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多事之秋 第三章 春天的故事(下) - 将夜

第三卷多事之秋 第三章 春天的故事(下)

第三卷多事之秋第三章chun天的故事(下) 山崖下的森林枝叶茂盛,遮住了阳光,显得格外幽静甚至有些恐怖,好在没有用多长时间,隆庆便走出了树林。由网友上传== 他把肩上的扁担挪了挪,避免压住前些日子留下的伤口。看着面前的青sè山崖,看着覆盖着整片岩壁的青藤,他深深吸了口气,驱散心头的恐惧,然后低头沿着狭窄而陡峭的山道向上走去。 崖壁很陡,挑着这么重的东西攀行非常困难,隆庆走到一处山dong前时,已经觉得自己的腰酸的快要断掉。好在dong口有约三四步方圆的小石坪可以落脚,他有些笨拙地把水桶放下,记得这个dong里有活泉,便没有取水,从箱包里取出一个匣子,用手拉开那些繁密的青藤,走进了dong中。 山dong非常低矮,普通人在dong里行走根本无法站直身体,隆庆佝偻着身子沉默前行,看着就像一个真的仆役。然而这个山dong虽然低矮,dong口又有青藤遮掩,但却一点都不幽深昏暗,反而明亮有若白昼。 因为山dong的墙壁上每隔数步距离,便镶着一颗湛湛泛光的夜明珠,这些夜明珠浑圆无瑕,晶莹夺目,大若ji卵,若放在世间必是最珍稀最贵重的宝物,然而知守观后这座青山里有无数山dong,这条山dong里便有无数这种珍贵的夜明珠,而且建造者竟是把这等宝物当作灯烛来使用。 隆庆以前来过此dong,所以还能保持平静,要知道他第一次进入这条山dong里,便眼前的画面震撼的完全说不出话来,要知道,即便他自幼生活的燕国成京皇宫,似这等质量的夜明珠,最多也只能找出数颗而已。 青山崖壁间看似简陋甚至凄惨的山dong,里面则是别有dong天,石壁间雕huā嵌yu,粉彩huā鸟,金砖铺道,银带束墙,待走到最深处的dong厅内,更是无数珍品异huā,旧时书画,富贵到了极点,繁复到了极点,甚至早已超越了人世间帝王们的享受和人类想像的极限,似俗却无人敢评价其为俗。 因为除了统治整个世界、拥有无穷无尽财富和资源的昊天道mén,再也没有什么势力,能够在无人知晓的深山老林里,做出这么俗的事情。 dong厅有一张非常大的软榻,榻上铺着数十张雪原巨狼的máo皮,宛若一片真正的雪原,银白sè的máo皮海洋中间,坐着一个容颜枯稿的老人,脸上的皱纹极深,身上的道衣极旧,似乎很多年都没有换过。 雪原巨狼非常强大,要猎杀一头都极为困难,这里竟有这么多的雪狼máo皮,真不知道这位老道当年是何等样的强者。 隆庆走到榻前,跪下双手呈上匣子,根本不敢抬头看那老道一眼,神态显得异常恭敬谦卑,沉默等待着对方的吩咐。 醉卧雪狼皮,醒赏世间至贵之物器,想来是世间无数人梦寐以求的享受,然而那位老道枯瘦的脸上,没有丝毫表情,显得死气沉沉,甚至可以说看上去就像是一具干尸,唯一能够证明他还活着的,便是他偶尔微动的眼眸,那双眼眸里充满了残忍的意味,还有无尽的血sè与癫狂。 与世隔绝枯坐数十年,即便是真正的宫殿,也会变成最yin森的囚房,更何况是山dong,老道眼中的恐怖情绪,大概便是来源于此。 这位老道之所以会在山dong里枯坐数十年,自然不是被人囚禁,这个世界上能够囚禁他的人并不多,道mén更不会这样对待这样一位前代大人物,除了某些很隐晦的原因,最重要的原因便是他残疾无法行走,又或者说他哪怕残疾可以行走,却不愿意以残疾的模样出现在人世间。 老道的残疾很重,他没有脚,也没有tui,甚至没有屁股,仿佛曾经有一把最锋利的剑,把他从腰间斩断,于是他现在整个人只剩下了半截,“坐”在银白如雪的雪狼máo皮上,仿佛陷在了里面。 腰斩是世间最残酷的死刑之一,既然被称作死刑,那么自然是受腰斩,会失去很多重要脏器,会流光身体里的血液,必然会惨嚎而死。 这位被腰斩的老道却活了下来,而且活了很多年。 当然他活的很痛苦,只是苟活着。 …… …… 隆庆第一次进入这个山dong,看见这名只剩下半截的老道时,震惊到了极点,怎样想也想不明白此人究竟是怎么活下来的。后来他知道,这位老道数十年来只饮dong中的泉水,不吃任何食物,用这种方法把失去的下半身全然抛却,当然人类的身体依然会产生某些废弃物,他暗想这位老道定然是以极恐怖的修为,强行把这些废弃物随着体液自皮肤表面蒸发而去。 这个猜测却让他更加的震惊——人类需要食五谷而生存,这是昊天给世间定下的规则,根本无法违背,即便是知命境的大修行者能够辟谷,却也无法维持数十年的时间,据西陵教典记载,只有传说中逾过五境的圣人,受天启而净化污垢rou身为神体,如此方能撷天地元气为活、饮lu而生! 如此说来,难道这个被腰斩的枯稿老道,竟如此恐怖,在数十年前便已经迈过了修行五境那道高若天的mén槛! 隆庆无法证实自己的猜测,但如果猜测是正确的,那么雪海软榻上这个枯稿的老道,将是他在世间遇见的第一位圣人,当然,他现在并不清楚南海舟上的观主,究竟修为境界到了哪一步。 所以他走入山dong后便跪倒在软塌之前,显得无比谦卑,无法掩饰心中对老道的敬畏甚至是没有原因的恐惧,然后这些情绪又尽数化作了某种渴望,对修行道路尽头未知的近神之境的渴望,对强大的渴望。 他以为自己终于明白了观主让自己来知守观做杂役的原因,做杂役才能来青山dong窟,才能遇见像老道这样站在修行界最高处的人物。 然而事情的发展,并不完全符合隆庆的美好想像。像具干尸般的老道,面无表情看着跪在榻前的他,嘴chun缓缓翕动,干哑的声音仿佛像沙漠正午阳光晒至滚烫的两块石头在磨擦,难听到了极点。 “你太弱了。” 隆庆有些没有听清楚这句话,下意识里抬起头来,却迎上了榻上那位老道充满了癫狂暴戾情绪的眼眸,触着老道的目光,他只觉自己的意识顿时被拉进了一片恐怖的血海,痛苦地呻yin出来。 “你太弱了!你就是个废物!” 老道摊开颤抖的双手,紧紧地扼着自己枯瘦的咽喉,仿佛要把自己活生生挣死,声音从他的手指间里bi将出来,充满了失望甚至是绝望的意味。 “你这个废物!你有什么资格进知守观!有什么资格来陪我说话!你就是个废话!我也是个废物!这座山里藏着的全是一群废物!” 老道愤怒地在雪白的máo皮间挪动,只剩下半截身体的他动起来显得特别滑稽,又特别悲惨,就像是只虫子在蠕动。 他凄厉的喊叫声回dàng在山dong里,一道难以形容的恐怖气息,瞬间弥漫在所有空间里,压迫着能够接触到的所有事物。 …… …… 青藤骤luàn,隆庆喷着血从山dong里飞了出来,重重地摔落在石坪边缘,险些掉了下去,他看着幽暗的dong口,想着先前感受到的那股恐怖气息,眼眸里满是震惊和恐惧的神情。 他知道那位老道并不是想杀自己,只不过是气息随着愤怒而自然外泄些许,然而只是便是如此,却已经拥有如此强大的威力,如果那老道真的全力施展自己的修为,只怕人世间真的没有谁能够抵挡。 隆庆喘息了片刻,渐渐回复了平静,他擦掉chun边的鲜血,把扁担压到肩上,背起箱包,继续向山崖上方走去。 这座青山里有很多dong窟,dong窟里住着很多道mén的前辈,那些道mén前辈境界不一,但都是极强大的人物,却都像先前那位老道一样受过极惨重的伤,身有残疾,所以他们的脾气都不好。 当年究竟是谁,能够把如此多道mén前辈重伤成这样?要知道这些道mén前辈数十年前有些已经逾过了五境,那岂不是说,重伤他们的那人的修行境界还要更高,而且高的不止一层楼两层楼? 这个问题的答案,在隆庆的心中隐约可见,但他不想继续思考下去,因为观里的天书和观后这座青山,是他如今所有的希望。 他沉默行走在青山绝壁之间,在那些神秘的dong窟里进出来回,就如同一只忙碌行走在蚁xue里的工蚁,哪里有时间理会chun天是什么模样。 …… …… 长安城。 宁缺和桑桑的晚饭是在学士府吃的,饭后曾静夫人和桑桑自去说话,曾静大学士则是在书房里和宁缺说了很长时间,于是出府的时候便已经有些晚了,看着街上行人寥寥,宁缺决定和桑桑回老笔斋过一夜。 老笔斋一如从前,后院的卧房里用具齐备,桑桑烧了热水,二人洗漱完毕之后,便上chuáng准备睡觉。 时值chun意浓时,夜风不凉甚至已经有了些隐隐的燥意,一只野猫趴在院墙上,看着夜穹里的星星,发着凄厉如婴啼的叫chun声。 那声音着实有些难听,宁缺根本无法入睡,睁着眼睛看着头顶的房梁,忽然开口说道:“你知道吗?叶红鱼杀了裁决大神官。” 桑桑在那头轻声说道:“不知道。” 宁缺发现她根本不像自己听到消息时那样震惊,不由自嘲一笑,心想桑桑果然不是自己这种凡人,说道:“听说杀死裁决之后,她紧接着重伤了罗克敌,如果不是掌教发话,她也会把那人给杀了。” 桑桑轻轻嗯了一声。 宁缺说道:“我本以为自己已经追上了她,哪能想到她一下又把我甩的如此遥远……她如今是西陵大神官,以后要动起手来,我打不过她,又没有办法用你光明大神官的身份压她,可怎么办?” 桑桑说道:“那就不打。” 宁缺沉默片刻后忽然说道:“你爸说如果让你跟着我去烂柯寺,路途遥远,再用shinv身份不对,要我们先订亲,你说怎么办?” 桑桑低声问道:“……你说怎么办?” 宁缺说道:“那就订吧。” 桑桑的声音从薄被下响起,有些嗡嗡的,像是感冒了:“好。” 宁缺说道:“睡过来,我有些热。” 桑桑从chuáng那头挪了过来,钻进他的怀里。 每年暮chun将热时,宁缺总喜欢抱着她睡觉,因为她天生体寒,抱着她便像是抱着寒yu,软的寒yu。 今夜也是如此,桑桑的身子还是那般清凉。 但她自己觉得很热。 宁缺也觉得有些热,听着墙头野猫在凄厉地声声叫chun,愈发觉得恼火,低声骂道:“chun天都要过了,还叫什么叫!” …… …… (祝大家明天上班愉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