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夏天将要到来 - 将夜

第四十五章 夏天将要到来

黄杨问道:“可我还是不明白,陛下为什么要御驾亲征。” “在世人眼中,在朝臣眼中,在你与青山眼中,联此番御驾亲征,必然隐藏着很多想法,很多人都在猜,然而其实只是因为很简单的一个原因。” 皇帝大笑说道:“联当了十几年的皇帝,便在长安城里住了十几年,错过了人世间太多风景,若冥界真的入侵,永夜自北方袭来,那必然是千万年来最壮观的画面,联自然不愿意错过。” 黄杨闻言失笑,然后无奈一叹,1s想陛下倒确实是这等人物,便在他正准备继续问些事情的时候,听着身后传来脚步声。 皇后娘娘牵着位小男孩从楼台里走了出来,不时轻声说着什么,目光落在小男孩身上时,显得那般温柔怜爱满足。 皇帝陛下迎了过去。 那名小男孩穿着明黄色的衣衫,继承了父母的优点,模样清俊,只不过神情显得有些微怯,这不是继承了父母的性情,而是被父母性情所影响,不过看他脸上清稚的笑容,可以看出他很喜欢和父母在一起。 黄杨看着其乐融融的一家三口,微微一笑,望向城楼外,只见落日照荒原,峡谷幽暗,风中的寒意却不再刺骨,看来夏天快要到了。 长安城,皇宫某座偏殿内。 李渔看着正在写毛笔孛的那名青年男子,神情显得那般温柔怜爱满足。 曾经的少年皇子李珲圆,已经步入自已的青年阶段与前些年相比要显得稍微瘦了些,愈发清俊,而且眉眼间颇有英武沉着之气。 李珲圆这两年要比以前变得更加沉默,似乎多了很多想法,李渣以为这并不是坏事相反她觉得很好觉得自已总算是对得起死去的母亲了。 在这种时刻,她不再是大唐最有权势的公主殿下,而只是一位姐姐。 皇帝陛下御驾亲征荒原,她奉旨监国,莓日在正殿里负责处理奏折看似应该很繁忙,实际则不然,大唐帝国朝政自有定规,绝大多数事情,由宰相和各部朝臣便能决定,她更多扮演的是一位监视者偶尔会当一下裁决宫。 李渣很清楚,越是这种时候,自已应该越沉稳,所以她很平静地执行着监国的使命,得到朝中很多大臣的赞美,而其余的大部分时间她都用在与大臣们看似随意的交流,和别的一些事情上。 “姐姐,你看我这孛写的怎么样?” 李珲圆像献宝一般,把刚写好的条幅举到李渣面前,得意说道:“皇学的老师都说我写的好,父皇肯定喜欢。” 李渔赞扬了两句,然后看着他说道:“即便父皇喜欢书法,你也不应用驿路传书,如今前线战事将启,当心影响邮路。” “一张纸又能费什么功夫?”李珲圆毫不在意说道:“我要开宫里的传送阵给父皇寄信,又没有人会同意。 “父皇喜欢书法,但更在意的还是大唐的未来,那传送阵何等重要,开启一次消耗颇巨,岂能任由你胡闹?” 李渔声音微寒说道,然后不知想起什么,神情显得有些黯然,轻声说道:“你看宁缺当初多得父皇宠爱,如今依然成了国之弃民。” 李珲圆说道:“我们是父皇的子女,宁缺哪能和我们相比?” 李渣没有接这句话,看着弟弟极为严厉说道:“如今宁缺已经指望不上,书院也不便再站出来支持我们,眼下似乎局势不错,你我愈发要小心谨慎。” 李珲圆见她神情严肃,心头微凛,连忙应下,只是眼神里却明显有不赞同的神色,微微扬起的唇角,似乎显示着他有着李渔都不曾有的信心。 “我打算去南门观看看国师。,、他说道。 李渣眉头微蹙,她一直想不明白,这些年国师明明与皇后交好,为什么从一年多前宁缺出使烂柯寺路经清河郡后,却开始支持自已姐弟。 大唐国师李青山,至少可以影响南门观和天枢处一半的倾向,无论怎么看,他态度的转变,对李渔姐弟都是极好的消息。 她说道:“国师如今重病卧床,我不便出宫,你是应该多去看看。” 天启十七年,长安城里丧事不断,白幡难撤,很多三朝元老,旧时重臣,都抵挡不住时间的侵袭,黯然告别尘世。镇国大将军许世和大唐国师李青山,也都患上了重病,令很多人都开始感到不安。 “我一生修道,在别的方面没有太多长进,能够做大唐国师,邪是陛下看在当年情份上,给我的面子。我唯一能够得意的,便是棋盘推演的手段。” 南门观道殿乌黑地板上铺着厚厚的被褥,李青山斜躺在软被间,看着窗外的深春明景,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对窗旁的何明池说道: “我一直有些不服天谕神座,甚至觉得歧山长老都不过如此,直到如今我才明白,天意不可测,那两位的智慧远在我之上,比我看的清楚多了,我强行以棋盘推演将来,咯血渐密,身体渐虚,昊天神眷渐褪,早逝也是正常的事情。” 何明池微露戚容,却不知该说些什么。 皇帝陛下御驾亲征,深入荒原,按道理,李青山身为大唐国师当然要在御前随行,只是因为重病,所以他留在了长安,替代他的是御弟黄杨大师。 “我不担心自已的生死黄杨和尚在陛下身边,还有那么多军中强者,所以我也不担心陛下的安危,我担心的是别的事情。” 李青山脸上的笑容渐渐敛去,神情显得有些疲惫,说道:“陛下此番御驾亲征,竟是把皇后娘娘和小六都带去了贺兰城,却把公主殿下留在长安城监国,很多大臣甚至是长安百姓,都以为陛下是通过此举,表明皇位将传给李珲圆。” 稍一停顿后,他继续说道:“然而有谁能比我更了解陛下?陛下不是那种靠所谓谋略手段统驭江山的枭雄君王,陛下是真正的英雄人物,有英雄气概,如果他定下心意要传位给谁,绝对会明诌公告天下,绝对不会试探,更不会用这种吹风的手段,因为这种手段太小家子气,他不愿、更不屑于用。” 何明池闻言身体微僵,低声问道:“师傅,您究竟在担心什么?” 李青山看着窗外茂密浓肥的青叶,想着马上就要到来的夏天,缓声说道:、‘我担心这是一场空欢喜’而空欢喜之后往往很容易出问题。” 这时道殿外传来声音,何明池起身前去,片刻后带着皇子李珲圆走入道殿,和声说道:“师傅,皇子来看你。” 李青山看着李珲圆那张越来越像陛下的脸,1s头微温。 李珲圆探视完后回皇宫,何明池领受师命要入宫办、事,便随他一道乘大轿再行,南门观距离皇宫极近,二人能够说话的时间不长。 轿内很是幽暗,李珲圆清俊的眉眼,显得有些模糊,他看着沉默坐在对面的何明孛,沉默片刻后说道:“前年何先生曾经对我说过那件事情,后来我让人去查了很长时间,却没有查到任何证据。” 何明池微笑不语,但依然看着李珲圆的眼睛,看神情并不是不想讨论这个问题,只是想要听李珲圆说的更清楚一些。 李珲圆眼中微恼的情绪一现即逝,问道:“娘娘……真是当年的魔宗圣女?” 何明池要听的便是这句直接明确的话,点头说道:“虽说没有证据,但家师知道这件事情,书院也应该知道,而且总能找到证明,我知道殿下在想什么,南门观世代敬奉昊天,自不愿魔宗圣女的儿子成为大唐皇亮” 李珲圆闻言神情骤松,眼中流露出喜悦兴奋的神情,又有些紧张地搓了搓乎,有些烦恼无奈说道:“为什么国师始终不揭穿妖女的真实身份?” “因为陛下不会同意。” 何明池看着他平静说道:“殿下,请您一定要记住,再强大的武器也只有在适当的时刻才能发挥出作用,所以请您当作根本不知道这件事情,不要告诉任何人,包括公主殿下在内。” 李珲圆微微皱眉,想要说些什么,但此时皇城已至。 何明池随他进入皇宫,先去拜见李渣,不知说了几句什么,出殿后便自行向宫中某处走去,这些年他时常随国师进宫,可以随意出入,而且耶些太监宫女知道这名南门观道官很受公主殿下和皇子的尊敬,哪里会有人阻止他。 片刻后,他走到御花园深处的一幢小楼前,伸手分开楼外茂密的青树枝丫,踩过那些无人理会的野花与野草,走进小楼里。 顺着小楼底部那条幽暗的通道,何明池走了下去,走到空旷的地底大殿间,举目四顾,只见夜明珠如繁星悬在空中,照亮整个空间。 他知道这座地底大殿是什么,也知道需要什么才能启动,只是宁缺只怕已经把阵眼杵交给了书院保管,无论是国师还是他,都没有什么办法。 何明池站在空旷无垠的地面上,想像着阵法启动后的画面,缓缓闭上眼睛,张开双臂,仿佛自已正站在夜空下,拥抱着整个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