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鸦雀无声 - 将夜

第六十三章 鸦雀无声

铜铃声声,清脆悦耳,可以清心,翠鸟雀跃于道,迎接自瓦山下行来的人群,那群人里有十余名来自月轮国、戴着笠帽手持铁枝的苦行僧,满脸皱纹里尽是刻薄神情的老妇自然便是佛宗里辈份极高的曲妮玛娣姑姑,依然娇颜如花,但明显看着憔悴了不少的花痴陆晨迦默默走在她的身旁。 而最引人瞩目的却是人群中间的一方轻辇,辇上帷盖如团,绣着佛家真言,又漆着华美的佛经故事图案,看上去庄严华美至极。也不知那佛辇中坐着何人,烂柯寺住持以及歧山长老关门弟子观海僧,竟是面带恭谨地随侍在旁。 看着虎跃涧旁的黑色马车,和车上手握铁弓的宁缺,曲妮玛娣握着拐杖的右手青筋隐露,不知被他引发何种痛楚,老态毕现,眼神里的怨毒神情愈发浓郁,而陆晨迦则是神情漠然,仿佛根本没有看到宁缺一般。 看着自山道上行来的人们,宁缺心想如果来的人只是曲妮玛娣和花痴,也不需要观海僧抛下自己的桑桑亲自前去迎接,于是他的目光落在那方佛辇上,猜测辇中僧人的身份应该非同寻常,甚至有可能来自悬空寺。 修行者们,见着来人是曲妮玛娣姑姑和花痴,纷纷行礼请安,同时也如宁缺一样猜测着佛辇中的人身份,居然敢用教训的语气和书院弟子说话。 曲妮玛娣漠然点头,便算是与众人回礼,她本就是修行界辈份极高的数人之一,生生凭着年龄熬出了德高望重四字,自不需要与这些修行晚辈寒喧,而且她的注意力始终停留在宁缺的身上,如果说眼神怨毒便能化作飞刀,这时候的宁缺早已经被她的眼神戳的千疮百孔鲜血淋漓。 花痴陆晨迦则依然冷漠无言无论那些前来行礼请安的修行者如何恭敬她都没有什么反应,仿佛对于她来说身周的世界根本就不存力。 大概是看到宁缺依然执弓瞄准着黄衣老僧,那道浑厚而威严的声音再次从佛辇里传出,显得极为严厉:“兵者不祥,你还不速速放下!” 宁缺沉默片刻,依言松开紧绷的弓弦,箭簇微移。 不再被铁箭瞄准,黄衣老僧骤然觉得那道一直笼罩着自己的凛冽杀意消失无踪这才发现僧衣早已汗湿,才明白先前自己的恐惧,不由微涩一笑。 看到这一幕,一直还处于紧张中的修行者们顿时松了一口气。 曲妮玛娣看着宁缺,用沙哑难听的声音嘲笑说道:“书院原来也只会欺软……” 忽然,她带着怨恨嘲弄意味的声音夏然而止。 因为宁缺手中的铁箭,竟是瞄准了那方佛辇! 在曲妮玛娣看来,佛辇里的高僧必然能够震慑住书院,她本想借此好好羞辱一番宁缺,哪里想到宁缺竟是如此强硬!她厉声喝斥道:“宁缺你好大的胆子!” 从听到山道上传来清脆的铜铃声,再听到那声浑厚的佛音,宁缺便知道来了位真正的佛宗高人他甚至隐约猜到了对方的来历。 然而那又如何? “欺软这么有意思的事情,我书院当然很喜欢做,但其实我们更喜欢把看似最坚硬的那些东西砸碎,不管是规矩还是那些喜欢装腔作势的家伙……” 宁缺用铁箭瞄准佛辇中的僧影说道:“今日涧旁如此多人,似乎便是大师的境界最高,手段最硬却不知你敢不敢接我一箭。” 弓弦再紧,铁箭再凝而待发,然而宁缺这一次开弓,却与先前针对黄衣老僧时截然不同一道极为强大的气息,从他的身体里缓缓释出。 那些在佛辇下雀跃欢喜迷醉于辇中高僧慈悲气息的翠鸟,感应到这道强大而寒冷的气息,发出几声惊恐的鸣叫,振翅飞入翠竹之中消失不见。 秋风渐作,大青树摇晃不安,那些繁密的枝叶簌簌响着,被宁缺手中铁箭气息波及,数百片青叶纷纷坠落,落在黑色马车四周。 随着这道强大气息出现在宁缺身上,山猝上那些境界高的修行者顿时神情骤变,剑阁强者程子清这位知命境强者的反应最为强烈,修长的双手竟是无意识里随机而动,被这道气息激的虚握半圆,生出强烈地拔剑出转的冲动! 曲妮玛娣的脸色变得极为难看,她隐约猜到了一些什么,然而却始终无法相信自己最痛恨的宁缺,居然有这样的机缘。 观海僧知道宁缺的性情,大惊说道:“十三师兄,快快把箭放下,大师乃是悬空寺的戒律院首座,万万不可轻举妄动!” 随着这句话,满场哗然,众人震惊无比,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要知道不可知之地本就是修行界的传说,普通修行者极难见到,而今日在瓦山里,竟是先见到书院后山弟子,又见到悬空寺来人,这真是令人难以想像! 如果说书院因为是两世相通之地,而且世人皆知在长安城南,所以还偶尔有机会能够看到后山里的那些世外高人,那么道门的知守观和佛宗的悬空寺,便真的只是在典籍和传闻里出现过,基本上无人能够见到。 众人望向那方佛辇,难抑震惊地想着,难道帷布后真是悬空寺的高僧?这次烂柯寺的盂兰会居然会惊动这么多世外高人? 人们的激动和兴奋是很自然的事情,只不过这时候没有人像先前拜见宁缺那样,走到佛辇前行礼请安,因为佛辇这时正被一枝铁箭瞄准着。 听到观海僧的话,宁缺的神情没有丝毫变化,握着铁弓的左手稳定的就像是这道千年不变的山涧一般,平静而专注地等待着佛辇中人的回话。 书院对悬空寺。 十三先生对戒律院首座。 仅仅是这些名字,便足以震惊修行界,山涧旁的修行者们下意识里压抑住惊呼的冲动,紧张地注视着场间,连呼吸声都放缓了很多。 不可知妇也间的对抗,竟然会发生的尘世间,能够亲眼目睹这样的战斗,足以令世间普通修行者为之癫狂,怎能不兴奋紧张? 山涧旁异常安静,只能听到翠鸟在竹里带着余悸的哀切低鸣,还有那些散落在草地上吃草的马儿踱步的轻微蹄芦 他们在等待那道浑厚的声音再次从佛辇里响起。 他们在期待佛辇里的悬空寺来人会怎样面对书院的这一箭。 很长时间过去,佛辇里没有传出任何声音。 秋风微扰青叶,那位悬空寺高僧始终沉默。 宁缺问他敢不敢接自己一箭。 悬空寺僧人没有回答。 那便是不敢。 对于佛辇的沉默,宁缺并不意外。 对于世间普通修行者来说,悬空寺是传说中的地位,有种先天的敬畏。 但他来自书院,他见过悬空寺的僧人,所以他以平常心待之。 从听到铜铃声起,他便在判断对方的修为境界。 他不知道戒律院是什么地方,也不知道戒律院首座在寺中是什么地位,但他可以肯定,对方绝对不是传说中悬空寺讲经首座那样的至强者。 佛宗没有修行五境的说法,却有悟的妙义。 连续听了两句话后,他确认这位悬空寺来人,必然是大悟之辈,如果与修道的境界来形容,至少等同于知命中境。 如果是红莲寺前的宁缺,面对一位知命中境的强者,绝对会转身便逃。 然而在那场秋雨里,他已然知命。 这名悬空寺僧人的修行境界应该比如今的隆庆皇子高出一线,但论及功法之邪恶恐怖,手段之诡魅实用,只怕还不如隆庆。 在宁缺晋入知命境后,普通的知命境修行者,便很难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接下他的元十三箭,而且他来瓦山后沉默了太久,今日两度开弓却始终未射,这一箭正是精神状态饱满将溢,最为渴望所以强大的一箭。 如果隆庆重新出现在此地,也无法再接住他的这一箭。 所以他确信佛辇里那名悬空寺僧人也接不住,哪么对方自然不敢接。 看着沉默了很长时间的佛辇,宁缺微笑着说了一句话。 “既然不敢接,那就请大师继续保持沉默吧。” 不敢接,那便继续保持沉默吧。 躲进翠竹里的翠鸟仿佛也听懂了宁缺的话,惊惧地不敢鸣叫,在草坡上的那些骏马也警惧地停止了跨步,真正的鸦雀无声。 曲妮玛娣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画面,竟然显得有些绝墅,一直仿佛无感无知的花痴,也忍不住望向站在黑色马车上的宁缺,眼神复杂至极。 山涧旁一片死寂,场间众人震惊的难以置信,因为宁缺的强横,更因为书院的强大,铁箭控而不发,居然便逼得悬空寺僧人沉默不语,震慑全场,无人敢应。 “修道三年,便入知命,世间……哪有这等不讲理的事情?” 南晋剑阁强者程子清,看着黑色马车上迎秋风而立的宁缺,声音微涩喃喃道:“师兄你曾经说夫子有好几层楼那么高,如今看来,人世间哪里有夫子那般高的楼,而更令人恐惧的是……眼看着书院又要起好几座高楼了。

上一篇   第六十二章 雀跃

下一篇   第六十四章 警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