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6章 方丈出品,必属精品 - 将夜

第566章 方丈出品,必属精品

心里隐约猜到李青花大概要问什么了严霍元真点了点头,对李青花道:“你问吧。” 李青花双手紧紧的捏着衣角,有些紧张的道:“元真,你…喜欢我吗?” 这一刻,她不再是纵横天下的李大教主,不再是那一把飞刀就威震江湖的李青花,只是一个唯恐得不到情人的欢心,得不到挚爱的小女孩儿。 看着那双大海般的眸子,霍元真微微摇了摇头:“不喜欢。” 李青花身体一震,几乎就要跌倒床上。 她不敢相信霍元真说出来的话,这话是如此的绝情,将她心里刚刚升起的那点对幸福的幻想无情的打碎了。 原来一切都是梦吗?自己还是那个一无所有的李青花。 自嘲的笑了笑,李青花的泪水在眼睛里面打转,但是却坚强的没有流下来。 既然他不喜欢自己,自己也不能如同小儿女一样在他眼前流露出软弱的姿态,这泪水,她李大教主流不起。 看着李青花强忍泪水,俏脸苍白的样子,霍元真有些不安的道:“青花,若是心里不痛快,该哭就哭吧。” 李青花嘴角牵扯起一个艰难的笑容:“多谢大师挂心了,我李青花不是小女孩儿了,早就没有眼泪可流了,我的泪,早在多年前就已经流千了。” 看着李青花硬装坚强的样子,霍元真心里暗暗好笑,但是脸上还不动声色,继续道:“我看未必,你李青花也是女人,是女人都有流泪的习惯,该哭就哭。 “不用你管,我是不会哭的。” “那若是今天你哭了呢?” 霍元真还是不依不饶的继续询问,李青花听到,心里不禁一阵烦乱,还有深深的心痛,他就如此不在乎自己的感受吗? “今天我若哭了,你提什么要求我都答应你。” 李青花坚强的咬着嘴唇,她就不相信自己忍不住那几滴泪水,再大的挫折她都经历过,这点打击,不过是让自己生活里本就灰暗的天空再添一些阴云罢了。 “那好,我问问你,你放不放安家姐妹的娘出来?” 霍元真的话如同刀子一样扎在李青花的心里,这个时候,他惦记的果然还是别人。 脸上挂上了一层寒霜,但是李青花还是道:“既然是方丈你要求的,李青花自当遵从,我本来也打算放了她了,放了她的娘,然后等她们姐妹来杀我,这样你满意了吧。” 霍元真正色道:“李教主,你能如此做想最好,也免得我亲自动手了。” 李青花的面色瞬间苍白无比,脸上没有了一丝的血色,声音颤抖的面向霍元真:“你你好狠的心。” 霍元真的脸色也沉了下来:“李教主最好不要如此说话,如今的你的内力恢复的不多,可未必是贫僧的对手,不要逼我动手。” 一阵绝望的情锗弥漫在了李青花的心头,她感觉自己活着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莫天邪那边去找马道远了,也许用不了多久就会来到落花神教,而自己偏偏不能抛弃神教内的其他人独自逃生。 留下的结果只有一个,就是和神教共存亡。 难道自己今天就要死了吗? 如果真的死了,李青花宁可死在眼前的和尚手里,毕竟这是自己为之动心过的男人。 至于临死的时候拉一个垫背的,在李青花看来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意义,因为她觉得自己的心已经死了,做什么事情都没有意义了。 面无表情的看着霍元真,李青花冷冷的道:“方丈若是要动手,就趁现在吧,我李青花不想死在那些人的手里。” 霍元真也微微点头:“既然李教主如此想,那贫僧就成全你。” 听到这绝情的话,李青花的心进一步往无底深渊沉了下去,微微的闭上眼睛:“来吧,收起你的慈悲,痛快一些。” 下一刻,男子的气息扑面而来,李青花感觉自己再次被拥入他的怀中,刚刚分别没多久的唇,蜻蜒点水般的落到了自己的唇上。 惊喜又带着茫然的睁开了自己的眼睛,李青花不解的看向霍元真:“你这是?” “怎么了?我动手了,看,这不是抱着你呢吗?” 霍元真眨了眨眼,一脸无辜的道。 “你为何还要如此做?你不是不喜欢我吗?” “不错,我是不喜欢你,因为喜欢的方式太多,我喜欢的东西也太多,告诉你一个秘密,我甚至喜欢小动物,但是喜欢又能怎么样?也只是单单的喜欢而已,对于青花你,已经不能单单用一个喜欢来形容了。” “你——你的意思是?” 李青花的眸子里面闪动着惊喜,心从地狱里面升了起来,刚才的漫天乌云瞬间就有散开的迹象,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霍元真,甚至她都怀疑眼前的一切是不是在做梦?甚至不敢听到霍元真接下来的言语,人生的大起头落实在是太刺冇激了。 霍元真悄悄的将嘴贴到了李青花的耳边,说出一个字。 下一秒,李青花的身躯颤抖,一直在苦苦压抑的泪水终于忍不住滚滚而下,再也无法保持她李大敖主的矜持,伏在霍元真的怀里放声大哭。 看到哭的一塌糊涂的李青花,霍元真也是微微的叹息一声,很多时候,他的恶趣味总是会跳出来作怪,难道逗弄的李青花哭泣是一件很有成就感的事情吗? 他的心里,会给自己找一个借口。 借口就是,他必须将李青花拉到身边来,为了日后七星连珠到来的时刻,李青花绝对是一个不可或缺的战斗力。 那是天机老人告诉自己的,联合一切可以联合的力量,想应付最后大劫的来临,必须要有足够强的力量才行。 而李青花、东方晴这两个人,绝对是日后的主要战斗力。 尤其李青花的飞刀,也许会派上大用场的,为了这件事情,霍元真无论如何也要留住李青花 但是他没有任何的东西能用来打动李青花,能用的,只有那颗真挚的心,用来抚平李青花心中的伤口。 但是这一切,都是因为天机老人的话吗? 未必! 霍元真知道自己的借口不是那么站得住脚,他对李青花,也确实有了感情。 对于这个和自己有着最亲密接触的女人,对于这个自己甚至奉献了初吻的女人,霍元真也是无法害舍的,虽然感情还不是很深,但是霍元真也舍不得。 这就是他的弱点,一个永远难以消除的弱点。 抱着李青花不胜唏嘘的时候,李青花却忍不住再次抬起小拳头,捶在了他的胸口。 “我从来就没有见过你这么坏的人,居然那样的逗人家,你这个狠心的人!” 霍元真吓的急忙抓住李青花的小拳头:“青花,千万不要捶了,你的拳头太重了,难道你还想我像刚才那样对你吗?” 听到霍元真的话,想起刚才的一番缠绵情动,李青花终于是羞红了脸,将头埋在霍元真的怀里不肯说话了。 抱着他,李青花就感觉自己抱住了未来的幸福,一切的艰难险阻都不算什么了。 这个时候,霍元真继续在李青花耳边道:“青花,我们刚才可是说过的,如果今天你哭了,那么你就要答应我提出的任何要求,不许反悔的。” 听到霍无真终于说到了正事儿,李青花也抬起了头,抹掉了眼角的泪水,“你这家伙早就计划好的骗人眼泪,我算是上当了,好吧,你说什么事,无论什么我都答应你。” 霍元真这时候才算说出了早就准备好的话:“青花,你不但要放了安家姐妹的母亲,而且要做到日后好好和东方晴相处,我相信,天下没有解不开的仇怨,末来的幸福,都是靠争取来的。” 李青花没有犹豫的重重点头:“既然你给了我希望,我李青花也不是不懂事的小孩子,自然知道该怎么做,这都听你的。 “那好,还有一件事,就是这一次莫天邪他们来袭,我们不能选择逃避,你手下的那些人起不到什么用处,但是我们只要好好的应对,未必就会输,所以这一次,要给莫天邪他们一个教币,!” 李青花点头:“这个是自然,莫天邪想对我下手,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如今有你在身边,相信我们不是没有一战之力,只不过安家姐妹要对我动手,我该怎么办?” 李青花到底是一教之主,考虑的事情比较周全,如今一颗芳心系在了霍元真身上,凡事就会从霍元真的角度考虑了。 看到李青花如此说话,霍元真的心里一阵疼惜,李青花还真是有好妻子的潜力,不但落落大方,而且懂得为男人考虑,若自己不是和尚,这样的女子无论如何也是要抓在手心的。 拉住李青花的手,霍元真道:“青花不必担心,只要如幻看到我在这里,她绝对不会对我们动武,她是一个很识大体的人,我相信她会作出正确的选择。” 听到霍元真的话,李青花犹豫了一下,但是还是相信了霍元真的话:“既然你这么有信心,那么事情也许就好办多了,只不过很难想象她们姐妹会原谅我。” “放心好了,我看中的女人,没有一个会差的,方丈出品,必属精品!” 听到霍元真不着调的话,李青花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脸上的泪痕还没干。 看着破涕为笑的李青花,霍元真也是心中喜悦,遥遥的看着外面,心里暗暗想到:“莫天邪啊莫天邪,早晚是要和你碰一碰的,今日就让贫僧先给你上一课,告诉你还是不要太盲目乐观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