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书院有理,君子持方 - 将夜

第一百零三章 书院有理,君子持方

一声惨号,瞬间穿透渐骤的秋雨,向着残破古寺四周传去。 宝树大师看着雨水里的断臂,脸色苍白,带着两道血洞的身体摇摇欲坠,身为悬空寺戒律院首座,他的佛法高深,坚毅能忍,先前被宁缺用朴刀砍断一臂,能忍住没有发出惨呼,然而此时他的修为受损严重,更因为君陌铁剑再断他一臂,等于是毁灭了他的所有,他再也无法忍了。 曲妮玛娣怔怔看着眼前这幕,忽然惨呼一声,冲到断阶旁,把浑身是血的宝树大师搂在怀里,试图替他止血。 七念面色沉痛,看着向自己走来的君陌,宣了一声佛号,因为太多年没有说话,他的声音有些干涩,而且极不顺畅。 “二先生行事实在……” 他没有办法把这句话说完,因为君陌此时根本不想听他说话,右手握着那柄宽直奇特的铁剑,便向他的头顶斩了过去。 七念此时脸色苍白,十六年闭口禅破,造就了先前那惊人的幕幕画面,也让他的佛心受到了极大反噬,再加上先前宁缺在他身上留下的箭创符伤,他的实力已经受到极大损耗,和巅峰时相差了不少。 但毕竟是行走世间的佛子,面对着那柄如大山般压顶而至的铁剑,他的脸上没有流露出任何惊恐的神情,而是伸出右指,在身前画了一个圆。 七念的手指微微颤抖,在飘着凄寒秋雨里的空中不停地画面,一圆尽时又有一圆生,大圆复套小圆,生生不息,就如佛祖身后永世不灭的光圈。 君陌的铁剑直斩横切,依然走的是方正之道,就如他的人一般,铁剑在秋雨里画出无数个正方形,每一道剑痕的长短浓淡都绝对相等。 手指画出的圆,圆融至极,把铁剑画出的每一个正方形都套在其间,向圆圈里落下的雨水,刚刚触到那道气息,便被弹飞而去。 七念看着君陌,声音微哑说道:“天圆地方,你如何能够破我?” 君陌神情漠然说道:“既然是人,便要清楚自己是站在大地上。” 话音落处,只听得噗噗几声脆响,铁剑横切而出,把雨空里的那些佛息斩的七零八落,方形的剑意强悍至极地破圆而出! 七念神情骤凛,宣一声佛号,在身前布下二十七层佛家气息护罩。 “君子可欺之以方?” 君陌轻喝一声,执铁剑连破二十七层佛家气息。 鲜血溢出七念的唇角,他双手在身前作莲花绽开,结出强大的真言手印。 “君子可欺之以方?” 君陌大喝一声,执铁斜斩破真言手印。 七念噗的一声吐出血来,却依然战意坚毅,唤出不动明王法身,迎向铁剑。 “君子以方欺之!” 君陌怒喝一声,铁剑破雨而斩,将七念的身外法身斩成两截! 看着佛子遭受重创,危在旦夕,烂柯后寺里还能从地上爬起来的僧人们,怒吼着向石阶前走去,试图用自己的血肉之躯救下七念的性命。 君陌铁剑离手,嗤嗤剑啸声中,十余名僧人倒地而死。 铁剑在石坪秋雨中画出四道直线,然后回到原先的地点,斩向七念。 七念的身上陡然出现一道笔直的伤口。 他的脸色苍白至极,盘莲花座,结莲花印,闭目动禅念。 一念生,一念死一念白骨生肉,一念不死不灭。 君陌根本不理会他在做什么,只是让铁剑砍将过去。 瞬息之间,铁剑斩七十七记。 七念动禅念十一循环。 他身上的僧衣被尽数斩成碎片,身上的骨肉皮被切出无数道血口。 那些血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复原,然而还未复原,便会又被铁剑切开。 七念动念的速度再快,佛身的恢复速度,却永远不可能比的上铁剑的速度! 他这时候更多的是在苦苦支撑。 而苦苦支撑的同时,他必然要承受更多的痛苦。 那种痛苦近乎于凌迟。 即便是佛心坚毅如磐石的他,眉宇间也不禁生出痛苦之色。 铁剑再至。 七念的身体重挫,向后疾飞,撞在殿内垮塌的佛像之上,一口血喷了出来。 君陌继续向他走去。 此时,叶苏终于掠到了佛殿废墟之前,站在了七会的身前。 他看着君陌说道:“哑巴受伤在先,胜之,亦不武。” 君陌说道:“此言若有理,你们如何有脸围攻我小师弟?” 叶苏沉默,又道:“宁缺和冥王之女已死事已成定局,而今柯寺已毁,僧人死伤无数,书院难道还要灭佛不成?” 君陌面无表情说道:“佛宗欺我书院,这个秃驴骗我师兄,虚情伪善到了极点,似这等破烂法门,自然要从世间抹去才是n…… 叶苏说道:“今日没有人想杀宁缺,不然七念也不会等着佛光降世诛灭冥王之女,我想道佛两宗已经表明了对书院足够的尊敬,而佛宗为此付出的代价已经足够。” 君陌说道:“杀死桑桑,难道以为不用付出代价?道门在此事中扮演的角色,我暂且不理,你也莫要逼我书院现在就与道门开战。” 七念躺在碎裂的佛像脚下,身上全是伤口,看着惨不忍睹,但他的神情依然平静,声音依然坚定:“冥王的女儿……必须死。” 君陌看着他说道:“她不曾犯错,为何要为今后可能发生的事情便提前付出代价?冥王的女儿若是原罪,那世间诸多淫僧的后人岂不是都该被杀?” “唐律不曾有此例古礼不曾有此议。所以你们今日之行无理。” 秋雨里一片安静,场间众人都知道书院二先生有怎样的性情,并不意外会听到这样的话,却没有人真的认为此人是在讲理,因为这道理很没有道理只不过看着那柄握在他手中的宽直铁剑没有人愿意与他说理。 谁都没有想到,这时候站出来反驳书院二先生的,居然是陆晨迦。 这位月轮国的公主虽然以花痴闻名世间,然而在书院君陌以及各宗天下行走面前,无论身份还是实力都不值一提然而正所谓无知者无畏,无惧者亦无畏,她早已心丧若死所以先前她才敢对桑桑羿手,这时才敢说话。 陆晨迦缓化站起身来,擦掉脸上的雨水看着君陌说道:“敢请教二先生,若一切皆依唐律古礼而行,你的铁剑今日为何会杀死这么多人?” 君陌说道:“唐待有言,杀人者死。” 陆晨迦说道:“然而现在谁都不知道宁缺和冥王之女究竟死了没有,既然不能确定他们是否死亡,烂柯寺里自然没有杀人者。” 君陌沉默片刻后说道:“此言有理。” 曲妮玛娣抱着宝树大师看着他惨白的脸颊,老泪纵横,忽然抬起头来,看着君陌悲愤骂道:“你们书院永远自以为占着道理,其实从轲浩然那个天杀的疯子开始,你们什么时候讲过理?你看看首座现在是多么痛苦!” 听着这老妇语涉小师叔而极不恭顺,君陌的双眉微微挑起,看着拦在七念身前的叶苏,握着铁剑的右手忽然再紧! 叶苏神待骤凛。 曲妮玛娣怀里的宝树大师,忽然睁开双眼,似看到了什么极恐怖的事物,然后他的眼中亮起一道笔直的光线,就此死去。 曲妮玛娣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怔怔地看着怀里的老僧。 悬空寺戒律院首座,就此毙命。 七念震惊无比,霍然抬头,愤怒地望白君陌。 陆晨迦本以为自己用言语逼住了这位性情方正的书院二先生,哪里想到,紧接着便会发生这样的惨剧,脸色苍白喃喃问道:“这是……为什么?” 君陌说道:“桑桑无罪,秃驴诛心,古礼曾言,诛心者死。” 秋雨里,响起曲妮玛娣绝望的哭声。 烂柯寺,这座人世间最古老的佛寺,今天遭受了前所未有的破坏,石阶损毁,院墙倾垮,佛殿破裂,而后殿更是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 佛殿之间的石坪上,躺着很多具尸体,血水混着雨水,在青石板上沉默地流淌着,看着极为凄惨。烂柯寺里的僧人死伤无数,数代蕴积的佛门菩华,便在这一役里,被一把铁剑杀的损失殆尽。 数十年前,还是西陵神殿裁决大神官的莲生,暗中指挥魔宗强者,在烂柯寺前血洗无数修行宗派,对烂柯寺内却没有怎么攻击。 数十年后,又有一幕悲剧发生在烂柯寺,只不过这一次承受惨痛结果的,是烂柯寺本身,自今日起烂柯寺再难保有如今在修行界里的地位。 “今天……已经死了太多人。” 歧山大师看着倒卧在秋雨里的僧人尸体,看着那些血迹,苍老的面容里看不出是悲还是喜,声音里也听不出什么情绪。 他望向君陌,艰难一笑说道:“虽然棋盘已毁,但我也不能确定宁缺和冥王之女究竟是死是活,君陌啊,你先收手吧。” 君陌沉默不语。 他想杀死七念。无论是叶苏或一直沉默的唐,都不能阻止他出手,因为这是书院的道理。 但说话的是岐山大师,他便必须慎重。 因为他知道大师并不是佛宗里那些虚伪的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