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弹疼红叶,掐断黄花 - 将夜

第七十章 弹疼红叶,掐断黄花

十余年风风雨雨葬落日,宁缺未曾彷徨过,因为早已成了习惯,习惯成自然后,便是最强大的力量,然而他没有想到,此行烂柯寺入瓦山,有些习惯却被打破了。 在虎跃涧旁,桑桑说要自己试着破解残局,这让他很是吃惊。因为他知道她虽然有时候有些小虚荣,但从来不会争强好胜,更重要的是,按照往日习惯,在这种局面下,她应该静静站在自己身边,等着他去解决问题。 他想了很多理由,比如车厢里另外那位姑娘……然而先前在禅室里听桑桑说了这么多话,他才明白,桑桑这样做只不过是想证明自己。 证明自己,就是向自己证明,和世人无关。 桑桑只是想证明给自已知道,她不再仅仅是宁缺身边沉默的小侍女,而是可以替他分担压力的妻子,甚至想尝试替他遮一遮风,挡一挡雨。 因为她也有需要——被宁缺需要的需要,让宁缺骄傲的需要。 宁缺看着那株秋树,微微皱眉。 然后他伸手轻轻弹了弹伸进禅院里的红叶,说道:“真是个白痴,你是我养大的,难道我还需要你来替我考虑,需要你来保护吗?” 在禅房里谈话的过程里,他几度鼻酸。终是凭借冷酷的性情和擅于表演的特长遮掩了过去,此时院中只有他一人,便再也忍不住了,擦了擦眼睛。 他觉得很丢脸,看着秋树枝头将落未落的红叶,羞恼训斥道:“就凭这点,你就算死了,我也要去冥界把你抓回来收拾一顿!” 轻微脚步声起。 一身白色棉裙的山山走了过来,站到他的身边,没有看他的脸。 禅院一片幽静,偶尔响起桑桑睡梦中难受的咳嗽声。 二人看着那片红叶沉默不语。 宁缺忽然说道:“哎呀呀呀。” 莫山山说道:“嗯嗯啊啊。” 没有尽在不言中依然有声音。 就在这个时候禅外响起嘈杂的声音,似乎有人想要进院,却被寺中僧人拦着,双方发生了激烈的争吵,顿时打破了院内的安静。 宁缺听出是那名南晋宫廷棋师的声音,不由微微皱眉望向院门处。 “见她做什么?当然是要她拜我为师!” “你们也是烂柯寺的僧人,难道不懂天算是什么意思?” “千万年来都没有出现过的天算之人,怎么能去修道?当然要下棋!” “那小啭娘虽然是天算之人但棋之一道浩若沧海,哪里是这么简单的事情,如果她肯拜我为师学棋,我必将把一生所学尽数传授给她。” “那小姑娘拥有如此天赋,今日又遇着我这样的明师,只要专心于棋道,十余年后,必将成为横扫天下的棋界霸主,比你们烂柯寺那位洞明大师更强,甚至有可能超过我南晋史上最伟大的宋谦大师成为传说中的棋圣!” “能成棋圣,还做哪门子光明之女?” “你们赶紧让开,不然让她跑了怎么办!” 南晋棋师愤怒地吼叫声不停在禅院外响起,很明显无论他怎么说怎么骂怎么跳脚,烂柯寺的僧人也不可能允许他进来打扰宁缺等人体息。 宁缺心想这厮还真是爱棋如痴,竟有几分书院后山同门的气质,本有些恼怒于桑桑可能被吵醒此时却是生不出气来。 莫山山忽然说道::“其实我很嫉妒她,也嫉妒你。” 宁缺怔了怔。 “我知道你和桑桑以前过的很苦,我很嫉妒你们曾经一起吃过那些苦。”莫山山微笑说道:“我去让那人安静些你不用担心。” 不知莫山山过去说了些什么,那名南晋棋师居然真的没有再坚持要见桑桑,禅院四周回复了安静,然而她却没有再走回来与宁缺一道看红叶。 宁缺知道这代表了什么微有所失,然后平静一个人静静看着那根伸进禅院的树枝,看着梢头那片红叶,注意着禅室内桑桑的动静。 禅院白墙上有一方扇形的石窗,用以通风,而且可以远观院外山景。 一张少女的脸,出现在扇形石窗里。 那张脸很冷淡,没有任何喜怒哀乐,但因为实在是太过美丽,娇媚有若露珠洗过的花朵,所以出现在石窗里,依然是极美的景致。 因为她是月轮国公主,花痴陆晨迦。 宁缺看着陆晨迦,眉头微挑,没有说什么。 陆晨迦惊窗望向宁缺,手指轻轻碾着一朵不起眼的小黄花,神情漠然说道“真没想到你的小侍女居然成了光明神座的继任者。” 宁缺说道:“我和她已经订亲。” 陆晨迦的声音很冷淡,没有任何起伏,说道:“你的妻子多大了?” 宁缺说道:“十六。” 陆晨迦摇了摇头,说道:【看着不过才十三四岁n” 宁缺说道:“小时候得过一次极重的伤寒,营养又不好,病根一直没有除,所以看着要稍微瘦弱些,再养两年便好了。” 他和花痴只见过几面,并不熟悉,甚至在荒原上还发生过激烈的冲突,尤其是因为隆庆皇子,两个人更不可能成为朋友。他本来可以不理会她,但不知道为什么,却在很认真地解释桑桑身上的病。 陆晨迦轻声问道:“她现在那病又犯了?” 宁缺没有隐瞒,说道:“是的。” 陆晨迦看着他的眼睛,问道:“你来烂柯寺,便是想让歧山大师替她治病?” 宁缺说道:“不错。” 陆晨迦的表情终于有了些变化,有些惘然问道:“夫子都治不好?” 宁缺说道:“是的。” 陆晨迦轻轻搓着小黄花细弱的花茎,轻声说道:“姑姑正在午休,我呆着无聊所以四处走走,遇着你便说几句话,却没想到你愿意回答我。” 宁缺看着她说道:“都说你爱花如痴,恰好我书院门内有位师兄也是极爱花草之人,他精于医术所以我想看看你对桑桑的病有没有什么办法。” 这一路上桑桑吃的药都是十一师兄王持开的药方,宁缺心想既然师兄擅长草药,那么花痴说不定也擅长医道,虽然这种推论并不见得有什么道理,然而正所谓病急乱投医,他哪里顾得了这么多。 陆晨迦淡淡一笑,说道:“我们之间没有什么交情,甚至还有些仇怨。在这种情况下你居然肯求我,看来她对你真是很重要的人。” 宁缺说道:“每个人都有对自己很重要的人。” “是的,比如隆庆对于我。” 陆晨迦看着宁缺的眼睛,脸上的笑容渐渐淡去,神情漠然说道:“夫子都治不好她的病,你以为歧山大师真的能治好?一想到你会眼睁睁看着自己最重要的人死去,对我来说这真是最美好的事情。” 宁缺没有因为她的话而动怒,看着她平静说道:“就因为你这句话,如果桑桑的病真的治不好,我会杀了曲妮玛娣还有你的父亲月轮国主,以及世间所有对你有一丝意义的人,然后最后杀了你替桑桑殉葬。” 陆晨迦神情微寒却没有什么惧色,淡然说道:“那你首先要活着离开瓦山。” 宁缺说道:“世上没有什么地方能留下我。” 陆晨迦神情微异,看着他问道:“你真的不怕?” 宁缺说道:“我需要怕什么?” 陆晨迦说道:“你杀死了道石大师,难道不怕悬空寺的高僧把你镇压千年?” 宁缺说道:“如果悬空寺有这个胆子,书院早就不存在了。” 陆晨迦忽然微微一笑说道:“可如果真如传闻中那样,你就是冥王之子,那么我相信不管是佛宗还是道门,都会不惜一切代价杀死你。” “原来这就是你想恐吓我的事情,可惜我并不是,你们说我是也没有证据。 宁缺看着她说道:“而且我想告诉你一件事情,隆庆皇子前些日子在红莲寺前又败在了我的手中他说他才是冥王之子。” 说完这句话,他转身向禅院里走去。 听到隆庆的名字,陆晨迦的神情便变得有些奇怪,她看着宁缺逐渐走远的背影,眼睛里没有任何情绪,手指却微微用力,掐断了花茎。 那朵可怜的小黄花,落在了她的脚下。 宁缺把桑桑从床上扶起,喂她喝完药,然后用浩然气感知了一下她身体的情况,确认在红莲寺前中的毒基本上已经无事,那道阴寒气息似乎被叶红鱼的神辉暂时镇压住,处于蛰伏状态,短时间内应该不会再发作。 他知道这并不是太好的事情,因为那道阴寒气息蛰伏的时间越长,一旦发作忖,便越恐怖,而如果强行镇压,一次会比一次困难,上一次已经动用了如今已经是裁决大神官的叶红鱼,下一次难道要上知守观? 所以他只能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烂柯寺里,寄托在那位被宣称如佛祖般有求必应的歧山大师身上,此时想着在虎跃涧处,因为情绪焦虑而对烂柯寺里的僧人那般强硬,他不禁有些后怕,哪有治病之前便对大夫喊打喊杀的道理? “这是什么?”桑桑看着手中小小的锦囊,疑惑问道。 宁缺说道:“师傅留给我的东西,在魔宗山门里用了一个还剩一个始终没用,你带在身上,呆会儿如果出现什么问题,你在心里告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