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断井颓垣 - 将夜

第一百零四章 断井颓垣

佛殿已成废墟,没有人看到那张棋盘,此时听到歧山大师说棋盘已毁,不由震惊无语,心想即便是七念破了十六年闭口禅,再加上书院二先生的铁剑,应该也不至于把佛祖留下的棋盘毁去,而更令有些人感到震惊的是,歧山大师说他也不能确定宁缺和冥王之女究竟是死是活。 烂柯寺住持被铁剑砍断了左腿,浑身是血躺在秋雨里,脸色苍白看着曲妮玛娣怀中的宝树大师遗体,怔了很长时间后忽然伤痛地哭了起来。 想着今日死伤无数的同门,住持的身体不停颤抖,然后他以手扶地向石阶处爬去,对着岐山大师哭喊着说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难道想让整个人间世灭亡?烂柯已经毁了,难道还不能阻止世界毁灭?” 歧山大师怜悯地看着自己的弟子,又看了一眼七念,缓声说道:“百年之前我离开悬空寺来到人世间,我在这里生活的时间最长,我对这里的爱也越深,只不过对于怎样守护人世间,我们选择了不同的道路。” 七念说道:“师叔你有没有想过,你替人间选择的这条道路,和绝大多数人的选择都不一样,而且极有可能是错误的。” 歧山大师疲惫的面容上现出微笑,说道:“我是歧山,我不是岐山,所以我这一生选择的道路,向来在世人眼中都是歧路。” 说完这句话,大师缓缓闭上眼睛,靠在观海僧的怀里。 观海僧的身体被秋雨淋的一片寒湿,此时便是心也觉得寒湿一片,伸出颤抖的手指搁到大师鼻前,眼泪止不住地溢出眼眶。 大师圆寂了。 数十年前,歧山大师挽狂澜于既倒,拯救无数苍生,自身却染上重疾,修为境界尽毁,与病魔抗争多年,早已精血枯萎,如今已然年老体衰,今日却道真言助宁缺震退七念,又强行开启棋盘世界,寿元终尽。 君陌看着观海僧怀里瘦弱的大师遗体,缓缓躬身。 正在痛斥大师的烂柯寺住持,愕然住嘴,有些神经质般哭笑两声,然后跪倒。 佛殿石阶前,所有还能站立的人,都对着大师的遗体行礼。 这种尊重,不是因为歧山大师是烂柯寺真正的长老,是佛宗辈份最高的大德,而是因为大师用自己的人生百年证明了他的慈悲善良,就算世间绝大多数人都会反对大师在临死前所做的那个选择,但绝对没有人敢质疑他的德行。 秋雨微散。 一名书生出现在佛殿废墟之前,急骤的雨水把他身上的棉袄尽数淋湿,那些凝血着的棉花在棉布外微微颤抖,就像是结了霜的花果。 听着石阶处的哭声,他走了过去,所有人都赶紧让开道路。 大师兄走到岐山大师遗体前,想着这些年二人通的书信,想着大师在信纸上的那些殷殷寄望,面露戚容,蹲下握住大师渐凉的右手,低声说了几句。 君陌看着他的背影说道:“大师说,小师弟和桑桑的生死未知。” 大师兄站起身来,望向雨中的天空,眼睛在急骤的雨线中微微眯起,脸色显得很苍白憔悴,忽然转身向石阶上走去。 佛殿已成废墟,大师兄轻挥棉袖,棉衣上裂开口子里探出的棉花,道道流离飘走,他身体四周的砖石废砾,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快速清空。 君陌知道师兄今日已经强行破境太多次,如果再这样下去,对师兄的修为心境都会造成无法挽回的影响,说道:“师兄,我来做。” 大师兄说道:“我很着急。” 他向来行事走路都毫不急燥,慢条斯理,甚至慢的令人有些发慌,然而今天他却成了世间最着急的那个人,他着急的自然是宁缺的生死。 君陌不再多说什么,握住铁剑往地面一插,开始协助师兄。 在极短的时间内,佛殿废墟被二人清理一空,甚至就连佛殿的地基都被君陌挖开,然而他们依然没有找到那张棋盘。 难道真如岐山大师所说,佛祖留下的棋盘毁了? 可即便毁灭,也应该留下些痕迹才对。 秋雨下的越来越急,佛殿废墟周遭一片死寂,除了雨声,什么都听不到,雨水渐渐向被挖开的地基里灌入,渐渐积起处处水洼。 大师兄看着废墟里的处处水洼,忽然神情微变。 在佛殿地基的最深处,还残留着铁剑宽直痕迹的土墙包围之中,隐隐可以看到一座约丈许方圆的塔基,塔基不知道被埋在佛殿之下埋了多少年,早已残破不堪,塔基中间有一道被封土塞满的枯井,井口早断。 君陌掠至塔基旁边,手握铁剑再刺,然后摇了摇头。 枯井里的封土毫无缝隙,而且其下直抵实地,根本没有通道,宁缺和桑桑就算舍了黑色马车,也不可能从这里逃走。 这般断井颓垣,哪里能把姹紫嫣红开遍? 叶苏等人看着他们在废墟里翻找,挖出佛殿地基,始终沉默不语,因为他们清楚,大先生和二先生此时看着沉默平静,实际上情绪已经到了暴发的边缘,在这种时候,即便是知守观观主和讲经首座,也不愿意同时招惹这样两个人。 大师兄走出废墟,走到七念身前,沉默看着他看了很长时间,带着自责的情绪说道:“在长安城里,我不该与你商议这件事情,我总以为,你既然是佛门行走,一心向往,那么总应该是有些慈悲心的。 七念浑身是血,却神情宁静,说道:“利用大先生对佛宗的信任,是我行的恶,然而我这么做,正是因为佛宗对人世间有大慈悲。” 大师兄摇了摇头,叹息说道:“对一个孤弱女子的小慈悲都没有,又哪里来的大慈悲,就算有,这种大慈悲又有什么意义?” 听着这句话,后寺废墟前一片安静,众人尤其是观海僧和烂柯寺住持等修佛之人若有所思,七念神情微变。 “老师曾经说过,我就是一条明亮清澈的山溪,不曾遇到真正的岔口与泥沼,比小师弟要幸运很多,直到今日被你所骗所利用,我才明白,老师这句话的意思是什么,我也才第一次感受到了这种痛苦和愤怒。” 大师兄看着七念继续说道:“我不会打架,不然我这时候一定要与你打上一场,或者等以后我学会打架了,我再去悬空寺找你。” 君陌看着七念神情漠然说道:“因为岐山大师的遗愿,我今日不会杀你,待我书院找回小师弟后,小师弟自会去悬空寺杀你,若书院确定再也无法找回小师弟,那便是我陪师兄去悬空寺找你,烦请回去通传讲经首座一声。” 不同的话,讲述的是同一件事情,秋雨里的人们顿时觉得浑身寒冷,默默想着,难道书院准备向悬空寺宣战? 剑阁程子清靠在石阶上,看着沉默不语的七念,不由心想如果自己是悬空寺的僧人,这时候必然要祈求佛祖保佑宁缺还活着。 如果宁缺死了,悬空寺能顶得住书院的狂暴报复吗? 七念却未动容,看着身前的书院二人平静说道:“这是佛祖的意志,凡人如何能移?宁缺和冥王之女必然死了,书院若要灭佛,且看能否灭掉。” “佛祖当年也是凡人。” 君陌抬头望向雨空中远处瓦山顶峰的佛祖石像,看着那石佛悲悯庄严的面容,看着石佛残破手掌里依然在轻渺释落的佛光,大厌而怒。 “从今日起,秃驴不准入我唐境。” 说完这句话,他面色微白,身上宽大的袍服逆雨而飘,宽直铁剑离手腾空而去,瞬间刺破层层雨幕,刺向远处山顶的佛祖石像。 瓦山顶峰的佛祖石像无比高大,仿佛真佛俯瞰世间。 与佛祖石像相比,铁剑就像是很不起眼的小铁片。 然而铁剑里灌注着君陌最暴烈的情绪,最轻蔑的态度,最绝对的秩序,哪里是一尊无感无识的石佛所能抗衡? 佛祖石像的右手齐腕而断,从极高的空中坠下,惊起苍鹰,乱了秋雨,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才落到地面上,发出一声巨大的闷响。 佛祖石像的脸上多出数道横直的线条,远远望去,就像是被顽童用墨线在上面调皮的弹了数道,悲悯的神情顿时变得无比滑稽可笑。 那些线条都是铁剑切削而出,深透佛祖石像脑后,片刻之后,佛祖石像的脸便开始垮塌,不断有岩石崩落。 佛祖石像上,不断有巨岩开始剥落,然后垮塌的速度渐渐加快。 瓦山顶峰连绵响起如雷般的撞击声。无数烟尘冲天而起,即便是骤雨都无法在短时间内浇熄,山顶的震动,甚至传到了山脚下的烂柯寺里。 数百块巨石开始向着山下滚落,声势愈万骑骏马,令人心惊胆颤,顺着山势,向着已然残破不堪的烂柯寺而来。 后寺里的人们震惊无比,搀扶着受伤的同伴,或抱着死者的遗体,开始向中寺前寺奔逃而去。 无数撞击声响里,佛祖石像崩塌而成的巨石,轻而易举地砸破古寺院墙,把佛殿残骸碾的更碎,碾过石坪,碾碎残钟,恐怖无比。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终于平静,烟尘渐渐退去,避到寺前广场上的人们,惊恐渐定回身望去,只见大半座烂柯寺,都被巨石塞满碾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