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赴死 - 将夜

第四十七章 赴死

南方没有好消息,只有坏消息,隔一段时间便有名单从战场送回部落,名单上每个名字便代表一名死去的荒人战士。 荒人的性格朴实坚毅,与唐人很接近,无论面对怎样的困境,可以沉默,但不会郁郁,即便局面严酷,妇人们洗衣打猎时偶尔还会轻哼歌谣。 随着时间流逝,南方的战事愈发惨酷,名单送回来的频率越来越慢,长度却是越来越长,留在部落里的老弱妇孺们们再也没有心情唱歌,整片原野变得越来越安静,气氛越来越压抑每个夜里,都能听到隐隐的哭泣声一再坚强的荒人妇女,在名单上看见自已儿子的名字,也无法忍住悲伤。 有一天,负责照顾宁缺和桑桑的那名荒人妇女,终于在名单上看见了自已儿子的名字,她开始哭泣,邻近的妇人围在一起安慰她。 宁缺放下帐蓬沉重的门帘,走回床前继续替桑桑喂药。桑桑喝了两口便停住,抬起头来看着他说道:“我们藏在这里有什么意义?我终究是要死的。” “不用内疚,荒人和我们一样,本就不容于世,就算他们没有收留我们,西陵神殿和中原的那些国家,也不会允许他们继续活下去。”宁缺说道。 桑桑轻轻摇头,说道:“但如果我们不来,他们不会死的这么快。” 说完这句话,她摊开手掌,看着掌心里那颗黑色棋子开始发呆,这颗棋子是在烂柯寺最后一局棋上,她落的唯一那颗子。 部落里死的人越来越多,她的病越来越重,帐蓬越来越冷,所有物事的表面都覆上了一层浅浅的霜,只有她手里的这颗黑色棋子依旧温润如故。 宁缺把她抱进怀里说道:“不用担心,就算荒人顶不住,我们还可以去北边,我们可以去看看热海的风景,大师兄说那片海虽然冻着了,但如果能破开冰下去,还能找到几条牡丹鱼,老黄牛都很爱吃,味道应该不错。 桑桑说道:“你知道我并不担心这些。” 宁缺沉默。 桑桑低声说道:“从烂柯寺逃到悬空寺,从荒原逃到朝阳城,再逃到荒原,最后逃到这里,我实在是逃的累了.“”” 宁缺想说些什么,被她阻止。 桑桑说道:“在朝阳城里,你对我说过一段话。你说未来和死亡其实很相像,如果已经注定,那烦恼便没有任何意义如果可以改变……”那我们更没有必要烦恼,只需要努力去改变。 宁缺说道:“这是老师说的。” 桑桑说道:“世界很大,但真的没有地方能够让我活下去,我们都清楚,结局已经改变不了了,那我们为什么还要烦恼?死亡便意味着没有未来,在改变不了的时候,我们难道不应该试着学会接受。” 宁缺笑着说道:“这句话说的很好。” 桑桑微羞低头。 宁缺说道:“没想到我家桑桑现在很有大家小姐的风范。” 桑桑说道:“我就是个小侍女。” 宁缺说道:“且不提曾静大学士是你这身子的亲生父亲,只说你是冥王家的大小姐,人世间还有谁的身份能比你更尊贵。” 桑桑没有接着宁缺的打趣话继续说下去,因为她知道他说这番话是想岔开话题,说道:“我不想继续躲藏了。” 宁缺沉默了很长时间……”问道:“为什么?觉得良心不安?还是觉得这样躲来藏去很像过街的老鼠?小时候我就对你说过,只要能活下去,不管是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还是人人畏惧的毒蛇,都应该去做。” 桑桑说道:“我知道自已不可能再活很长时间,既然如此,为什么要去做老鼠或毒蛇?如果说这是良心不安,那么便是吧。” “也许我们命中注定就要这么辛苦的地活着。” “什么是命中注定?” “机缘?” “老师说,我是他的机缘,那么我的机缘是什么?” “你的机缘当然就是我。” “不要说笑话。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自已这时候应该去南方。” “去南边会死。” “不去也会死。” “有道理。” 宁缺其实很清楚,如果桑桑这时候出现在南方荒原的战场上,最有可能发生的事情不见得是死亡,却很可能比死亡更可怕。 他说道:“都说热闹地活,孤单地死,如果真要死,确实应该有个风风光光热热闹闹的仪式,而且往死路里去,也许还能寻到生的机会。” 桑桑见他同意了自已的意见,开心地笑了起来。 虽然不知道南方战场上的具体情况,但从荒人部落的气氛里可以明显感觉到,荒人面临的局面越来越严峻,甚至就连部落里的妇人,都已经在开始准备皮甲兵器,随时可能上前线加入战斗。 按照宁缺最先前的计划,利用荒人部落挡住中原联军一段时间,看桑桑的病情能不能得到好转,然后他再带着桑桑去极北寒域,哪怕去热海畔做野人,也不能被佛道两宗的强者抓住,然而桑桑的病情非但没有好转,反而变得越来越严重,尤其是桑桑自已不愿意继续逃亡,那么一切便休。 做出决定之后,不知道是不是精神终于有了安放处的原因,桑桑的精神变得稍好了些,不再像前些日子那般恹恹地总想睡觉,体内的阴寒气息越来越重,她却有了些食欲,一碗肉粥被吃了大半才放下。 宁缺烧了一大锅热水,替她洗澡。桑桑坐在大锅里,身上的寒气四溢,锅下的柴木继续燃烧着,加了火符,才能保证火焰不熄。 “这让人看着,肯定以为我是准备把你炖来吃了。” 宁缺搓揉着她的头发,笑着说道。 桑桑有些憨憨地笑了起来,说道:“臭臭的可不好吃。” 宁缺说道:“我家桑桑最香甜可口。” 桑桑说道:“那也没见你真把我吃了。” 宁缺笑着说道:“谁让你总不争气,一直在病着。” 桑桑抬起头来,睁大眼睛看着他认真说道:“再不吃,可就真吃不着了。” 宁缺把她的脑袋按下去,说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不爱吃肉。” 桑桑委屈说道:“小时候在渭城里,所有肉都让你吃了在长安城里……”你就喜欢腻在水珠儿姐身边,哪里看得出来不喜欢?” 宁缺无言以对,只好不说话,拿起毛巾把她裹住抱到床上,然后仔细把她身上那些已经凝成冰珠的水擦干又拿出陈锦记家的脂粉……”在她脸上匀匀地涂着。 桑桑看着镜中自已渐白的小脸,叹气说道:“以前总觉得自已生的黑,后来病了就越来越白,如今又黑了,这黑白也没个定数,真是麻烦。” 宁缺替她擦完粉,又开始替她描眉,随。应道:“我家桑桑,想黑就黑,想白就白,真真是浓妆淡抹总相宜的一个小美人儿。” 桑桑说道:“宁缺,你现在脸皮越来越厚了,撒这样的弥天大谎,也神情不娈。” 宁缺端详着身前这张干干净净的小脸,看着她如墨般的眉,如草叶般的短发,低头在她额上亲了。,又在她凉凉的唇上亲了。,说道:“你本来就很美。” 桑桑有些羞,却勇敢地看着他,回亲过去。 宁缺笑了笑,替她穿好内衣,贴上火符,又套上几件厚厚的棉衬裘服,对着帐外吹了声口哨,然后静静看着她,问道:“这就走?” 桑桑点了点头,说道:“走吧。” 宁缺说道:“那就走吧。 说走就走,不需要什么理由,只是不再停留。宁缺和桑桑拒绝了荒人部落激烈的挽留甚至是拦阻,驾着黑色马车向南而去。 一千辛万苦而来,忽然而去,像极了当初他们在朝阳城里等大师兄等了整整一个冬天,然后相见便分手。 这种行为看上去有些荒谬,近乎儿戏,实际上却是在绝对困境之下的无奈选择,潇洒都是假潇洒,底子里是无比寒冷的绝望,天下再大也没有容身之处,逃亡没有方向没有终点,那也就没有意义。 重病将死的桑桑不想再逃了,于是宁缺也不再逃了,于是他们挟着一身寒气,向南方那片战场而去,而正是在决定不再逃亡的那一瞬间,他和她在人间世仅存的这些时间,才重新获得了某种叫做自由的意义。 这些天的逃亡是被迫的,离开也是被迫的,在光明与黑暗的战争之间,他们所做的一切事情应对,都是被迫的,只有此时平静赴死,才是他们主动做出的选择,因为唯有真正代表永恒的死亡,才高于光明与黑暗。 桑桑已经看到了自已的结局,知道无法摆脱,所以她很平静,宁缺想明白了这些事情,看透了其中道理,或者说对于桑桑的病,他已经不抱任何希望,所以他不再恐惧悲伤,也开始平静下来。 大黑马无法平静,蹄踏青草,鼻嗅男花香,它的臀上垫了厚厚几块兽皮垫,也无法阻止车厢里的寒气侵袭,双腿间早已被冻的失去了知觉,它很是惶恐不安。 黑色马车离开荒人部落,天空里那片厚厚的乌云渐渐移动起来,笼罩着深春的荒原,让原野上的青草都变得暗淡起来。 十余只黑色乌鸦随马车南飞,不知道是不是桑桑体内的阴寒气息外溢越来越严重,以至于空气的温度变低了很多,它们变得安静了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