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多事之秋 第九十二章 我们都在抵抗 - 将夜

第三卷多事之秋 第九十二章 我们都在抵抗

原创宁缺一直都知道桑桑很特殊原创首发] 但他知道自己也很特殊,来自另外一个世界的人,在这个世界上,当然毫无疑问是特殊的,所以他总以为桑桑的特殊,来自于自己的特殊,因为她是自己的本命。 然而他没有想到,原来桑桑才是特殊的那一个。 “大师兄是什么时候知道这件事情的?这些天还是很久以前?” 宁缺看着歧山大师问道,他已经猜到了答案,但想要再次确认,因为这件事情对他来说很重要,仅次于桑桑身世所带来的危险。 歧山大师说道:“我并不清楚,但大先生在信中已经说的非常清楚,夫子让你们来烂柯寺治病,想看看佛宗有没有办法,去掉她体内的那道yin寒气息,便是因为书院知道佛宗有应对冥王烙印的方法。” “原来老师……也早就知道了。” 宁缺自嘲说道,到了现在,有很多以前百思不得其解的事情,都已经有了明确的答案,当初从荒原归来,大师兄一违平ri温和善意的xing情,坚持地反对自己和桑桑在一起,想来便是隐约猜到了桑桑的真实身份。 “但老师同意我和桑桑成婚。” 说完这句话,他忽然想明白了某些事情,于是他最珍惜也是他最珍稀的那种情感,重新回到体内,那种情感叫做信任。 于是他抬起头来,眼神变得异常明亮锐利,看着殿内诸人,开始缓缓拍打刀鞘,很有节奏,充满了不知从何处而来的信心。 …… …… 朴刀的刀鞘很硬很厚,手掌拍打在上面,发出的声音很沉闷,而且不可能如何响亮,哪怕佛殿里这般安静,也很难引起人的注意。 不过这个世界个总有些听力特别好的人……或马。 一直在烂柯后寺园内嚼草唾碎梅的大黑马。在铃声响起、钟声大作、佛光降临之后,早已jing惕起来,一直盯着佛殿方向。 宁缺第一次拍打刀鞘时,它就已经听到。 那是宁缺和它之间的约定,然而它能感觉到那道佛光里蕴藏的威力,也知道殿内有很多强大的人类,所以它踌躇了很长时间。 宁缺第二次拍打刀鞘的低沉声音传来,大黑马咧开嘴。露出那口大白牙。把心一横,低着脑袋,落蹄无声离开佛殿。向禅院跑去。 大黑马跑进禅院,来到那辆黑sè马车旁,熟练至极地一低身。便把自己的头钻进辔头里,又咧开嘴把皮绳咬紧,后蹄猛地一蹬,便向前一蹿。 大黑马已经用了比平时拉车大一倍的力量,本以为马车随自己高速奔驰起来,然而却没有想到车厢稳丝不动。这时候它才想明白,没有宁缺,车厢上的符阵根本无法发动,这由jing钢打铸的车厢。该得有多沉重。 幸运或者说不幸的是,在长安城的时候,大黑马已经有过多次在符阵未曾发动情况下拉动车厢的经验,它无奈地喘了口粗气,浑身肌肉暴起,四蹄微颤,拖着沉重的黑sè车厢行出禅院。向着佛殿而去。 jing钢车轮将烂柯后寺地上的青石碾压的出现道道刻痕,好在没有发生太大的声音,大黑马一面用求欢的气力拖动着车厢,一面微惧想着,这时候去佛殿似乎不大合适啊。原来看着不起眼的女主人居然来头这么大,如果稍后自己陪着宁缺那个白痴被人杀死了。到冥界后能不能有些好处? …… …… 宝树大师看着宁缺,说道:“只要你肯把冥王之妇留下,交由我悬空寺处理,那么你可以自行离去,而书院会获得佛宗最诚恳的感谢和尊重。” 宁缺没有回答他的要求。 宝树大师沉默片刻后,说道:“道石虽然是我的儿子,但如果你肯以天下苍生为念,那么我可以无视这段仇怨。” 曲妮玛娣听着这话,身体微震,怨恨望向宝树,却不敢说话。 殿门处,程子清看着宁缺说道:“十三先生,没有人敢不尊敬书院,但是既然已经确定她是冥王的女儿,那么无论是我剑阁,还是别的任何修行宗派,都不可能任由你带着她离开,请你理解这一点。” 宁缺除了问歧山大师,其余时间都很沉默,殿内的人们以为他还无法接受桑桑是冥王之女的现实,所以等着他醒来。 此时看他神情,猜到他已经确定,想必心里正在经历痛苦的挣扎,众人同情之余生出和平解决问题的冀望,开始劝说。 在人们看来,无论宁缺最终会做出怎样的选择,都必然是一个漫长而痛苦的过程,然而事情的发展,和他们的想像完全不一样。 “你看,在旅途上我就说过很多次,你不会死。” 宁缺转头看着桑桑的小脸,说道:“如果你是冥王的女儿,又怎么会死呢?死也不过就是回趟家,哪里还需要说那么多遗言,现在想起当时的画面还真是可笑,确认那道yin寒气息不会让你死,那就好了。” 以前他不知道,是因为他不想知道,现在他知道自己曾经的小侍女、如今的妻子会让整个世界毁灭,那也不过就是知道而已。 “我说过佛祖不会容你!佛祖更不会容许冥王之女活在这个世界上!你以为你们能在万丈佛光之下撑多长时间!” 曲妮玛娣看着他厉声喝道:“宁缺,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是在拖延时间,想等书院来救你?书院再如何嚣张,难道还敢护着冥王之女不成!你就绝了这份心吧,想想书院为什么要你们来烂柯寺治病!” “这和书院又有什么关系呢?” 宁缺重新握住朴刀刀柄,说道:“小时候那些年,我不是书院学生,不一样背着她翻过那么多山,杀死了那么多想杀我们的人和野兽?现在她已经长大,我变的这么强,难道反而变得还不如当年?” 听着这段话,众人心中顿时jing意大作,寒意渐生。 后寺佛殿里,有一个人一直保持着沉默。今ri局面一转三折,也没有人注意到她的沉默,然而便在这个时候,她抬起头来望向宁缺。 莫山山今天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脸上的神情有过数次变化,最开始当宁缺击倒曲妮玛娣和花痴,与宝树大师平分秋sè之时,她微笑喜悦。当桑桑身世被揭露后。她震惊惘然,她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 宁缺没有看她,但知道她在看着自己。于是坚定而不容置疑地摇了摇头。 他知道莫山山肯定懂自己是什么意思,两年前在荒原上并肩战斗那么多次,早已培养出来了足够的默契。但他不想她选择立场,哪怕是对自己有利的选择。 冥界入侵这件事情太大,大到连书院都承担不住,更何况她只是一个刚刚晋入知命境的书痴,宁缺希望她能够拥有不选择的zi you。 “为了天下苍生,为这个世界能够继续存在下去,我以谦卑的姿态恳求你,把冥王之女交给悬空寺,除了这一点。我可以答应你任何要求。” 宝树大师看着宁缺说道。 宁缺看着他神情冷淡说道:“我要你去死,你肯不肯?” 宝树大师平静说道:“能救世界,自然肯。” 对于这个回答,宁缺不知道该说什么。 曲妮玛娣看着宁缺的神情,知道殿内诸人此时肯给出的代价越大,那么他便会越痛苦,用沙哑难听的声音说道:“如果你肯把冥王之女留下。老身也愿意去死。” 宁缺面sè平静说道:“你的命不值钱。” 曲妮玛娣暴怒。 然后宁缺看着宝树大师说道:“如果说是为了苍生,苍生与我何干?我又不是修佛的,如果是为了大义,大义与我何干?我又不是道士,我只是书院里的一名普通学生。我想做的事情只是带我妻子离开。” 宝树大师说道:“但没有人能够抵抗昊天的规则。” “不能抵抗不代表不想抵抗,事实上在这个充满规则的世界里。我,你,所有的人都无时无刻不在抵抗规则。” 宁缺看着众人说道:“我们病了会吃药,抵抗病,我们会吃人参,极力保养,抵抗老,我们会修行,抵抗死,还有人会自杀,抵抗生。” “你是戒律院首座,却有私生子,讲经大士也有一个叫悟道的私生子,听闻歧山大师是前代讲经首座的私生子,我这时候不想说什么一庙的男盗女娼yin僧荡尼,但事实上你们都在抵抗佛祖的戒律或是道德的约束。” 宝树大师和曲妮玛娣的脸sè变得特别难看,歧山大师却是摇着头笑了起来,似乎很喜欢听到有人把悬空寺贬到如此地步。 “当然,你们想把桑桑杀死,也是一种抵抗。”宁缺看了桑桑一眼,说道:“但我不想她死,那么你们就要允许我抵抗你们的抵抗。” “你真的想回护冥王之女?” 宝树大师脸sè变得凝重而严肃,说道:“但你要清楚,她不可能在这个世界上生存下去,书院让你带她来烂柯,也不可能是真的为了治病。” 宁缺摇头说道:“老师和大师兄就是让我们来治病的。” 宝树大师凛然说道:“如果人死了,病自然也就没有了。” 宁缺说道:“如果是别的人,我或者真的会怀疑他让我带着桑桑来烂柯治病,是要配合你们佛祖的yin谋,但我相信大师兄。” 曲妮玛娣无法理解他此时的信心,厉声恼怒问道:“为什么?” 宁缺说道:“因为他是大师兄。” …… …… (下一章四点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