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凛冬之湖 第二百八十九章 将军一战白头 - 将夜

第二卷凛冬之湖 第二百八十九章 将军一战白头

凛冬之湖这场战斗,始于符的风暴,紧接着箭啸爆鸣雪湖尽碎,然后便是明枪与暗剑的对决,明枪易躲,只有宁缺能躲,暗剑难防,夏侯终究是没能防住。 夏侯捂着腹部,鲜血从指间徊徊流出,他感受着腹部的痛楚和那道依然在不停侵伐的恐怖剑意,脸sè极为难看。 既然不是刀是剑,那么他很容易猜到,这道如大河自天上垂下,于不可能间重伤自己的剑意,自然来自剑圣柳白。 看着远处雪湖上的宁缺,夏侯的神情很怪异宁缺的境界确实不高,但他拥有轲浩然一脉的浩然气,学会了颜瑟的符、手握书院的箭,继承了莲生的意识,甚至现在还拥有了柳白的剑意! 一个修行者,居然能够身兼如此多手段,而且这些手段无论正邪,都处于世间最巅峰的那个层次,实在是世所罕见的现象。 “书院……老师……轲浩然……颜瑟……现在又多了一个柳白,你究竟身上还藏着多少秘密,还藏着多少人的杀意?” 夏侯疯癫一般厉声狂笑起来:“难道所有悄人都想我死?” 宁缺看着远处的他说道:“所有人都想你死,那就说明你该死。” “白痴刁会这样认为!” 夏侯笑声骤敛,脸上毫无情绪bo动,漠然说道:“没有任何人有资格判断我该不该死,你不能,那些家伙也不能……哪怕所有人都说我该死,只要昊天还肯让我活着,那么我便将永远不死。” 宁缺皱眉,他并不知道两年前的春天,朝小树在春风亭血战前,曾经在红袖招里对某人说过类似的话,他只知道此时的夏侯,变得有些不一样。 夏侯深深吸了一口气。 一道极为寒冷的气息……释离他的身体,然后迅速重新敛入肌肤之下,湖上的积雪仿佛感应到了这股气息的恐怖……畏怯地向四周散开。 数道雪线层层叠叠出现湖面上,就如同是冻凝的浪花。 黑sè的长发离开了淌血的肩头,在夜风中飘拂,夹友其间的数茎白发,随风一摇……顿时把周边的黑发尽数染上霜sè。 紧接着,夏侯的脸颊微微下陷,急速瘦了下去,而他身上流lu出来的气息却没有丝毫减弱,反而显得愈发强大。 嘶嘶声音里,他身上残破的衣衫震成碎片,如雪花般喷向四周……lu出他强悍的赤luo身躯,站在雪湖上便像是一个铁人。 便在这时,很奇异的画面发生了。 赤luo的古铜sè的身躯上有超过数百处的伤口,这些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合拢,仿佛有股无形的力量……强行镇囘压住所有的伤。 一道极为鲜活的生命气息,瞬间填满夏侯渐调的真气池塘,将已然千疮百孔的经脉晶壁修复的完好如初……经脉甚至比先前还要更粗,随着他的呼吸轻轻扩张收缩……仿佛拥有了自己的生命。 自古名将如美人,不许人间见白头,今夜夏侯在一呼一吸之间白头,那些雪还有湖水上的冰块,都开始恐惧不安起来。 黑sè的头发代表着健康与生命力,瞬间变白,原先附着其间的生命力不知去了何处,夏侯的脸颊陡然瘦削,那些血肉又去了何处? 宁缺警慎看着远处,因为夜sè太黑,他只能隐约看见夏侯白头,却看不到更多的细节,也不知道夏侯的身上发生了些什么。 识海深处的几块意识碎片微微发亮,他不知为何,便知道了这是一和魔宗的燃烧生命的战法,夏侯瞬间失去的那些血肉与健康,都被此人用那和战法转换成了鲜活的生命力和新生磅礴的真气。 明宗之所以被称为魔宗,在世人眼中的形象极为残酷恶劣,除了残忍的选材环节之外,更多的便在于魔宗山门里有无数邪恶yin秽的功法,比如莲生的餐餐,需要把修行者生吞活剥,那是何等残忍。 夏侯此时身受重伤,尤其是腹部的剑伤尤其重,在这和生死立见的时刻,他会使用魔宗的邪恶功法,并不会令宁缺意外。 这和燃烧生命的战法,必然对修行者自身会造成极为恐怖的损害,夏侯今夜白头而战,那么即便他能够获胜,只怕也活不了数年时间。 宁缺很清楚这一点,更清楚魔宗强者的搏命一击将会多么恐怖,但他不准备退让,因为他要夏侯今夜死,便不想让他再看到雁鸣湖的晨光。 雪湖上骤然响起迸的一声暴鸣。 空气轰然散开,那数道雪线被气浪吹的碎如粉末,原本站在此地的夏侯,瞬间穿越湖上那些粉末般的雪,掠到了宁缺前方的夜空里,一声暴喝如雷,双手握枪如同握着一根铁棍,蛮不讲理地向着地面砸了过去! 寒风呼啸,湖面上的雪簌簌滚动,破开的洞里的湖水惊骇翻滚。 宁缺重重地一踏颤求的冰面,身体骤然一震双手执刀……跃至头顶的夜sè里,向着那今天神般的男人砍了过去! 夏侯面无表情,脚踩雪花,铁枪一横便砸了下来。 这道铁枪上蕴着他以燃烧生命为代价换来的无穷力量,宁缺哪里能够抵抗,只听得轰的一声巨响,跃至夜sè里的他,瞬间以更快的速度向雪湖上跌落! 铁枪不再在夜云和山崖间飞舞,而是紧紧握在铁手中,在或许是人生最后一场战斗里,夏侯这位背叛魔宗数十年的强者,最终还是回到了最初的世界,力量源源不绝,展现出了正宗魔宗强者的风范。 此时的夏侯,就如同一座从天而降的山峰。 而宁缺就像山峰下一颗石砾,只能被碾压成粉末。 夏侯暴喝一声脚踢夜云,举枪再打! 宁缺艰难举刀再挡。 气浪四处溅射。 宁缺下坠的速度变得更快,如果前这样落在冰面上,就算他能躲开夏侯接下来的铁枪,只怕也会被活活震死! 然而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他跃至空中之前便提前做好了计算,他堕地之处恰好在莲田里,莲田里有数十个先前被小铁壶炸开的洞口。 幽黑的洞里湖水在悸动不安地摇晃上面飘着薄薄的新凝的冰膜。 噗通一声,宁缺被砸进了寒冷的湖水之中溅起一蓬浪花。 一道暴风袭过,夏侯毫不犹豫,手握铁枪落进了湖水里。 四处乱飞的雪缓缓落下,夜sè下的雁鸣湖回复了安静,再也没有雷鸣般的刀枪撞击声湖面上也看不到那两个舍生忘死搏命的身影,莲田里那些洞中传来湖水轻dàng的声音,仿佛变得比先前还要更加寒冷。 湖南岸山崖上的桑桑,艰难地从大黑伞下爬了出来,看着幽寂可怕的冬湖,苍白的小脸上染着血,还有最深的恐惧与担忧。 木桥畔陈皮皮、唐小棠和叶红鱼看着幽静的湖面,没有一个人说话,呼吸就如桥畔的冬日芦苇般,偶有摇动,长久沉默。 皇宫中皇帝陛下面无表情搂着自己的妻子,李青山和黄杨站在亭中,黄杨右手轻轻离开古钟钟在雪中沉默。 雪桥前,许世银白的眉毛在夜风里飘拂的愈发狂乱盘膝坐在桥上雪间的二师兄却依旧低着头,看不见他的脸上的表情。 冬林里,涅身覆着雪的哑巴僧人自然沉默,然而林间一直幽幽响着的蝉声,仿佛也变得比先前要更小丫些。 城墙上,大师兄和叶苏看着雁鸣湖的方向,沉默不语,二人身前墙头上的积雪不知何时已经散落至城墙下的民宅里。 整座长安城都沉默了。 这座城里的人们,知道夏侯和宁缺这时候在雪湖冰面之下,在寒冷的水中进行着追逐或者是厮杀,然而没有一个人能知道那里正在发生什么。 不知道过子多长时间,雪湖上响起一道声音。 这道声音像是一扇陈旧的木门被缓缓打开,又像是沉重的石桌被人在地面上拖动,很轻柔的一声吱呀,却是打破了整座长安城的沉默。 雪湖上出现了一道隆起。 紧接着吱呀之声变成嚓喇的巨响。 雁鸣湖的冰面不时拱起,然后落下,似乎有只无形的巨手在不停地从下方的湖水里特命地敲击,想要把冰面砸穿。 极厚的冰层像伤口般被巨大的力量震至翘起,碾压到旁边的冰面上,湖水不停地翻滚,发出海啸般的声音。 先前幽静的雪湖,骤然间变得极其恐怖,排山倒海,风暴不止! 一道黑影从冰面的裂口里疾掠而出,然而重重地摔到雪间。 那是宁缺,他身上黑sè的院服早已湿透,被撕扯的快要不能蔽体,luolu的身体上满是斑驳的无法被湖水冲掉的血sè。 他没有片刻停顿,向着山崖的方向疾掠而去。 不过片刻,黑sè院服的表面便开始结冰,然而与先前湖底黑暗而寒冷的世界相比,雪湖之上仿佛便是昊天的花园。 逃命般的本跑中,宁缺想起那位提前回到昊天怀抱的朋友,心想小黑子你的情报果然不能全部相信,夏侯根本不怕水,说来也对,即便他不会游泳,但一位武道巅峰强者,又怎么可能被水淹死? 便在此时,他身后响起一道巨响,湖面厚实的冰层被直接掀起,寒冷的湖水漫上湖面,巨浪如雪似要淹没整个世界。 恐怖的雪浪里,出现了夏侯如海中妖兽的强大身影,他虚踩着寒冷的湖水,一掠便是十余丈,一枪砸向宁缺的后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