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三人问案 - 将夜

第一百零八章 三人问案

话音未落,陈皮皮便是了过来,只见他比往日要显得清减了些,不过胖子再如何清减,终究还是个胖子,尤其是和他身旁的唐小棠比起来。 崔秀听着那句话,不禁微凛,正准备说些场面话,便先退走,不料陈皮皮却是不给他这机会,上来一把抓住他的衣领,喝道:“滚!” 崔秀大惊失色。然而紧接着他便发现了一件很奇怪的事情,自己颈间传来的力道并不大,而那胖子已经挣的满脸通红,显见已经出了全力。 原来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那自然不是出自传说中的二层楼,最多也就是个普通书院学生。崔秀身为清河郡崔阀的大人物,哪里会害怕一个普通书院学生,想着先前的凛然与失色,更感羞怒,厉声喝道:“大胆狂徒!竟敢行凶!来人啊!“ 学士府开门迎进陈皮皮和唐小棠,此时大门还没有来得及关上,那些在府外街上候命的崔阀管事家丁,听着老爷喝骂,急忙叫嚷着冲了进来。 陈皮皮发现自己没办法扯动对方,不禁觉得好生羞愧,有些尴尬地松开手,回头望向唐小棠说道:“我不屑与这些人一般见识。 唐小棠叹了口气,转身向着那些气势汹汹的管事家丁走了过去,一面卷袖子,一面说道:“总不成以后的力气活都由我来做吧?” 庭院间响起一连串清晰至极的声音,冲进学士府的崔阀管事和家丁,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便被纷纷击倒在地,痛呼不已。 魔宗少女的目标是成为世间最强的女子,要收拾这些管事家丁,哪里需要费什么气力,那叫一个干脆利落,甚至可以用清爽来形容。 崔秀看着那些腿折流血、痛苦无比的随从,脸色骤变,知道事情不妙,正准备表明自己身份,却没想到唐小棠比陈皮皮更加干脆,而且也更有行动力,拎着他的脖子,就像摔小鸡一样把他扔到了府墙外面。 崔秀的身体从府墙上空逾飞而过,然后落地,只听得喀喇一声脆响,他的不知道哪只脚便断了,痛地险些昏厥过去。 紧接着,唐小棠把冲进学士府的人全部扔了出去,只不过那些管事家丁没有崔秀的待遇,她没有扔,而是用脚像踢石头一样把那些人踢出了院墙,一时间只听得破空声声,惨号连连,砰砰作响。 陈皮皮看着唐小棠踢人如飞石,羡慕的要命,恨不得自己也改修魔宗功法,又对未来的生活难免有些惧怕,心情复杂到了极点。 曾静夫妻看着面前这幕画面,不由连连摇头苦笑,他们知道自家女儿以及宁缺这个女婿交往的都不是普通人,却没有想到这个看着清稚可爱的小姑娘,竟有这般大的力气,而且下手竟是这样干脆。 “十二先生,这一年来多亏您的照扰。” 曾静对着陈皮皮感激说道。 此时陈皮皮正在自惭形秽,听着曾静的话,哪里敢像平日里那般大喇喇的应下来,连连摆手说道:“当初宁缺在荒原,我负责照看桑桑,如今他们两个不知道跑哪里去玩,您二位自然也是由我来照顾,只是我马上要离开长安一段时间,所以带着我……师侄女过来,以后府上有什么事情便是她来做,您也看见了,她可比我厉害的多,而且她和桑桑感情极好,不用客气。” 曾静有些诧异,心想书院二层楼里的高人很少出山,为何十二先生却要远行,关心了几句,陈皮皮只是随口而应,并没有详说的兴致。 清河郡崔阀诸人被唐小棠踢出学士府,按道理应该相互搀扶或乘车离开赶紧去治伤才是,只是唐小棠的手段哪里有这般简单,几名平日里以骁勇著称的护卫,尝试了好几次都无法站起,脸色痛的异常苍白。 学士府在北城清贵地带,街道两旁住的不是高官便是王公贵族,向来清静肃然,忽然间街道上多了十几名惨呼连连的伤者,顿时惊动了很多人,便有人往长安府传话,让府衙派人过来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若是普通街头斗殴,长安府衙顶多派个班头过来便足矣,但听说事涉大学士府,上官扬羽的三角眼顿时眯了起来。 身为长安府尹,他当然清楚那座府里住的是哪位大人物,堂堂文渊阁大学士,即便已经辞官大半年,也不是他能轻慢的对象,说不得只好亲自走一遭。 来到学士府门前,知道那些伤者是清河郡崔阀,上官扬羽顿时大生悔意,心想早知如此,无论重病遁母丧遁都可以搬出来用一用,哪里会像现在这般,夹在清河郡大姓和曾静大学士之间左右都不是人? 长安府尹位置极力紧要,又极为难做,上官扬羽能安安稳稳坐于这些年,上下其手存了那么些银子,靠的便是滑不留手四字以及和稀泥三字,眼见无法脱身而出,眼珠儿一转便开始思考怎样把今天的稀泥和好,先派下属把崔秀扶进马车就医,然后准备入府向大学士求些情。 恰在这时,曾静送陈皮皮和唐小棠出府,双方便在府门处相遇。上官扬羽看着那个眉眼清秀的胖子,忽然间心头一寒,想起两年前长安府审理老笔斋侍女窝藏逃犯一案的往事。 当年上官大人先用病遁,后来拿棍子把自己敲昏,才从这件案子里轻身而出,那件事情过了很久之后,他才知道,原来书院十三先生的那名侍女竟是曾静大学士离散的女儿,而在长安府里当着天枢处诸葛无仁大人和王景略的面把那侍女带走的是个胖子,那胖子来自书你…… 上官扬羽浑身寒冷,心想幸亏自己还没有来得及和泥。他先对曾静学士行了一礼,然后霍然转身,厉声喝斥众下属:“你们还愣在做什么?还不把这些歹人带回去!” 府衙的衙役捕快们顿时傻了,心想自家大人何时这般正义凛然过?即便大学士不好惹,但这边可是清河郡崔阀,您先前的态度可是极温和的。 腹诽归腹诽,但大人发话哪有不办的道理,自有衙役走上前去,把崔秀从马车上扯了下来,掏出铁索便准备把人往里面套。 崔秀震惊无语,心想先前自己报出身份之后,这位府尹大人神情极是温和,为何却忽然变脸? 陈皮皮看似憨厚,实际上是有颗水晶玲珑心,哪里不明白上官扬羽的意思,满意点点头,说道:“这些人都关着,我不回长安,不准出来。” 唐小棠看了他一眼,心想你此番远行,说不得要去个两三年,难道要长安府把这些人关上两三年? 崔秀这时候哪还不明白真遇着大人物,对方甚至极有可能便是书院二层楼的哪位先生,自不肯当面吃亏,连声说道:“误会误会,想必先生不知我乃……” 他本想着对方即便是书院二层楼中人,自己当着这么多人报出家世,对方自也不会对传承数千年的清河郡大姓太过羞辱。 然而他哪里想到,陈皮皮听都懒得听,挥手说道:小师弟曾经在信里说过,清河郡里一堆白痴,我有知道你们的兴趣?” 崔秀只觉胸口一闷,脚上的伤看仿佛骤然加剧了几分,脸色苍白。 上官扬羽站在陈皮皮身旁,轻援三缕杂须,为难说道:“唐律如铁不可触犯,书院又何能例外?我长安府也不能随意关人。” 陈皮皮知道对方是个聪明人,却没时间打这些机锋,说道:“破门闯府,意图谋害朝廷官员,你随便找条律法用便是,别告诉我你不会。” 上官扬羽险些把自己的胡子给揪下来,苦笑说道:“若这般细滤下去,说不得要滤出十几条罪名,却不知该用哪款?” 陈皮安问道:“轻重如何?” 上官扬羽为官之道无赖卑鄙下流庸俗,但确实真有几分才干本事,随口道来:“意图谋害朝廷官员,即便未遂,亦当处斩,或从轻流三千里,若以歹人强入民宅论,坐刑最重,囚矿山三年,若以诬陷罪论……” 陈皮皮听着囚矿山三年,眼睛一亮,说道:“这个好。” 上官扬羽无奈说道:“然则大学士府不是民宅。” 一直在旁沉默不语的曾静大学士,看着坐在马车旁地下脸色苍白的崔秀,心中快意渐生,脸上却依然没有什么表情,忽然说道:“我已辞官,自然便是民宅。” 上官扬羽神情不变,心里却是狂澜渐生,暗道大学士以生活简朴性情温和闻名,没想到随意一句话便是要往人腰间捅刀子,真真是了不得,看来自己还是不够厚黑,行事太过刻板机械,若想继续往上爬,还是得向这些老大人多加学习…… 不提府尹大人修行官场学问,崔秀听着这话,便知道府门前这三人竟是随意几句便给己方定了重罪,不由脸色愈发苍白,他清楚以自己的身份断然不可能真的被送去矿山,只是自己的随从却说不定真的难逃此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