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多事之秋 第九十五章 行走人间的佛子 - 将夜

第三卷多事之秋 第九十五章 行走人间的佛子

原创地面上落着一只断臂,佛祖留下的铜铃,在地面上缓缓滚动,滚进微粘的血水里停下,鲜血与黄铜的颜sè混在一起,显得有些妖异。(全,尽在五一哦我.要 雷霆般两击,宁缺的修为消耗不少,脸sè变得有些白。他弯弓瞄准箕坐在石尊者像下的程子清,确认这名剑阁强者再也无法对自己构成威胁,于是没有shè出第二箭,因为此时每一枝铁箭,对他来说都极为珍贵。 简单的一箭,便让剑阁二号人物重伤不起,他很满意结果,却不会对剑阁生出轻视,因为他明白,如果不是莫山山的帮助,根本做不到这一点。 本命剑再如何珍贵,终究不是真实的生命,宁缺能够明白这一点,在战斗中毫不犹豫地做出抉择,却没有多少修行者能够在那么短的时间内,想明白这件事情,所以程子清先前在战斗里的表现,让他很是佩服,甚至有些吃惊,看来那位传说中的剑圣,果然不是那些徒有虚名的人物。 佛殿里一片死寂。 宁缺吃惊于程子清在战斗里的表现,却不知道他和莫山山在战斗里的表现,更是令众人震惊无语——书痴已经晋入知命境,宁缺也已经进入知命境,但他们毕竟是年轻一代修行者,晋入知命不过短短数月甚至十余ri,怎么就这般轻松地战胜了享有盛名的剑阁强者,甚至还重伤了悬空寺的高僧?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书痴已经成为神符师,神符师基本上可以碾压同境界的所有知命境强者,而宁缺又拥有可以越境挑战的恐怖元十三箭。而且两个人在荒原上便培养出来了不须言语的战斗默契,所以看似不可能的结局,其实早已注定。 不是所有人都能看懂这场战斗里的所有环节,但人们看到了书痴出手,曲妮玛娣看着莫山山,yin沉诅咒说道:“你会让大河随着世界一道毁灭!” 莫山山出手便是自己最强大的本命神符,念力消耗巨大。脸sè微白,听着曲妮玛娣的话,想着世界毁灭的前景,身体不由轻轻一颤,脸sè变得愈加苍白。 然而看着宁缺背上的桑桑撑着黑伞在佛光里虚弱可怜的模样,她的表情渐渐回复平静,清楚自己终究还是不会后悔。 安静的佛殿外,响起粗重的喘息声,众人望去。只见大黑马浑身湿透。身后拖着沉重的车厢,车轮后方是两道深刻入石的车辙。 宁缺背着桑桑,走进黑sè车厢。 那道如金似玉的佛光。随之笼罩住了黑sè的车厢。 大黑马惊恐难言,心想自己好些天没有吃过素,莫非这便是报应。 宁缺哪里知道这憨货心里在想些什么。右手按到冰冷的车厢壁上,启动符阵,然后一脚踹到大黑马的屁股上,喝道:“还不快走!” 大黑马强行压抑住对佛光的恐惧,发出一声暴戾的长嘶,拖着车厢。便向殿前石坪上正在颂读佛经的数十名黄衣僧人冲去! 就在离开之时,一个小匣从黑sè马车里飞了出来。落在莫山山的怀里,莫山山看着怀中那个小匣子,心想这会是什么? …… …… 大黑马连声长嘶,呲着白牙,暴戾无比地冲向殿前的僧人,大有佛挡杀佛,僧挡踏僧,誓要冲出一条血路的感觉。 从佛殿到后寺大门的石坪间,僧人的数量并不多,大部分僧人都是四人一组坐在车道两旁的地上,颂经维持钟声以及笼罩烂柯的佛光大阵。 看到黑sè马车挟着风雷之势冲来,车道上的那些僧人面露惊恐之sè,纷纷站起,向两侧走避,却依然保持着合什的姿式,颂经之声也没有停止。 僧衣大乱,僧众如cháo水一般向两边分开,露出最后方一名僧人。 那名僧人依然盘膝坐在地上,没有避开的意思。 那名僧人穿着一件破烂的木棉袈裟,头上有极薄的一层青黑发茬,其间隐约可见极少的一些白sè,发茬并不锋利,却像他的人一般肯定坚毅,给人一种感觉,就算是整片天穹塌下来,也会被他顶住。 僧人神情宁静看着向自己冲来的黑sè马车,缓缓站起身来。 他坐着时,就是名普通的僧人。 他站起来,便是一尊佛。 …… …… 前路见佛。 居然真的有佛挡在路前。 大黑马惊惧不安,然后终究是被它天生的暴戾情绪所压制,它狂嘶一声,半人立而起,屈起两条如铁般的前蹄,便向那僧人胸口踩了下去! 僧人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大黑马,动了一念。 一念之间,烂柯寺十七口古钟鸣声愈发悠远,后寺石坪间天地气息随之肃敛。 一道狂风起于僧人那件破烂的木棉袈裟,挟着极西荒原的石砾,喷薄而出。 大黑马凄惨地嘶鸣一声,被狂风卷起,倒掠而回! 黑sè马车被它带动着,连退十余丈,重重摔在佛殿前的石阶下。 一声巨响! 黑sè马车从哪里来,现在便回到了哪里。 有那名僧人拦在路前,它便无法离开。 都说佛挡杀佛,可佛真的能杀死吗? 僧人法号七念,悬空寺讲经首座的大弟子,佛宗天下行走,被视为世间最接近佛的人,当他出现在世间人前时,便是佛子。 …… …… 黑sè马车重重地摔落在地上,砸的石阶断裂粉碎,一片狼籍,自瓦山顶峰降落的佛光,平静地照在此间,气氛悲悯而冷酷。 佛倒在地上的大黑马倒痛苦低嘶几声,喷掉带着血水的粉sè沫子,屈着前蹄,后蹄拼命用力,在乱石里吃力地蹬动好几下,终于在佛光里站了起来! 看着这幕画面,七念神情微异,没有想到这匹黑马的意志力竟是如此强悍,居然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站起,还敢站起。 黑sè马车的车厢由jing钢铸成,是颜瑟大师最珍贵的遗产,虽然砸的殿前石阶成了一片废墟,车厢却没有变形,只是车门已经碎裂。 倾覆的车厢里,宁缺也站了起来,他扶起不停吐血的桑桑,把她背到身上,然后用绳子紧紧地捆紧,取下肩上的铁弓,望向车前十余丈外那名僧人。 佛殿前的石坪里,数十名烂柯寺黄衣僧人还在不停地颂读着佛经,从瓦山顶峰落下的佛光,虽然没有盂兰铃的指引,落在黑sè马车上的光柱变得稍微黯淡了一些,但笼罩着整个烂柯寺的佛光大阵则是变得越来越强。 烂柯中寺里的修行者们,此时不知从何处知道了光明之女桑桑便是冥王女儿的消息,纷纷涌入后寺,神情震惊而又复杂地看着那辆黑sè马车,但无论他们此时的真实心情如何,如果黑sè马车想要逃离,他们必然会出手。 宁缺猜到了那名僧人的身份。 面对着强大的佛宗天下行走,面对着烂柯寺的佛光大阵,面对着整个世界的修行者,大概很多人都会产生绝望的情绪,甚至就此黯然放弃。 但宁缺不会。 …… …… 没死,那就不用绝望。 死了,就不用绝望了。 …… …… 在生存面前,从来都没有放弃这个选项,对宁缺来说,这是一个最简单的道理,所以他没有绝望。接下来他要做的事情很简单,就像这些年来一直在做的那样——尽一切努力争取活下去,直到死亡真的来临。 于是他弯弓,搭箭,shè向七念。 他的动作比以前更稳定,更快,更流畅。 不知道是因为身在古寺的原因,还是因为听到了太多钟声,或是佛光在顶,抑或拦在马车前的是位佛子,他shè箭的动作,竟隐隐带有了几分佛法的宁静意味。 寻常事物寻常法,便如佛祖拈花,自然而无一丝戾气。 七念看着宁缺一箭shè来,默自赞叹,然后禅念再动。 禅念一动,烂柯寺十七座佛殿十七座古钟,随之而动,悠远的钟声忽然间变得如雷鸣一般庄严而带着无上佛威,在寺内不停回荡。 古寺佛钟,有音无体,道道钟声连绵不绝而至,便如cháo水一层拍打着一层,瞬息之间,充盈烂柯后寺的所有空间。 元十三箭强大到可以几乎无视时间,却不能完全无视空间。 铁箭能从空间一处陡然出现在另一处,靠的是无法想像的速度,箭身实际上依然是要从这些空间里穿过。 当钟声如cháo水般,把古寺里的空间都拍打的变形起来时,那么铁箭穿过这些空间之后,自然无法像在真实空间里那般命中目标。 蓬的一声微响,铁箭尾端的白sè空气湍流渐渐消失。 那枝铁箭也消失无踪,不知去了何处。 僧人七念依旧平静站在黑sè马车前。 片刻后,极远处一处山崖坍塌的声音,才袅袅传到寺内。 …… …… 佛经曾言。 佛在心中,与世人相距极近,哪怕你不守戒律,ri夜酒肉穿肠,嬉笑人间,只要你所思循了佛理,那么依然能够成佛。 然而佛又极远,哪怕你ri夜谨守戒律,诚心颂经不止,只要你偶行踏错,在自己都不知道的时候,做了不合佛理的事情,那么你依然不能成佛。 佛近在眼前,却远在天边。 便如宁缺的这一箭,已然自然如佛祖拈花。 但他要shè的是人间的佛。 所以那箭便只能去了天边。 …… …… (第三章争取一点钟前写出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