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泥塘里 - 将夜

第二十八章 泥塘里

一楼喂天佑一口翔,防抽! 西陵桃山上,光明神殿显得非常特殊。 已经长达十余年时间没有主人,依然拥有强大的隐藏实力,光明神殿里的人们,还拥有世人及别的神殿神官们难以想像的坚定信仰。 这与光明神殿的性质有关,又与道门的历史有关。无数年来,光明大神官似乎永远是道门里最特殊的那一个到卫光明时更是如此。 光明神殿的信条便是光明不会犯错,所以他们的信仰很坚定,直指神座之上,甚至已经渐渐盖过了昊天本身的威严。 卫光明被囚禁幽阁,对光明神殿里的人们来说,是难以承受的羞辱,加上这些年西陵掌教和其余两座神殿不遗余力地打压弱化光明神殿,更让他们愤怒到了极点,哪里会相信光明神座亲自挑选的传人会是冥王之女? 人们坚信桑桑是光明之女,坚信自烂柯寺之后的满世风雨,只不过是西陵掌教及道门其余势力勾结佛宗打压光明神殿的阴谋,是极肮脏阴秽的事情。 既然如此,他们怎么可能眼睁睁任由光明之女被囚或者被杀,只不过实力相对较弱,于是只好隐忍多时,然后骤然发力,挟着海雨天风自人间各处而来,然不断地牺牲、不断地死去,用自已的生命和灵魂,极为惨烈或者更应该称悲壮地,护送着那辆黑色马车穿越佛道两宗的拦截,成功地进入了荒原。 宁缺没有信仰,所以他很难理解信仰,光明神殿对卫光明和桑桑这种专注而显得异常强大的信仰更是令他无法理解生出极大震撼。 黑色马车行走在荒原上。 他看着窗外的黑土融冰,说道:“我全家还有小黑子全村,都等于死在你老师手中,但我不得不承认,你那老师是个很了不起的人物。” “千年之前那位光明大神官开创明宗千年之后你这位光明之女变成冥王之女在这中间的整整一千年里,你那老师大概便是西陵神殿最大的异类或者说叛徒,和他比起来,隆庆简直不足以提。” 宁缺望向桑桑,说道:“只是我有些不明白卫光明这一生都在寻找冥王之子,为此不惜杀人灭门,无所不用其极,而他在无名山上和师傅同归于尽的时候,已经流露出看穿你真实身份的意思,那他为什么没有说出来?” 在烂柯寺里桑桑的身世被揭露开,其中自有很多证据,而事后他与桑桑提及此事时,桑桑向他说了当年在长安郊外那座山上的故事,两相印照,自然可以看出卫光明死之前其实便已经知道了桑桑是冥王之女。 桑桑摇了摇头,惘然说道:“不知道。” 宁缺不再去想这件事情,想着逃亡途中那四名自爆的红衣神官,那些惨烈而死的光明神殿下属,神情微凛,说道:“光明神殿这次肯定会被清洗一遍,我甚至怀疑,这本来就是道门的阴谋,那些大人物想借追杀你的机会,逼着光明神殿把隐藏着的实力全部暴露出来,然后又用清洗他们的借口。” 故国归不得,何处安身? 桑桑曾经问过宁缺这个问题,当时宁缺说道,现在对他们来说,最安全的地方除了书院后山,便是没有人的地方。 世上人烟最稀的地方,自然便是荒原。 从烂柯寺经由佛祖留下的空间通道,来到极西荒原,再然后入月轮,宁缺思考过东面的葱岭线路,以及如今的线路,却从来没有想过往南方走。 因为月轮国南方一直显得太安静。 佛道两宗的强者,始终停留在月轮东境与北境,与大河国及南晋隔着原始森林相接的南境,却没有布置任何人手。 这种安静显得很诡异,在宁缺看来,很可怕。 所以他坚定地选择向东向北,就是不向南,因为东北方向虽然有无数佛道两宗的强者,但那些强者是可以想像的强大,而安静的南方,他不知道是剑圣柳白的剑还是西教掌教大人在等着自已,如果观主出现怎么办? 黑色马车继续向着荒原深处前进。 没有过多少日子,一片被雾瘴笼罩的沼泽地,出现在马车之前,此时天光暗淡,所以雾中的沼泽显得格外幽静阴森,宁缺知道,如果视野好时,能看到这片沼泽向着南北两方蔓延,根本看不到边缘在哪里。 这里便是泥塘。 一个很普通甚至小家子气的名字,却是世间最大的一片湿地沼泽。 悬空寺和右帐王庭所在的荒原被称为西荒,东面便是金帐王庭所在的大荒,而这片沼泽地便在西荒与大荒之间,就像是莽莽岷山一般,天然把两片荒原割裂开来,如果要去金帐王庭,那么便必须穿过这外沼泽地。 黑色乌鸦在马车上空盘旋飞舞,不时发出几声难叫的嘎嘎鸣叫,相伴的时日太长,宁缺早已习惯而且麻木,反正拿这些黑鸦没有任何办法,只当自已看不到,黑色乌鸦的胆子越来越大,此时甚至有两只落到了车厢上。 沼泽很危险,雾气终年不散,非常容易迷路,覆着浅水草薛的稀泥里,不知隐藏着多少噬人的暗潭,即便是宁缺没有十足的信心走出去。 黑色马车停在沼泽边上,暂时休息整理,宁缺做了些简单而富含热量的食物,和桑桑大黑马饱餐一顿,又熬药喂桑桑喝下,然后站到车顶上探路。 两只黑色乌鸦蹲在他的脚下,抬头望去,看着他双手间那个铁筒般的事物,嘎嘎叫了起来,似乎是想问他那是什么东西。 宁缺被鸦声弄得有些心烦,伸脚把这两只黑鸦赶飞,然后跳下车顶,走到窗边,把望远镜递给桑桑收好,神情显得有些不安。 “看不到路?”桑桑问道。 宁缺点点头说道:“沼泽里雾气太重,没有看到牧民们以前说的那些碎石小道,车厢有符阵,我倒不担心,就担心大黑会不会陷进去。” 听到在说自已,大黑马轻嘶再声。 桑桑拿着大黑伞走了下来,宁缺猜到她要做什么,不赞同地摇摇头,说道:“我说过黑伞尽量别用,而且你现在的身体这么弱。” “在朝阳城里便用了,也没觉着发生什么事情!如果冥王真是用黑伞找到我,这么多年怎么没见他出现过?” 桑桑笑着说道,见他还是不同意,便牵过大黑马,踩蹬攀鞍踩上马背,然后再爬到车顶上,双手一错,撑开了大黑伞。 沼泽边缘,车顶威开一朵黑花。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桑桑示意宁缺把自已抱下去。 宁缺注意到她的脸变得更白了些,体温倒还正常,稍微放下心来。 “沼泽太深,我看不到多远,但确实有碎石子路,只是那些路都被淤泥和水草盖着,很难发现,另外七枚大师他们离我们只有六十里地了。” 说完这句话,桑桑揉了揉自已有些痛的眉心,忽然间觉得胸腹一片烦恶,连连咳嗽起来,令人无措的是,她咳的不是血,而是一些黑色的沫子。 宁缺取出手中,替她把唇角的黑沫擦掉,发现这些黑沫看着很干净,而且并不腥臭,甚至还带着淡淡的甜香,笑着说道“真像黑芝麻糊。” 桑桑眉头微蹙,难受说道:“太恶心了。” 按常理而言,沼泽湿地之类,应该只会出现在南方湿热多水的地区,此地深在荒原,终日苦寒缺水,根本不应该有任何沼泽才对。 只不过泥塘真的很奇特,这片荒原的地下有无数地热源泉,无数万年间,不停向着荒原地表喷涌着温泉热汽,终年都不会结冰,才有了这一大片沼泽。 便是寒冬都不会冰封,沼泽表面只会有层浅浅的霜,此时已经将要入春,热泉安静地淌流蔓延,薄霜尽化,于是沼泽更显泥泞。 大黑马的前蹄全部没进了沼泽湿泥里,发出啪的一声响,它的前胸都贴到了地面,看似极为危险,但它只是无聊地把脑袋搁在泥水间,似在休息。 宁缺踩着两块大铁皮,走到它身边,伸手抓住缰绳,浩然气微运,力臂生出一股大力,硬生生把它从湿泥里提了出来。 大黑马赶紧向旁转道,终于走到稍坚实一些的地面上,不停甩头着头颅,只是沾着的那些泥巴怎么甩都甩不掉,模样看着很是狼狈。 桑桑的身体稍好了些,沼泽里水雾蒸腾,气温不低,所以她一直坐在车辕上吹风散心,看着这幕画面,忍不住笑了起来。 此时他们已经抵达这片名为泥塘的大沼泽深处,后方早已没有任何追兵,他们现在要抵抗的不再是人间,而是自然。 沼泽地面极软,富含硫磺和别的东西的水里,很难生长出植物,只是长着漫无际涯的野苔,行走起来更添湿滑,很容易便陷进暗潭里。 对于普通人来说,这片沼泽等若是噬人不见骨的凶地,宁缺一行虽然不会担心被沼泽吞噬,但行走起来也是极为艰难,经常找不到苔原地下那些牧民们曾经提过的石子路,涉水踏泥而行,速度变得非常缓慢。 幸亏符阵让车厢变得轻若羽毛,不然休想在这片沼泽里走出两里地去,而有几次遇着大面积的水面,实在是找不到路过去,宁缺不得已耗费极大念力,给大黑马贴了数道风符,才度过难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