武大臣寒声说道:“还愣着做什么?赶紧做事去!” 朝廷大员们都清醒过来,在下属们的搀扶下,以最快的速度散开,去寻找阻止这场决斗的方法,曾静大学士想要走到宁缺身前劝说几句,但看着他不停淌血的手掌,终究只是叹了口气,退到了后方。 许世眼帘微耷,似看着夏侯和宁缺,又似看着满天的风雪,淡然说道:“十几年的事情,何须在意多等一个时辰?” 说完这句话,他转身离开了宫mén,不知要去哪里。 …… …… 风雪宫mén前,朝廷大员们逐一散去,只剩下曾静大学士等几位旁观。 一片寂寥中,夏侯忽然说道:“旗来。” 远处yu桥那头,是大将军荣归的仪仗,数百人早已等待了很长时间。听着这两个字,一名亲兵疾奔而去,从仪仗中取来一面大旗,然后肃然立于夏侯大将军身后,寒风夹雪呼啸,顿时把那面大旗吹拂开来。 那是大唐王将之旗,旗sè血红一片,仿佛是被数万敌人鲜血染成,呼啸飘舞于风雪之中,宫mén之前顿时肃杀无比。 宁缺看着夏侯身后那面血旗,看着被旗sè映的血红一片他的脸,说道:“以旗助势,看来你真的怕了。” 夏侯漠然看血,眼中根本无他。 宁缺笑着说道:“伞来。” 蓬的一声,桑桑再次撑开大黑伞,遮住头顶飘舞直下的大雪。 风雪之中,一面血旗,一柄黑伞,遥遥相对。 …… …… 书院十三先生宁缺,向夏侯大将军发出生死挑战,这个消息在最短的时间内,传到了长安城的每座府邸。 没有人认为宁缺能够获胜,所以没有人愿意眼睁睁看着夏侯将军杀死他,因为没有人知道,夫子会因为宁缺之死表现出来何种态度。 夫子很多年都没有说过话了,甚至已经被世间很多庶民所遗忘,但对于朝廷里的大人物们来说,这绝对不代表夫子的声音不再拥有力量,而是因为他说的每一句话,对于大唐帝国来说,都是云层之上的惊雷。 这是一场公平的挑战,并且是由宁缺发起,也许就算宁缺死了,夫子依然会谨守唐律,沉默不语,但没有人敢冒这种风险,哪怕是很小的风险,如果宁缺死后,夫子动怒,只怕整座长安城都会被毁掉。 当国师李青山出现在云mén大阵前时,心中便一直想着这些事情,所以当他听到书院大先生的回复时,半晌没有醒过神来。 “这是小师弟自己的si事,书院依照院规,不会阻止他。” 李青山皱眉说道:“可是宁缺这是自寻死亡。” 大师兄温和说道:“既然是自寻,那么谁能阻止呢?” 李青山难以压抑心头的震惊,说道:“如果十三先生真的死在夏侯将军手中,书院……会怎样做?” 大师兄微笑说道:“我们会想念他。” …… …… 长安城内,有羽林军。 这支负责守护皇城的强大军队,拥有世人难以想像的力量,拥有天枢处和南mén观的修行强者,最关键的是,拥有强大的意志和决心。 依据唐律,如今的羽林军只听从两个人的命令,大唐皇帝陛下,以及许世将军。 顶着寒冷的风雪,羽林军开始结队,然后准备出营,然而却不得不在营外的yu桥前停了下来,因为桥上有一个人。 那个人戴着一顶高冠,身着袍服,盘膝坐在桥面的积雪中,微低着头。 许世看着桥上那人,再也无法压抑住心头的怒意,喝声如chun雷在桥头绽开,震的飞雪乍luàn:“君陌,拦道者死!” 桥上那人,自然便是书院二师兄君陌。 “拦道者死?唐律未曾有此议,古礼未曾闻此事。” 二师兄抬起头来,看着桥下那位大唐军方领袖,平静说道:“既然如此,若要我死,你须先死。”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