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黑梦(下) - 将夜

第五十六章 黑梦(下)

在哪里,在哪里见过你?宁缺看着天空与荒原,看着光明黑暗的分野,看着倒卧在地上的无数具尸体,想起来,那是在一个梦里。 数年前从渭城前往长安城,在旅途中他与吕清臣老人有过一次关于修行的研讨与学习,也就是在那个夜里,他做了一个梦。 那晚睡觉的时候,他抱着桑桑微凉的小脚,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缘故,他所做的那个梦的开端很奇怪。 他梦见了一片海,海面上是无穷无尽的白花——或许是莲花——白花散尽,便是绿色的海水,海底深处却是浓稠的血的世界。 血的世界里有无数悲伤恐惧的没有五官的人脸,他在梦中惊恐无比,然后来到了真实的天地之间、荒原之上。 他的四周倒卧着无数具尸体,大唐骑兵,月轮武士,南晋弩兵还有很多草原蛮子的精骑,无数的血水从这些士兵的身下流淌出,把整个荒原染红。 三道黑色的烟尘稳定地悬浮在荒原前方,冷漠地看着他所站立的位置,就像是有生命一般。 荒原上无数人惊恐抬头看着天空,宁缺随他们望去,只见一轮烈阳当空,太阳光线黯淡,似夜晚将要来临,一片黑色从天地线的那头蔓延过来。 桑桑站在雪莲花上,掌心里握着一枚黑色棋子,看着对面那些惊恐的西陵神殿联军,阴寒的气息依然不停地从她的身体内向外界喷涌,仿佛永无止尽。 天穹上的夜色渐盛,南方的光明渐暗,光线变得灰暗很多,春日的荒原变得越来越冷,倒卧在荒原血泊里的尸体渐渐被冻凝。 看着眼前这幕越来越眼熟的画面,宁缺的身体变得有些寒冷,越发确定自已当年旅途中那个梦里看到的,便是今天发生的一切,只是有些细微处的差异,比如当年在梦里,他没有看到荒人的尸体,那个梦里有轮烈阳。 然后宁缺想起,数年前书院二层楼入楼试登山之时,在最后那块巨岩间,自已还曾经进入一个梦境。 在那个梦里,他也来到了荒原之上,随无数人仰头看着天穹,天穹那头无边无际的黑暗正在侵袭而来,人们的脸上写满了绝望与恐惧。 在那个梦里,他和某些人说过某些话。 梦境里的画面,一直令宁缺记忆深刻,并且莫名恐惧,他甚至没有告诉过桑桑,把这当成自已最大的秘密,并且下意识里不想记起。 直至今天,那些黑暗幽沉的梦变成了现实。 宁缺望向桑桑,看着她身周那些旋转飞舞的黑色气息,身体微微颤抖,到了此刻,他才明白,原来那些梦征兆的不是别的事情,便是桑桑。 自已这辈子始终和桑桑在一起,所以那些梦便一直陪伴着自已。 当年旅途马车里,他第一次做这个黑梦的时候,便是抱着桑桑的脚在睡觉,如今想来,那个夜晚大概便是桑桑苏醒的第一天吧? 在那个黑梦里,他曾经看见过三道黑色的烟尘。此时的桑桑应该便是其中一道,那其余两道令世人恐惧的黑色烟尘在哪里? 宁缺向四周望去,没有看到任何黑色烟尘,冥思苦想很长时间,直到天穹上的夜色已经渐渐把南方光明逼压的节节败退,依然没有想出结果。 忽然间他转身望去,只见大黑马前蹄屈起,像狗一样蹲在黑色马车之前,抬头看着天上光明与黑暗的战争,显得很是害怕。 桑桑此时站在荒人部落前方,直面着西陵神殿联军,很是孤单,她的身边,只有他和大黑马,她身上喷涌而出的阴寒黑息,席卷着荒原地面的碎草石砾土块,把他和大黑马也笼罩了进去。 宁缺身体微僵,明白原来另外两道黑色烟尘,便是自已和黑色马车。 当年那个梦里,他站在西陵神殿联军的方向,向北方望去,看到了三道黑色的烟尘,如今的现实中,他就站在北方,就是三道黑色烟尘的一部分。 给整个人间带来恐惧绝望的三道黑色烟尘,原来就是自已。 只是在那个梦里,他是站在南方的,为什么现实中自已会出现在这里?自已是从什么时候改变了阵营,从光明投身于黑暗,是何时做的选择? 当他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在柴房里对管家挥出柴刀的那一刻,就已经做出了选择?在书院二层楼登山时,于幻境中他再次挥刀杀死管家和少爷,然后向着对面的夜色里走去时,他就已经做出了选择? 在烂柯寺里知道桑桑是冥王之女,他毫不犹豫地走进佛光里,撑开了大黑伞,在荒原上逃亡,是在朝阳城里对着无辜地民众挥起来屠刀…… 在梦里,他做出过选择。 在现实里,他做出了同样的选择。 宁缺想起,这个黑暗的梦,还曾经出现过一次。 那是在长安城里,他刚刚学会修行,能够感知到世间的天地元气后,感动的眼眶微湿,然后抱着桑桑美美地睡了一觉。 每逢人生大变故时,便有梦境降临,那次甜美的睡眠里,也有黑暗的梦,在那个梦里,黑色逐渐占据荒原上空,纯净的夜遮蔽天空,眼看着永夜即将来临,寒冷战胜光热之时,天空上忽然响一记雷鸣。 那道雷鸣轰隆而作,瞬间传遍整个世界,荒原上很多人都被这记雷击倒在地,痛苦呻吟,还能站立的人们像雕像般,神情惘然抬头望向天空。 便在雷声响起处,圣洁的光辉瞬间照亮整个夜空,高远的苍穹之上,在圣洁光辉冒险中心最明亮的位置,有一扇无比巨大的金色大门缓缓开启,隐隐能够看到一条巨大的黄金龙的龙首,缓缓探出。 是的,如果梦境意味着将要发生的事实,征兆着这场光明与黑暗的战争,那么桑桑带给人间的黑夜,不可能就这般简单地获得胜利。 南方的天空光明已经黯淡,那颗巨大恐怖的黄金龙首还没有出现。 一股极大的惊恐,占据了宁缺的身心,他愕然望向天穹,望向已然黯淡的南方天空,心想难道稍后真的会看到那幅画面? 黑夜自北方而来,压迫得南方的光明愈发黯淡,正在逐寸逐寸的侵蚀光明的国度,先前被光明吞噬的白云,重新现出了身形。 白云的边缘骤然明亮起来,要比先前西陵神殿掌教神杖发出光柱时,要显得更加明亮,不似镶了金边,完全是在燃烧! 看着就像是一轮烈阳,藏身在白云后极近的地方。 一道雷鸣自高空响起! 轰的一声巨响! 天雷降落到荒原上,原野泥土里凝着的血,尽数被震了出来,弹起约膝盖高,然后落下,就像是上苍降下了一场血雨。 那些倒在原野上的荒人战士和西陵神殿联军的尸体,也随之跃起,仿佛复活了一瞬间,然后重新重重摔落到地面上,发出骨折肉碎的恐怖声响。 荒原上的数十万人,同时被这道雷震的耳膜剧痛,双膝一软瘫倒在地,距离战场中心最近的逾千人,更是直接被震倒死去! 这才是真正的雷声——天雷之声! 与这道来自于苍穹之上的雷声相比,先前荒原上血腥战争里不时响起的剑啸声,箭袭声,撞击声,惨叫声,都显得那般微弱。 叶苏追杀唐时用木剑引的风雷,在这道天雷的面前,就像是孩童玩耍用的鞭炮,根本不值一提,相形之下是那么的可笑。 在上天看来,人世间的一切事情,本来就是这般可笑。 雷声响于天穹,起于云后,那抹白云越来越明亮,不止边缘,就连厚实的中心都仿佛要燃烧起来,向地面散放着光与热。 人们跪在荒原地面上,愕然抬首望着那处,看不到云后真实的画面,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或者将要发生什么事情。 只有宁缺隐约明白白云后正在发生什么。 他做过梦,这些事情曾经在那个黑梦里出现过。 雷声,即是开门声。 此时有一扇无比沉重巨大的金色大门正在云后缓缓开启。 那道金色大门后面,便是昊天的光明神国。 宁缺浑身寒冷,然后开始颤抖,就像是冰雕一般,不停震落着冰屑,他的身体和灵魂,被无穷无尽的恐惧所占据。 在这片荒原上,只有他知道将要发生些什么,只有他知道真相,所以他孤独,然后愈发恐惧,直至陷入绝望。 他望向桑桑,拼命地大声喊叫,但愈来愈盛的光线里,他的声音根本无法传播,桑桑依然一无所觉。 他用最快的速度跑到黑色马车旁,拉起大黑马,驾车向桑桑冲去,想要带着桑桑逃走,然而就在这时,南方天空那抹白云忽然暗了起来。 不是那抹白云变得黯淡,而是有个事物从云后出现,顿时压制住荒原上所有的光明,因为那个事物无比光明。 一颗巨大的黄金龙首,从云中探出,神情漠然,俯瞰荒原。