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多事之秋 第五章 桑桑的病 - 将夜

第三卷多事之秋 第五章 桑桑的病

第三卷多事之秋第五章桑桑的病 黑sè的马车飞一般地行驶,穿过东城,凭着两块腰牌强行打开朱雀城mén,顺着笔直的官道,向南方的书院奔去。[本章由网友为您提供更新] 车厢内,宁缺紧紧抱着桑桑,右手在车厢壁里mo索,不停地喘息着。他的身体极好,修行浩然气后更是气息悠长,喘息自然不是因为疲惫或辛苦,而是恐惧——因为隔着厚厚的被褥,他也能感到桑桑的身体变得越来越冷。 终于找到以前备好的小酒壶,他没有任何犹豫,用颤抖的手指拧开壶盖,递到桑桑的chun边,一股浓烈的酒香弥漫在车厢里。 桑桑紧闭着眼睛,疏疏的睫máo微微颤动,脸sè苍白,略带灰sè的嘴chun也紧紧抿着,牙关紧咬,宁缺从酒壶里倒出的烈酒,根本没有办法进入她的嘴,顺着她的chun角便淌了下来,打湿了被褥。 宁缺看着淌下的酒水,看着她虚弱的脸sè,身心都被恐惧所占据,竟是吓得有些发软,痛苦地低下头去,把她抱的更紧一些。 桑桑已经很久没有犯病了,更准确来说,从离开渭城来到长安之后,她便再也没有犯过病,而今天她却病的如此厉害,竟是比宁缺记忆里的每次病都要来的可怕,所以他很恐惧,第一时间做出决定,没有抱着她去医馆,而是抱着她登上马车,向着城南的书院奔去。 书院没有医生,但书院有老师,有师兄们,宁缺相信,只要到书院的时候,桑桑还有呼吸,那么她便不会有事。 …… …… 事实证明宁缺的判断是正确的。 他抱着桑桑跑进云雾,来到书院后山崖坪上,对着湖那面发出一声大喊,尚在睡梦中的师兄师姐们骤然惊醒,纷纷出院迎了过来,走在最前面的是七师姐,七师姐临睡前正在绣一幅扑蝶猫,到夜深时才和衣胡luàn入睡,此时发髻上还chā着根绣huā针,脸上还带着倦意与被人吵醒的恼怒。 当她看到宁缺惶恐的神情和他怀里的桑桑后,顿时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面上的倦意与恼怒顿时化作了凝重。她没有向宁缺问话,只是看了看桑桑的苍白脸sè,便从髻间chou出那根绣huā针,闪电般在她颈间刺了四记。 针落入风,桑桑轻嗯一声,依旧紧蹙着眉头没有醒来,但脸上的苍白颜sè却淡了几分,重新现出了原本的淡淡黑sè。 “师姐……怎么样?” 宁缺看着七师姐颤声问道,他以前根本不知道师姐除了阵法绣huā,居然还会用针医人,不过看着桑桑的变化,顿时多了很多企盼。 “寒意攻心,有些危险,我只能拿针先镇压住。”七师姐说道。 宁缺的到来惊醒了书院后山湖畔所有人,大师兄也出现在远处,只是他的动作还是那般缓慢,似乎什么事情都不能让他觉得焦虑和着急。 七师姐看着大师兄,不知想到什么,神情变得放松不少,喊道:“师兄,把老十一从山上揪过来,不过可得快些。” 大师兄怔了怔,转身走回身后的山林。 七师姐看着宁缺焦急的神情,安慰说道:“问题不大,你先抱着桑桑去草庐,老师在那里,便断然不会出事,等老十一过来便妥了。” 宁缺不明白师姐这句话的意思,如果老师肯出手,桑桑自然不会出事,只是为什么要等十一师兄? …… …… 晨光渐至,笼罩书院后山,落在草庐檐上那些如金似yu的草丝上,然后反shè到更远处的山林,huā树包围的草甸上一片光明。 宁缺和陈皮皮等人站在草庐外,等待着里面的消息。从去年chun天开始,桑桑便开始经常进出书院后山,凭着自己做的一手好饭菜和安静xing情得到所有人的喜爱与怜惜,此时知道她病的极重,书院弟子们不禁都非常担心,唐小棠甚至已经急的红了眼眶,反而宁缺却比先前要平静了很多。 因为老师已经醒了,这时候正在草庐里,他相信哪怕桑桑已经有一只脚踏进了冥界,老师也有能力把她拉回来。 就在这个时候,王持从草庐里走了出来,宁缺赶紧上前,王持看着他说道:“她先天体虚不足,yin寒入腑多年,这等旧疾每发作一次便严重过一次,隐藏镇伏的时间越长,病发便会越严重……我先前诊她脉象,确认前段时间她受过一次大寒,最近又心神思虑过胜,才到了如今这地步。” 宁缺问道:“不会有事吧?” 王持说道:“七师姐金针压脉很及时,我给她煎了副yào,应该能稍退寒意,没有什么大干系,只是以后要注意保暖,可不敢受什么风寒。” 宁缺听着这话,顿时放松下来,忽然觉得自己的tui有些软。 王持忽然想到一件事情,看着他疑huo问道:“小师弟,桑桑这病乃自娘胎里带来,过去这些年想来也病发过很多次,渭城没有什么好医生,长安城里更都是一群庸医,你靠什么法子竟让她活到了现在?” 桑桑幼时,宁缺经常带她去看病,辛辛苦苦攒的那些银两,基本上都huā在了yào铺里,然而却没有什么用处,后来偶尔他发现了一个法子,才让桑桑熬到了今天,此时听着师兄的问话,他不敢有任何隐瞒,老老实实回答道:“后来每次桑桑病发时,我总让她喝一大囊烈酒。” 二师兄一直沉默站在草庐外,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此时听着宁缺这些年竟是拿烈酒在替桑桑治病,顿时蹙起眉头,显得极为不悦。 王持沉yin片刻后点头说道:“这倒确实是个对症的法子,虽说烈酒暖脉只能暂时治标,但总比那些烂yào干净的多。” 幸亏有这样一番评价,不然二师兄绝对不会饶了宁缺。 看着王持的身影消失在huā树之中,宁缺今天才知道这位爱对huā痴言的十一师兄,竟然是位医道圣手,想着当年初入后山时见着的那个满头huā瓣的痴人,不禁觉得有些担心,说道:“十一师兄……靠谱吗?” 七师姐说道:“老十一这辈子的jing神都在huā草之上,哪里是huā痴陆晨迦那等只爱其形、不知其魄的蠢物所能比拟,他能识世间一切huā草,能辩世间一切huā草之用,jing通一切草yào之术,要他看病那是最靠谱不过。” 听着这话,宁缺总算是放心下来,但却没有完全放心,因为在他看来,这个世界上最靠谱的当然就是老师,总得听听老师怎么说。 草庐四面透风,唯有数道屏风,横七竖八地搁在台上,里面有一方大榻,那便是夫子的居所,此时桑桑便躺在那处。 桑桑先前醒过来了一会儿,这时候在yào力作用下又昏睡了过去,唐小棠把yào碗搁到旁边,用滚烫的水把máo巾沁湿,拧至半湿,然后小心翼翼地搭到她依旧冰凉的额头上,然后牵着她的小手轻声说着些什么。 隔着屏风看着这幕画面,宁缺觉得好生感ji,然后他回头望向夫子,担心问道:“老师,您看……到底有没有事?” 夫子今天起chuáng比平时要早很多,所以心情有些糟糕,只是想着宁缺这时候心情肯定更糟糕,所以才忍着没有训斥他。 他端着碗莲子粥吹着气,说道:“能有什么事?平日里多晒晒太阳便好。” 看似很不负责任的言语,却让宁缺真的放心下来,因为夫子既然说没事,那么桑桑便肯定没有事,只是……晒太阳有用吗? 他走到夫子身旁,接过那碗莲子粥,用调羹小心翼翼地搅着,用前所未有的尊敬态度问道:“老师,桑桑这身体……您上次不是说没事了吗?” 夫子说道:“她先天虚寒,这些年又没有正经治过,内脏骨髓里不知蕴积了多少yin寒之息,幸亏遇着机缘拜了卫光明为师,能撷昊天神辉,自然便能镇压那些yin寒之息,只要时日长些,她体内的神辉便能把那些yin寒气息丝丝化为虚无,我当日对你说没事,那便就是没事,你是在质疑我?” 宁缺确认莲子粥凉了,恭恭敬敬递了过去,谦卑说道:“老师这话便是在打我脸,弟子只是不明白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夫子看着他嘲讽说道:“怎么回事得问你自己,本来就是个病怏怏的小姑娘,结果还被你这个无情无义的主子带着去和夏侯打架……夏侯就这么好杀?为了帮你,她那夜在山崖上大放光明,瞬息之意便耗尽所有神辉,她体内的yin寒之息被镇压了多日,忽然重获自由,自然要觅着时机造反,也不知最近你又怎么欺负她,让这小姑娘罕见的心神失守,才有了如今的危险。” 宁缺沉默无言,心想果然全部都是自己的错,只是桑桑xing情恬静甚至有些木讷,能让她心神失守的事情……难道是订亲? “老师,既然是先天虚寒,那怎么去病根?” 夫子喝了一口莲子粥,满意地点点头,说道:“先前便说过,治病很简单,多晒晒太阳,勤修神术,待神术大成之时,小姑娘的病自然痊癒。” 宁缺想着马上要远行,试探着问道:“此去烂柯寺路途遥远,她如今身体虚弱,弟子……能不能不去?” 夫子大怒,斥道:“你是哪家的公子哥?离了小shinv的服shi就不会走路了?即便她要养病,你自己去也是,再说佛宗也有自己的一套本事,烂柯寺那小和尚的医术便是为师也佩服,你自己看去不去。” 宁缺无奈说道:“去便是了,老师你何必发这么大脾气?” 夫子和宁缺的对话,早已让草庐里的弟子们想要发笑,待听着宁缺最后这句话,人们终究是没有忍住笑出声来。 大师兄没有笑,他看着榻上的桑桑,脸上写满了担忧与怜惜。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