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谁能知命 - 将夜

第四十三章 谁能知命

听到这番话后,宁缺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隆庆不禁觉得有些失望。 而就在这个时候,在谁也没有想到的情况下,宁缺忽然自车壁上弹离,右手不知从何处抽出一把利剑,像毒蛇般直刺隆庆的小腹。 这把剑一直藏在黑色的马车里。 他用这段时间的喘息,积蓄了最后一点力量,才争取到这个机会。 这个机会不容有失。 所以他用的是柳白的剑意。 他刺的是隆庆的小腹,更准确地说,他刺的是隆庆的脾脏。 因为他知道隆庆的胸口有个洞。 一具堕落骑士的尸体,横掠而至,狠狠地砸在宁缺的剑上,然后落到他的身上,紧接着,枫木沉重的躯干,满天风雨,都化为狂暴的攻击,连踵而至。 宁缺本已疲惫不堪,甚至可以说油尽灯枯,哪里承受得住这等狂暴的攻击,剑势顿时瓦解,骨断喷血,重伤倒地。 “我很清楚你是一个怎样的人,你就像蟑螂一样,怎么打也不容易打死就算要死最后也预备要咬别人一口。” 隆庆走到他身前,居高临下静静看着他,说道:“但我故意给你留下这个机会,因为我想让你尝尝获得希望,却发现这些只是泡影的滋味。” “希望,失望,绝望,再有希望,再失望,再绝望,这几年,拜你所赐,我就是在这无尽的痛苦轮回中度过,今日还赠于你。” 宁缺浑身是血,箕坐在车轮边。 “刚才我一直在观察你在战斗中的表现,你的力量很惊人,速度很惊人,身体的强度同样很惊人,那么只有一种可能,你已入魔。 隆庆的眼眸里跳跃着兴奋的神情,说道:“宁缺,你果然没有令我失望,你这幸运的一生得到了太多东西,书院的,魔宗的,甚至还有柳白的,还有颜瑟师步的符道气息,我虽然吸过张天师的,但哪里有颜瑟师叔的遗产美味?” 宁缺看着他疲惫说道:“当一个疯子,真的这么快活?” 隆庆根本没有听他在说些什么,眼睛明亮,难抑兴奋地颤声说道:如果我吞噬了你,再把你那个饱含神辉的小侍女吞噬,你说我会强大到什么程度?我有没有可能直接进入知命巅峰,甚至直接跨过那道天人的界线?” “你现然虽然长的不怎么美,但还是不要想的这么美。” 宁缺连伸出手指的力气都没有了,但依然没有忘记嘲弄他。 听着这句话,隆庆很自然地想起长安城那次酒宴,记起那次是自己第一次被这个人羞辱,寒冷的道心竟有些失守,深吸一口才冷静下来,说道:“当你幸运地学会这么多绝学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最终都会奉献给我?” 说完这句话,他明亮的眼眸渐趋黯淡。 黑白分明的界线渐渐消失,变成浓稠的灰色,晦暗如雨云。 看着隆庆眼睛诡异的变化,宁缺知道最后的时刻马上就要到来。 他心想自己辛苦修行一辈子,结果却好死了这个疯子,不由好生不甘,想着自己与桑桑在床上滚了一辈子,结果却没有真地亲热过,不由好生不甘,想着自己上辈子过的苦,这辈子过的也苦,好不容易发财了却没有得及享受,不由好生不甘。 总之在死亡的面前,谁能真正的甘心。 尤其是这种恐怖的死法。 宁缺看着隆庆灰色的眼瞳,感受着那道寂灭贪婪的气息,从对方的眼中进入自己的识海,说道:“我变成鬼,也要把花痴操了。” 说完这句话,他疲惫地靠向车轮,再也不理会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此时桑桑在车厢里。 距离他只有半步之遥。 他希望如果真的还有来生,那么从生下来开始,便能离她只有半步。 寂灭是意味,贪婪是本质,那道源自灰眼的气息,进入宁缺的识海之后,发现此间原本贮藏着的雄厚念力,竟已枯竭一空,不由好生遗憾。 紧接着,这道气息从里到外向宁缺识海深处潜去,试图捏刮他精神世界最深处的残余念力,以及那些更珍贵的战斗经验,意识碎片,还有那些承自前人的智慧感悟,而所有这些便是修为境界的本质。 隆庆从天书沙字卷上习得灰眼功法后,已经尝试过很多次,无论是龙虎山的张天师,还是真武宗的那些高手,都在他的灰眼功法下变成枯槁的干尸,对于如何吸噬对方的修为境界,早已非常熟悉。 然而今天的情况有些诡异。 当那道寂灭而贪婪的气息,沉入宁缺识海最深处后,不知道触到了什么存在,竟是如生灵般生出了恐惧的情绪,无声尖啸着便想逃离! 因为它隐隐察觉到,那里有些事物是自己不能触碰的! 然而已经晚了。在宁缺黑色精神海洋的最深外,有数块碎片感知到灰眼功法气息,似乎受到了某种激发,开始闪耀黯淡的光芒,然后这些碎片散发的光芒越来越明亮,而海洋深处有越来越多的碎片开始晶莹发亮。 看上去就像是美丽的珍珠。 海底,有如海般的珍珠海。 每颗珍珠,都是一块意识碎片。 有的意识碎片源自魔宗山门石壁上的那些剑痕,属于书院小师叔,自浩然无畏,强大骄傲到了极点,哪里会被邪物所惑所取? 最令那道寂灭气息感到恐惧的,是宁缺精神海洋里数量最多的那些意识碎片,虽然它能贪婪地吸噬一切,但那些碎片上的意识似乎比它还要贪婪,还要饥渴! 这些意识碎片来自莲生大师。 是莲生大师遗留在这个世界上的智慧和所有。 而其中便有餐餐。 真正的餐餐! 灰眼功法源自餐餐,经由道门前辈的改造,不再那般血腥,却也远远不如餐餐那般强大,换句话说,餐餐是灰眼真正的祖宗。 而当灰眼遇到餐餐时,就如同鲨鱼遇到虎鲸,都是至为贪婪嗜血的存在,绝对无法共存,而餐餐是一种很奇怪的存在,只有捕捉到同类为食物,才能真正的苏醒,所以它更加强大贪婪和嗜血! 宁缺黑色的精神海洋底部,无数意识碎片依次亮起,仿佛暗自契合了某种神秘的节奏,又像是某种呼吸,一呼一吸间,便生出极为恐怖的吸噬力。 那道来自隆庆的寂灭气息,只来得发出一声无声的哀鸣,便被这些莲生大师留下的意识碎片捕捉到,然后直接吞噬。 那些意识碎片里沉睡了数年的气息,就此苏醒了过来。 秋雨延绵,红莲寺里的火早已熄灭,整个世界昏暗一片。 黑色马车四周,一片死寂,还活着的堕落骑士们,艰难地坐起身来,一时却无法行走,他们情绪复杂地看着那边。 便在这个时候,宁缺忽然睁开了眼睛。 但这双眼睛根本不像是他的眼睛。 这双眼睛里的眼神非常平静,却又非常复杂,似乎慈悲有若大德,又冷酷有若魔头,沧桑至极,不知蕴藏着多少智慧和人生经验。 这双眼睛静静看着隆庆,流露出微谑的神情。 隆庆已经感觉到了异样,自己非但没有吸噬掉宁缺的修为境界,反而自己的灰眼功法,似乎受到了极严重的损害。 而当他看到宁缺沧桑的双眼时,更是惊恐无语。 那是对未知的恐惧,那是对事态脱离控制的害怕。 宁缺眼睛里的笑谑之意愈来愈浓。 隆庆的身体越来越寒冷。 宁缺忽然伸出双手,握紧隆庆的双肩。 然后他低头一口咬向隆庆的脖子! 隆庆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 马车旁的草地上,堕落骑士们惊恐万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宁缺一无所觉,只是低着头狠狠地撕咬着隆庆的脖颈。 他用牙齿艰难地切开隆庆的皮肤与肌肉,在尝到腥甜血液的那瞬间,便开始拼命地吮吸起来,腮帮不停鼓起落下,贪婪地吸噬着。 宁缺此时神思恍惚噩然,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他只是觉得无比干渴,想要喝水。 当他接触到液体后,便不停地吮吸着。 隐隐约约间,他忽然觉得自己这时候喝的并不是水,因为这些温热的液体里有很多复杂的味道,有的味道不错,有的味道很糟糕。 按道理他不应该知道那些味道来自何处,但这些信息自动出现在他的识海里。 这里面有真武道长老的味道,有龙虎山张天师的味道,还有一股极其霸道强悍的味道,好像来自一个姓何的道人,至于其中最清新最舒服的那股味道,在他的意识深处留有记载,所以他知道那是通天丸的药味。 宁缺渐所清醒过来。 那些莲生大师残留在他识海里的意识碎片,开始不停地展现餐餐的细节。 宁缺本能里很抵触这个功法里所透露出来的气息,然而生存的本能,饥渴之时想要吸收清水的,却让他自然开始学习。 一道极为阴寒强大,却又极为贪婪的气息,渐渐笼罩住他的身体。 同时也把隆庆的身体笼罩进去。 紫墨强行撑起身体,想要走到黑色马车畔,然而感受着那处传来的阴寒气息,他竟是恐惧地移动不了脚步。 在那座山崖树下,他曾经以为自己看到的司座大人是传说中的餐餐。 今夜在破庙前,看着浑身透着阴寒强大气息的宁缺,他才明白,原来黑暗冥界里行走的怪兽,应该是这个样子的。 宁缺完全清用了过来,双眼也恢复了正常。 他缓缓离开隆庆血肉模糊的脖颈,看着脸色苍白、无比惊恐惘然的隆庆,有些艰难地笑了笑笑容显得有些落寞,但他此时唇角还在淌落隆庆的鲜血,于是落在隆庆的眼中,这笑容竟比魔鬼更加可怕。 “吃人……这么没有技术含量的事情,其实并不难学。” 宁缺紧紧握着隆庆的双肩,想着先前临死前那刻的绝望,想着这人说要吃掉桑桑,笑容里的落寞尽数化为平静,淡淡说道:“当你幸运地学会这么多绝学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最终都会奉献给我?” 这是先前隆庆准备吞噬他修为境界之前说的话。 此时宁缺原话奉还给他。 命运的转折,总是来的这样急陡,超出所有人的想像。 谁能知道自己真实的命运是什么? 隆庆曾经以为自己知道但现在他发现自己什么都不知道,他的眼眸里尽是惊恐的神情。 他感觉到宁缺身上的气息隐隐克制着自己,第一次感到宁缺是这么的可怕,那份恐惧甚至战胜了他的理智,让他不顾一切地想要逃走。 隆庆痛苦地惨嚎一声,逼出早已受损的本命桃花。 然后他毫不犹豫地用体内半截道人的磅礴念力,直接把本命桃花暴掉! 黑色桃花碎为最细的粉末。 恐怖的冲击波直接把宁缺和隆庆震开。 宁缺的身体直接把马车车轮撞裂。 而隆庆更是惨不忍睹,浑身是血躺在地面上。 秋雨还在一直下。 黑色桃花化作了黑雨。 血水化成了血雾。 弥漫在破庙废墟的四周。 隆庆怨毒不甘地看着宁缺,颤着声音咆哮道:“杀了他!” 说完这句话,他就昏了过去。 堕落骑士对隆庆的忠诚无以复加哪怕都受了极重的伤,听着这句话,哪怕用手爬,也向黑色马车爬了过去。 此时的宁缺,正在消化刚刚吞噬的大量气息,无法移动。 无论是半截道人的部分修为,还是通天丸的药力,都需要时间。 他靠着破裂的车轮,闭着眼睛。 似乎那些堕落骑士真的有机会。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安静的红莲寺外,忽然响起一道暴躁的马嘶! 大黑马如道黑色闪电般,穿掠秋雨而至,奋起前蹄,直接把那名爬的离宁缺最近的堕落骑士踩的胸碎而死! 紫墨脸色苍白,他哪里想得到,书院即便出来一头畜牲,竟也如此可怕! 他痛苦地闷哼一声,胸口骤然下陷,动用了西陵神殿的秘法,开始燃烧生命,用最快的速度,重新获得了充沛的力量。 他暴喝一声,一拳砸向大黑马的头颅,拳出如风。 大黑马狂嘶一声,毫不畏惧地与之相撞。 一声沉重的闷响。 大黑马前蹄微屈,痛苦地喘息不定。 它不是老黄牛,终究不是一名燃烧生命的洞玄巅峰强者的对手。 紫墨便在此时注意到宁缺的眼帘微微颤动,不由浑身寒冷,猜到此人可能是要醒了,暴喝道:“收马,带着大人先撤!” 宁缺睁开眼,看到数骑黑骑在秋雨中向山下而去。 那名最强大的堕落统领,则是在自己的身前。 宁缺起身,问道:“你想拦我。” 紫墨说道:“虽然我只能再活三个月,但我现在还可以拦一拦你。” 宁缺说道:“你不是我的对手。” 紫墨说道:“我想试一下。” 宁缺看着远去的那道雨中烟尘,脸上没有任何情绪,很随意地挥手向后一击,在黑色马车上击破一个洞口,然后伸手从里面取出铁弓。 紫墨微微皱眉,说道:“你没有箭了。” 宁缺通过洞口,看着昏迷中的桑桑,又看了眼受了伤的大黑马。 他直接拉动了铁弓。 弦上无箭,那便是空弹。 弓弦铮铮作响,声欲裂云。 紫墨的胸口多出一道极深刻的血线。 他有些惘然地低头望向自己的胸口。 宁缺再度拉弓,弦声再起。 每一弦动,他心中的燥意似乎便消退一分。 于是他连弹数十弓。 十余丈外,紫墨的身体上出现了数十道血线,如沙山般崩坍,血肉四溅。 宁缺把铁弓收至身后。 他站在乱飞的寒冷秋雨里,若有所思。 从这一刻开始,他晋入知天命境界,可以称得上真正的得道。 而和以往两次破境不同。 这一次他没有什么喜悦的情绪,只是疲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