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多事之秋 第八十二章 夜观石尊者像有感尊 - 将夜

第三卷多事之秋 第八十二章 夜观石尊者像有感尊

“既然ri月相应,有ri便应有月。 “ri月轮回,光明交融,月便应在夜里。” “然无数劫来,万古长夜不见月。” “这便违了生生不息自然之理。” “夜临,月现,此句中的夜,指的当不是每个寻常的夜,而是永夜。” “永夜之末法时代,方有月现,自然复生。” “如此方不寂灭,世界另有出道。” “既然如此,静侯长夜到来便是,何苦强行逆天行事。” “莫非这天也在等着夜的到来?” “还是说它在恐惧夜的到来?” “它恐惧的是夜本身,还是随夜而至的月?” …… …… 佛祖的笔迹很普通,和固山郡乡村学舍里的教先生没什么两样,笔记的语句也很随意寻常,非常浅显易懂。 宁缺看的很认真,暮光落在他的脸,让他的眉毛镀了一层金sè的光泽,就如同寺中殿内那些尊者的金像。 天明字卷一直在院,被大师兄随意插在腰间,他曾经看过两次,却始终有些迷茫,今天看到佛祖当年留下的笔记,终于确信了一些什么。 在佛祖看来,这一次的永夜与人间过往遇到的无数次永夜都不相同,然后他又想起,老师似乎不相信冥界入侵,但却从来没有否定过永夜将会到来,甚至曾经提到过有位屠夫有位酒徒。曾经生活在次的永夜里。 这一次永夜与以往最大的区别。大概便在于那个明字,在于明字中的月字,在于这个世界从来没有看到过、便是夫子也感到惘然的那个事物。 但明字卷为什么会记载有月亮?这个世界无数年前曾经有过月亮,却离奇消失?然后如佛祖预知的那样,会在这次永夜时重新出现? …… …… 暮光渐黯,夜sè渐至,宁缺离了禅房,来到烂柯寺后院塔林外的一处草舍前,静静听着草舍后的溪声松涛,然后推门而入。 歧山大师并不意外他的到来。微笑说道:“可有所得?” 宁缺没有回答这个问题,问道:“不是说佛祖的笔记已经遗失?” 歧山大师说道:“没有人看得懂的笔记,便等于遗失。这本笔记我已经看了近百年的时间,始终没有看懂。希望你能看懂。” 宁缺沉默片刻后问道:“大师,为什么你认为我能看懂?” 歧山大师看着他,眼神颇有深意,说道:“因为夫子在信中说,如果世还有一个人能够看懂佛祖的笔记,那个人就应该是你。传更新” 宁缺心情很复杂,有些震撼,有些惘然 无论是无数年前看过明字卷留下笔记的佛祖,还是千年前把这卷天带离知守观的那位光明大神官,或者是令人高山仰止的夫子。都很难看懂明字卷。 因为再有智慧的人,面对从未在他们的世界和经验里出现过的事物,都无法进行分析而只能猜测,而宁缺是唯一的例外。 宁缺知道夫子给歧山大师写过一封信,大师兄也写过一封信,原本以为只是提及桑桑患病之事,请大师多加照拂,却没有想到还有这层意思。 难道说老师猜到了自己的来历? …… …… 歧山大师带着宁缺走出草舍,来到山林里。 山溪在松林间缓缓流淌,连绵秋雨之后。夜空放晴,星光清幽,落在松溪之,分散出无数细碎的银屑,非常美丽。 看着夜景。宁缺下意识里想起两句诗。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流。 他转身望向大师。问道:“大师,你为什么要传我佛法?” 歧山大师看着他叹息说道:“因为你杀人太多,戾气太重,无论对人对己都不是好事,所以我想用佛法化解你心间的戾气。” 宁缺声音微涩说道:“离开渭城回到长安,我嬉笑打趣耍无赖,本以为身的血腥气淡了不少,应该没有人看能穿真实的自己是多么可怕冷血的人,没有想到依然瞒不过大师的双眼。” 歧山大师看着他微悯说道:“前夜在山说过,我知道你前半生过的极苦,所以我并不认为这是你的责任,然而如今你既然替院入世,我便要替世间考虑,为了将来的人世间不被你掀起血雨腥风,莫怪我非要让你学佛。” 宁缺心情渐静,说道:“除了疯子没有人喜欢杀人。我不是疯子,所以我也不喜欢,以往杀人是因为不杀人便要死,如果能够不杀人依然可以活下去,那自然最好,我很喜欢,怎会怪大师。” …… …… 不想桑桑从佛经分心,更不想她担心自己,宁缺没有告诉她佛祖笔记的事情,走进烂柯寺后殿,点燃一盏铜灯,继续认真观看。 十几页纸的佛祖笔记,除了对未来的预言,还记载着一些他对世界的认识,更重要的是他认识世界的方法,比如他对黑暗与光明的见地。 这些字句里蕴藏着极大的智慧,只可惜佛祖写在纸时,并不是刻意成文,所以显得有些简短随意,很难构成体系,不然宁缺肯定又会获得极大的益处。 除此之外,笔记还有佛祖兴之所致时,偶尔留下的几句闲笔。通过这些闲笔,宁缺才知道,原来佛宗并不是由佛祖创立。 在佛祖之前,有更多古佛甚至曾经度过漫漫永夜,但因为佛祖在树下悟出如今佛宗最根本的思想,所以佛祖被如今的佛门弟子们尊称为最早之佛。 宁缺想起夫子曾经把佛祖悟到的法子形容为“闭嘴”。不由笑了起来。 无论夫子还是二师兄。对佛宗都有诸多嘲讽,但这只是代表院本身的xing情,并不意味着佛宗是可以被无视的存在。 能够阅读佛祖笔记,不是谁都能遇到的大机缘,宁缺在感慨庆幸之余,还是有些不甘,不知道是不是当年在旧楼看时的记忆太过深刻,看着笔记佛祖亲手留下的寻常笔迹,他下意识里用起了永字八法。 当初他尚不能修行,却想要看院前贤文字。强行弄出了这样一个拆字的法门,一路昏迷吐血,最终证明虽有些用处,但用处真的不大。 在他能够修行之后。尤其是进入洞玄境之后,永字八法对修行来说,更是变成了鸡肋,已经有很长时间,都消失在他的生活里。 此时面对佛祖笔记,他动用永字八法,其实也没有想着能够起什么效果,只是面对宝山,不甘心空手而归时的徒劳尝试。 然而下一刻,宁缺难以理解地发现。自己的尝试似乎奏效了。 随着嗡的一声轻鸣,他的识海骤然开启。 佛祖笔记的那些墨字,在他的眼间渐渐飘浮起来,然后逐渐散开,变成密密麻麻地单独笔划,有的笔划直垂而下,便似佛杵,有的笔划浓墨一点,便似佛铃,有的笔划似苦行僧手中托着的铜钵。有的笔划像是山亭里的佛钟。 这些笔划飘离笔记页,飘进他的眼里,然后进入他的识海,在他的jing神世界里不停飞舞,重构成他难以理解的画面。 …… …… 宁缺放下佛祖笔记。向殿旁望去。 烂柯寺里供奉着石尊者像,前寺偏座有十几尊。最幽深的后殿里,也供着四座,他此时看的,便是这四座尊者像。 长安万雁塔寺以及月轮国白塔寺里,也有这些石尊者像,传说有大智慧的人,能够从这些尊者像中,领悟到佛门手印的真义。 前些天,那位南晋剑阁强者,已然知命中境的程先生,曾经在前寺偏殿里,面对石尊者像感慨,自己能够感受到其间的智慧,却无法领悟。 后殿最右侧的那座石尊者像,面容狰狞,怒目圆睁,石像的双手裸露在外,似触未触,形成一种很复杂的手式,一股威严肃杀气息从石像指间喷薄而出。 宁缺静静看着这座石尊者像,看了很长时间,然后他抬起双手,对照着石尊者像的双手,开始模仿那种手式。 石尊者像的双手,保持着固定的姿式,宁缺明明是在模仿,但他的双手却没有静止,而是在身前不停缓慢地移动着,比划着。 便在此时,他识海深处有一片意识碎片,似乎感应到了什么,微微明亮起来,释出一道极为稀薄的意念,然后敛灭归于平静。 宁缺明白了这座石尊者像双手姿式的真义,双手渐渐停止。 他一掌竖立在前,一掌横放于后,右手食指在空中微屈,左手食指落在右掌背面,看去很是莫名其妙,没有任何美感。 这个姿式与石尊者像的手式并不相同,甚至没有丝毫相同之处,然而就在他左手食指落在掌背的那一瞬间,一道与石像几乎完全相同的肃杀气息便出现了。 宁缺腹内那滴浩然气凝成的露珠,开始缓缓旋转,释出一道又一道纯厚的浩然气,顺着那些似有若无的通道,向着身体各处输送。 他ri夜修行浩然气,勤奋不辍,对于浩然气的运行毫不陌生,然而,他发现此时浩然气的运行似乎和以前有了很大的区别。 最大的区别在于,他体内的浩然气不再像以前那般强横不羁,而是变得安宁柔顺了很多,哪怕是最细微的气丝,只要他意念一动,都能完全掌握。 浩然气在体内运行三周,宁缺只觉浑身舒畅,诸多感知美不胜收,竟没有忍住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飘荡在安静的夜殿里。 然后他望向下一座石尊者像。 …… …… 今天就两章,我早些睡觉,把jing神养回来些,明天月末最后一天,争取大暴发一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